顶点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四八章 阿斯加德与律法之书(17)

第二四八章 阿斯加德与律法之书(17)

 热门推荐:
    接到电话的成默有些纠结该不该把笔记本电脑和kndle扔在这里占个位置,这时恰好付远卓和陈放他们也下了楼准备领早饭,没有穿太极龙制服的成默站在餐厅中间实在太过醒目,于是老远付远卓就看见了成默,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成默身边,拍了成默一下。

    “怎么学姐呢?”付远卓左右张望了一下问。

    “她不怎么吃早饭。”成默说。

    “那可不是好习惯,不吃早饭不容易得胃病,你得多关心下你老婆。”

    成默没办法解释谢旻韫如今已经是正儿八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便只能说:“也不是不吃,吃的少,一个鸡蛋一杯牛奶就够了”

    付远卓完全给想岔了,摇了摇头说:“女人啊!为了保持身材可真够拼的,就连学姐也不例外”顿了一下他看了眼成默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和kndle,又看了看成默纤弱的小身板问,“你吃了吗?可别跟我说你也要减肥!”

    “还没。”

    “要不要我帮你领一份?”

    成默朝吧台的方向望了过去,每个人都在吧台前面领了一包白色的塑料袋,上面印着太极龙的标志还有“15号单兵口粮”的标志,一看就是不需要加热开袋即食的快餐,成默转头对付远卓说道:“行!你帮我领了放这,我先去下a楼。”

    “去a楼干什么?女生不都是住楼吗?”

    “教官找我有事。”成默没有提是那一位教官,又跟付远卓交代如果等不来自己就帮忙把口粮还有电脑、kndle带回房间,就径直朝着a楼的方向走。

    虽然说分为是a楼楼,实际上它们都修筑在同一个裙楼之上,餐厅就是在a楼和楼中间的一层裙楼。这栋古老的建筑面积也算不上多大,成默没走几步就到了a楼的楼梯口,此时红樱桃木楼梯川流不息,虽然人数较多,但秩序井然,上去的人走右边楼梯,下来的人走左边楼梯,全都是穿着太极龙制服准备去取早餐或者已经取了早餐的人。

    成默抓着扶手跟随着人流沿着楼梯的右侧走,到了三楼人流就变得稀疏,到了四楼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继续在朝上走,到了顶层阁楼,楼梯口站着两个钢铁侠般全机械化的载体,一副此路不通的模样。

    成默正犹豫要不要跟白秀秀打电话,其中一个载体扫了他戴在胸前的太极龙太清徽章一眼,立刻空气中响起了一个温柔甜美的女声:“太极龙学员成默,被批准前往1号作战会议室,准许通过。”

    立刻一左一右守着楼梯口的钢铁侠就让开了强壮的钢铁之躯。成默从两个人中间挤了过去,戴在胸前的徽章忽然发出一束光在走廊的交叉口投射出一枚竖着的箭头,空气中再次响起了女娲轻柔的声音:“请沿着箭头向前。”

    成默低头看了眼胸前的徽章,边走边想太极龙的指挥系统似乎比黑死病的任务系统还要先进一点,太极龙的任务系统很多指令还需要中层管理下达,待办事项也没有路线规划,需要发挥主观能动性。然而太极龙的人工智能女娲不仅能规划路线,貌似是可以参与决策的。

    a栋走廊是回字形结构,成默过了转角,就看见身穿深蓝色太极龙制服的白秀秀站在走廊边,今天她难得没有穿裤装和细跟的高跟鞋,而是穿了裙装配了双黑色的方根长靴。成默很奇怪太极龙的女款制服在白秀秀这里似乎多得有些离谱,起码他看见白秀秀就穿过了四套,而谢旻韫似乎只有两套,一套战斗服,一套学员服。

    白秀秀见成默正盯着自己,像是在研究着什么,等成默走近,没好气的抬手,曲起纤长匀净的手指,用指节敲了下成默的额头,没好气的小声说:“我发现你结了婚之后反而越来越肆无忌惮了?怎么也想变中年油腻男?”

    成默摸了摸被白秀秀敲的地方,也小声说道:“我只是好奇你有几套款式不同的制服”

    白秀秀横了成默一眼,佯装生气的说:“这是你该好奇的事吗?”

    成默被白秀秀瞪的头皮发麻,尽管知道白秀秀并没有真的生气,心中也是一紧,立刻端正了态度,低声说道:“下次不不会有下次了。”

    白秀秀握住了门把手,叮嘱道:“进去别瞎胡闹,到时候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不许说题外话。”

    成默当然知道白秀秀的意思不要提希腊发生的事情,不要提自己辩解的意思,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放心吧!白姐,我并会因为受了委屈就抱怨。”

    见成默的语气低沉,脸上又恢复了面无表情没有情绪的样子,白秀秀以为成默心里还是有怨气,犹豫了一下,淡淡的解释道:“白色的那套是外事礼服,是比较重要的场合穿的,这套是工作制服,只是今天穿了条裙子,裤子前些天挂坏了,没办法”

    “哦!难怪白色的礼服比较好看。”

    白秀秀冷笑道:“等你老婆升到玄明级就有军礼服了,你可以慢慢看。”

    成默觉得脚背一痛,倒抽了一口凉气,要不是白秀秀今天穿的是方根靴,而他一向又定力过人,这猝不及防的一脚绝对会让他叫出声。成默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了白秀秀,咬着牙齿忍着脚疼跟着已经扭开房门的白秀秀进了作战会议室。

    作战会议室不大,中间摆着几张桌字拼成的长桌,前面挂着一块白色的幕布,屋顶悬着一个投影仪,窗户边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日光灯的照耀下整个会议室全是缭绕的烟雾,一群人正围着桌子吞云吐雾,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塞满了烟头,看样子他们已经开会开了很久了。

    白秀秀在将会议室厚重的金属门关上的一瞬开口说:“成默到了。”

    一群沉默的男人立刻把视线投射到了成默身上,成默也趁机扫了一眼,除了垮着脸的谢广令,他发现自己的便宜师傅李济廷居然也在场。谢广令坐在长桌的右手边第一个,而李济廷则坐在他对面,和背脊挺直正襟危坐的谢广令比,李济廷简直就像是来公司视察的二世祖,将两只脚搁在桌子上,斜靠在整个会议室唯一的沙发上,一副吊儿郎当的纨绔模样。

    看到成默跟着白秀秀走进来,李济廷眉开眼笑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挥舞起夹着雪茄的手,一边用力的鼓掌一边大声说:“麻烦大家给我徒弟来点鼓励这一次真是多亏了他,要不然怎么可能弄到阿斯加德的情报,还能弄两个天选者进去!”顿了一下,李济廷看向了谢广令埋怨道:“我说老谢,讲真的,你不跟我徒弟颁发勋章就算了,还给他弄个三十三级的太清徽章,不是埋汰人吗?”

    坐在李济廷对面的谢广令根本不为所动,沉着脸将手中的烟塞进烟灰缸里碾了碾,沉声说道:“论功行赏也得行动结束之后,如今离行动胜利还距离四万八千里,远不到嘉奖的时候”

    “你怎么这么抠?”李济廷敲了下桌子,“既然这样那两个进阿斯加德遗迹之地的名额我来安排,也没你们亢龙组什么事了!”

    “李济廷,这不是儿戏,请你严肃点。你知道不知道这次我们亢龙组牺牲了多少人!这次行动我志在必得,要不然怎么对得起牺牲的兄弟!”谢广令也敲了敲桌子,像头发怒的狮子盯着谢广令。

    周围的太极龙成员似乎对这样的场景见怪不怪,各个都端坐在座位上,目不斜视噤若寒蝉的看着虚空之中飘摇的烟雾。

    面对谢广令的愤怒李济廷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回看着谢广令淡淡的说道:“死去的人重要,活着的人就不重要?不,我觉得活着的更重要”

    “你”

    “你什么你?说实话,要不是你对我徒弟不公平,这会议我都懒得参加!”

    “律法如山,我一切都是照规矩办事。”

    “你敢说不是因为我徒弟泡了你侄女?别人小两口两厢情愿,你说你一做长辈的不悉心照顾就算了,还从中作梗”

    “你别以为我是你,我从来不把公事和私事混为一谈,我处理任何事情都无愧头上这顶帽子!要是我有任何私心,我这个组长就引咎辞职”谢广令将头上的镶嵌着太极龙徽章的大檐帽摘了下来,扔到了桌子上。

    这种情况下只有唯一的女性白秀秀插的上嘴,她轻柔的说道:“两位组长,你们先别争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决定该派谁进阿斯加德星门如今都已经联络了其他天选者组织,正在商议共同攻略阿斯加德,单单孤立了我们太极龙我们内部还不团结一心的话,根本毫无胜算”

    白秀秀的话让会议室里逐渐升温的气氛冷却了下来。谢广令俯身将自己的大檐帽拾了起来,重新戴好。李济廷一屁股坐回沙发,再次把腿撩到了桌子上。

    谢广令转头看向了成默,面无表情的问道:“既然拿破仑七世愿意帮忙,为什么会不允许排名前五百的天选者进入?”

    “因为进入阿斯加德的时候检测是分组的,所有d都会被录入,万一被发现我们混了天选者进去,很容易就能追查到他。别人答应帮忙,我们也不能害别人吧?”

    “就算欧宇要录入d,那排名前五百的就不能降级吗?这个没有道理!大不了我们答应绝不使用三十三级的技能”

    “关键是排名前五百的d都会特别引人注意,万一欧宇的人要进行复查,那么就得不偿失,不仅让他安排的人暴露了,我们也失去了安排天选者进入阿斯加德的机会。”

    谢广令抬起双手揉了揉太阳穴,随后转头凝视着成默说道:“你问一下拿破仑七世,帮忙运作一个排名前百的天选者进入他需要什么报酬?”

    “这个恐怕很难。”成默耸了耸肩膀继续说,“当时他就跟我说过如果风险太大他宁愿不做这件事,毕竟他无论多愿意和我们太极龙交好,也不可能彻底的站在欧宇的对立面”

    谢广令蹙紧了眉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像是在研究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组长!派我去吧!我是目前五百名以下排名最靠前的!”陈少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椅子摩擦地板发出了难听的声音。

    “组长!派我去!我攻略遗迹之地最有经验!”

    “组长!”

    一群太极龙亢龙组的人纷纷站了起来请命,坐在椅子上的谢广令看了又看犹疑不决。

    拿着手机正在看信息的李济廷忽然开口说道:“星门已经和其他所有的组织,包括太阳花旗帜在内,达成了协议,其他所有组织帮星门拿到歌唱者号角,星门在成功之后分配贡献点数和一定数量的乌洛波洛斯给他们并且星门的斯特恩·金还说在遗迹之地杀一次我们太极龙的人就额外给五十点贡献点数”李济廷放下手机,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这可不是被降级的危险,而是可能永远升不回天选者的危险,你们谁还敢去吗?”

    李济廷的话像丧钟一般在众人耳畔回荡,让原本喧闹的会议室陡然之间陷入了坟场般的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