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548章 晶珠和神链,殇!

第548章 晶珠和神链,殇!

 热门推荐:
    第548章晶珠和神链,殇!

    这厮,怎么没有半点被束缚的姿态?

    烈宏振忽然惊厥,迈开的步伐迅疾逐渐变缓,被无上法则反噬,那种感觉还在眼前,这陆寒却任由为之,神链已经勒进肉身三寸,几乎深可见骨,只是没有半点血色,难道不是重铸后的肉身?

    然而这机会,稍纵即逝,绝不可放过!

    凝结出的法印,最终化为铺天盖地、更加锰钢至极的巨爪,狠狠向陆寒所在抓来,面积堪比小型县城。大爪破空呼啸荡荡,还未落下就压塌了空间。

    所有人忍不住闭目,不想看见陆寒被抓爆的惨烈,毕竟他没有伤害自己,若换做烈无双,此刻或许早就被尽数灭掉。

    乾元宗至尊,仅仅犹豫不过两秒,立刻果断出手,带着十足凶狠和仇恨,摩天巨爪轰隆隆落下,这次绝对刚猛毕现,将方圆百里都笼罩在内,几乎逃无可逃。

    ‘该死的神链,竟敢来招惹本道君,陆某有至少四种方法规避你。’

    在他身上,那条大葱粗细的链条,已经死死勒进肉身,几乎是剧痛无比,马上就接触到骨骼经脉,陆寒只是强忍住而已,法力被限制足有六成,而且还在继续加强。

    然而,也就仅此而已,只见陆寒头顶,原本亮莹莹的那轮残月,倏然钻进体内消失。

    下一秒,就化为一条寸许宽的璀璨玉带,恰好抵在神链内部,看似肉肉可欺的玉带,却如一轮钢圈,将法则进击的路彻底封死,并进入强强对峙状态。

    巨爪抓下,内部风暴无数,清晰的掌纹历历可数,表面流窜的符文,就像金刚神魔口中突出的咒文,密集交错嗡嗡震天。

    天昏地暗阴阳皆失,百里洞天尽数被烈宏振掌控,早已形成一片巨大的领域,灵气消失虚空荡荡,将除却刚猛沉沦的任何法则,都一律排斥在外,剩下的只有坚硬和至纯。

    恐怖波动带着死寂和灭亡,到处都属于鬼尊的领土,除却永远消失别无可选。

    “唉——!陆寒!”

    “物极必反,他狂的过头了,才导致走向灭亡。”

    “活该,都不是好东西啊!”

    无数人叹息和解恨,对厮杀双方都无好感,甚至希望他们同归于尽,如此便能替宗门打捞一笔修炼资源。

    可以了!

    陆寒计算着距离,摩天巨爪已经化为一个倒扣的大碗,距离头顶不过百丈,他再次笑了笑,这回却全部是深沉。

    烈宏振莫名颤抖,他接触陆寒的深邃,总感觉哪里不妥,但此刻这个青年,的确还未施展任何神通啊,已经来不及了。

    轰隆隆——!

    哈!老夫终于得手了,任你神通无天又如何,抓碎、捏爆、拍烂、震成飞灰,从此这界面再无陆寒,该我乾元宗横贯西荒了,嘎嘎嘎!

    ‘噗!’

    漫天震绝的刹那,如几十颗核弹爆炸的巨音掩盖下,一声微不足道轻响正在诞生,和巨爪相比,几乎和蝼蚁大小的陆寒,伸出手向上轻轻一划。

    到一抹仙光无视巨威,轻易的突破来袭,以无可侵犯的姿态劈开冲出时,银辉再次当空,化为长虹爆射九天,高度远超从前,几乎远达八百丈。

    绝世仙剑再次下凡!

    嗤嗤嗤……!

    切割,漫无目的的切割,以长剑为核心,下方笼罩主人,覆盖周遭百丈,浓密剑意组成另一方世界,巨爪被彻底顶住。

    当空的百里方圆,原本刚猛的巨爪,正迅速碎裂化为碎渣,磅礴剑元汹涌如狂,剑之奥义无可阻挡,将一方世界变为发威之地。

    陆寒右手巨剑,再也不看烈宏振,他双目残月旋转,已经穿透雷云,望向无尽深空。

    似乎看到当年,自己也曾这么出剑,将两大仙王尽数留下,并且斩杀五万金仙。

    破碎!

    剑意卓绝,锋利如斯!

    已经破开狭长的空间裂缝,根本无法融合,如同道祖微眯的法眼,就那么划向烈宏振。

    原本满是至强刚猛的世界,倏然彻底溃败,那强大剑光下,仍旧站着陆寒渺小的身躯,然而此刻他却比神祗更加伟岸,几乎一粒尘埃,便能打破洪荒世界。、

    破!一只突破,知道破无可破,任你阳刚不朽,也被一剑斩之。

    烈无双呆了呆,他的目光有些空洞,凝结法印的四只大手,尽数向上碎裂,已经蔓延到肩膀而崩溃掉,但丝毫未感觉剧痛。

    ‘擦!这天地是怎么了?颠倒黑白法则崩溃了吗?老子到底遇到了什么?’

    那剑光霍霍,就在此刻落在烈宏振头顶,他没有躲闪,似乎在迎接充满无比浩瀚的一剑,只是脸上还带着懵逼和茫然,以及对法则的深深怀疑。

    至强的骄阳崩溃,被皓洁银芒再次碾压,几乎光辉万里照耀当世,如同朗朗皓月挂在头顶,剑芒夺目再无尘埃。

    唰!

    唉——!

    似乎神明叹息,接着就是切割巨人的声音,血光漫天泼洒,月华仙剑一斩到底,将乾元宗巨擘斩为两半。

    砰!

    血爆!

    连惨叫都没有,激荡肆虐的飓风,将血雾接连卷走,连一丝固体都不曾存留,是剑元随之炸开了,堪比微沉粉碎机,光华闪烁的范围内丝毫难剩。

    包括李太玄在内,目睹这场惊天厮杀的修士,尽数瞠目结舌直接傻眼,呆呆看着仍旧被神链束缚的陆寒。那个青年仍旧背手凌空,还在看着这一剑的威能扫荡四周,如一缕仙踪欲要扶摇直上,飘飘渺渺虚实相宜,如被开光的一尊璀璨大玉。

    乾元宗步入无恨海阁后尘,永远就此消失!

    “三个月后,就在这废墟上,陆某举行清秋大典,为尔等开坛讲道一次,谁都可以不来!”

    陆寒留下声音后,如一道流光,倏然向天际划去,眨眼间踪迹全无,现场寂静如斯,气氛沉闷又压抑,久久无法荡平内心惊骇。

    三个月后。

    清秋大典。

    谁都可以不来?

    谁敢不来?!

    ‘原来是讲道,可吓死奴家了,哈哈哈哈!’

    ‘这是好事啊,为何太玄真人仍旧像吃黄连似的,被如此高绝的大能指点,几乎一跃千里。’

    ‘啐!对我等穷鬼底层,当然如沐甘霖,但是那些超级势力,地位无疑受到打压,以后再也无法狂横。’

    ‘好事啊,又是一件好事,哎呀……谁打我?’

    ‘你想死吗?到处都是大宗弟子,多活几天吧,否则看不见陆大师开坛。’

    几多欢喜几多愁,无数修士忽然忘却被陆寒羞辱之痛,立即精神抖擞,似乎发现一块光明圣坛,心中渴望直接碾压任何失落情绪,完全无视愁眉苦脸的那数十人。

    李太玄面色如土,此处各宗门精英弟子近千,他的身份一直至高无上,竟然被当众打脸,陆寒从头至尾,一直不屑于任何人,中州之主的面子被丢到无尽深渊。

    当一只脚踏进上玄境,在这个界面,除却仍旧沉积法力和继续打造肉身,为飞升赢去最大希冀,根本再无任何缺陷,陆寒的指点对自己这些老鬼,仅仅属于锦上添花。

    若陆寒一人当道,恐怕这个界面,他的太玄门会一直被处处掣肘,再无独霸万年尊崇的地位,影响会酷似波涛般无休无止。

    然而又能如何,今天看见的这等恐怖,本该在玄界才能出现,只有那些大乘期少君,甚至传闻的神照境大君,才可以随意泯灭下界法则。

    但可以无视法则神链,被天机大道锁定后,仍旧可以轻易灭杀上玄境的,历代传承的法典里,也从未有人提及过,也就是说自古未有。

    轰——!

    八百多精英,目送李太玄尴尬遁走后,立即无比喧闹好久,随后一哄而散各奔东西,以无可匹敌的遁速,快马加鞭返回宗门,争取第一时间把今日的震天大事详细上报。

    百万里外,一朵白云飘荡荡惬意缓行,然而当流星激射过,偌大云团被从中切开,久久未能愈合。

    陆寒并未破空跨越,大步流星的飞遁,每天仍旧可以将六七十万里抛在脑后,这一战消耗的法力,基本失去将近三成。但是那道法则神链,如影随形仍极具未去,似乎要和他纠缠到底,银泽玉带滴溜溜转动,和链条轻轻摩擦,但是产生的变化,却从未远离五寸。

    “所谓法则,也是倚强凌弱的主儿,可惜陆某不是那刍狗,你弄错对象了。”

    只见他冷笑几声,左手伸出跟手指,轻轻点在自己眉心上,顷刻间身躯微颤,从眉宇中间,快速出现一只竖眼,里面陡然光华爆放,十丈空间内,立即被无尽光辉充斥。

    这里不再是下界,一道道银纹跳动中,有个光点仅仅如豆粒大小,却无比凝练刺目不堪,如滚珠般在指尖缓缓旋转。

    但是,至少百丈之内,任何东西都被静止,就连时光都停滞,这一片区域内纯洁无瑕,陆寒原本晶莹的身躯却瞬间黯淡三分,似乎法力消耗不小。

    ‘碎!’

    几乎洞穿寰宇的恐怖力道,却是以轻轻温柔开始的,陆寒将那滴晶珠,看似缓缓碰触在法则神链上,

    叮——!

    有轻灵天韵从深空降下,只看见自某个方向,倏然降下一根青丝,眨眼间就射到陆寒面前,他立刻寒光微闪,即便能目睹,却根本避无可避。

    那道青丝中,蕴含的无穷奇妙,几乎可以破碎一界法则,就连他如此强横,倾力施为阻挡,相比之下也仅仅能保住老命。

    就这样,任凭那道青丝打在法则神链上,正是璀璨晶珠和链条的结合点,然后百里空间微颤数次,继而扑簌簌粉碎开来,寸寸裂开化为飞灰。

    星辰不存甚至古月震爆,堪比寰宇重造的极其变态神威,以此处为核心,瞬时传染到千里、万里、直达整个混坤大陆,任何角落都未曾逃脱。

    某做高山之巅,一朵冰蓝奇花藏匿在冰锥之下,但并未摆脱修士的觊觎,就有两道身影凌空厮杀,战况激烈异常。

    其中的黑衣人举起两把镰刀法宝,念动咒语将其合二为一,表面紫纹烈烈,威能瞬时达到巅峰,即将痛下杀手时,他和对面紫袍中年,莫名其妙的竟然不动了。

    仅仅呼吸之间,又猝然当空摔下,毫无征兆的笔直坠落,惊叫声响彻云霄,任何法力都不能在动用丝毫,最后以惨嚎和两声巨响结束。

    这种诡异,还只是万千之一,并且根本无法入眼,无数离奇同时上演,但引动巨大惊涛的,还是那些大小势力。

    宗门的护佑大阵,因为西荒巨变,一直都是全力开启,恐慌陆寒的逆天,仅仅防御力量就增加三倍,到处都是强者警惕巡视的身影。

    然而在一刹那,他们引以为豪、为成百上千万修士提供庇护的护宗大阵,记忆隐藏杀阵无数,都在这时土崩瓦解。

    万里苍苍净空四野,根本无所征兆,也没有任何发现,已经万阵失灵道法不存,漫天惊恐如风卷残云,很快被震撼惊骇的消息传遍,整块大陆都处于莫名惶恐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那个陆寒所为?”

    “老夫预测,很快就有大劫发生,望诸位道友早做准备,天机太玄!”

    在震惊中的修士界,陆寒目睹自己的豆粒大小晶珠,和那道法则神链,在眼皮底下缓缓瓦解,直至彻底消失。

    他的身躯被迫坠下,直到距离地面还有九丈,才恢复自由重新凝住身躯,只感觉通体上下,一股说不出的舒畅涌向全身,被神链勒出的那道沟痕,正在银霞中缓缓修复。

    但与此同时的玄界,泱泱亿万里大地的核心,垄断八百万里的天华山脉内,一个身影忽然身躯抖震,从五色神坛上差点跌下,接着就吐出一口血沫。

    他身处琅嬅琼宫,周围四盏古灯幽幽,背后矗立巨大神雕,手持金刀遥遥欲斩,周围接连三道神佑紫纹光圈闪动,白衣袖袍中是瘦弱的身躯。

    “不可能,无人能引动‘星空玄罗盘’的反应,界面警钟被敲击,难道魔族又碾碎誓言入侵了?”

    随后只见白袍男子一挥手,就化作光华原地消失,其嘴角的血沫自动干涸消失,满脸惊吒之色夹杂着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