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一十五章:奇毒

第二百一十五章:奇毒

 热门推荐:
    八月十日的临安下了一场中雨。

    绵密的雨丝洒遍了全城,整片西湖的风景愈发旖旎。

    西湖上孤舟依旧漫无目的的飘荡着。

    孤舟上的人还在钓鱼。

    这幅画面似乎已经成了西湖上的一部分,日日夜夜,似是永恒不变的风景。

    看风景的人还在看风景。

    风景不腻。

    他看的也不腻。

    明月楼上的包厢依旧清雅,他脸色有些苍白的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沉默的如同一尊雕像。

    湖中心的孤舟远了又近,近了又远。

    时间在缓缓流逝。

    天空依旧阴沉,雨势逐渐变大。

    他静静的看着湖上随着风雨飘荡的孤舟,整个西湖的朦胧风景似乎都在离他远去。

    他的眼中只有孤舟上的那一片黑夜。

    黑夜如幕,深沉而晦涩。

    几近极致的黑暗中不知何时亮起了一抹光芒。

    如同破晓时照亮世界的第一缕光线。

    他的瞳孔微微收缩,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整个清雅的包厢似乎已经跟他融为一体,随着他的轻笑声扩散,整个包厢都变得无比的冷寂空旷。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他随手拿过了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接通。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有些尴尬的脸庞,带着些许掩饰不住的恼火。

    他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没有说话。

    “陛下。”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沙哑,似乎有些难堪的开口道:“我没有找到蒋千颂。”

    电话那头赫然是教廷圣裁军团的次长默莱德,也是陛下的第一位门徒。

    陛下静静的看着他:“理由?”

    “我被轮回宫主缠住了一段时间,等我赶到陛下给我的地址的时候,他们应该已经进入了南美蒋氏的秘密基地,我在附近找了几天,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门徒一脸惭愧。

    他很清楚蒋千颂在陛下的计划中有着什么样的重要位置。

    他是教廷圣裁军团的次长,又跟着圣女安吉尔一起到了雷基城,蒋千颂几乎是从他的眼皮底下跑的,他却没有拦住,这等于是直接破坏了陛下极为重要的一颗棋子。

    门徒低下头,沉声道:“是我无能。”

    陛下点点头,哦了一声。

    “你确定你遇到的是轮回宫主?”

    他问道。

    门徒微微迟疑,还没来得及开口,陛下已经淡淡道:“不用想了,如果真的是轮回宫主,你没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是我无能。”

    门徒再次重复了一句。

    陛下沉默了一会,看着远方的孤舟,良久,才平静道:“无妨,既然南美蒋氏的筹码拿不到,你在教廷的任务就要加重了。我会尽力创造一个让你掌控圣裁军团的机会,你等我消息。”

    “掌控圣裁军团?”

    门徒愣了一下:“那阿瑞西斯怎么办?”

    他是圣裁军团的次长。

    而圣裁军团的军团长是阿瑞西斯。

    在黑暗世界寥寥几位巅峰无敌境中,正常状态下的阿瑞西斯并不算多么强大,可经过了加冕之后的阿瑞西斯几乎不弱于任何人。

    他可以说是教廷放在东欧最大的威慑性力量,只要有他在,门徒就只能是次长。

    “不怎么办。”

    陛下语气有些冰冷:“他死了,你自然就会成为圣裁军团新的军团长。”

    门徒看着手机屏幕中的陛下,眼神中闪过一抹火热的兴奋。

    “南美蒋氏的事情可以放放,接下来,盯住安吉尔。”

    陛下说了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敲门声几乎在挂断电话的同时响起。

    一道身影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沉稳而从容。

    “王书记,坐。”

    陛下笑着伸手邀请依旧逗留在临安的王青雷坐下,问道:“会议还有几天?”

    王青雷近几日一直在临安参加备受瞩目的东南会议。

    幽州会议结束后不久,在王青雷的提议下,吴越,江淮,江浙以及闽南行省的高层频频会晤,最终决定成立四省经济圈,也就是如今的在临安召开的东南会议。

    毫无疑问,这是幽州会议结束后,东南集团对李氏东山再起的不满,四省经济圈一旦确定,四个行省的联系会更加紧密,到时所有的压力,都将压在刚刚在江浙站住脚的李氏身上。

    “明天结束。”

    王青雷给自己倒了杯茶,随口道。

    陛下嗯了一声,若有所思。

    “找我有事?”

    王青雷直接问道:“你我身份特殊,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我认为还是少见面比较好,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敏感局势下。”

    “当然。”

    陛下轻笑起来:“你我将近十年的交情,应该了解我的为人,如果事情不重要,我不会贸然与你见面。”

    王青雷嘴角扯了扯,算是笑了一下。

    陛下从自己身边拿出了一个很大却很古老的文件袋。

    他将文件袋递给王青雷,轻声道:“我希望这个东西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玄冥的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

    王青雷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这东西他认识,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一张有些年月的x光片。

    王青雷不知道这些光面出现在北海王氏的情报负责人面前有什么意义。

    “东欧如今已经重新进入僵局,我想剑皇陛下也很为难,不过僵局对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处,我这件东西,也许可以帮助剑皇下定决心也说不定。”

    陛下微笑着开口道。

    王青雷接过了手中的x光片,抬眼道:“我能看看?”

    “随意。”

    陛下的语气平静。

    王青雷抽出光片看了半天。

    室内的灯光有些暗淡,而且他不懂武道,更不懂医学,所以完全看不出这张光片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不明白。”

    王青雷看着陛下说道。

    “您不需要明白,王天纵会懂的。”

    陛下语气平静的开口道。

    王青雷深深看了他一眼,将x光片重新装回袋子里,语气缓慢道:“你一直关注着东欧,但却不去东欧,如果你的计划可以实施的话,东欧乱局,最终会是什么结果?”

    包厢里一片寂静。

    陛下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良久,他才淡然道:“这个问题太大。”

    “天纵会如何?”

    王青雷直截了当的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陛下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道:“那要看最后的结果,李天澜死,他死,李天澜活着,他就要活着。”

    王青雷静静的看着陛下,等着他的解释。

    “李天澜很强,他如果最终成长起来,除了王天纵,我想不到其他可以制衡他的人选。但凡事有先后,起码东欧乱局中,我的主要目标是秦微白,只有她死了,我才能放开手脚,秦微白之后,才轮得到李天澜。如果李天澜陨落,那是最好的事情,但如果他能活,我也只能讲这件事情往后放放,李天澜如果活着,他的崛起势不可挡,所以王天纵也必须要活着。”

    王青雷眯起了眼睛,消化着陛下所说的这些信息:“李天澜若是成长起来,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

    陛下平静道:“我的状态与他相似,但却又截然不同,但他走的比我要快一些,到了最后,我很难是他的对手。”

    “天纵呢?”

    王青雷问道。

    “他会突破,目前来看,东欧乱局是他突破的唯一契机。不过他就算突破,也并非绝对无敌,起码轮回宫有着可以制衡王天纵的力量,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秦微白,李天澜,王天纵,他们三人全部陨落,这一点如果成为现实,整个世界,都将是我们的江山。”

    “秦微白确实很重要。”

    王青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跟她的博弈中,好像还没有赢过。”

    “这不是重点。”

    陛下淡淡道:“人生如棋,但又不是真的棋局,一时的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最关键的一局中,我要赢。她在明,我在暗,我几乎知道他所有的棋子,但她却不知道我是谁,我甚至可以推动王天纵去打破东欧的僵局,秦微白想赢?怎么赢?”

    王青雷没有说话,只是手指缓缓敲打着面前装着x光片的文件袋。

    “王书记,拜托了。”

    陛下转身看了他一眼,声音很是诚挚。

    王青雷笑了笑:“今晚之前,这东西会出现在玄冥面前,明早之前,就会到达东欧。”

    他拿着文件袋站了起来。

    “如此甚好。”

    陛下点了点头,端起了面前的茶杯。

    王青雷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离开了包厢。

    陛下静静的品茶,静静的看着远方的湖面。

    远方的湖面上,孤舟逐渐飘过来,带着一片黑暗而纯净的剑意。

    黑暗中的那一缕缕光芒已经开始消失,重新变得沉寂下来。

    陛下低头看了看表。

    时间已经接近了中午。

    他拿起菜单,开始点餐。

    午餐并不简单,丰盛的几乎可以说是晚宴,整个明月楼的厨房随着陛下的点餐都开始变得忙碌起来。

    陛下从角落里拿出了一瓶上好的花雕,准备了两支酒杯,一切做完之后,他又看了看表。

    敲门声不动声色的响了起来。

    门外的人没有推门,静静等着。

    陛下笑了笑,起身主动拉开了房门。

    一名衣着整洁身躯却已经有些佝偻的老人站在包厢门外,看着他的脸庞,眼神有些奇异。

    陛下跟他对视了一眼,轻笑出声道:“李老大驾光临,屏蔽生辉。”

    整个黑暗世界,值得这位陛下尊称一声李老的,只有一位。

    李鸿河。

    “客气了。”

    李鸿河摇了摇头,走进了包厢。

    厨房已经开始上菜。

    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一道道的端上来。

    陛下打开了那瓶花雕。

    酒香四溢。

    李鸿河静静的看着很主动的陛下,突然说道:“我不认识你。你是谁?约我来这里做什么?”

    三个问题,都很直白,干脆利落。

    陛下笑了笑。

    窗外.阴沉的光芒洒落进来,照在他脸上,那是一张有些僵硬但却极为普通的脸庞。

    “我对李老仰慕已久,这一杯,我敬你。”

    陛下声音平静,端起了酒杯。

    李鸿河低头看了看杯中的酒水,端起来一饮而尽。

    陛下毫不犹豫的干掉了杯中酒,看着李鸿河。

    他的笑意浓郁,眼神却有些冷。

    “好酒。”

    李鸿河放下杯子,又倒了一杯。

    “加了琉璃星与幽蓝花的酒,当然是好酒。”

    陛下轻笑着开口道。

    这个世界有很多种毒。

    有的毒性很轻。

    有的毒性很烈,是剧毒。

    而琉璃星和幽蓝花已经完全脱离了剧毒的范畴,是真正的绝毒。

    两者相互结合,几乎可以轻易毒杀任何人。

    李鸿河看了他一眼。

    “怕了?”

    陛下眼神阴冷。

    “我有过一个兄弟,他叫虞东来。”

    李鸿河静静道。

    “我知道,大名鼎鼎的毒医。但是他不在你身边,如何救你?”

    陛下冷笑道。

    “别误会我的意思。毒医是我兄弟,我自然也有分辨毒药的眼力,这杯酒若是真的有毒,我也不会喝。而且琉璃星和幽蓝花何等珍贵?都是传说中的东西,你怎么会浪费在我这么一个已经不是无敌境的将死之人身上?”

    他的表情镇定从容,没有丝毫的异色。

    陛下冷冷的看着李鸿河。

    良久,他才突然哈哈一笑:“幽蓝花与琉璃星确实是传说中的东西,李老果然是见多识广,不要说用这些东西毒杀李老,就连这些东西,我都没有见过。”

    李鸿河脸色不变,静如止水。

    “不知道李老可否让我见一见传说中的绝毒?”

    陛下突然说道。

    “幽蓝花,琉璃星,近年来都没有听闻过这些东西了,怕是早已绝种,我又哪里有了?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李鸿河说道。

    “不失望。”

    陛下笑眯眯道:“幽蓝花琉璃星在如何绝毒,终究是死物,不过我听说李氏当年养了一只鸟,我今日约见李老,想见识的,其实就是那只鸟。”

    李鸿河面无表情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琉璃星至热,一般生活在火山环境里,堪称绝世火毒。”

    “幽蓝花至寒,出自冰川,阴毒至极。”

    “我听闻当年李氏为毒医搜集过两种奇毒,为了将他们融合在一起,你们利用了无数资源才培养了一只生物构造有些特殊的鸟,那只鸟名为红雀,可以将至热之毒与至寒之毒完美融合。”

    陛下柔和的看着李鸿河:“李老,我想要的,是那只鸟。”

    李鸿河低头吃着菜,淡淡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老何必小气?我要那只鸟,可不是白要,我相信报酬同样可以让你满意。”

    陛下一脸真诚的笑道。

    “哦?”

    李鸿河看了他一眼。

    “你能给我什么?”

    陛下眼神中的光芒一闪,开口道:“我能...”

    “刷!”

    他刚刚开口,声音传出来的瞬间,李鸿河陡然扬起了手掌。

    杯中的美酒如同劈脸一样在空中扬起来,犀利如剑。

    李鸿河整个人毫不犹豫的扑向了这位神秘的陛下,一只手直接抓向了他的脸庞。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