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凝固的视线(两更!)

第四百九十二章 凝固的视线(两更!)

 热门推荐:
    易秋立于煞风之上,他现在已经脱离了黑色光柱的笼罩范围。

    但是这并不是他驻足的原因,让他停下脚步的,是眼前这股混杂着幸运金光与灾厄黑光的光柱。

    易秋从光柱中感觉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意味,有些像是神祇的神圣力量。

    但是显得很稀薄,而且模糊中似乎带着一股令人厌恶的腥味。

    这吸引了易秋的兴趣,他猜测这可能是某种神性生物,又或者是某种更为邪恶的存在。

    易秋回头看了一眼象征传奇幽魂的黑色光柱,它似乎在缓慢地扩大它的领域。

    又或许是在朝着他移动?

    易秋想了想,暂时没去理会。

    实在不行,他就借用手上的蜈蚣纹身瞬移离开。

    虽然在这里他无法借助位面意识,从而达到开启位面视野的效果。

    但是他行走过的区域,还是能够直接传送的。

    以他的速度,这些日子已经让他穿越了灵界很大一片区域。

    只要使用缩地成寸的话,足够让他躲避掉传奇幽魂的追杀。

    一念至此,易秋便将注意力转化在下方的景象上面。

    那是……一座庙?

    易秋仔细凝视光柱下的事物,那似乎是一座形态古朴的孤庙。

    周围并没有其他殿堂环绕,仅剩下一座结构还算完整的寺庙立于灵界荒莽的大地之上。

    似乎有某种无形的东西干涉着易秋的视野,使得他并不能完全看清里面的影像。

    只能大概看出那是一座足够宏大的庙宇,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其他有意义的信息。

    易秋没有贸然飞到它的上空,上次煞风被驱散的场景还没过多久。

    虽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总还是有些狼狈。

    易秋俯视了一会儿,这才发现在庙宇之外还有一队玩家正警惕地看着他所在的区域。

    蚩尤旗的黑雾对于侦测的屏蔽并不仅仅是物理层面上的,更多的是基于蚩尤血脉的特殊力量。

    这本就是蚩尤血脉的传承奇物,自然也会具备一部分蚩尤血脉的特性。

    一共4个玩家,一个拿着大剑的战士,一个身着皮甲的像是游荡者的家伙,一个类似法师的玩家,还有一个……卓尔?

    卓尔并非全是邪恶的,不过就卓尔的基数而言,善良卓尔所占据的比例实在不高。

    很多智慧种族都对卓尔有着近似固执的印象:邪恶、贪婪、狡诈。

    不过也有一些人类对于这些黑皮有着难以理解的狂热喜好,大抵这和卓尔放荡的个人生活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易秋对此自然没有什么兴趣,他并不以种族或者职业来粗暴地判定对方,他更愿意倾向于自己的直觉和判断。

    四个邪恶之徒……

    易秋正了正腰间的《崇善之书——第1537页》,下方刺目的猩红之光很清晰地表达了他们的阵营。

    有的时候,借助一些魔法道具其实也没什么不妥……

    易秋微微眯了眯眼,就在他琢磨如何更顺畅地清剿掉对方的时候,那座古庙突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嗡……”

    空气中似乎有某种东西在无声地震动,而原本笼罩在那座古庙上的无形护盾也随之消散在空气中。

    顿时,古庙前的景象赤裸裸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那是一条由白骨和尸骸构成的死亡之道,斑驳的刀剑印迹还在诉说着他们最后的疯狂。

    炼狱的力量的侵蚀并非由下及上的,它率先影响的对象便是这些掌握着位面权柄的神祇。

    “走!现在没时间管那玩意了!”

    拿着大剑的队长率先冲进古庙前的大道,地面上的尸骸被他沉重的步伐碾压成一地粉末。

    而随着他的移动,后面的几个队员相互对视了一眼,便随之跟上。

    现在,不是迟疑的时候。

    收益与危险,是互相依存的双生子。

    这世间看似没有危险的蜜糖,往往在入喉之后,才会出现尖锐的钩刺。

    似乎是脚下阴冷的白骨让拿着巨剑的队长心头的躁动冷却了几分,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队友后,让游荡者走在最前面。

    “你知道该怎么做!”

    队长用他带着血丝的眼神狠狠地盯住游荡者说道。

    贪婪和渴求,像熊熊燃烧的火炬,熏得他心脑发胀,但是他知道现在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毕竟,这是一位神祇的永眠之地,拥有怎样可怕的危险和恐怖都是可能存在的。

    于是,他强行按捺住心头已经化为实质的燥热,然后死死地看着前方探路的游荡者。

    比较奇怪的是,他们的行动很顺利。

    没有邪灵,也没有其他的不死生物,好像这里已经随着某种未知的变化而彻底失去了力量。

    他们穿过那条白骨之道,然后来到古庙的门前。

    古庙的大门半掩着,里面漆黑的什么也看不见。

    法师迟疑了一下,然后丢给游荡者一个带着魔法力量的火把:

    “去,把它丢进去!”

    游荡者看着散发着不祥意味的大门,他接过烫手的火把,然后谨慎地靠近大门。

    其他队员没有催促他,他们虽然急躁,但至少还保留着应有的智商。

    游荡者是唯一能够发现魔法陷阱的,他自然是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的。

    而现在,就是发挥他作用的最好时刻。

    游荡者死死地看着前方,虽然之前并没有发现任何魔法陷阱的痕迹。

    但是外面那么精细的防护体系,里面却空空荡荡的,无疑是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情。

    探索这种地方,是万万不能心存侥幸心理的,稍有差池直接被吞噬灵魂也不是说着玩的。

    对于一个纯粹的游荡者而言,拥有他现在这般的等级并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

    这并非是他的天赋多么高超,而是他懂得谨慎和收敛自己的渴求。

    只是这次,他终于没有再按捺住心头的贪念……

    终于,游荡者来到大门空隙之前。

    里面似乎有某种阴冷的风在不断吹出,吹得游荡者脸色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但是下一刻,他咬紧了牙,用力将火把丢了进去!

    “碰咚……”

    火把带着魔法的光亮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火光四溅中,游荡者的瞳孔猛然一缩!

    然后,他的表情彻底变得凝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