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二十四章:残酷

第二百二十四章:残酷

 热门推荐:
    会议室里沉默了一会。

    李天澜说今晚就有可能看到王天纵。

    每个人都清楚这句话的意思。

    如今这个时代,王天纵这个名字,带给所有人的都是近乎窒息的压力。

    没人愿意做王天纵的敌人。

    但大势如此,根本没得选择。

    李天澜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沉默了很长时间。

    直到一道声音响起。

    “殿下,其他势力怎么办?”

    开口说话的是迅雷师副师长孙孟然,在边禁军团与李宗虎同级的他在雪舞军团极为低调,安心做着李宗虎的副手,平日里少言寡语,可他一开口,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其他势力。”

    李天澜重复了一句,不是问句。

    “英雄会,阴影王座,黑衣人,黑暗骑士团,教廷,幻世。”

    孙孟然说道:“这是最大的几大势力,另外有情报显示,莫顿家族和紫罗兰家族也在蠢蠢欲动,至于已经秘密潜入雷基城的势力更是不计其数,最近的雷基城,我们很低调,而各大势力活动的却非常频繁。”

    李天澜点了点头,突然看向里克总统:“高层稳不稳?”

    里克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这个问题很郑重,一个回答不好,就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里克脑子里将所有的高层都过了一遍,随即道:“暂时不会有问题。”

    如今乌兰国的高层除了里克首相明确站在李天澜身边之外,其他人态度都比较微妙,他们对中洲或许没有百分之百的忠诚,可短时间内也不至于被别的势力拉拢过去,如今李天澜苏醒,这种可能性就更低,只不过乌兰国的高层到底会不会转变立场,具体还是要看李天澜苏醒过来之后的动作。

    “暂时...嗯,暂时...”

    李天澜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时间久了,高层会不稳?既然这样,那就...”

    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睡眼朦胧的东城如是走进了会议室。

    她揉了揉眼睛,拿着手里的手机,轻声道:“电话。”

    她走到李天澜身边,在公众场合,她的称呼也很正式:“东城部长的。”

    李天澜内心微微一动,接过手机站起来,走向会议室门口。

    即将出门的时候,他突然回头,看着秦西来问道:“秦族怎么说?”

    “我们会尽全力阻止莫顿与紫罗兰家族的力量。”

    秦西来声音平静的回应道。

    这无疑是个很艰难的任务,紫罗兰与莫顿两大家族都有无敌境高手坐镇,底蕴资源也绝非实力最差的雷克维亚可比,两家如果练手进入雷基城的话,以秦族一己之力,确实很难抵挡,但目前的情况下,也只有秦族去负责阻止紫罗兰与莫顿家族。

    李天澜想了想,看了眼会议室。

    会议室里并没有乌兰国如今的二号人物,雷克维亚的新任族长托斯特尔的身影。

    “联系一下雷克维亚家族。”

    李天澜说道。

    秦西来点了点头,神色却没有丝毫的轻松。

    这才是许多人想说但却又不曾说过的。

    随着李天澜拿下乌兰国和雷克维亚,雷克维亚家族的新任族长托斯特尔的立场可以说是非常坚定,可雷克维亚最高的全力变幻却并非是顺理成章,辛克族长死后,整个雷克维亚家族都在动荡,托斯特尔的举动只是占了先机而已,未必能够真正负重,如今随着各大势力纷纷进入雷基城,作为乌兰国曾经的主宰,雷克维亚家族自然是所有势力都在拉拢的目标,托斯特尔立场不变,但雷克维亚家族其他实权人物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想法,却是谁都不敢肯定的。

    李天澜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但他依旧要将雷克维亚家族拉到秦族身边,这说明他的思路依旧很清醒,攘外必先安内,李天澜如此举动,似乎说明他就要对雷克维亚家族出手了。

    一个清理过后的雷克维亚或许会实力大降,但东欧四大家族的底子摆在这里,如果雷克维亚全力配合秦族的话,秦族面对紫罗兰家族和莫顿家族也会变得容易一些。

    “另外,替我约教廷圣女安吉尔与阿瑞西斯见面。”

    李天澜继续说道。

    “这件事情交给我就好。”

    清风说道。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了劫和安吉尔之间的传闻。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继续道:“最后,以雪舞军团的名义,给各大势力发一条通知,我不管他们是什么英雄会还是黑衣人,一周,我给他们一周的时间,所有势力,都必须在一周之内滚出雷基城,否则本帅一点都不介意带着雪舞军团去跟他们谈谈心。”

    会议室内的气氛轰的一声炸开。

    李宗虎哈哈大笑,眉飞色舞。

    就连里克首相的脸上都掠过了一抹激动的红晕。

    让所有黑暗势力一周之内滚出雷基城。

    这哪里是通知?完全就是最后的警告。

    跟着这样的元帅,想起来确实是很不错的事情。

    李天澜依旧平平静静。

    他的内心没有半点波澜。

    在他看来,雷基城已经是他的地盘,各大势力都不是他欢迎的客人,那么让他们滚出去,完全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转身走出会议室,直接去了总统府的书房。

    书房自从卡洛斯死后就一直没人用过,但打扰的很干净,李天澜打开书房的屏幕,连接手机后,给东城无敌发送了视频。

    东城无敌一直在等着李天澜的电话。

    李天澜的视频刚刚拨过去,曾经的中洲杀神一脸笑意的脸庞就已经出现在李天澜面前。

    “大帅。”

    李天澜很郑重的举手敬礼。

    “这孩子,客气什么?”

    东城无敌眯着眼睛笑道,看着精气神十足的李天澜,他的笑容愉快而满意:“伤势如何了?”

    “好的差不多了,不影响战斗力。”

    李天澜实话实说道,如今他的伤势距离彻底痊愈还有一小段距离,可一条风雷脉处于半废的情况下,他的速度和力量以及剑意已经可以勉强相容。

    换句话说,如果李天澜不追求极致的完美的话,等他伤势好了之后,他已经可以放弃这条风雷脉以单风雷双脉冲击无敌境,这种状态下的李天澜潜力或许有所下降,可实际的战斗力却比起受伤之前还要略强一丝。

    “那就好。”

    东城无敌点了点头,他看着视频中一身军装从容镇定的李天澜,眼神有些恍惚,似乎想起了什么。

    “乌兰国的事情,你处理的很好,已经不能再完美了。”

    东城无敌的声音愈发温和,言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赞赏。

    “跟里克谈过了?”

    李天澜点点头问道。

    他昏迷之前要求乌兰国的赔偿,要求里克的道歉,这所有的要求其实都不算什么。

    真正重要的是中洲与乌兰国的谈判。

    相比于他的那些要求,站在乌兰国的立场上来看,里克跟中洲的谈判才是真正的丧权辱国,这四个字也能从侧面看出中洲即将得到的利益。

    李天澜尽管可以代表中洲,可他却并不擅长这种谈判。

    里克首相杀了卡洛斯,雷克维亚走进了中洲的怀抱,这种情况下,乌兰国的底线已经低到了没有底线的程度,如何最大程度的榨干乌兰国的利益,这样的问题被他理所当然的丢给了中洲高层。

    他昏迷至今已经是第十天,这个时候,中洲与乌兰国的谈判早就应该已经尘埃落定。

    “谈过了。”

    东城无敌的笑意愈发浓郁:“里克已经同意跟中洲共享乌兰国的所有资源,以及提供永久性的驻军基地,还有上万亿中州币的赔款,另外,乌兰国的政治立场也做出了重大的调整,从此开始朝着中洲倾斜,条约马上就会签订,签订条约后,中洲公民移民乌兰国无需申请,两国之间的民众自由通婚...”

    他的笑容有些古怪:“乌兰国多美女啊,你小子,算是给边禁军团的那些单身小伙子创造福利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想笑,但却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其他的条件先不说,只是第一条就已经足够恐怖。

    与中洲共享乌兰国的所有资源。

    而且是没有条件的共享。

    乌兰国是资源大国,他们有着在整个欧洲面积仅次于雪国,与法兰西相当的国土,盛产的可不止是美女,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几乎到处都是资源,石油,天然气,大量的矿物,金属,以及最重要的粮食...

    这些都跟中洲共享,那意味着什么?

    两国若是自由通婚,一百年后,谁能肯定乌兰国大街小巷中行走的是中洲人,还是乌兰国人?

    “你懂了?”

    东城无敌笑呵呵的问道。

    李天澜默默的点了点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乌兰国一直都是中洲的心病,这次你解决了乌兰国的难题,我们在乌兰国身上一次性把所有的投入都捞了回来,如今整个乌兰国已经事关中洲未来百年的发展,这所有的局面,都是拜你所赐,天澜,这是真正的大功一件,我代表中洲,对你,对李氏说一声感谢。”

    东城无敌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他站起身对着李天澜敬了个军力,表情郑重。

    李天澜苦笑着摇摇头回礼,沉默了一会,才问道:“条约什么时候签订?”

    “时间定在一周之后,到时候你肯定是要出席的,中洲这边,李华成总统会亲自到达乌兰国与里克首相签订条约,到时你要保护好总统先生的安全。”

    东城无敌缓缓道。

    李天澜点点头,嗯了一声。

    东城无敌坐下来点了根烟,不动声色道:“另外还有一点,跟随总统过去的还有一个规模庞大的考察团,稍后名单我发给你,很多人,你可以接触一下,如是也都认识,到时她会给你介绍。”

    李天澜愣了下,仔细的看着东城无敌的表情。

    他面前的屏幕非常的清晰,隔着屏幕,隔着千山万水,李天澜隐约看到了东城无敌眼神中淡淡的疲惫与欣然。

    “大帅...”

    这一刻,李天澜内心当真是有千言万语,但却无法表达出来。

    他就是傻子都能听出东城无敌话语中的意思。

    乌兰国是李天澜和雪舞军团打下来的乌兰国。

    而李天澜则是豪门集团鼎力支持的人选,东城无敌麾下最精锐的部队,除了大势所趋必须要交易出去的一部分,剩下的都留给了李天澜。

    这一次李天澜入东欧,豪门集团承担着前所未有的风险,投入同样也是前所未有。

    如今李天澜打下了乌兰国。

    到了分享胜利成果的时候,这么大的一块蛋糕,其中大部分,自然也会属于豪门集团。

    这是李天澜的乌兰国,中洲的乌兰国,同样也是豪门集团的乌兰国。

    这就是赤裸裸的利益。

    一个乌兰国能够让堂堂剑皇王天纵放不下,为的自然也是这一点。

    当前形势下,谁占据了乌兰国,谁就有着瓜分乌兰国利益的资格。

    李天澜在乌兰国已经是至高无上。

    豪门集团自然成了最大的赢家。

    其他集团或许也有心染指,但说白了,他们没有资格。

    就算硬着头皮强势参与进来,李天澜还在这里,利益握在他手里,他想给谁,完全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李天澜可以想象跟随李华成来到乌兰国的考察团是什么立场。

    考察团中或许不是所有人都属于豪门集团。

    但绝大多数人,肯定都属于豪门集团。

    这是最基本的规则。

    李天澜在乌兰国,这就是李天澜为豪门集团争取的一场盛宴。

    这是他对豪门集团,对东城家族的回报。

    可东城无敌如今却要将这份名单送给李天澜,甚至还要李天澜在东城如是的陪同下跟这些人多做接触。

    这句话的意思很隐晦。

    但却同样也很明确。

    这是要...

    接班?

    代替东城无敌接手整个豪门集团?

    李天澜内心复杂。

    这一切如果顺利的话,等到东欧乱局结束,回到中洲后,无论他还是不是雪舞军团的元帅,他都将成为中洲最有权力的人。

    中洲六大集团的掌舵人之一,这是什么身份?

    “大帅,我...我好像还没有这个心理准备。”

    李天澜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有些干涩的开口道。

    “没关系的。”

    东城无敌笑了起来,无论对内对外,从黑暗世界到中洲军部,中洲的大帅东城无敌留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沉稳,都是威严,精力充沛,杀伐决断,铁血刚硬,这就是所有人印象中的东城无敌。

    可如今随着他的笑容,李天澜却清晰的感受到了东城无敌笑容下的苍老和温暖。

    “天澜,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如果说东欧是一块蛋糕,你就是蛋糕师,所有人想吃蛋糕,都必须看你的脸色,他们有求于你的时候,无疑是最好接触的,你日后掌握豪门集团,现在就是融入进来的最好机会,而且你要做的不止是融入,是领导,你必须要让他们觉得,你进入豪门集团,就是他们的领袖。”

    “放心吧,豪门集团很大,也很松散,而这次跟随总统去乌兰国的,都可以说是我们三家的嫡系,他们认可我,就会认可你,你现在或许没有准备好接我的班,但却也是时候给他们留下一个印象了。”

    “我会帮他的。”

    东城如是的声音响起,干净清澈。

    东城无敌看了看东城如是,又看了看李天澜,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欣慰而爽朗,如同下在李天澜心里的一场春雨,润物无声。

    “名单马上传给你。”

    东城无敌笑道:“天澜,咱们爷俩不用客气,也别说谢谢,我不爱听,我们都很看好你和如是,好好对她,你需要的时候,她会帮你的。”

    李天澜内心复杂的点了点头。

    他早已想过这一日的到来,在天空学院的最终演习上就想过。

    但他却不曾想过这一日会来的这么快。

    东城无敌完全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豪门集团送到他手上,给他权势地位,让他崛起。

    这一切如果都是东城如是的嫁妆,那这嫁妆未免也太过丰厚了些。

    而且东城无敌说了一个我们。

    这个我们,指的很显然并不是东城家族的长辈。

    而是豪门集团的三大支柱家族。

    东城,邹家,白氏。

    三家关系虽然很亲密,但李天澜却想不通为何东城家族认可自己,其他两家也认可自己,以至于东城家族想要把豪门集团送到自己手中的时候,他甚至不曾听到过两家任何一句反对的话。

    豪门集团,难道真的大气到了这种程度?

    这注定会影响深远的通话在沉默中结束。

    军部的办公室里,东城无敌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脸上仍旧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这就让天澜接班吗?”

    军部的副秘书长白清朝上将轻声问道。

    他的语气中没有反对,只是略有些迟疑:“是不是太急了?”

    “不急。”

    东城无敌摇了摇头:“眼下这个机会最好。”

    “机会是不错,不过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刺激到王天纵和古行云?甚至连太子集团都坐不住吧?”

    白清朝说道。

    东城无敌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无所谓。”

    他缓缓道:“我就算不刺激他们,他们想做的事情,一样会去做,这些所谓的刺激,根本不会影响到他们的任何决定。而且...不管怎么样,天澜会赢的。”

    “万一呢?”

    白清朝低下头,大口吸了口烟,他的声音有些含糊。

    东城无敌沉默了一会,淡淡道:“如果真有万一,到时我会辞去军部常务部长的职务。”

    白清朝愣了好一会,才苦笑着摇摇头:“你想的太简单了,哪有这么简单?”

    “也未必很难,关键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万一。”

    东城无敌看着自己的大舅哥,平静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

    一直到东城如是拉了拉李天澜的手掌,李天澜才猛地反应过来。

    面前的视频早已挂断。

    东城如是站在他身边,凝视着他的眼睛,轻声道:“你不开心?为什么呢?”

    “怎么会不开心。”

    李天澜伸手捏了捏东城如是精致的小鼻子:“只是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我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总之...很复杂。”

    “没事的。”

    东城如是握着李天澜的手掌:“我会帮你。”

    李天澜笑了笑,刚想说话,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李天澜挑眉说了声进来。

    房门被人推开。

    脸色平静的里克首相走了进来,恭敬道:“殿下。”

    李天澜点了点头,诧异道:“有事?”

    “卡洛斯的妻子和女儿死了。”

    里克轻声汇报道。

    李天澜愣在了原地,过了一会,他才说道:“嗯?”

    “他们的临时住所发生了火灾,经过调查,这是一场意外。”

    里克的语气有些飘忽。

    李天澜哦了一声,语气同样有些飘忽。

    卡洛斯的家人之前一直住在总统府,卡洛斯死后,他们全部搬了出去,这才几天的时间...

    “照顾好他的...”

    李天澜说了一半,突然发现自己说不下去。

    他眯着眼睛,看着脸色僵硬的里克,半晌都没有说话。

    里克继续用那毫无起伏的声音道:“殿下,卡洛斯已经没有家人了,他有一个弟弟在乌兰国做生意,一周前,我们发现了他存在严重偷税漏税的嫌疑,在传唤他的过程中,他的保镖持枪反抗,随后他企图带着家人逃亡英格兰,一家三口被当场击毙。”

    “卡洛斯的母亲受不了这种打击,心脏病突发,在五天前去世。”

    “今天是卡洛斯母亲的葬礼,葬礼结束后,卡洛斯的妻子和女儿也发生了意外...”

    他的声音平静的就像是在做工作报告。

    但李天澜的脸色却变得逐渐苍白起来。

    他不觉得自己是心慈手软。

    但惨烈的博弈后,胜负的结果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清晰残酷的呈现出来,带给他的冲击力却无比的剧烈。

    弟弟一家三口,妻子女儿,母亲...

    随着卡洛斯的死亡,这一切都被这个世界完全撕碎。

    残忍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李天澜突然有些恐惧。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

    他可以肯定,如果自己在东欧失败,死在了雷基城或者东欧的任何一个地方,到时候的李氏,东城家族的每个人,下场甚至比卡洛斯一家还要凄惨。

    这其中就包括了东城无敌,东城如是, 白清浅等所有人!

    山高路险。

    站在高处的人背负着的,往往都太多太多。

    所以李天澜不能输!

    他站在东城如是身边,身体微不可查的有些颤抖。

    可他有些苍白的脸色却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里克。

    里克的头低下来,越来越低。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天澜才点点头,面无表情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里克对着李天澜深深鞠躬,转身离开。

    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李天澜突然开口:“等等。”

    里克转身,有些疑惑的看着李天澜。

    然后他听到了李天澜的问题。

    “雷基城内,你还能调动多少军队?”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