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威龙霸天 > 第96章 柳承敏献宝

第96章 柳承敏献宝

 热门推荐:
    林岩先劝金不换,然后又看向了金武成,语气骤然变的阴森,“你是叫金武成吧,小爷现在警告你,赶紧滚到一边去,如果你再敢纠缠不清,小爷会让你后悔出现在这里!”

    “哼!小兔崽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瞬间,金武成就撕掉了和善的伪装,原形毕露,他死死地盯着林岩,语气也是骤然阴冷,同时在暗暗运气!

    “那你又知道,你在跟什么人说话么?”林岩眼中放射出两道可怕的目光,直逼金武成,同时暗暗催动了一道灵力。

    旋即,“轰!”一股炙热的火焰就出现在金武成面前,仿佛是鬼火一般毫无征兆。

    “这是……”感受到可怕的火焰直逼而来,金武成大惊失色,不由自主的向后连连倒退,生怕这股鬼火触及自己。

    他如何见过这般匪夷所思而又可怕的“鬼火”,那炙热的火焰就像是红色的恶魔一般异常恐怖,而且还是突然的出现在眼前,哪怕退开一丈之后,依旧是惊恐万分的看着这团神秘莫测的火焰,不知所措。

    别说是他,就连其他的金家子弟一个个也都大吃一惊,赶忙列到一边,生怕林岩不小心会烧到他们。

    这一下金不换笑了,“嘿嘿!还是兄弟你有办法!”

    “对付这种人,语言已经没有意义了,必须换个方式!”林岩看着闪开的金武成,冷冷一笑,不过他也不是真的想烧这个家伙,只是想吓一吓他而已。

    金不换也配合道:“看到了么,只要被这火焰烧到,你就干脆直接放弃进入摩崖福地吧,因为我可亲眼看到有人瞬间变成火人,那种凄惨的模样,真是令人十分的回味啊!”

    金武成回过神来,脸色变的很难看,然后一挥手,“我们走!”带着其他金家子弟快速离去,很明显,对于那团鬼火他已经十分恐惧。

    不过金不换倒是没有随他们一起离开,而是留在了林岩这边。

    看到这个无赖总算离去,一直略显紧张的牧戴琳总算松了一口气,她不无感激的对林岩表达谢意:“这次多谢你了!”

    “哪里,该说感谢的人是我,如果没有你的照顾,我和我爷爷最近一段时间真是无家可归了!”林岩很真诚。

    “其实也没什么,反正彩云阁有的是地方,再说,你和你爷爷也不用我照顾。”牧戴琳知道林岩不是随便说说的,她能感觉到,林岩是发自内心的对自己感谢。

    “真不好意思啊!林兄弟,没想到给你找麻烦了!”

    一旁的金不换再次表达了歉意。

    “哪里,这也不是你的错!”林岩不在意道,他能够看出,金不换真的不是有意给自己找麻烦,而且在尽量帮自己和牧戴琳解围。

    也因此,牧戴琳对金不换的印象好了不少,还主动客套道:“刚才也多谢你了!”

    “哪里!”金不换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了话题问道:“你应该是牧家的人吧!”

    “你怎么知道?”牧戴琳略显意外。

    “其实我这几天在青罗城之中,也了解了一些关于林兄弟的事情,知道他一直住在彩云阁,而彩云阁不就是牧家的产业么,而且在整个清梁国都大名鼎鼎啊!”金不换也不隐瞒。

    “原来如此!”牧戴琳点点头,很快就明白了金不换是如何猜到自己的身份。

    “为何牧家这次只看到你一个人,难道其他人都对摩崖福地毫无兴趣么?”金不换不解道。

    “我并不知道家族的安排,而我是悄悄的来到此地的,或许是家族还未得到消息也说不定。”牧戴琳回答道。

    “不应该啊!”金不换有点疑惑,“按理说,这次关于摩崖目的的消息早就传的满天飞了,而你牧家无论实力还是谍报能力,不可能到了现在都一无所知,而且也不会对此毫无兴趣啊!”

    听到这,虽然不清楚牧家的势力有多大,但林岩却明白,牧家肯定在整个清梁国都颇有影响力,但同时也隐隐猜到,似乎牧家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过这也只是他的感觉,连判断都不算,更没有任何依据,所以不打算说出来。

    但牧戴琳的反应令他有点意外,她面色淡然道:“那是家族的事情,和我无关。”

    语气也相当淡漠,就好像她不是牧家的人一般。

    “哦!我只是好奇,没有别的意思。”金不换也觉察出来牧戴琳的异常,不过这并不关他的事情,也明白不应该再多问下去。

    就在这时,一队威武的马队浩浩荡荡的来到这里,“带头大哥”毫无疑问就是城主柳承敏,今天的他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而且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但那双鹰眼却在周围扫视个不停,不知道他是否在搜寻什么。

    他身后就是青罗城的城卫军,一个个全副武装,并充满肃杀之气!

    当他和这队骑兵甫一出现,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看到他们,不少人都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恐惧。

    不过那些外来的大家族子弟们却不以为然,很明显,他们并没有将青罗城的城主和城卫军多么当回事。

    “开启摩崖福地的人是否就是他?”林岩低声询问,很明显,他并不希望自己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不是!据我所知,他只不过来这里维持治安,真正负责开启的人应该是云鼎宗派来的。”金不换也是低声回答。

    “那怎么还不见云鼎宗的人来?”林岩又问。

    “应该就快到了!”牧戴琳忽然开口。

    果然,她话音刚落,就听得空中出现一声长啸,“嗷……”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去,只见,一头巨鸟猛然从空中俯冲而来!

    “看!那是翔云巨雁!”不知道是谁忽然大喊。

    然后就见到这头巨鸟呼啸而下,在一处空地着陆,而它那巨大的双翅更是在地面卷起一阵旋风,令距离它较近的人都骤然变色!

    不少人见到这一幕都心惊胆战,可见,他们根本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巨鸟!

    不过林岩却连眼皮抬都没有抬一下,因为这种鸟虽然庞大,但其实属于那种血脉最低的灵兽,就连灵兽都算不上,因为他前世可是见过真正的灵兽,血脉更是高的可怕。

    兽族按照血脉划分,由低到高依次为蛮兽,灵兽和圣兽,当然也包括传说中存在的神兽,只不过就连前世的林岩都没有见过。

    一般而言,被称作蛮兽,就说明它们的血脉很低,基本无法突破到三阶以上。所谓的“三阶”其实力基本上与人类的三阶相当,也就是玄丹境。

    但如果是灵兽的话,血脉就会高出很多,完全有可能成长到天境,而且会开启很高的灵智,甚至口吐人言。

    至于圣兽,估计蛮荒世界不可能存在,那种血脉极高的兽类恐怕只有玄通天域才会出现。

    就在人们惊骇之中,数道身影出现在翔云巨雁的背上。

    “这里就是摩崖福地的入口么?”在这几个人之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看向了眼前的这座山谷,不过眼中却没有一丝惊奇或者恐惧,反而显得颇为淡然。

    这个少年相当俊美,一双星眸闪烁着精光,皮肤很白,简直白的像一张白布,而且一脸倨傲!

    一身月白色长袍纤尘不染,腰间挂着一把佩剑,显得英挺帅气,颇有几分剑客的风范。

    而林岩注意到,在他身穿的那件长袍胸口处明显绣着一朵火焰状的花纹,与他那件长袍配起来,倒是相得益彰。

    “不错!”少年问完之后,巨鸟背上,一个中年男子淡淡的点点头,“但你可别小看了这摩崖福地,它可是存在不知道多少年了,而且从未有人探明里面究竟有多大,也不知道还有多少秘密。”

    “是啊,贺兰少爷,矛师叔对这摩崖福地最了解了,他已经主持了多次的开启,几乎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里的情况。”在旁边,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插口道,语气之中明显对中年人有几分拍马屁之意。

    被称作贺兰少爷的少年并没有搭理青年,而是若有所思道:“矛长老,刚刚我们在空中俯瞰这座山谷时,我怎么感觉这座山谷除了阴雾弥漫之外,并无特别之处,而我们为何不直接飞入其中,而是非要‘开启’?”

    矛长老淡淡一笑,“贺兰贤侄,这摩崖福地可不是一片普通的区域,如果任何人试图从空中进入,那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

    “怎会如此恐怖?”贺兰洪显然无法理解。

    “呵呵,这里是一处十分诡异的空间,而笼罩着这里的阴雾实际上是一种可怕的阵法,任何人和蛮兽只要陷入其中,就死无葬身之地,要想进入,就必须等到每隔五年的这个时候,也就是‘烈阳之日’时,这里的阴雾会被强烈的阳光驱散,然后再需要玄丹境强者催动真元,通过元力轰击谷口才能打开一个缺口。”

    矛长老继续解释道:“另外,这里的阵法非常奇特,只允许凝气期的人进入,一旦达到筑基境,就会被自动排斥而出,而且一次只有一千个名额,一旦超过,阵法就会出现不稳定的震动,甚至有可能会将那第一千零一个人击杀!”

    “竟然是这样!”贺兰洪不禁动容,“那究竟是什么阵法如此可怕,而且历经了无数个年头,依旧威力不减!”

    “这就不得而知了,甚至没有人知道这里是何时被发现的,但据说也是经过无数次的实验,死了无数人才发现了阵法的这个特点。”矛长老回答道。

    “矛长老,那谷口处就应该是那个阵法的最薄弱之处吧!”贺兰洪猜测。

    “贺兰贤侄,你说的很对!”矛长老流露出淡淡的赞许之色,“看到没有,就是那块巨石之侧,那里就是摩崖福地的入口,等会儿我就会用元力将其轰开,到时你就可以第一个进入其中了。”

    通过他的话不难猜出,他是一位达到三阶玄丹境的强者,而且说话时的语气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得意。

    “洪儿多谢矛长老!”贺兰洪只是微笑的表达谢意,但并没有行礼,就好像两人是平辈之间的朋友关系。

    而矛长老也不以为意,还微笑道:“你这次可要牢牢把握机会,千万不要让你爷爷失望……”

    “那是当然,就凭这些乡巴佬,怎么可能阻止我得到那些材料呢!”贺兰洪不屑的看了看周围那些充满恐惧与羡慕的眼神,脸上洋溢着无比得意的神情和强烈的优越感。

    “我说的当然不是他们!”矛长老也瞟了四周一眼,亦是不将这些世俗界的人放在眼里,不过他也不忘提醒一番,“另外,也万万不要贸然进入深处,那里会非常危险,知道么?”

    “多谢矛长老提醒,洪儿谨记!”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贺兰洪的脸上表情却不那么认真,同时在暗忖:“既然这里有那么多秘密,我为何不去一探究竟,说不定我还能得到传说中的那个人的传承……”

    一想到“那个人”,他的双眼就放射出热切儿兴奋的光芒!

    两人旁如无人的闲聊着,他们简直将周围众人都当成了空气一般,就连他们身旁的两个青年都只能听,没有再插嘴。..

    不过其中一个青年却在暗暗嘀咕:“矛师叔贵为外门长老,位高权重,却不知为何对这个贺兰家的小子如此低声下气,真是有损云鼎宗的名头啊!”

    他哪里知道,虽然矛长老是云鼎宗的外门长老,但却有求于贺兰家族,更准确一点的说,是有求于贺兰洪的爷爷,因为贺兰洪的爷爷乃是一位资深的炼丹师,同时还是炼丹师联盟在清梁国的分盟堂主,可谓是位高权重!

    柳承敏早已注意到这四人,并跳下马背,第一个来到了巨鸟附近,看到四人依旧站在巨鸟背上,满脸堆笑的行礼道:“弟子见过矛长老,祝矛长老实力大进,步步高升!”

    “柳师侄,五年不见,你的气色倒是不错,看来这些年在这青罗城是过的越来越滋润啊。”看到柳承敏一脸的殷勤,矛长老也笑呵呵的打招呼寒暄道。

    不过他这话也意有所指,而柳承敏立刻会意,马上从怀中取出一只锦盒,恭恭敬敬的递上前,“矛长老哪里话,如果不是您老的照顾,师侄怎么可能安安稳稳的当城主呢,这是一株上好的青木玄灵芝,已有千年年份,乃是师侄在平阳城所得,以此孝敬您老!”

    “师侄你倒是有心了!”矛长老一听是“青木玄灵芝”,目光骤然一亮,立刻伸手将锦盒抓在手里,心情也颇为激动。

    因为这一株药材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他大老远从云鼎宗跑到奉天城,为的就是想要向贺兰堂主求得一枚“青木玄灵丹”,因为据说整个清梁国只有这位炼丹师联盟的分盟堂主能够炼制这种丹药。

    炼制青木玄灵丹,第一就是需要青木玄灵芝,否则一切免谈。

    但这种药材极其稀少,尤其是要达到千年年份,更是千金难求,就连炼丹师联盟的分盟都没有,这令矛长老伤透了脑筋,可是现在柳承敏竟然将其送到他的面前,他岂能不惊喜异常!

    不过,惊喜的可不止他一个人!

    虽然距离不近,但就在此刻,林岩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青木……玄”这三个字,令他的兴趣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