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狩猎好莱坞 > 第637章 一周

第637章 一周

 热门推荐:
    提问:推翻一个非洲小国政权需要多久?

    答案是:一周!

    当全世界都还在为卢旺达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为惨烈的种族主义大屠杀而感到震惊时,当联合国和全球各国政府都对西蒙·维斯特洛以个人名义出兵卢旺达的行为手忙脚乱时,4月20日到4月26日,维斯特洛雇佣兵在卢旺达的一系列军事行动,再次让整个世界都瞠目结舌。

    卢旺达当地时间4月20日上午,刚刚抵达这个非洲小国仅一天的000名乌克兰雇佣军全盘出动,在卢旺达政府派遣的10000名正规军抵达首都基加利和基伍湖畔维斯特洛难民营之间的古塔拉马市之前,于首都基加利外20公里左右的丘陵地带出乎所有人预料地率先对卢旺达政府军展开攻击。

    明显低估了维斯特洛雇佣军实力的卢旺达政府军指挥官做出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

    得知维斯特洛雇佣军向己方扑来,这位指挥官放弃了撤回首都基加利的机会,竟然原地驻扎,打算凭借人数优势与维斯特洛雇佣兵进行一场遭遇战。

    这样做的结果,当24个连的乌克兰雇佣兵迅速完成对10000卢旺达政府军的三面夹击之势后,只是第一轮装甲车火炮、直升机火箭弹和上百架迫击炮的密集重火力覆盖,就直接导致措手不及的卢旺达政府军陷入崩溃。

    非洲真的很穷。

    特别是21世纪之前,非洲军阀之间以往的混战,基本都以冷战时代的落后单兵武器为主,相对高端的武器,就只是坦克和单兵导弹,至于更高级的战斗机或者武装直升机,一方面是买不起,另一方面,哪怕买得起,对于普通陆军都还需要借用外事顾问的力量进行训练的非洲国家,这些军人也根本不会用。

    毕竟空军部队想要形成战斗力,绝对不只是会开飞机那么简单,还需要通过长期且昂贵的训练才能达成。

    因此,面对乌克兰雇佣兵的重火力覆盖,卢旺达政府军当宝贝一样最为依仗的八辆坦克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应对,就被米-24武装直升机的反坦克导弹摧毁。政府军少量的迫击炮和火箭筒重武器在军队迅速陷入崩溃的情况下,也根本没能组织任何有效反击。

    仅仅只坚持了不到15分钟,因为此前的错误密集战阵布局,第一轮火力覆盖就损失了上千人的卢旺达政府军开始向维斯特洛雇佣军特意留下的基加利缺口方向溃逃。

    为了避免政府军向四面八方溃散,维斯特洛雇佣军在直升机、装甲车的掩护下继续以三面夹击的口袋阵布局稳步追击,最终在距离首都基加利不到10公里左右的区域,负责包抄的最后6个雇佣兵连队封堵住‘口袋’出口。

    西蒙在行动之前给出的命令是他需要一场歼灭战,尽可能消灭卢旺达政府军的有生力量。

    这种暗示已经非常明显。

    俘虏越少越好。

    因此,当维斯特洛雇佣军完成对卢旺达政府军的合围,面对已然彻底崩溃的剩余数千名非洲士兵,雇佣兵团继续保持了长达半小时的猛烈攻击才开始喊话接受投降。

    三个小时的战斗,10000名卢旺达政府军,最后投降时仅剩不到200残兵。

    不过,因为西蒙的命令,维斯特洛雇佣军的伤亡也超出预期,绝对优势之下,最终依旧有126名雇佣兵阵亡,79人不同程度受伤。

    如果在维斯特洛雇佣军完成合围后就压迫已然崩溃的卢旺达政府军投降,10000名卢旺达政府军至少能活下5000人,维斯特洛雇佣军的伤亡同样可以减半。

    西蒙却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需要的就是一次毫不留情的血腥震慑,针对基加利的卢旺达政府,以及盯着这个非洲小国的无数看客。

    西蒙就是想要告诉很多人。

    没错。

    当年从沃森维尔精神病院走出来的那个西蒙·维斯特洛,骨子里依旧是个疯子。

    从来没好过。

    总计505人伤亡,占据乌克兰雇佣兵总数的六分之一,这样的战损已经非常严重。

    这次维斯特洛雇佣兵中南非eo公司方面的指挥官亚当·罗维尔1992年受到安哥拉政府军雇佣参加针对武装的军事行动,他当时率领的eo旗下一个营00人,配合政府军与安哥拉反对派打了三个月,直接打到拥有6万兵力的反对派武装首领萨拉比主动寻求和谈,而罗维尔率领的那个营最终仅仅只阵亡了19人。整个eo公司在那几个月的伤亡也只有几百人。

    南非eo公司的主要兵力来源是南部非洲几个国家的退役白人精锐士兵,不过战斗力其实还不如这次普遍有着超过10年以上服役经历的前苏联红军士兵。

    至于卢旺达政府军,实力倒是与安哥拉萨拉比武装相当,都是一样的低水准。

    不过,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000对10000,505人的伤亡不算少,却也不多。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这次战斗完全由乌克兰雇佣兵单独负责,并没有当初eo那样的安哥拉政府军进行配合。

    虽然直接损失了六分之一的兵力,结束第一场战斗,维斯特洛雇佣军却丝毫没有退回营地休整,将伤病和战俘交给南非eo雇佣军团队,完成后勤补给后,依旧保持战力的剩余2500名乌克兰雇佣兵直接进军基加利,陈兵卢旺达首都郊外。

    短短半天时间,三万正规军被灭掉了一万人,即使首都基加利还保留一万两千人的正规部队以及另外超过一万人的民兵,卢旺达政府还是大为震恐。一方面紧急呼吁国际社会介入,要求制止维斯特洛雇佣军在卢旺达境内的‘暴行’,另一方面开始积极备战,并且尝试煽动基加利的百万平民一起加入对抗维斯特洛雇佣军行列。

    只是两者注定都是徒劳。

    同样因为维斯特洛雇佣军出其不意的迅捷军事行动而短暂懵掉的联合国一时间只能例行公事地发表一番呼吁双方克制的官方套话。

    至于卢旺达政府军对平民的煽动,效果更是几近于无。

    军事行动的同时,维斯特洛体系同样在进行一场事后被很多人推崇乃至效仿的舆论战。

    提前一天清除了卢旺达政府的广播电台网络,维斯特洛难民营内却架起了另外一套大功率广播设施,向卢旺达全国宣传维斯特洛雇佣军这次行动的目的。4月20日上午战事爆发之前,南非eo公司并未参战的6架直升机飞往卢旺达全国,抛洒了以英语、法语等多种语言印制的数百万张传单。

    通过广播和传单,维斯特洛雇佣军单方面宣布卢旺达全国进入戒严状态,要求所有平民尽可能待在家中,或者尽可能远离战争区域。所有冒然出现在公共场合的平民,所有继续参与制造骚乱的暴徒,所有靠近维斯特洛雇佣军的不明身份人士,都将被当做武装分子无差别射杀。

    不只是震慑,为了安抚人心,维斯特洛雇佣军还做出许诺。

    首先,维斯特洛雇佣军保证现任政府被推翻之后,除了犯下不可饶恕屠杀罪行政府高层、国家军队和少量平民,新政府不会对国内的胡图族进行任何形式的报复。

    其次,维斯特洛雇佣军宣布,卢旺达原本区分种族的户籍制度从即日起立刻废除,战后将重新进行人口登记,并且不再进行种族划分。

    最后,维斯特洛雇佣军还公开许诺,卢旺达国内在战后将会废除死刑。潜台词是,即使参与了这次暴乱的平民,战后哪怕遭遇追责也不会被处死。

    大部分普通人的本性终究是趋利避害。

    面对维斯特洛雇佣军通过广播和传单的大规模宣传,特别是在10000名政府军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被维斯特洛雇佣军歼灭的消息传开之后,卢旺达国内平民基本上都老老实实地闭门不出。

    最终结果,卢旺达政府煽动基加利民众对抗维斯特洛雇佣军的尝试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维斯特洛雇佣军抵达基加利,第一时间就摧毁了这座城市的电力系统,广播网络提前一天已经彻底瘫痪,勉强架设的高音喇叭,往往刚刚响起就被维斯特洛雇佣军的远程火力清除。

    反而是维斯特洛雇佣军,在自身广播电台和海量传单的舆论攻势之外,还在基加利城外架设了扩音系统,持续不断地对城市居民进行宣传喊话。

    军事压迫和舆论攻势的双重发力之下,除了少量平民因为担心遭遇战争波及逃出基加利,大部分人都如同鹌鹑一样老老实实呆在家中。

    陷入困兽状态的卢旺达政府在哪怕是向维斯特洛雇佣军求和的手段都用上却全部无效之后,4月22日,卢旺达总统西奥多下达命令,要求驻扎在卢旺达北部毕文巴市与图西族反对派对峙的八千政府军回撤,打算集结所有兵力放手一搏。

    这恰好正中维斯特洛雇佣军下怀。

    八千卢旺达政府军刚刚撤出毕文巴市,图西族卢旺达爱国阵线和乌干达政府军组成的联合部队就进驻了这座城市,并且开始对八千政府军进行衔尾追击。

    得到消息的维斯特洛雇佣军更是果断开拔,又一次在基加利北部15公里区域打下了一场摧枯拉朽的歼灭战。

    8000对2500,依旧毫无还手之力。

    不仅如此,溃败的卢旺达政府军向北逃窜过程中还将000名卢旺达反对派和乌干达政府军裹挟其中,直至毕文巴城外才被反对派武装和乌干达政府军的联合部队主力拦下。

    战后结果统计,8000名卢旺达政府军剩下不足2600人,000名被裹挟其中的联合部队也只剩下1000人,至于阵亡的2000人有多少是被维斯特洛雇佣军‘误伤’,同样对这支雇佣军战力感到胆寒的联合部队根本就不敢去追究,只能宣布这些士兵是在与卢旺达政府军的作战中身亡。

    这一战,因为没有再封堵‘口袋’进行相对激烈的围歼,乌克兰雇佣军阵亡人数降低到81人,另外有26人受伤。

    不过,维斯特洛雇佣军的12架米-24武装直升机在这次战斗中终于遭遇了损失,其中两架被击落坠毁,另外还有一架尾翼被击中,勉强迫降后机组成员全部幸存,直升机本身却失去了战力。

    这次损失,却不是乌合之众的卢旺达政府军造成,而是来自潜藏在卢旺达政府军当中没来得及撤离的法军顾问团。

    战争结束之后,总计59人的法军顾问团只有6人存活,所有法军俘虏包括尸体都被维斯特洛雇佣军第一时间秘密押回维斯特洛难民营。

    同样很清楚这件事意味着什么的反对派武装首领保罗·卡梅加提出了异议,希望联合部队能够接受这批俘虏,并且将事情公开作为法国干涉卢旺达内政造成大屠杀惨剧的证据,只是在维斯特洛雇佣军绝对的实力面前,抗议无效。

    虽然产生了一些小分歧,但在歼灭卢旺达八千政府军之后,剩余的2100名维斯特洛雇佣军联合总计22000名卢旺达反对派与乌干达政府军迅速挺近基加利,直接包围了卢旺达首都。

    4月2日,反对派联合部队开始进入城市对卢旺达政府军发起攻击,经过持续四天的激烈巷战,4月26日,联合部队攻破卢旺达总统府,卢旺达代总统西奥多连带多名政府要员被击毙,所有残余政府军投降,执掌卢旺达二十年的胡图族政权宣告覆灭。

    根据最初的计划,为了避免有关平民死伤的指责,最后一战维斯特洛雇佣军并没有再参与,而是只提供了少量空中火力支援。4月26日战事结束,维斯特洛雇佣军果断撤回了基伍湖畔的维斯特洛难民营。

    经过紧急磋商,刚刚接管国家的卢旺达爱国阵线领导人保罗·卡梅加与维斯特洛雇佣军共同发布了《卢旺达和平声明》,声明核心是维斯特洛雇佣军此前通过广播和传单许下的所有诺言,新政府都将兑现。

    同时,新政府同意划拨基伍湖畔维斯特洛难民营附近的2000英亩土地作为维斯特洛雇佣军的长期军事基地,维斯特洛雇佣军接下来将继续驻扎卢旺达,协助清缴卢旺达境内的残余胡图族武装势力,直到卢旺达政局完全稳定。

    同样在维斯特洛雇佣军高层的推动下,为了快速稳定卢旺达政局,进一步缓解国内胡图族平民对事后清洗的担忧,出身图西族的卢旺达爱国阵线首领保罗·卡梅加还主动放弃了总统职位,自己只担任副总统和国防部长,卢旺达新任总统职位由卢旺达爱国阵线内部一位出身胡图族的高层巴斯德·比齐蒙古接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