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凡贵族 > 第665章 命运的反弹

第665章 命运的反弹

 热门推荐:
    

    光辉战神有多强大?

    

    关于神术的奥秘,维克多所知不多,可他对世界法则的理解极其深刻。

    

    圣力就像万金油,能治疗疾病、愈合伤口;能强化身体,提升属性;能打击敌人,伤害灵魂。然而,万事万物皆有法则约束,圣力的本质是信徒的心灵之光,它所有的超凡效果都是心灵之光通过神术模型对四大元素的有序运用。

    

    元素不能和虚空元素化等号。骑士和高等精灵都能调动元素力量,还可以具现虚空元素。维克多凭借涌动天赋调动体内的水元素,力量增幅与白银阶的怒涛骑士相当,转化磐石之躯,力量能达到黄金大地骑士的基本水平。如果大地骑士半元素化,即便白银阶的大地骑士,单纯的力量都比维克多要强一些。他的轻灵之体加风行的速度也只比半元素化的黄金狂风骑士快出一线。

    

    体型相当的情况下,骑士的元素属性代表身体强化的极限,任何一点提升都变得非常困难。光辉战神单一的元素属性比黄金骑士只弱不强,但他也没有任何短板,能攻善守、可近可远、会治愈自身,还能直接打击敌人的灵魂,并反馈在敌人身体上。

    

    就凭罗恩背后6道由圣火组成的飘带,维克多觉得自己搞不过他。即便他的魂火强度能够抵御圣火的灼烧,可只要有一次短暂的失神,罗恩就能打死他。宿敌天赋和追踪魔箭恐怕也奈何不了光辉战神,一个太远而无力,一个太近而危险。关键是施展这两种超凡战技,维克多都无法移动。

    

    泰隆世界没有无敌的存在,但光辉战神肯定是破坏平衡的力量。因为神灵骑士的出现有随机性,而光辉战神的传承渐渐清晰。

    

    尽管罗恩已然陨灭,可光辉战神的圣力水晶却留存了下来,还落入了光辉骑士团的手中。圣骑士家族的战斗牧师或许无法承受罗恩的圣力,他们哪怕能坚持一段时间,便足以镇压场面,甚至能逼迫西尔维娅解封神灵骑士的力量。

    

    维克多既然看见了光辉战神,作为世俗大领主,他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一种无形的压力,促使他再次琢磨虚空行走和只存在于设想中的“洞察”。

    

    虚空行走状态下的攻击肯定是圣域级别的力量。问题在于,维克多必须找到目标元素运转的间隙,否则他一头撞过去,只会被风元素海回收。

    

    嗯,风之子真的回家了。

    

    除了光辉战神的圣力水晶,罗恩的另一份宝贵遗产给了卡里古拉。

    

    罗恩化身的那股圣光明亮稳定,透着永恒不灭的韵味。图尔南斯表情肃穆,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圣光,如同石像。三位黄金圣骑士和其他的几位圣武士却按捺不住好奇心,同教宗打了声招呼,走向豺狼人惨叫不断的森林。维克多带着纳尔森和炼金士兵也跟了下去。

    

    森林里一片狼藉,折断的树木随处可见,还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没走多远,维克多就看见一根人腰粗细的树干压住一只濒死的豺狼人。它的腰背受到重创,几乎都被砸扁了,皮毛、肌肉、骨骼全部碎裂,连部分内脏都挤了出来。强健的体魄让它一时未死,满嘴鲜血,在地上苦苦挣扎。

    

    一根树木倒塌下来的力量不至于给豺狼人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势,而断树的树桩也在40米外,树桩旁边还有一具自胸口被利刃斩断的豺狼人残尸。

    

    显然,卡里古拉先一剑斩断藏在树后面的豺狼人,再用断树砸倒了另一只准备逃窜的豺狼人。

    

    这种程度的技巧和力量,在维克多的眼里只算一般,他手下的炼金士兵个个都能做到。但卡里古拉的剑势透出专注而狠辣的杀伐气度着实让维克多又惊又喜。

    

    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

    

    再往里面走,到了豺狼人的老巢,六具豺狼人的残尸分布在不同的方位。特斯蒂尔顺着怪物的尸体绕了一圈,赞赏地点了点头,说道“卡里古拉先杀外面两个豺狼人斥候,从这个方向切入豺狼人的营地,跨三步,只出一剑环身斩,连杀六只豺狼人……步伐轻灵,剑势沉着,一气呵成,堪称完美。”

    

    “维克多表弟,祝贺兰德尔家族,有了一位黄金阶的凶暴战士。”特斯蒂尔转过身,微笑说道。

    

    一窝豺狼人无法测出卡里古拉的极限,他的心灵状态却通过战斗痕迹显露无疑。阿卡前面杀的两只豺狼人斥候,冷酷而精准,体现了心灵之火的特征。之后,他闯入豺狼人营地,三步一剑,一剑六杀,必定是心灵之触让六只豺狼人猎手产生错觉,才导致瞬间团灭。

    

    卡里古拉的战斗状态从心灵之火到心灵之触最多只用了10秒,尽管他早就掌握了心灵之触,但掌握和运用完全是两回事。

    

    心灵之触是一项非常强大的超凡力量,卡里古拉的心灵之触是否能动摇黄金骑士的意志,还不好说。至少,他现在对黄金骑士构成实实在在的威胁。

    

    这就是黄金阶的凶暴战士了。

    

    罗恩植下的英勇术种子,让卡里古拉的心灵发生了蜕变。

    

    那么,卡里古拉还是兰德尔家族的傻大个吗?

    

    维克多环视周围的战斗痕迹,淡淡说道“我没想到,教会这么关注卡里古拉,连他小时候的经历都挖出来了。”

    

    裁判长特里戈瓦尔咳嗽一声,解释道“兰德尔殿下,心灵之触是圣武士的核心传承。虽然,教会代代都有掌握心灵之触的圣武士,数量却十分有限,像图尔南斯和罗恩这样强大的圣武士更加稀少。教会的圣武士修道院一直努力改进心灵之触的传承方法。具体的内容,我们无权透露,但可以告诉殿下,心灵之触的传承与圣力有关。”

    

    “殿下,您必须承认,卡里古拉是个神迹。当初,如果教宗冕下没有出手挽救他,赋予他新生……还有,随之而来的政治影响力,您也不会收一个傻子当家族扈从。卡里古拉不仅获得了新生,还逐渐掌握了心灵之触。他是个罕见的特例,克莱门特冕下和图尔南斯兄弟都说不清楚其中的原因,教会的高阶圣武士大师当然特别关注他。”

    

    维克多面无表情地问道“所以说,罗恩大师的赠与其实是对卡里古拉进一步的测试?”

    

    特斯蒂尔摊手笑道“维克多表弟,对于罗恩大师做法,我不解也无奈,还很惋惜。有这种想法的神职者,只怕要占多数。”

    

    周围的圣武士都有些不自然。看见特斯蒂尔轻松的笑意,维克多若有所悟。

    

    光辉战神的圣力何等强大,即便传奇牧师恐怕也难以承受他的全部力量。罗恩剥离了七级英勇术,强塞给卡里古拉,他的圣力水晶不再完整。这对于牧师而言可能是一件好事,他们的英勇术切入光辉战神的圣力水晶,或许能展现光辉战神的威能。

    

    不过,罗恩大师为什么把七级英勇术赐给卡里古拉?在场的圣武士当时不能说什么,现在总有些不服气。

    

    事已至此,谁也无可奈何。

    

    维克多强调道“第一,卡里古拉是我的随扈,并非教会的圣武士。第二,光辉骑士团总得维护规则吧?”

    

    特斯蒂尔正色说道“卡里古拉的变化,教会肯定要随时监控,但我们无法共享任何成果,希望维克多表弟能够理解。宗教裁判所保证兰德尔家族应有的权利,任何试图拉拢卡里古拉的神职者都将受到裁判所的问询和强烈反对,如果有神职者公然违背《光明新约》,挑战现有的秩序,他甚至会受到裁判所的关押。”

    

    “好,这就足够了。”

    

    维克多点点头,朝这卡里古拉所在的方向,扬声呼唤道“阿卡,回来吧。”

    

    风,将他的声音传了出去。片刻后,卡里古拉高大的身影从森林中蹿了出来,他抱着一尘不染的精金斩首剑,表情紧张又兴奋,见到维克多,便哆哆嗦嗦的说道“主……主人,阿卡,阿卡杀了豺狼人……好多,好多,这里……那里,还有那里,都是阿卡杀的。”

    

    维克多仔细观察了一遍,暂时没发现卡里古拉有什么问题,稍微放松了一点,说道“干得不错,我们走吧。”

    

    卡里古拉半跪下来,眨巴眼睛,等候主人怕他的肩膀以示赞许。这是他习惯邀赏的方式。

    

    纳尔森上前拿过自己的精金斩首剑,用手拍打卡里古拉宽厚的肩膀,大笑道“好样的,以后,我都不敢再说阿卡是胆小鬼了。”

    

    卡里古拉的脸上露出标志性的憨傻笑容,洋洋得意。

    

    阿卡还是原来的阿卡。

    

    大家离开森林,回到原地。罗恩化身的圣光依然闪耀,克莱门特、图尔南斯和迪玛特对着圣光凝神参悟。队伍中只有这三位是六级神职者,特斯蒂尔位高权重,可黄金圣骑士都是四级神职者。论对圣光的理解和领悟,克莱门特他们三个人是导师,特斯蒂尔和其余人只能算学徒,就算他们对着这缕圣光祈祷一年,也看不出什么名堂。维克多就更别提了,他完全是个门外汉。

    

    看克莱门特教宗专注的样子,只要罗恩的圣光不灭,他们是不会走的。特斯蒂尔却不能再等了,几位圣堂武士留下来照应教宗、图尔南斯和迪玛特,其余人继续赶路。

    

    卡里古拉听闻罗恩大师已经没了,他当时就嚎啕大哭,走一路哭一路,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伤心不已。

    

    罗恩一百多岁,比白银骑士活的还久,如果不是生命走到了尽头,他不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冲击圣武士的至高境界。身为强者,他自主选择在生命与力量最浓烈的时刻挑战极限,本身就是伟大的成就,其他人都没有资格为他而悲伤。

    

    卡里古拉心灵纯净,他发自本内心的难过极具感染力。裁判所的圣武士们原本对傻大个还有些不满,见他这副模样,反倒真心真意的安慰了他几句。

    

    维克多对此没有感觉,他现在只担心阿卡本身的隐患。

    

    罗恩不会无缘无故在卡里古拉身上植入七级英勇术,问题的根源恐怕还要落在米勒神父的头上。

    

    米勒老头的神术等级肯定超过了七级,作为顶级神眷者,他一开始都能瞒过西尔维娅,说他是九级圣灵牧师都有可能。

    

    如果米勒在卡里古拉身上埋下圣力种子,罗恩踏入圣域的那一刻,应该感知到了圣灵牧师的意志,他顺势就交出了光辉战神的英勇术,是交给米勒神父。

    

    也就是说,两位顶级神职者,以卡里古拉为载体,进行了一次超越时空的隐秘交流。

    

    维克多首先想到的是,卡里古拉会不会被牺牲?其次,卡里古拉是否会成为光辉战神?

    

    米勒老头给我安排一位光辉战神是什么意思?为了监视我,防止邪神在我的灵魂中留下隐患,走向光辉之主的对立面?

    

    这是维克多一直担心的问题,他同时也认为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曾经冒着陨落的风险,在米勒的协助下,对自己的灵魂进行了一次深入解析,确认了灵魂的神圣性,不是邪神之流想改就能改的。

    

    他是真正的心灵主宰。

    

    逻辑是这样的,假设邪神能直接改变一个人的灵魂,光辉之主就能抹消,否则人类国度早就落入了邪神的手中。事实却是,光辉之主的信仰在人类国度大行其道,邪神魔鬼好像阴沟里的老鼠,人人喊打。

    

    第二种可能性,米勒预见我将来遇到可怕的对手,需要借助光辉战神的力量才能挫败它,或祂?

    

    想到这里,维克多心里有点堵得慌,暗暗决定等战争结束,回去盘问米勒老头。

    

    克莱门特教宗对米勒神父的态度是,不问加不说,权当不知道神眷者这回事。道理很简单,谁都拿米勒没办法。这就好像,有人准备刺杀一位真正的先知者,在他还没有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先知者已经知道了。

    

    维克多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可x-3的特性就是自发搜集并储藏各种信息,自发进行推演判断。罗恩露出一点马脚,维克多自然而然地分析了整件事情。除非x-3没了,否则维克多总忍不住地想找米勒问个究竟。

    

    兰德尔领远在万里之外,这件事情暂时放一边。

    

    维克多一行人花了三天的工夫,回到巨石要塞。

    

    要塞守军告知,雷克斯国王和尼奥韦斯特皇帝已兵出死亡之门,进攻各半人马部族的老巢。维克多也拿到了东开拓领战区传递的详细战报,人类联军发起的英勇战役大获全胜,歼灭4万多半人马战士,其余的半人马分成两大股,向西顿汗国的腹地的逃亡,它们缺乏食物,沿途也没有补给,各大骑士团带领精锐骑兵采取狼群战术,不断消灭小股的半人马。

    

    战场上的形势一片大好,估计今年雨雪季来临之前,战争将进入尾声。残余多的半人马将不得不东迁,与地精王国的兽人部族争夺领地。从此,整个西顿汗国纳入人类国度的势力范围。

    

    战报中还提到罗兰公主出手击杀了一只半人马可汗,奥古斯特殿下功勋卓著。

    

    维克多哑然失笑,这才是他认识的罗兰。

    

    特斯蒂尔在巨石要塞休整一天,便外出参加剿杀半人马的军事行动。维克多现在更关心人马丘陵方向的事务,尤其蚁人大军的情报,他停在巨石要塞等候岗比斯王国的信鸦。

    

    卡里古拉无所事事,成天钻研他的厨艺,丝毫没有一位殿下的自觉。当然,他的战斗力达到了黄金阶,其智慧远还远不能称殿下。

    

    纳尔森磨练武技越发刻苦,有一种苦修士的味道。维克多思考许久,决定和他好好谈谈。

    

    独居别墅的书房中,维克多意态悠闲地坐在皮沙发上,向对面的纳尔森笑问道“卡里古拉让你有压力了?”

    

    身穿练习皮甲的纳尔森摸了摸后脑勺,也笑道“那家伙……以后,我都不敢欺负他了,还有些不习惯。”

    

    维克多收敛笑意,沉默片刻,摇头道“阿卡的际遇未必是好事啊。”

    

    纳尔森目光一缩,迟疑问道“大人,您是说……阿卡会变成圣武士,离开我们兰德尔家族?”

    

    普通人羡慕圣武士,贵族却知道圣武士的牺牲最重。卡里古拉性子单纯,为人憨厚,他当圣武士能遇到什么好事?

    

    纳尔森越想越担心,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沉声说道“不行,我得去找阿卡谈谈!”

    

    “坐下。”维克多摆了摆手,淡淡说道“这件事情,我自有决断。我找你来,是谈你的事情。”

    

    纳尔森重新坐下,惊讶问道“我的事情?大人,我有什么事情?”

    

    “勋爵,在我身边,我找不到任何人能取代你。”维克多严肃说道“你应该很清楚,这是个事实,并非我的夸张之言。这场战争结束,我准备册封你为男爵,封田15万亩,世袭罔替。”

    

    “怎么……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维克多抢在纳尔森表忠心之前,挑了下眉毛,问道。

    

    纳尔森又挠头,犹豫片刻,索性直言道“大人,男爵爵位……我是喜欢,可我总觉得自己名不符实。”

    

    维克多笑了,说“看来不是阿卡给你压力,是我给了你压力。”

    

    “纳尔森,你想过没有,教会传承万年,圣武士为了掌握心灵之触的传承方法,牺牲了多少人?他们的心灵之触传承依赖圣力,圣力源自信仰,本质也是一种心灵之力。这条途径根本就不适合普通的凶暴战士。”

    

    “命运始终偏向平衡,越是超凡的力量,越受到命运之力的反弹。你已经摸到心灵之触的边缘,命运之力开始阻止你更进一步,世界的本源意志甚至要毁灭你……就从你的内心开始。”维克多指着纳尔森的胸口,目光灼灼地说道“焦躁,是你目前面临的最危险的考验。我敢断言,你若现在挑战黄金阶的怪物,必死无疑。”

    

    纳尔森悚然一惊,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过于亢奋,深呼吸了两次,说道“大人,您说的……我似懂非懂。可我相信大人的智慧,您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吗?”

    

    “其实,我也说不准……”维克多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但我确信,你必须先降服心灵中的杂念,活下来,再谈其他。心灵之触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你要开创一条区别于圣武士的道路,必定困难重重,危机四伏,稍有不慎就粉身碎骨。”

    

    维克多顿了顿,洒然笑道“可这恰恰是强者之路的精彩。”

    

    纳尔森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笑声畅快地说道“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又什么不都不明白。我就觉得大人说得对。”

    

    维克多点头道“我曾经和你们说过,兰德尔家族的风格传统如行走在薄冰之上,小心脚下,勇猛向前。命运无形,未来混沌,我们就是要穷尽一切意志和智慧,让混沌的未来变成我们想要的结果,掌握自身的命运。”

    

    他沉吟说道“关于心灵之触,我认为还是要从最基本的心灵法则入手,先设法了解其中的知识,再设计相应锻炼方法。我们现在有卡里古拉,可以……”

    

    正说着,别墅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巨石要塞教堂的一位牧师在和守门的炼金士兵交涉,要求面见兰德尔殿下,他的声音透着焦虑和彷徨的情绪。

    

    维克多皱了下眉毛,带着纳尔森一同下楼,走到门口时,那名牧师大声疾呼“殿下,我有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发生什么事了?”维克多感到不妙,推开炼金士兵,直接问道。

    

    “腓特烈皇帝……还有腓特烈大公,两位殿下战死陨落!”牧师举起袖子擦拭眉毛上的汗珠,焦急说道“是……是半人马大可汗,它击溃血狼骑士团,带领万名半人马战士,反攻东开拓领。它们现在恐怕已经到了邓肯要塞防区!”

    

    维克多运转x-3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眼神冰冷地说道“准备角狼坐骑……请你陪我们出死亡之门,我要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你向我说清楚了,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