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凡贵族 > 第667章 未雨绸缪

第667章 未雨绸缪

 热门推荐:
    

    撒桑皇城,卡辛斯大教堂。

    

    “四天前,葛瑞丝克洛奇尔腓特烈皇后传谕,召芙瑞雅腓特烈长公主回血狼堡,主持大局。芙瑞雅腓特烈公主以战事吃紧为由,拒绝皇后陛下的传召。据我所知,她正在封地集结骑士和亲卫骑兵,准备领军支援邓肯要塞。”

    

    “血狼堡五大宫廷侯爵的态度模棱两可,总体上分成三派,两位侯爵支持皇后的意见,要求芙瑞雅公主回皇都,接受帝国大公称号;两位侯爵保持中立,他们提出此事应当暂时搁置,必须先征询大人,您的意见,再做打算;都瑟斯侯爵家族是芙瑞雅公主的母系家族,他们坚定支持长公主殿下,都瑟斯侯爵干脆搬去了长公主封地,亲自辅佐芙瑞雅公主。”

    

    “根据下面传来的消息,都瑟思家族暗中派人游说保持中立的侯爵家族,争取他们支持芙瑞雅公主。另外,葛瑞丝皇后传邀帝国中部的两位公爵夫人和条顿大公夫人,共同商议先皇和先大公的葬礼事务。但她没有联系帝国的西部领主。”

    

    一位身披主教白袍的中年牧师,毕恭毕敬地向佛利德斯牧首汇报撒桑皇都近期发生的变故。

    

    佛利德斯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刚毅,内心却涌起一阵疲惫。腓特烈皇帝和大公双双陨落的消息传到撒桑帝国,他为此而感到悲痛惋惜。黄金骑士的陨落是人类国度的重大损失,但兽人战争,黄金骑士责无旁贷,尤其半人马部族当中有几十只黄金阶的大人马。双方发生冲突以来,&nsp;&nsp;19只大人马先后被猎杀,黄金骑士和高阶神职者也要有牺牲的觉悟。

    

    只是,撒桑皇族的两位殿下同时陨落给帝国政局带来了动荡。佛利德斯安排好东境防线的一些事务,立刻返回皇都,稳定局面。

    

    果然,血狼家族的内部矛盾已经公开化了。

    

    芙瑞雅腓特烈公主的母亲蒂凡娜都瑟思是腓特烈皇帝的誓言女骑士,也是他最钟爱的情人,他们相伴一生,直至蒂凡娜冲击元素海失败而陨落。在腓特烈15岁的时候,蒂凡娜为了能守护他,提前晋升白银骑士。就像所有超凡女骑士那样,腓特烈皇子抵挡不住白银女骑士的魅力,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蒂凡娜亦师亦妻,对腓特烈有着最深刻的影响。然而,腓特烈皇帝只能迎娶圣骑士家族的贵女为妻,他们的爱情注定没有名分,但两人生育了一个女儿,也就是芙瑞雅长公主。

    

    按照皇族的规定,芙瑞雅应该属于都瑟思家族,可腓特烈非常宠爱自己的女儿,把她留在皇宫,按照家族继承人的规格进行抚养。蒂凡娜陨落之后,腓特烈找出种种借口,拖延自己和葛瑞丝的婚事,直到他晋升黄金骑士,先册封爱女芙瑞雅为皇族长公主,才迎娶葛瑞丝克洛奇尔当皇后。

    

    爱护女儿,反抗命运可能是腓特烈冲击元素海的一个依托,也正因为这层关系,造就了野心勃勃的芙瑞雅长公主。

    

    受父母和家庭生活的影响,芙瑞娅丝毫不掩饰对皇位的觊觎。葛瑞丝皇后生下齐格皇储不久,她悍然共鸣第33个元素位,成为高阶白银女骑士。要知道,她的年龄比葛瑞丝皇后大12岁,且始终未婚。所有人都相信,芙瑞娅以当撒桑女皇为信念,登上皇位才能准备冲击黄金阶。

    

    曲指敲了敲橡木桌面,佛利德斯牧首抬起灰绿色眼眸,正视自己最得意的学生,沉吟片刻,问道“腓特烈陛下不幸陨落,葛瑞丝皇后和芙瑞雅公主一定很伤心吧?”

    

    中年牧师的声音有些低沉,透着怜悯,回答道“据我所知,葛瑞丝皇后哭了一整夜;芙瑞雅公主听闻噩耗,独自登上城堡顶部,眺望东方,直至第二天中午才下来。”

    

    佛利德斯牧首点点头,叹息道“妻子失去丈夫,女儿失去父亲,她们的悲恸可以理解。”他话音一转,又冷冷说道“到了第二天,她们仍然是撒桑帝国的皇后和长公主,该做的事情要做,该争的权利要争。迪克特,你说,她们对腓特烈的感情只有这么浅薄吗?”

    

    中年牧师想了想,上前一步,低声问道“大人,您的意思是?”

    

    “如果腓特烈皇帝和大公没有陨落,半人马大可汗收拢部族战士,长驱直入,兵锋指向撒桑帝国的东部行省。你认为,腓特烈陛下会怎么做?”

    

    不等学生回答,佛利德斯继续说道“撒桑皇帝肯定想召集各家族的骑兵队,回援东境防线。尽管他明知东境防线十分稳固,但身为撒桑帝国的君主,他们必须回援。这正符合半人马大可汗的想法,却和我们教会的战略相冲突。”

    

    “一万多只没有补给的半人马即便能击穿东境防线,也是十不存一。千只半人马对撒桑帝国腹地造成的危害十分有限。可是,帝国是由大大小小的家族组成,任何一个家族都招架不住传奇半人马。他们向血狼堡求援,皇帝陛下能坐视不理?如果撒桑皇族不采取最强有力的姿态,血狼堡的合法性将遭到撒桑领主的质疑,帝国有崩溃的风险。可如果,撒桑皇帝调动大军,回援东境防线,让大量半人马逃到西顿汗国的东部区域,那我们教会的努力和牺牲将全部白费。”

    

    “这就是教会和撒桑领主的矛盾。”

    

    “我们的矛盾由来已久!”

    

    老牧首用力挥舞了一下手臂,从椅子上站起身,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停下后沉声说道“芙瑞雅腓特烈长公主就是双方矛盾造就出来的代表人物。”

    

    看见佛利德斯眼眸中的冷厉,加上对老师的了解,迪斯特牧师内心惊骇,忍不住说道“老师,您是说血狼堡5位宫廷侯爵……还要他们背后代表的东部五大家族全都支持芙瑞雅公主继承皇位?可这不合规矩,他们……他们都是……”

    

    “包括腓特烈皇族,他们都是六大圣骑士家族的血脉。”

    

    佛利德斯接口说道“700年了,他们已经忘记了祖先的荣光,背弃了守护人类国度的承诺。特别是随着东境防线的完善,撒桑东部六大家族不再愿意听从光辉骑士团的调遣,何况撒桑中部和西部的领主?”

    

    “迪斯特,你通读过光辉骑士团这700多年的战争史诗,了解西顿半人马汗国的变化吗?”佛利德斯回到位置上,缓和神情,开口问道。

    

    迪斯特想了想,试着说道“西顿半人马曾经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部族。几白年来,撒桑帝国的世俗领主随同光辉骑士团持续打击半人马。由于人类国度施加的压力,黑蹄半人马部族渐渐兴起,统治半个西顿汗国。而西顿汗国东部区域的半人马又因为黑蹄部族的压力,逐渐合并成六个部族。”

    

    佛利德斯点点头,说道“压力让自由散漫的半人马部族凝成几个大部族,压力也让撒桑帝国的领主发生变化。可悲的是,他们的压力越小,对光辉骑士团和教会反而变得不满。”

    

    光辉骑士团大力扶持撒桑帝国,特别是东部领主家族,让世俗领主的军队作为光辉骑士团和圣殿军的辅兵,共同打击北部荒野的半人马。几百年来,撒桑领主没有一年不打仗,他们发挥了重要作用,减轻了光辉骑士团的压力,减少的圣殿军的死伤。光辉骑士团当初制定的策略卓有成效,但撒桑领主,尤其东部领主每年都死人也是事实。

    

    战死者家人的悲痛都会反应到领主的身上,然而光辉骑士团每次出征,必调集领主的封臣士兵,并指挥他们作战。在领主看来,他们的骑士和封臣士兵充当了光辉骑士团和圣殿军的牺牲品,可在圣骑士和圣武士认为,东部领主家族的壮大全靠教会的扶持,让他们的士兵充当一下诱饵、或者断个后都是应当的。

    

    撒桑东部领主不满的情绪日积月累,双方矛盾也渐渐激化。

    

    佛利德斯牧首心里很清楚,其实这里面不存在背弃先祖,忘恩负义的说法。只是撒桑东部家族的实力壮大,自然而然的开始争夺话语权,不愿意继续在光辉骑士团面前俯首帖耳。如果,他们实力弱小,穷得叮当响,怎么敢同教会讨价还价?

    

    家庭中,亲手养大的儿子都敢和父亲拍桌子争吵,他小的时候在父亲面前却乖得很。小家庭尚且如此,何况撒桑帝国的实力大领主?

    

    迪斯特牧师狐疑问道“老师,五大家族真的敢破坏规则,支持芙瑞雅公主登上皇位?没有教会的册封,芙瑞雅长公主如何合法的戴上皇冠?”

    

    “他们不过是一次试探,一次表态。”佛利德斯牧师嗤笑道“这些老狐狸,两边下注,暗地里达成共识。就算齐格登上皇位,芙瑞雅当血狼堡女大公,他们也会全力拥护芙瑞雅,架空齐格和未来的撒桑皇后,与教会对抗。”

    

    “我们该怎么做?”迪斯特低头讨教,态度谦逊。

    

    佛利德斯沉默许久,淡淡说道“腓特烈陛下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姐姐,自幼入了我们的修道院,成为侍奉至高主的女牧师。她后来与纳赫蒂加尔陛下结合,生下了一个女儿。那个孩子名叫伊丽莎白腓特烈,一直由特斯蒂尔家族抚养,她的养父就是特斯蒂尔大团长。”

    

    “伊丽莎白今年24岁,是一名女骑士。她的母亲孕育了传奇圣骑士的后代,已经回归了主的怀抱。不过,伊丽莎白从她母亲那里获得了撒桑皇位的继承权,位于第17位,继承权文书由撒桑帝国上一代皇帝亲笔签署,并经过教会注册,合法有效。”

    

    迪斯特的心里掀起滔天巨浪,伊丽莎白身具特斯蒂尔和纳赫蒂加尔的古老血脉,尽管母弱父强,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撒桑帝国的皇室成员,还拥有合法的皇位继承权,并且大概率能顺顺当当地晋升黄金骑士。伊丽莎白的养父是特斯蒂尔大团长,那她的外祖母应该是特斯蒂尔家的女牧师,怀上了撒桑先皇帝的骨肉便返回艾尔教国,生下了撒桑皇帝的私生女,也只有教会才能伪造撒桑先皇的亲笔文书,让一位私生女获得合法的皇位继承权。从时间上判断,早在80年前,光辉骑士团就开始布局,并动用了难以想象的资源,换取到纳赫蒂加尔陛下的高贵血脉。

    

    80年前,佛利德斯还是上一代牧首的学生,他今天准备动用伊丽莎白这枚棋子,是打算……重新换一个撒桑皇帝?

    

    这么隐秘,如此重大的事情,佛利德斯老师为什么要告诉我?

    

    迪斯特牧师脑海中灵光一闪,难以抑制的激动和狂喜让他的双手都微微颤抖,听见佛利德斯牧首说道

    

    “迪斯特,我要你去一趟艾尔教国,悄悄地把伊丽莎白腓特烈公主接过来。”

    

    迪斯特牧师深深鞠躬,郑重说道“如您所愿,佛利德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