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零八章:臣服还是陨落

第二百零八章:臣服还是陨落

 热门推荐:
    夜色深沉依旧。

    但山顶的气氛却越来越凝重。

    天骄。

    这完全是一个可以将整个黑暗世界都压制的不能喘息的词汇。

    而当这个词汇跟底蕴十组历史悠久的北海王氏结合起来的时候,那完全就是一场噩梦,足以让所有人都发自灵魂的颤栗。

    林枫亭又看了秦微白一眼。

    秦微白安静的站在那,眼神平稳而从容,但一种极为肯定的光芒正在从她的眼神中流溢出来,看上去极为笃定。

    林枫亭默默点了点头。

    他如今站在秦微白身边,就会相信秦微白。

    秦微白说王天纵会突破。

    那他就一定会突破。

    所以有着天骄坐镇的北海王氏会很可怕。

    而有北海王氏支持的天骄会更加可怕。

    “真是不可思议...”

    林枫亭轻声感慨了一句,看着秦微白,突然轻声笑道:“你似乎并不担心?”

    “我不服。”

    秦微白轻声道。

    林枫亭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秦微白的意思。

    秦微白没有担心。

    她只有不服。

    “担心无用,我阻止不了王天纵,如果现在去对付他,其他方面就会失控。王天纵很强,但他不是大局,大局之中,每个人都是大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王天纵拖到最后,在这之前,先清理一些其他的变数。所以我想请先生藏一剑。”

    秦微白进一步解释道。

    “那我呢?”

    公孙起突然问道:“秦总今晚把我叫来,不止是为了让我跟蒋千颂谈一谈吧?”

    “当然。”

    秦微白点点头:“不过我这里并不需要您做什么,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在接下来的一些关键时刻,兵马俑部队可以支持天澜。”

    公孙起眯起了眼睛,看着秦微白。

    秦微白不动声色的跟他对视着。

    “兵马俑部队必须中立。”

    公孙起面无表情的开口道:“这是原则。”

    “兵马俑部队确实是中立势力。但三舅不是。”

    秦微白强调着这个极为隐秘的称呼。

    公孙起刚想说话,突然内心一动,若有所思的看了秦微白一眼。

    他笑了起来,眼神也有些玩味:“我是你三舅?”

    秦微白脸色清冷,平静道:“您不是吗?”

    “我有个问题。”

    公孙起说道:“如果秦总可以给我答案,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问。”

    秦微白说道。

    公孙起沉默了一会 ,才声音沙哑道:“都说轮回宫的情报系统举世无双,那轮回宫是不是知道,当年到底是谁,断了我的无敌之路?”

    公孙起是黑暗世界最强的无敌级战力,也就是最强的半步无敌境高手。

    他的状态不能算是没有突破无敌境,也不能算是完整的无敌境,从某些方面来说,都应该算是被伤了根基的无敌境高手,这种状态下的公孙起极为恐怖,甚至连圣榜靠后的真正无敌境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他最大的缺点,则是因为根基受损,实力还在,但自身的体力和爆发力比起真正的无敌境却总有那么一丝差距。

    他当年在突破的关键时刻被人暗算,那种毒辣的袭击完全断送了他所有的希望,让他此生无望无敌境。

    此事对公孙起而言是血海深仇。

    整个中洲也同样震怒。

    只不过有些事情查了很多年,但却始终没什么线索。

    但轮回宫不同。

    他们的情报能力几乎已经被整个黑暗世界公认,秦微白是甚至可以查到自己的身份。

    公孙起相信在这件事情上,轮回宫只要去查,肯定会有线索。

    “我调查过这件事情。”

    秦微白突然道:“不管你信不信,当年调查这件事情,轮回宫也耗费了大量的资源,但是...”

    公孙起的眉毛挑起来,心却沉了下去。

    “我不能确定。”

    秦微白突然说道:“我...”

    她的声音突然顿了一下。

    不止是声音,秦微白整个人的身体都僵硬了一瞬。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剧烈波动了一瞬,随即又像是觉得不可能一样,缓缓的摇了摇头。

    无数的情报在她脑海中不断汇聚,整理,分析,过滤,再次汇聚。

    刹那之间,秦微白的脑海中如同掀起一场风暴。

    她的眉头轻轻皱起,整个人看上去带着一种近乎凝固的冷漠与严肃。

    她突然看了公孙起一眼,没有说话。

    “你有线索?”

    公孙起猛地向前跨了一步,有些激动的问道。

    “我不确定。”

    秦微白缓缓摇了摇头,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回答。

    “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公孙起认真的看着秦微白。

    “我只是在想,某只一直隐藏在黑暗里的老鼠是不是跟你的事情有关。”

    秦微白平静道:“舅舅,这件事情哪有这么好查的?我最多只能给你提供一个方向,如果你真的想要找到主谋,这个人,你要多注意,但是不能动。”

    “谁?”

    公孙起挑眉沉声道。

    “你的同僚。”

    秦微白平静而镇定。

    “同僚?”

    公孙起喃喃自语了一声,随即用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语气问道:“羿?”

    “是另一位。”

    秦微白说道。

    公孙起有三位同僚。

    一位是九天上将羿,代号朱雀。

    一位是九幽上将殇,代号白虎。

    一位是九州中将李往生,代号玄武。

    但玄武近年来才进入兵马俑部队,与其说是同僚,在三位前辈面前,他更像是个晚辈。

    秦微白说不是羿,而是另外一位。

    “殇?!”

    公孙起问道,他的声音陡然沉重了许多。

    秦微白沉默不语。

    公孙起半晌都没说出话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深深看了一眼秦微白:“谢谢。”

    “希望舅舅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

    秦微白的语气安静而轻柔,就像是个真正的晚辈。

    “我会尽力,但不保证什么,天骄战场...呵...”

    公孙起有些自嘲。

    东欧乱局,林枫亭需要藏一剑。

    他这一剑就算不能扭转一切,也势必会是整个乱局中最有分量的一剑之一。

    可公孙起自己...

    如果当年能够顺利突破的话,他如今应该也勉强有了藏一剑的资格。

    可现在,顶着一个最强半步无敌境的名声,在天骄战场中,他不要说藏剑,甚至连保证什么的资格都没有。

    “其实二位也不用太过担心。”

    秦微白说道:“王天纵的突破是注定的,但他气运不足,就算突破,也不足为惧。”

    “气运不足?!”

    公孙起问道,他是质问的语气。

    林枫亭同样觉得这句话有些荒谬。

    王天纵掌控北海王氏。

    他气运若不足,岂不是说北海王氏气运不够?

    黑暗世界数百年的时间里,北海王氏气运如龙,声势冲宵,如日中天。

    谁敢说北海王氏气运不足?

    “我记得玄玄子大师说过,五百年来,北海王氏的气运,此时堪称最盛。”

    公孙起缓缓道。

    “若非如此,天纵估计也迈不出那一步。”

    林枫亭很同意这个说法。

    但秦微白却不同意。

    “玄玄子?”

    她轻轻笑了起来,这笑容不算轻蔑,但却说不出的高傲,带着一种赤裸裸的不屑一顾。

    “你不信玄学,不信命?”

    公孙起问道。

    “我信。”

    秦微白轻声道。

    她的声音中透着一种很淡但却真实存在的虔诚与敬畏。

    或许黑暗世界里只有距离她最近的燃火才知道,被和尚养大的秦微白是很虔诚的新教教徒,同样信奉上帝。

    她有信仰。

    她不信的只是人而已。

    “我相信命运和玄学有其道理,但所谓的玄学宗师,真的能信吗?”

    秦微白问道。

    公孙起眉头紧皱:“大师说的很多事情,事实上都已经被证明过了。”

    秦微白哦了一声:“那我也说几件。”

    “最多十年,舅舅您会陨落在中洲,成为天澜突破无敌境的垫脚石。”

    “最多十年,舅舅您会陨落在北海,成为王圣宵突破无敌境的垫脚石。”

    “最多十年,舅舅您会陨落在昆仑,成为古寒山突破无敌境的垫脚石。”

    公孙起:“......”

    如果面前不是秦微白这般仙姿玉骨倾国倾城的完美女子,他真有心骂一句你大爷。

    “这算什么?!”

    他沉声问道。

    “这就是玄学,也可以说是预言。”

    秦微白淡淡道:“中洲的情报中就算没有,难道舅舅没有渠道知道吗?我是无为大师收养的义女,无为大师的道行,比玄玄子要高一些吧?前面我说的,都是预言,您想要哪一种结果,我都可以给你。”

    三句预言,全部都是陨落和死亡。

    地点是中洲北海和昆仑。

    公孙起突然有种正在给自己选墓地的感觉。

    中洲太大,地点不确定。

    昆仑太冷,冰天雪地,没个啥意思。

    北海风景不错,山水如画...

    不过这他妈关我什么事情?

    公孙起看了秦微白一眼,干咳一声,吞吞吐吐问道:“那个...我想活行不行?”

    他信了!

    林枫亭强忍着笑意转过头,不想去看堂堂中洲青龙的智商下限。

    秦微白眼神中也露出了一抹笑意。

    “我不是信你。”

    公孙起沉声道:“我信的是无为大师。”

    “你还不明白吗?”

    秦微白轻声道:“玄学和命运确实有其道理,真正的玄学宗师确实可以看到一些东西,甚至预测一些东西,替人化解命运中的一些劫数,更改命格...”

    “但是你觉得什么样的道行才能做到完全准确的预测一个人的未来?甚至连他什么时候会有什么成就都清楚?这样的人,还是玄学宗师吗?如此能力,堪比鬼神。”

    “林族同样也有自己的玄学宗师,多年来为林族预测未来,凝聚气运,林先生,林族的玄学宗师,曾几何时为林族的某个人精确的预言过什么东西,并且是实现了的?”

    林枫亭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有过几次,不过那都是特殊情况。”

    他突然愣了一下,像是明白了什么。

    秦微白也笑了起来:“特殊情况,四个字是才是玄学宗师一切精准预测的关键。”

    “你到底想说什么?”

    公孙起深呼吸一口,缓缓说道。

    “她想说的是,玄学很神奇,但太过精确的预测,往往代表着某些立场。”

    林枫亭想着林族林虚过往的那几次预测,有些唏嘘。

    公孙起还是有些不懂。

    秦微白干脆说的更加清楚。

    “无为大师生前最大的成就,舅舅知道是什么吗?”

    无为大师一生指点了很多人,而且都无比精准。

    但最大的成就....

    “叹息城。”

    公孙起说道。

    多年前,正是无为大师劝司徒沧月去的中洲太白山。

    于是司徒沧月摆脱了李氏叛国案的影响,最终成立了叹息城。

    “但事实上,当年无为大师只能确定北方是有机遇的,却不能肯定北方对司徒沧月而言意味着什么。”

    秦微白说道:“就比我肯定您会陨落,因为人都会死,但我不确定您最终会如何陨落。”

    “所以这就需要外力。”

    “我今日预言您会陨落在北海,我做不到这一点,但我需要借助外力去推动一些事情,最终让您陨落在北海,如此一来,我的预言就是成功了。”

    “玄学宗师确实存在。但一个可以推动所有事情的超级大势力和一个玄学宗师加在一起,才是一个可以精准预测的玄学宗师。”

    “你还不懂吗?”

    “我的义父被人敬若神明,是因为有李氏在背后帮他推动很多事情,最终造成某些结果。”

    “玄玄子被称为宗师,他的背后同样有势力在其中推动着某些结果。这才是玄学的真面目。”

    “他说北海王氏如今气运最盛,背后自然会有很多猫腻,这些我没兴趣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王天纵如今气运不不足,就算北海王氏真的气运最盛,那些气运,也未必就是属于王天纵的。”

    林枫亭刚想说话,整个人猛然抬头,望向远方的夜空。

    夜空一片沉寂。

    秦微白转头回望。

    不过几秒的功夫,公孙起已经敏锐察觉到了四周风流的变化。

    所有的风声都在前方扑面而来,空间在微微震荡,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夜间飞速前行。

    林枫亭不动声色的向前一步。

    一道剑意在他身边散发出来,随着扑面而来的风不断回旋。

    隐约之中,三人视线的远方似乎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极快,毫不停留的冲了过来。

    秦微白眼神中闪过一道亮光。

    这一刻,她看得到蒋千颂。

    但站在林枫亭的剑意中,蒋千颂就算是神榜高手,心慌意乱之下也看不到他们。

    蒋千颂的身影出现在山脚。

    前冲。

    直奔山腰。

    最终冲上了山顶。

    他的视线中什么都没有,就这么茫然无知的走进了林枫亭的剑意内。

    凛冽的风陡然间呼啸飞扬。

    夜空下的山巅上骤然生出一道高达上百米的粗大龙卷。

    蒋千颂的身影猛然凝固在原地。

    林枫亭,公孙起,秦微白三人站在他周围。

    磅礴的剑气在四人身边不断呼啸。

    “蒋先生?”

    林枫亭笑了起来:“真巧啊。”

    蒋千颂脸色苍白,他的内心一瞬间沉入谷底,如坠深渊。

    这一刻他想起了门徒的话,但却已经来不及去后悔。

    “恐怕不是巧合吧?”

    蒋千颂深呼吸一口,冷笑道。

    “确实不是。”

    秦微白接口道:“我们在这里等你。”

    “等我?”

    蒋千颂语气愈发冰冷:“等我做什么?难不成是请我喝茶?”

    “是来给你两个选择。”

    秦微白看着蒋千颂,语气平静道:“你选择臣服,还是选择陨落?”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