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六十章:临安·敬江山(上)

第六十章:临安·敬江山(上)

 热门推荐:
    鲜血顺着江上雨的嘴角滴落下来,落在他的胳膊上。

    江上雨的笑容平静安宁。

    刚才那一瞬间,李天澜从高空跃下,落在甲板上的那一瞬间,实际上等于是时隔三年后李天澜和江上雨的又一次交手。

    或者说是第一次,也是必然的交手。

    江上雨想跟李天澜合作。

    既然是合作,他就必须要知道李天澜的实力。

    李天澜也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实力。

    百米之上的当空一跃,借助凌厉无匹的冲击力,李天澜落地的一瞬间就重伤了江上雨。

    江上雨本来想将这狂暴的力道压制下去,可他出手的一瞬间,竟然没有感受到剑意。

    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力量!

    充沛澎湃,狂暴的完全可以粉碎一切的力量!

    绝对的力量直接冲破了他的压制,深入水底,最终在水面上炸开。

    方圆百米的平静水面骤升滔天白浪。

    白浪冲上数十米的高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遮天蔽日,犹如江面上升起的烟花。

    伤势深入肺腑。

    江上雨却一脸宁静,他的眼神甚至有些喜悦。

    李天澜确实是值得合作的目标。

    李天澜走到江上雨面前坐下来,将手里滴水不沾的文件夹放在一边。

    江上雨递给他一杯茶。

    李天澜一饮而尽。

    茶水微苦。

    “说吧。”

    李天澜懒得多待。

    江上雨也不想让他多待。

    他揉了揉胸口,苦笑道“你下手够重的。”

    “你自找的。”

    李天澜淡然道。

    江上雨笑了笑,平静道“我能知道你在盛世大厦,王圣霄和古寒山肯定也会收到消息。”

    “瞒不住人的。”

    李天澜说。

    他也没想瞒着,盛世基金给他的投资本来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用出去,增强自己的实力。

    最起码在李天澜看来,盛世基金投资东皇殿的消息,就远不如他跟江上雨今日这次见面更值得保密。

    所以他才会如此高调的凌空而下,瞬间重伤了江上雨。

    如此即便消息泄露,江上雨也有着一身重伤做理由。

    “最终演习,你有多大把握?”

    江上雨再次给李天澜倒满了茶水,轻声问道。

    “我会赢。”

    李天澜转动着手里的茶杯,语气平淡。

    他没有说自己有多大把握,但简单三个字,却完全显示了他的绝对信心。

    江上雨眯了眯眼睛。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竟然应该相信你。”

    江上雨看了李天澜半晌,才微笑起来“不过对敌人多了解一些总不是坏事。”

    他伸手入怀,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优盘放在李天澜面前。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

    “过去三年来,王圣霄,古寒山,还有宋词出手的一些录像。”

    江上雨指了指优盘“这算是很宝贵的情报了,希望你能够看出些什么。”

    “王圣霄”

    李天澜说了一句,似乎有些意外。

    李天澜不奇怪江上雨这里有关于古寒山的资料。

    江家再怎么说也是豪门,近几年他们试图跟北海王氏联姻的时候,对昆仑城的橄榄枝也并非是完全拒绝,如今古寒山进入三千界,代表着江家和昆仑城的进一步接触,江家能够弄到古寒山的资料并不困难。

    但王圣霄不同。

    三年来,王圣霄极少在中洲活动,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游走在世界各地,或者呆在北海行省,极少有人能够看到他的出手,更不用说战斗录像了。

    李天澜完全有理由相信,王圣霄的战斗录像,无论卖给任何一个势力,都能卖出一个天价。

    “这不是江家得到的情报。”

    江上雨深深看了一眼李天澜“是军师给我的。”

    “军师?!”

    李天澜双眉陡然一扬“哪个军师?”

    “黑暗世界还能有多少军师?”

    江上雨轻声道“自然是轮回宫的第二天王。”

    轮回宫,江家

    不,应该说是轮回宫,江上雨。

    李天澜默默喝了口茶。

    直到这一刻,他才突然察觉到,自从他回归到现在,他竟然还没有跟轮回宫有过任何形式上的接触。

    他回到了东皇殿。

    但东皇殿代号竹林和火山已经离开,只有虞东来自己守护着东皇殿的总部。

    军师圣徒也不曾出现。

    秦微白更像是跟他彻底断了联系。

    李天澜不是不知道这些,但却本能的不愿意去多想。

    可看到江上雨拿出的优盘他才明白,原来不止是他在躲避着轮回宫。

    轮回宫的一切力量,现在似乎也在小心翼翼的回避着他。

    所以对方宁愿通过江上雨的手,将这份价值不可估量的战斗资料送给他。

    “军师说了什么?”

    李天澜缓缓问道。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希望我可以把优盘交给你。”

    江上雨摇了摇头。

    李天澜默然。

    轮回宫对江家无疑是很重视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察觉到江上雨身具天王心的秘密。

    江上雨身怀天王心,就等于是有了直通无敌境大门的入场券。

    这个秘密如果一开始曝光出来或许没有什么。

    但江家却始终死死隐藏着这个秘密。

    他们试图靠近北海王氏。

    试图接近昆仑城。

    但这个秘密却始终不曾曝光。

    很显然,江家的父子二人图谋甚大。

    尤其是江上雨已经跟古寒山走在一起,他隐藏实力的消息一旦曝光出去,足以引起昆仑城方面的极度警惕。

    古寒山也有天王心。

    但江上雨在拥有天王心的时候还拥有玲珑骨。

    他的资质甚至还要略强于古寒山,他凭什么肯屈居于古寒山之下?

    这样的人物牢牢的跟在古寒山身边,一旦成长起来,对昆仑城的威胁甚至还要大于李天澜和王圣霄。

    古行云绝对不可能放任这种威胁。

    哪怕江上雨真的是忠心耿耿,昆仑城方面恐怕都不敢真的相信。

    所以江上雨一开始就有跟李天澜合作的理由。

    李天澜不怀疑这一点。

    可他却同样也不认为江上雨会没有别的选择。

    他拿起了优盘。

    “为什么不把这个交给北海王氏?”

    李天澜看着江上雨的眼睛。

    昆仑城发展极快,但底蕴略差,目前他们的根基还不算完全稳固。

    所以古行云会多疑,会不放过任何一个威胁。

    但北海王氏不同。

    以北海王氏的底蕴,完全可以容纳下江上雨的天王心。

    如果江上雨暗中靠拢王圣霄的话,北海王氏就算不是十分欢迎,起码也不会完全拒绝。

    江上雨看着李天澜的眼睛。

    他的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有意义吗?”

    他问道“交给北海王氏,我能得到什么?到时候就算我扳倒了昆仑城,获利的也只是北海王氏而已。或许我也会得到好处,但那不过是北海王氏随手给我丢过来的骨头。那骨头可能很大,可能很香,但骨头就是骨头。”

    他的身体前倾,眼神死死的盯着李天澜,苍白的脸色泛起一抹激动偏执的红晕“我又不是狗,凭什么不能吃肉?”

    “是啊,凭什么?”

    李天澜淡淡问道。

    江上雨身体放松下来,向后靠了靠道“所以我会选择你,虽然不是什么好选择,但却是唯一的选择。我选择了北海王氏,走到最后只能让我绝望,但你不同。你的潜力很强,但根基薄弱,我们合作,拿下昆仑城,起码我也有跟你竞争的机会。”

    “你以为轮回宫会看不出这一点吗?所以军师才会找到我,因为轮回宫清楚,我现在只能跟你合作。而且他没有通过其他人,比如东城家族,比如叹息城将这份优盘交给你,那同样说明轮回宫不希望我们合作的事情会被其他任何人知道。”

    江上的雨水灌入茶壶。

    雨水在火苗中沸腾,茶香四溢。

    江上雨一脸笑意, 轻柔道“我隐藏在暗处,是有好处的。”

    李天澜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吸了一口。

    “说说合作内容。”

    他说道。

    “我这里,可以为你提供昆仑城内部的一些情报,在保证我自己安全的情况下,你有不方便出面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解决。你要做的很简单,帮我杀了古寒山就可以。”

    江上雨笑呵呵的开口道。

    “很公平。”

    李天澜面无表情。

    “本来就很公平。”

    江上雨说话的时候,眼神很执着,很坚定。

    那是李天澜很熟悉的目光。

    三年前他在东岛第一次见到江上雨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执着。

    那是不甘,不想屈居于任何人之下的执着。

    或者说,是野心。

    他不会屈从古寒山。

    同样,李天澜也清楚他不会屈从于自己。

    就如同李天澜第一次见到江上雨的感觉那样。

    他们不会是朋友。

    但是在昆仑城还存在,在古寒山还活着的时候,他们的合作可以完全彼此信任。

    共同的利益,本就比任何友谊更加牢靠。

    “那就这样。”

    李天澜点点头,准备离开。

    他们两人实在不适合待在一起太久,哪怕他重伤了江上雨也是如此。

    “另外提醒你一件事。”

    江上雨轻飘飘的开口道“小心一些,别对自己的前景太过乐观。哪怕你能赢下最终演习,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王天纵和古寒山在演习的时候会亲临现场,如果你赢了,你说那两位会不会直接出手杀了你?”

    李天澜动作一滞。

    “李老现在的状态虽然很危险,但并非无解。”

    江上雨继续道。

    李天澜表情默然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江上雨。

    “你想说什么?”

    “知道恶魔军团吗?”

    江上雨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将这个消息告诉李天澜。

    恶魔军团

    李天澜的瞳孔不易察觉的收缩了下。

    这个名字他听白幽冥提起过一次。

    据说宋词就跟恶魔军团有关。

    但恶魔军团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不是真的存在,不要说白幽冥,恐怕连北海王氏的一些核心人物都不是很清楚。

    “听说过。”

    李天澜缓缓点头。

    “我听说过一个传说。”

    江上雨轻声道“恶魔军团确实存在,正常情况下,你相信六个燃火境,六个惊雷境的高手可以杀死一位无敌吗?”

    他的声音有些冷“这就是北海王氏的恶魔军团!”

    李天澜没什么过激的反应。

    他只是略微皱了皱眉。

    六个燃火境

    六个惊雷境。

    无敌境高手确实可以被围死,但正常情况下,这个阵容根本不可能杀死无敌境高手。

    “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他们肯定不是普通的燃火境和惊雷境。”

    李天澜说道“首先,他们的战斗力会远超境界,其次,他们防御力至少已经到了可以承受无敌境高手攻击的程度,最少他们也可以承受无敌境的一次攻击,再有就是强大的生命力和恢复能力”

    “这还不够。”

    江上雨脸色有些阴沉“这样最多只能让他们接近无敌境高手身边。”

    “确实不够。”

    李天澜点点头“所以主要问题的关键就是恶魔军团的攻击力,他们瞬间爆发出来的攻击力绝对超乎想象。”

    “再强也只是燃火境和惊雷境,除非他们人人都有风雷双脉。”

    江上雨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认同。

    “没有风雷双脉,未必就不能承受更强大的力量,只不过代价有些大。”

    李天澜说道“如果他们的力量全部突破了自身承受的极限的话,十二人,还是有可能杀死无敌境高手的。”

    江上雨顿时一惊。

    “力量全部突破自身的承受极限”

    “那也就意味着他们最多只有一战之力,全力的话,甚至只有一击之力。”

    李天澜说道“但那一击却是远超惊雷境和燃火境的力量,而这样的一击,首先毁灭的,就是他们自己的身体。杀敌,先杀己。”

    李天澜语气愈发平淡“所以他们很可能是消耗品!这应该就是恶魔军团的本质。但这样的消耗品,北海王氏也不可能有很多,他们不会有这么多的资源。”

    “就算不会有很多,对付李老应该也够了。”

    江上雨平淡道。

    “王天纵舍得吗?”

    李天澜眯起眼睛。

    “对于这样的豪门而言,哪有舍得不舍得?关键要看王天纵感受到的威胁大还是不大。”

    江上雨说道“其实他们还是太犹豫,如果我是古行云或者王天纵,又或者古行云和王天纵是我老子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力量集中起来,彻底灭了李氏,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你的老子不是王天纵,也不是古行云。”

    李天澜平静道。

    “是啊。”

    江上雨笑了起来“所以你真幸运。”

    李天澜站了起来。

    “有什么打算?”

    江上雨问道。

    “我去临安。”

    李天澜说道“现在就去。”

    “小心些。”

    江上雨说道“最起码现在你死了,对我没有好处,如果你能活过最终演习”

    他在自己和李天澜面前的茶杯中倒了杯茶,笑道“那今后的中洲,就是你,我,王圣霄的天下了。”

    他端着茶杯站起身,将一杯茶递给李天澜“以茶代酒, 敬我们今后的江山!”

    司徒沧月在赏雪。

    太白山的雪终年不变,无论是随风呼啸还是随风静止,连绵的山脉永远都是一片纯白。

    纯净的山。

    纯净的城。

    纯净的容不下任何悲喜。

    没有悲喜,便是无情。

    所以叹息城是刺客之城。

    司徒沧月喜欢这里,她喜欢看着从脚下铺展到千万里外的白雪,那是仿若遍布世界尽头的雪白,苍茫的没有丝毫污秽。

    所以她极少下山。

    有她在的叹息城,才是真正的叹息城。

    风雪在太白山巅飘摇飞旋,犹若龙卷般呼啸汇聚。

    司徒沧月坐在叹息城的太白殿前,看着被风聚起又被风吹散的白雪,眼神恬淡而温柔。

    已经回到了太白山的劫从另一侧走过来。

    他的手上拿着一部放在外界已经显得有些古老的手机。

    冷风之中,他在司徒沧月身边坐下,把手机交给她,轻声道“流云的短信。”

    三年前,中洲高层在劫突破进入无敌境后,就已经有了要赋予叹息城更大责任的声音。

    更大的责任代表着更大的权力。

    叹息城如今两位无敌境,一把凶兵,没有人会认为他们承担不起这些。

    可这样的声音到现在也只是声音而已,暂时没有形成现实。

    古行云对特战系统进行改革。

    如今已经三年时间。

    但东南特战总部仍然还是试点,并没有在整个中洲推广。

    这也成了昆仑城限制叹息城最好的理由。

    改革还在摸索,那就不适合给叹息城一个明确的位置。

    三年来,叹息城自从劫回来之后,只走出去两个人,那就是号称叹息城双壁的清风流云。

    清风如今在天空学院担任政治部主任。

    而流云则进入幽州,担任幽州特别行动局的第一副局长。

    这两位如今就代表着叹息城在中洲东北部之外的所有力量。

    司徒沧月接过劫手中的手机。

    手机的屏幕开着,上面只有一句话。

    “王天纵已经抵达昆仑城。”

    司徒沧月看着手机,眼神深邃。

    “最近两个月,这是王天纵第二次去昆仑城。”

    劫语气平淡的说着。

    司徒沧月点点头,叹息一声道“第一次是试探昆仑城的决心,同时释放自己的态度。”

    “第二次无疑就是已经确定合作了。”

    劫的语气冰冷。

    司徒沧月将手机还给劫,一阵沉默。

    “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

    沉默的风雪中,司徒沧月突然问道。

    劫没有说话,心想不是世人忘了叹息城,而是叹息城从来不曾被人记起过。

    叹息城里的中洲隐神,既然隐世,又何必被人记起?

    隐神不曾被人记起。

    隐神当年与李氏的情分,自然也不需要在意。

    哪怕现在的李天澜已经是叹息城的少城主。

    “他们怕了。”

    司徒沧月继续说道“现在的天澜,让他们害怕了。”

    “天澜现在是叹息城的少城主。”

    劫淡淡道“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我去吧。”

    司徒沧月道。

    劫猛然一惊, 转头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你去华亭?”

    “不,是临安。”

    司徒沧月语气平静如水“只要李老还在,天澜就不会有事。只是为了对付天澜的话,王天纵也犯不着两次进入昆仑城。”

    “他们要杀李老。”

    或许李天澜已经强大到让王天纵和古行云都觉得有威胁的地步。

    但威胁也只是威胁而已。

    只要杀了李鸿河,李天澜这种威胁完全可以随手抹掉。

    所以想要保住李天澜。

    必须先保住李鸿河。

    这是决不能乱的顺序。

    司徒沧月伸出手。

    她的手修长而白嫩。

    一枚深紫色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戒指轻轻闪动,在白雪间散发着妖异的光。

    司徒沧月摘下了戒指,放在掌心。

    戒指的光芒愈发强盛。

    司徒沧月周身剑意升腾。

    无尽的风雪中有了剑气,于是不再纯粹。

    无情的人手中多了兵器,于是有了情绪。

    紫色的戒指变成了一把深紫色的枪。

    枪并不大,论长度,看上去就像是一把放大版的手枪。

    但手枪的口径却大的不可思议,所以整把枪看上去都显得有些不规则,那巨大的口径,就像是一把手炮!

    黑暗世界十二凶兵之一。

    落日!

    当凶兵可以变成枪械状态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是它可以完全倾泻所有能量的时候,在凶兵的领域,这叫蓄能!

    落日在十二凶兵中排名中游,威力也并不如何出色,但落日却是十二凶兵中蓄能最快的凶兵!

    落日三年前在北美轰鸣。

    三年时间,已经足够落日再次倾泻属于它的炮火。

    司徒沧月看着掌中落日。

    她清淡美丽的眼眸中蓦然闪过一丝坚决。

    “我不出现,但他们不能忘了我。”

    司徒沧月说道“我不争,也不代表我不会去争。”

    她站起身。

    手中的手炮变在剑意的充斥下变成了一把闪耀着紫光的长剑。

    随即又变成了戒指。

    司徒沧月走下了长白殿的台阶,转身,看着殿前牌匾上高挂的长白二字。

    长相知,到白头。

    在这座无情之城,长白二字,就是唯一的深情。

    无情其实很好。

    但司徒沧月不喜欢。

    她什么都可以不争,什么都可以不要。

    但北海王氏动李氏。

    昆仑城动李氏。

    天下人动李氏。

    她绝不答应!

    司徒沧月看了劫一眼,突然问道“秦微白还要多久?”

    劫想了想,摇摇头道“有段时间没联系了,至少还要一个月。”

    “我可以给她一个月。”

    司徒沧月说道“我现在就去临安。”

    她转身下山。

    漫天风雪中,她的身影一路向前,变得越来越小。

    孤寂的山,孤寂的雪。

    她的身影在山雪之间消失。

    长白殿前,骤然之间,剑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