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248章 杀戮无限

第248章 杀戮无限

 热门推荐:
    第242章

    第243章金丹境大修士

    “妈妈,快看流星!”

    某都市私人别墅,花园内的小女孩正仰望星空,那双纯洁的眸子,不知在想着什么。就在此刻,一对流光划过夜空,以流星之速向西北划去,女孩见此不由得惊喜无限。

    第二日,诸多无良媒体都纷纷刊登流星过市的传闻,还有的语言今日会上演流星雨,而正规报刊和新闻办,却都怪异的只字不提。

    千里山河一跨而过,筑基期修士已经具备破空飞驰的能力,尤其是华凌和陆寒这两个奇才,让他们如几个老祖那般坐直升机,是一件比突破境界还难的是,根本不拉风。

    只见陆寒体内,灵气如风吹小湖般略起涟漪,在全身经脉徐徐运转,丹田气海有个漩涡缓缓转动,澎湃灵力蓄势待发。

    华凌面色自然,倒背双手踏剑而动,白衣飘飘潇洒无二,身材挺拔的如松如柏。二人似乎要去拥抱天下,两双锐眼精芒琉璃,眸中光华不断,直接洞穿虚空直逼天际。

    “杀气?你怒了?”

    忽然,华凌一皱眉,转首看向陆寒,凭他无比敏锐的感觉,身旁这位的气势中,温度比方才略有降低,而他的目光已经转向东方。

    “还有些垃圾没铲除,不是一个,也不是一群,更不是一窝。”

    陆寒缓缓吐出几个字,他的目光越过大海,那里有个小岛,岛上刁民妄为修士卑劣,着实不可留一人。

    “一国?”

    虽然才进入红尘没多久,华凌的资质和聪明,也对这个花花世界掌握了些许基本知识,闻听此言有些惊讶。这小子到底干了什么,能让那么多人同仇敌忾,若他知道陆寒还是个九天怪盗,是否大跌眼镜。

    修仙长生横贯寰宇,为了那永恒不灭的目标,万千道法齐头并进,正邪善恶都在努力,至于已经站在最高巅峰的那些仙王神尊,谁敢保证他们清洁无暇。而且魔帝鬼圣之类照样光芒万世,就是从凶恶污秽起家的,所以说任何东西都是垫脚石,拿来用之都不为过,底层才有道德,巅峰只有法则。

    想起在日国几经波折的过程,陆寒的气息更冷,但转眼溃散消失,唯有一抹阴冷缩在内心久久不去。

    ‘雪花代银雄、樱花一、龟田小次郎、松本山一,你们很快就会听到自己的惨叫声,包括你们的家族。区区小岛也配和日月争辉,用不了多久,就让尔等再次看看我陆寒的威压。’

    放眼望去,高山大河雄伟无度,山林花草延绵不绝,从蜀山一路向北,直到天气变凉,草木开始泛黄干枯。

    北方已经被寒意包裹,温度相差逐渐拉大,大片地域残叶横飞,也见证了两个身影一往无前。

    几天直线路程,五千里疆土已在脑后,陆寒和华凌的面前,已经是慌乱戈壁,寸草黯淡沙砾无数,干枯的木桩随处可见,偶有水潭汩汩,不知名小动物正四处觅食。

    前方就是几座黑漆漆巨山,如李逵和张飞等降世矗立在那,光秃秃干巴巴毫无生机,陆寒和华凌已经到了山脚,正处于几个山口汇合点。

    ‘这就是‘隐世之地’?’

    瞬间的疑惑一闪而逝,见华凌已经看向自己,目光里流露着一丝俏皮: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然而他失望了,没有感受到来自陆寒的丝毫波动,而且人家还一副我已了然的的姿态。

    陆寒瞬间就知晓了大概,或许这等荒凉景象,也是被人故意造成的,化为一切生灵的禁忌,才能更好的与世隔绝。但他的目光深处,有一丝琉璃闪过,在某个山口扫了两眼。

    ‘噌……噌噌……!’

    华凌动了,身躯轻如鸿毛的飞起,瞬间踩踏在峭壁之上,向着右侧山川而去,轻如云雾瞬息百丈。

    陆寒的嘴角莫名翘起,同时他也动了,身躯微微一弹,就直线窜高五丈,然后一扭就射向前方,但确是左侧第二个山口,飘忽间已经到了小山包上。

    ‘咦——!’

    另一侧,惊讶声从华菱口中传出,他停在一棵枯死木桩上,回望陆寒再次飞起的身影,竟然有种身体凉寒的感觉。

    ‘他是如何发现的?那可是师傅当年亲手布置的,想摆他一道都不能成,此人真的好厉害啊。’

    锋利的怪石此起彼伏,两侧悬崖笔直陡峭,陆寒已经站在一个小峡谷处,地面步履难行,仅有单人挤过的缝隙通向彼端。

    “你来这里干什么?”

    身后,华凌的声音有些冷,自己的小阴谋被戳破,他能爽的了么。

    “请开门!”

    回应的是陆寒一笑,还做了个请的姿势,这里看似无丝毫异常,却怎能瞒过他的眼睛。和修真界对比,地球上的结界和法阵太菜了,但是此处也可圈可点,筑基期修士根本无法窥探出入口痕迹。

    唯有陆寒例外!

    “哼!很好!”

    华凌咬咬牙,飘身到了三丈外,一块令牌从储物袋取出,随后向表面吹了口气。顿时,淡淡光芒开始在令牌上闪烁,随后只见他把令牌向前一抛,诡异的情景出现了。

    只见令牌如被磁铁吸附的金属块,‘嗖’的一声就射向峡谷中间,随后贴在虚空固定不动,紧接着就见毫无东西存在的透明虚空一阵荡漾,灼灼蓝光莫名出现,一道光幕挡在面前。

    灵力波动形成些许微风,扫过两人面庞,这是玄妙的空间结界。只见光幕中间处一阵扭曲,已经化为一扇大门,毫无声息的向里打开。华凌拿回令牌直接迈步进入,对陆寒丝毫没有客气的迹象,而后面的身影已经跟上。

    光幕再次荡漾了片刻,就凭空消失无影无踪,陆寒回首时,哪有什么山峦峡谷,是一间不能再破的茅草屋,就像个野外茅房,屹立在浩瀚森林内。

    “嘿——!呼——!”

    陆寒差点一个踉跄,顿时身心大悦。放眼望去一目千里,哪还有丝毫的颓废干枯荒野,全被生机盎然取代,云雾缭绕山清水秀。

    峰峦尽显婀娜,湖光山色美景如画,朦胧的远方如罩轻纱,影影绰绰藏在飘渺的云烟中,看着若即若离忽远忽近。

    好浓郁的灵气,好牛叉的世外桃源,一方小世界尽情展现在他面前,身旁的华凌终于有了些许得意之色,将方才不快略微吐出。

    “还行吧!”

    额……?

    如天宫坠落九渊,华凌内心一万只凶兽狠狠来袭,那三个字如闷锤来袭,狠狠凿了他的心灵一下。

    还特么的给不给点面子了?还要不要混下去了?还想不想在修行大道上继续玩了?

    疯狂深吸一口气,面对的确比外界浓郁数十倍的灵气,陆寒才不管华凌的神情,飞身一纵就上了天空,放眼去环顾四野。

    树高百丈而魁梧挺立,草宽二尺雄厚盈盈,蚂蚁能吃掉外界凶狼,猛虎可独霸地球一方。有了灵气本源供应,任何都会成为可能,虽然只有一个李宁。

    “走吧,师傅已经知晓我回来了。”

    华凌御剑一飞冲天,直奔右前方飞驰,白色衣衫在此刻更显仙家气质,仿佛天地都在配合,有些超凡脱俗。

    威压淡淡外放,陆寒也扶摇直上,动作洒脱自然,宛若抛下三生尘世,去往万神众望的仙殿。

    一路风回云散,暖意阳光从缠绵的云朵中投射,天空几乎与人间相连,仿若触手可及。脚下古树摇曳,陈旧的吱嘎声迎合着山风,原野巨花晃动,都在打量他这个不速之客。

    数百里后,陆寒正在吸纳灵气,忽然身躯一紧,有种被神秘生物盯上的感觉。

    就在他神情严肃下来的同时,一股强烈波动自远处袭来,随之是强大的威压降临,陆寒瞳孔骤然紧缩,身躯都下沉了些许,但是还未到让他有所负担的地步。他已经明白,到了华凌的师门了。

    而这股威压,根本不是筑基修士所能有的,已经在修仙大道走过一整圈的陆寒,自然熟悉这种气势,唯金丹境大修士独有的。

    过了片刻,最高巨峰上,一片山间小筑才跃然进入视野,亭台楼阁隐藏于花鸟从间,十几棵松柏巨树围绕一圈,几十丈宽的荷塘内,巨大莲叶四散蓬开,一老者独坐莲花之上。

    紫金袍缎加身,满头华发垂肩,面容有些苍老,一根拐杖横在双膝上,在那正闭目修行。

    ‘这老头,真特么选地方,此处是个金丝狐灵穴所在!’

    陆寒都能感觉到,周围刮来的灵气旋风,到了此处就消失无形,一座最大的九层庭楼,正被淡蓝色光膜包裹着。灵气风全被吸附进去,从门口涌出的却更精纯。

    但是出来的灵气不再溃散消失,全被一座小型大阵罩住,提供给里面修行者使用,往返循环玄妙兮兮。

    “师傅!”

    华凌一见那人,立刻喜不自胜,在外面有些孤傲的他,此刻似乎回到萌不懂事的童年。也在此刻,一双如电的目光扫了过来,陆寒正琢磨着开场白,顿感一阵寒凉扫过,仿佛自己光身赤体,毫无保留的被他人看穿。

    “咦!”

    老者眸光一闪,根本无视徒弟靠近,盯着陆寒不断打量,因为他的强大神识,如此近查探还未能彻底看透一个晚辈。金丹境大圆满对上筑基初起修士,这其中的差距有多大,他自然最清楚。

    “晚辈陆寒,见过前辈!”

    既然有求于人,陆寒还是做出礼贤下士的绅士风度,另外一点就是,能在地球上结丹的,都是何等妖孽存在,他对这老头有些佩服。

    老者叫刘文凭,金丹后期,已经结丹二百余年,这是华凌在路上的介绍。

    “嗯!不错!”

    话音里有些沙哑,说这三个字的时候,目光却看着华凌,不知到底是夸奖谁。陆寒见此直接迈步到了池塘边缘,即便老者实力超群,站在地球巅峰,对于经历过数千年风雨的他来说,依然不算什么。

    当利益平衡,境界的差距就排在后面了,而起陆寒的礼节没有纰漏,一莲荷叶上又多了个身影。

    “没想到让你出去一趟,不但任务完成,还进入了筑基期。”

    “师傅料事如神,一切都很顺利,还认识了好多筑基圆满修士,但在徒儿我和这家伙面前,都如马前卒一般。”

    “呵呵!是么?我又炼制了两瓶丹药,算作你的奖赏,去自己屋里拿吧。”

    “多谢师父,不过我也有一种丹药,师傅给把把关。”

    陆寒一阵脸黑,他自然之道华凌要拿出什么,那颗筑基丹成了他嘚瑟的本钱了。

    “筑基丹?而且还是极品?”

    惊讶一闪而过,刘文凭立即把目光看向陆寒,眉宇舒展了几下,似乎有所明悟。

    片刻后,华凌已经离开,刘文凭立刻一挥手,在他和陆寒之间布下了结界。

    “小友的资质的确不俗,那颗筑基丹……真的来自你手?”

    在地球上,炼制丹药有多难,他早已体会深深,莫说炼丹的难度有多大,最基本的灵材都寥寥可数。

    “不瞒前辈,正是晚辈所为,晚辈此次前来,是想向前辈请教离开地球的方法。”

    “方法倒是有,但是也不敢肯定,不然老夫也不至于现在还未离开!”

    痛快!这是陆寒的第一感觉,他也不喜欢拐弯抹角,来之前泛起小浪花的心也彻底放下。

    “前辈能有方法就好,不论多困难,晚辈想在此处彻底解决它。”

    “解决?老夫结丹二百余年,你似乎已经知晓,这意味着什么,就不用多费唇舌了吧。”

    结丹修士的寿元,的确就二百年,刘文凭定然动用了一切手段,所以至今还未兵解。

    “冒昧的问一句,还有多少时间?”

    见到伸出的两只手指,陆寒感觉浑身发麻,刘文凭的意思绝非是二十年,仅仅两年光阴,留给他的时间太短了。或许也正因此,这位结丹大修士,才对自己这么客气。

    “但是委派华凌去蜀山,将禁锢打开的目的,还是为了他自己,纵然在我这个小世界,想要结丹都堪比登天,打开了灵力禁锢,或许还有几丝机会,华凌可是不世奇才,否则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