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一百九十五章:陨落日·幕后布局(下)

第一百九十五章:陨落日·幕后布局(下)

 热门推荐:
    (脑抽的把王青雷打成王惊雷了..已经改过来了。)

    ---

    王青雷说他与陛下是自己人。

    而所有人都知道的是,他跟另外一位陛下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北海王氏内部的裂痕越来越大,王青雷绝对是其中的焦点人物,但即便这样,仍然没人敢断言王青雷和王天纵之间会彻底决裂。

    哪怕他最终如愿登上了中洲的制高点,站在中洲最高的权力巅峰。

    没人认为王青雷会有这种魄力。

    可是今天...

    身材相貌都普普通通的老人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王青雷,又看了一眼坐在阴影中的陛下。

    他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北海王氏近年来裂痕逐渐扩大的起因,或者说是起始点,难道是在这里?

    看来陛下近年来虽然隐藏在暗中,但却并非是什么都没有做。

    虽然做到这一点很难让人相信,可老人却很清楚,总有个别的人,有着其他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会拥有的优势。

    老人思考着,看了一眼阴影中的陛下。

    陛下没什么反应。

    老人想了想,既然陛下不让他现在就走,他干脆就在一旁坐了下来。

    陛下的表情依旧平静。

    于是王青雷彻底放心。

    他的那句自己人何尝不是试探?

    站在他们如今的立场上,他确定和陛下是自己人,但这个老人出现在这里,王青雷却很难把握。

    如今他坐了下来,而陛下没有反对,这就说明对方确实是自己人。

    王青雷笑了笑,看着平静的不动声色的老人,微笑道:“将军,真没想到可以在这里见到你,是意外,也是惊喜。”

    他主动站起身,对着老人伸出了手。

    在中洲确实堪称举足轻重但存在感却又不是很强的老人伸手握住王青雷的手掌,声音沙哑:“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书记。”

    书记不是普通的书记。

    将军也不是普通的将军。

    中洲四灵之一,九幽上将,殇。

    代号朱雀。

    阴影中,陛下直起身体,微笑道:“王书记,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第三位门徒。”

    中洲四灵,除了玄武尚且年轻,其他三位,都是黑暗世界最顶尖的半步无敌境高手。

    教廷圣裁军团的次长。

    东岛的剑圣。

    中洲的上将。

    都是门徒。

    都是大手笔。

    王青雷用力握了握殇有些苍老枯瘦的手掌,看着阴影中的陛下,笑容平和:“看来你在东欧是要有大动作了?针对秦微白的?”

    “您似乎有不同的意见?”

    陛下微笑着开口问道。

    “只是有点想法而已。秦微白风姿无双,容貌气质,心机手腕都无懈可击,如此佳人,杀之太过可惜,她若是可以成为你的女人,你们两人在这个时代,哪里还有什么对手?你和秦微白在一起,比她跟着李天澜要好太多,起码在我心里,你和她,才是真正的天造地设。”

    王青雷声音轻柔的开口道。

    陛下一时间没有说话。

    他所在的那片阴影有些暗淡,若隐若现的,王青雷看到对方的眼神有些恍惚。

    这种恍惚一闪而逝,随即变成了绝对的理智和冷静。

    “不可能的。”

    他的语气冷彻而深沉。

    “哦?”

    王青雷挑了挑眉。

    “就算我可以得到世界所有的女人,也得不到秦微白。”

    陛下语气复杂:“世人都想活,唯独她想死。”

    “为什么?”

    王青雷愣了一下。

    “因为愧疚吧?”

    陛下笑了起来:“或许也是因为深情?我怎么知道?那不是个普通的女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每个人的世界都很精彩,但也许只有她的世界是枯燥的。枯燥的只有一片山雪和鲜血,以及李天澜。这就是她的世界,她无颜面对的世界。”

    他转动着手中的茶杯,语气平淡道:“没有人可以得到她。我得不到,李天澜也得不到。”

    “她在东欧做的一切,本来就是自毁的计划,人死灯灭,得失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如果...”

    殇突然开口,缓缓道:“如果她知道了陛下的存在呢?”

    这个问题不用假设。

    因为秦微白已经知道了这位陛下的存在。

    “她会想活下来。因为她放心不下李天澜。”

    陛下说道:“但这一切都没有意义。我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因为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她做了这一切,大势之下,她如何能活?这个时候,她就算想活,也没有生机。”

    “但是会有变数。”

    王青雷说道。

    如果秦微白在东欧乱局中活下来,对于在场的几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允许变数存在。”

    陛下说道:“尽管这也很无奈,因为我无法把握东欧乱局的走向,秦微白会死,但她想要的结局却不一定会出现,我必须要帮她,因为她想创造的新时代,也正是我最需要的。”

    “所以我干脆直接跳出来了。”

    他笑了笑,转身看着殇:“所以...这次你去东欧,一定要注意几个人。”

    “您说。”

    殇语气平静的开口道。

    “第一个,自然是剑皇陛下。不过有王书记在,剑皇陛下的情报你可以得到很多,所以他的威胁是最低的。”

    殇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

    “第二位,就是秦微白,记住,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暴露你和我的关系。”

    “至于第三位...”

    殇还是没有说话,不用陛下开口,他就知道,陛下所说的第三位是林枫亭。

    只能是林枫亭。

    “是秦族。”

    陛下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当年从林族第一支走出去的分支在东欧底蕴深厚,注意秦族的动态,这甚至可以影响整个局势。”

    “第四...”

    殇抬起头看着陛下,心想第四肯定是林枫亭。

    “是劫。”

    “劫?”

    殇和王青雷都是一脸诧异:“为什么不是林枫亭?”

    “林枫亭很可怕,但有些敌人,并不一定要去战胜。目前东欧这片乱局中,真正可以肆无忌惮横扫一切的,只有剑皇陛下,所以他需要注意。”

    “而可以不动声色掀翻大局的,只有秦微白,所以她也要注意。”

    “秦族在东欧根基深厚,同样不能忽视。”

    “除了这三方,我所说的,都是出现了状况宁愿自己死都要去保护李天澜的,劫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他现在的状态应该有些特殊,你去东欧,要专门派遣人手,顶住劫和教廷圣女安吉尔的状况。”

    殇默默的盯着,他的年纪很大,但这一刻,看着眼前的陛下,他终于还是想起了一个属于年轻人的名词。

    一个她的孙女整天玩游戏时会念叨的名词。

    外挂!

    对于这个时代而言,眼前的陛下就是真正的外挂。

    而秦微白,同样也是外挂。

    关键是他们都被眼前的外挂操控着。

    而此时身在东欧的那名天骄,却将那个更恐怖的外挂变成了可以给他自己暖床的女人。

    殇的心思有些散乱。

    脑海中已经开始忍不住想到了东欧,想到了雷基城的风云变幻。

    雷基城风云变幻。

    但雷基城外的大片山区中却依旧风平浪静。

    雨刚下过,夜空如洗,伴着夜光,格外的清朗皎洁。

    秦微白依旧静静的站在那,如同雕像一般沉寂。

    很多人都见过号称女神的秦微白。

    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清冷。

    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

    平静淡然却在无声处起惊雷的智慧。

    在黑暗世界各大顶级人物之间游走的镇定从容。

    驾驭着整个轮回宫在黑暗世界乘风破浪的强势。

    李天澜还见过秦微白从不为外人知的娇媚与妖娆。

    只有燃火和林枫亭见过秦微白的沉默。

    她沉默的时候会一动不动的站着或者坐着,如同雕像,不严肃,但给人的感觉却极为沉重。

    像是在回忆什么,思索什么,憧憬什么。

    这个时候的秦微白似乎会不自觉的卸下所有的外衣。

    月光之中,星空之下,她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带着一种不堪负重的孤独。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苍白情绪,难以言喻,带着最清冷的孤寂和绝望。

    林枫亭主动打破了沉默,平静道:“我们在这里,蒋千颂如果来,他逃跑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清楚,要看蒋千颂的具体伤势,但最大的可能不会超过三成。”

    秦微白想了想,语气从容的开口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坚持不妥协呢?”

    林枫亭笑了起来。

    没人愿意死,这是事实。

    但每一个无敌境要真的那么怕死的话,也不可能会突破无敌境。

    蒋千颂以防御著称,南美蒋氏的科技发达,各种防御装备千奇百怪,蒋千颂如果不愿意妥协,拼那两三成的机会,这个可能性并不低。

    “他对我们妥协的可能性或许不大。”

    秦微白说道:“但我今天给他准备了一块遮羞布。”

    她的视线望向了山下。

    东欧乌兰国晚上七点四十五分的时候。

    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来到了南美蒋氏在东欧的秘密基地附近。

    秦微白看到了他。

    他也看到了秦微白。

    林枫亭望着山下那道身影,诧异的挑了挑眉:“中洲青龙?”

    中洲青龙公孙起。

    作为中洲中立势力的代表,南美蒋氏跟公孙起妥协合作,无论是现在还是在未来,都有太多的可能。

    林枫亭若有所思。

    同一时间。

    中洲。

    临安。

    陛下看着眼前的殇,平静道:“至于最后一位要注意的,就是公孙老三。”

    “公孙老三?”

    殇一脸茫然。

    听到公孙这个姓氏,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公孙起。

    可在四灵之中,公孙起的实力绝对是老大。

    反倒是殇,排在老三绝对正确。

    公孙老三?

    如果不是公孙起,那是谁?

    “叫习惯了。”

    陛下自嘲的笑了笑,淡淡道:“就是公孙起。”

    ......

    山坡并不高。

    一身白衣收敛了所有契机的公孙起很快就走到了山坡上方。

    秦微白主动伸出了手。

    公孙起一脸诡异,甚至有点受宠若惊。

    整个黑暗世界的人都知道女神从来不跟人握手。

    今晚这个...

    是什么情况?

    “你好,秦总。”

    公孙起握住秦微白的手掌,却没敢握太久,一触及分。

    事情有些反常,所以他的内心甚至有些警惕。

    “不知道秦总今晚约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

    “确实有一件事情。”

    秦微白轻声道。

    “直说。”

    公孙起点了点头,看了看林枫亭,表情平和。

    “只是一件不算很大的事情而已,我希望您今晚可以代表中洲,跟蒋千颂谈谈。”

    秦微白静静道。

    “哦?”

    公孙起有些玩味的笑了笑:“蒋千颂?”

    他没去思考其中的因果关系,因为这些秦微白总会解释,所以他的问题很直白,非常直白:“我有什么好处?”

    秦微白犹豫了下,微微躬身,持晚辈礼,轻声道:“请三舅帮我。”

    三舅...

    公孙起慢慢的转过身,看着秦微白。

    他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无比的深邃。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