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真武狂龙 > 第一千三百章 透骨钉、截脉锁

第一千三百章 透骨钉、截脉锁

 热门推荐:
    轰隆!

    天牢九层轰然一震,有如实质的阴煞之气翻涌不休,更是在这股轰鸣声中溃散大半,发出瘆人的嗤嗤锐鸣,在那淡金色掌影掩映下,整个九层都好似亮堂了几分。

    娄行空只觉头晕目眩,五脏六腑一阵绞痛,好悬没背过气去,可体内崩散逆乱的魔气却时刻提醒他,自己被一名刚刚突破的四境开泰大宗师一掌镇压了。

    “噗……不可能!”

    身为半圣魔尊的骄傲,让他无法接受。

    可事实告诉,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股令他灵台都为之颤抖的恐怖气息,随着一阵脚步声,越来越靠近,越来越清晰。

    “你到底是什么……啊!”

    娄行空强抑魔气,厉声质问,可话未说完,肚腹传来一阵剧痛,随之整个抛飞而起,在半空中喷吐出一口黑血,惨叫着砸到数十丈外。

    “虽然是借外力突破,但到底是半圣魔尊,确实抗揍!”

    吴明缓缓收回右手,目中隐现龙影金光,竟是直接闭上了双目。

    “小……小友莫要大意,这家伙三年前血祭一城生灵,向域外魔族获取精纯魔气突破,如今虽在天地赐福之力下,破去了第二次献祭所得的力量,但一身实力纵然比不得老牌一境灵台半圣,却也不可小觑!”

    周老鬼忍不住提醒道。

    “不错,小友虽然实力惊人,但到底是刚刚突破,又遭受数年圣罚磋磨,万不可……呃!”

    韩老魔话未说完,好似被掐住脖子般,剩下的话没有吐出口。

    并非两人好心,实在是吴明表现的过于匪夷所思,而且也从龙婆态度上,貌似看到了获得自由的希望。

    嗡!

    但觉虚空微震,一股微弱到几乎难以察觉的波动一闪,那是只有在天地赐福和魔祭两股力量冲突下,才稍微显露了一点痕迹,凝炼到极点,连半圣强者都感到心悸的力量。

    几乎在同时,无人看到的牢房深处,韩老魔和周老鬼齐齐打了个冷颤,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龙婆虽未如此失态,可一双浑浊老眼中,却陡然迸射出惊人锐芒!

    “啊啊,我要宰了你!”

    娄行空暴跳如雷,七窍中魔气如烟滚滚,狰狞可怖若妖魔临世,好似动用了某种秘术,体表黑色纹路再次变大,整个人完全妖魔化。

    “天意如刀,众生为鱼!”

    吴明心中默念,嘴角微翘,左手在眉心一拂,如钩般的印记微闪,似刀似钩的般光影,随着左手随意向前一挥,须臾没入虚空之中。

    “呃……”

    正聚精会神,全力施展秘术的娄行空,本能察觉到危险,汗毛倒竖的刹那,就要躲开,可随着眼前一根丝线般的物事一闪而逝,其目中黑色魔焰就如无根之火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散开来。

    嗤嗤!

    其体表黑色纹路,好似失去了力量约束,竟是有如利刃般向四周迸射,并于坚固的牢房墙壁上,留下一道道极深的痕迹。

    短短几息,刚刚还威势无匹的娄行空,肉身迅速干瘪,并随着黑色纹路退化,最终爆散开来!

    几乎在同时,原本向此地汇聚的阴煞之气,还有混杂其中的噪杂负面杂念,更有魔祭引动而来的精纯魔气,都在天地赐福余威下,虽未一扫而空,却也眨眼便有了溃散迹象。

    甚至于,天牢中构建,不知是被暗中破坏,亦或者被篡改,用来催动魔祭的防御大阵,竟是在须臾之后不复威能,好似完全失去了支撑一般。

    吴明并未觉得杀死一名魔尊有何得意之处,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抬脚便走。

    “咦?”

    惊疑不定的两声轻咦响起,却听咔嚓碎响,两座牢门直接崩散成渣,从中走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名四十岁许的中年,一名五十来岁的老者。

    不问可知,两人正是韩老魔和周老鬼。

    “好小子,你用了什么手段,竟能无声无息灭杀半圣魂魄?”

    周老鬼摆弄着身上的锁链,一双细长狭窄的小眼眯缝着,透出慑人寒芒与好奇,却并无多少杀意。

    韩老魔也大体如是,并非两人心善,而是自牢房中走出的龙婆,令他们异常忌惮。

    “小友既然脱困,是不是该履行约定了?”

    龙婆乱发下,一双枯黄的眸子,闪烁着慑人心魄的寒意。

    “我不记得与阁下有何约定!”

    吴明淡淡道。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韩老魔面色一沉。

    在场中,实力最强的无疑是龙婆,两人次之,吴明最末却得罪龙婆,两人自是再无顾忌。

    “嘿嘿,不要以为杀了一个半吊子,就敢跟我们叫板!”

    周老鬼森然笑道。

    “是吗?”

    吴明缓缓转身,淡漠扫过两人,不疾不徐道,“透骨钉在身,截脉锁未破,两位纵然是三境合虚半圣,有秘术加持,至多也就两三成的实力罢了!”

    “嘿!”

    周老鬼怒极反笑,撸起袖子就要动手,骂骂咧咧道,“看样子,今儿个非得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天高地厚不可!”

    可他虽然一副急不可耐要动手的样子,却一直没有离开韩老魔身边,甚至连迈出一步都没有。

    “韩老魔,你就看着他在咱们面前嚣张?”

    足足十几息,没有得到想象中的配合,周老鬼没好气的吼了一声,用以掩饰尴尬。

    “这小子不知尊卑,当然要教训,但你我乃是半圣强者,以大欺小也就罢了,若是还要联手,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韩老魔老神在在的抱臂而立。

    “你……”

    周老鬼瞠目结舌,有几分气急败坏,可怎么就他娘觉得特么有点道理呢?

    但吴明所言句句为实,甚至有些高估了他们,这么多年磋磨下来,就算是铁人,精气神也耗个差不多了,

    “行了!”

    龙婆鄙夷的横了两个心怀鬼胎的老魔头一眼,看着吴明道,“虽然天牢中只有一个老家伙看守,你的实力也不错,但如今天牢大乱,凭你一个人,绝对走不出去。”

    “未必!”

    吴明摇摇头,转身向外走去,并一把将穿在琵琶骨上的锁链捏碎,在真元与血气滋养下,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喂喂……”

    这一下,两个老魔头急了,近乎有些气急败坏,却颇有几分顾忌的拦在吴明前面,但却远离数丈,表示自己没有动手的意思。

    “三位何必为难在下?”

    吴明驻足不前,头也不回道。

    “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牢友,如今一同脱困,缘分不浅,何不一同打出去?”

    韩老魔搓了搓大手,狰狞毛脸上努力挤出一抹自己以为温和的笑容。

    周老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可目中也是努力将寒意敛去,竭尽全力的表现出一副长者慈和之象。

    但两人一个像是毛脸胖猩猩,一个尖嘴猴腮似猢狲,本就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更兼之一生杀戮无数,凶戾之气有如实质,走在大街上都能把胆小之人吓死。

    “打出去之前,是否要让在下去跟天牢镇守先把解禁令符拿来?”

    吴明不无挪揄道。

    “小子,你……”

    两大魔头被揭破,有些恼羞成怒。

    “行了,加起来都快一千岁的老棺材瓢子了,也不嫌丢人现眼!”

    龙婆斥道。

    两魔头老脸一僵,唯唯诺诺,尴尬不已的后退半步,一副半句话都不敢顶撞的样子,若让知晓两者根脚之人看到,铁定会惊掉下巴。

    “不管怎么说,老婆子都没有出卖你,否则你也等不到这样的脱困机会!”

    龙婆没有理会两人,目光一直在吴明身上,语气颇为诚恳道,“老婆子在这天牢九层,困了至少三个甲子,这两个老鬼也一百多年未见天日了,若你能助我们离开,这份人情,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前辈误会了!”

    吴明摇摇头,坦然道,“三位前辈面对魔祭威胁,在大义和只有面前,选择了大义,于情于理,在下都不该坐视不理,但奈何并无能耐帮三位拿到解禁令符!”

    所谓解禁令符,自是用来解除三人身上透骨钉和截脉锁的钥匙枢纽,此物由天牢镇守半圣亲自掌管。

    以吴明的实力,怎么可能是一名至少在二境神藏之上的老牌半圣的对手?

    两个老魔头神色一沉,阴晴不定的看着吴明,似乎想要透过其神色变化,看出其所言是真是假。

    可惜,莫说历经大变的吴明,哪怕是此前,早已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岂会被人看破心中所想?

    “若老婆子没有看错,这三年来,小友至少身受四大圣罚磋磨,又有稷下学宫绝传大阵为引,此阵目的虽不是杀人,但两相叠加,你不死也会成为真正的废人,于你而言,比死都惨无数倍!”

    龙婆没有着脑,反而幽幽分析道,“说明你很重要,有人想从你身上得到某样东西,却不能粗暴的将你斩杀获取。”

    吴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身陷囹圄,却有能力获得诛杀半圣魔尊的天地赐福,而且是九次,要么就是有特殊秘术,要么就是身外化身!”

    龙婆继续说着,丝毫没有管顾瞠目结舌的两个老魔头,继续道,“思来想去,老婆子还是觉得,小友有能力,将我们带出去!”

    闻听此言,两个老鬼目中精芒一闪,隐有希冀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