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四十六章:审判日·无敌战场(四)

第二百四十六章:审判日·无敌战场(四)

 热门推荐: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似乎想要将内心的压抑一口气全部压下去。

    在他还不曾成长起来的时候,他知道北海王氏很强,但却不知道北海王氏到底有多强,在他弱小的连北海王氏的边缘力量都触碰不到的时候,整个北海王氏就如同一片恢弘壮阔的天宇,不上天空,自然不知道天有多高。

    如今他是黑暗世界中最巅峰的无敌级战力,是所有人嘴上的李帅或者殿下,是中洲特战系统最年轻的元帅。

    此次带领雪舞军团北上东欧,李天澜这个位置,可以说是真正的位高权重。

    他见识到了一部分北海王氏真正的力量,也勉强有了跟北海王氏博弈的资格。

    似乎直到这一刻开始,李天澜才真正体会到了北海王氏的强势。

    乱局之中,他每动一步,所感受到的都是极为强大的压力,北海王氏只是随意的挡在他前进的路上,就已经让他每一步都步履维艰。

    陨落日内,面对金瞳,李天澜不能开枪。

    虽然最终他还是暂时守住了乌兰国的主导权,甚至今晚还成功的将王天纵囚禁在这里。

    但那也不过是他在漫长道路上迈了两步而已。

    北海王氏也只是随意的退了两步。

    可随着局势愈发混乱,在乱局之中,当李天澜真的有可能威胁到北海王氏的核心利益的时候,王天纵亮出了自己的底线。

    然后夏至去了幽州。

    李天澜必须要杀死保罗和金瞳。

    这是必然的一步行动。

    可这一步他已经迈了出去,就在他的脚步即将落地的时候,却生生被北海王氏压制着又退了回去。

    这一刻当真没有任何词汇能够形容李天澜愤懑而又无奈的心情。

    这一步他不想退,不敢退,但却不得不退。

    王天纵能无所畏惧的面对任何人,是因为他是剑皇,他靠北海王氏,而北海王氏也靠着他,双方一体,荣辱与共。

    而李天澜却没有成长到这一步。

    他可以直面王天纵,是因为他此时的身份。

    而说白了,就是因为豪门集团和学院派对他的支持。

    北海王氏亮出了底线。

    二十多年来不曾离开过北海王氏的夏至亲自来了幽州。

    这一切不会让豪门集团改变他的立场,但足以让学院派乃至李华成都犹豫不决。

    如果金瞳和保罗死了,夏至当然不敢杀了李华成。

    但这不是关键。

    最关键的是,李华成可学院派愿不愿意承担这份风险。

    东城无敌的电话早已说明了一切。

    在夏至来到幽州的时候,学院派如果还可以坚定的跟豪门集团站在一起的话,东城无敌根本就不会打这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东城无敌打的,但贯彻的却完全是李华成的意思。

    李华成不支持李天澜,李天澜就不能杀金瞳和保罗。

    政治上向来不会有太多的中立立场,尤其是在敏感时期。

    李天澜一旦得不到李华成的支持,这也就意味着北海王氏会得到李华成的支持。

    那样的局面下,李天澜的所有行动都不叫博弈,而是找死了。

    雷基城冰冷的夜雨狂乱的落下来。

    李天澜站在雨中静静的抽了好几支烟,才重新变得冷静下来。

    王天纵的房门突然开了。

    王天纵站在房门口,看了雨中的李天澜一会,突然道:“想不通?”

    “怎么会?”

    李天澜笑了起来,他隔着雨幕看着王天纵。

    房间里的灯光笼罩在他身上,在雨幕里泛出一片光晕,王天纵的身影显得有些模糊。

    李天澜抹了把脸,平静道:“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告诉过我,人生在世,没谁能一路高歌,北海王氏如此底蕴深厚,强势如你,不同样也妥协过?我只是一颗努力想要从棋盘上爬出去的棋子,大势如今在我,却不是世事都由我,退一步,未必是坏事。”

    王天纵没有说话,他看着李天澜的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李天澜缓缓转身,平淡道:“陛下晚安。”

    他缓缓走向自己的院落。

    “你喜欢月瞳吗?”

    王天纵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清晰而稳定。

    李天澜的脚步猛地顿了顿。

    来到东欧之后,王月瞳从来不曾跟他联系过,但跟李拜天和宁千城的通话中,李天澜知道王月瞳跟随他们去了天南,那个敢爱敢恨直率而刚烈的北海王氏小公主已经逐渐变了,曾经的活泼已经开始在她身上消失,她开始长时间的冥想修行,开始专注于研究天南的各种局势,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默。

    她不曾跟李天澜联系,也不曾跟北海王氏联系。

    李天澜可以知道这些,王天纵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沉默了一会,才语气清冷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王天纵笑了起来,或许是雨幕太过狂乱凌厉,或许是因为灯光太过温暖,所以他的笑容看上去竟然前所未有的温和:“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再怎么卑鄙,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女儿来威胁你做什么。”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想到离开帝兵山来到了自己身边的王月瞳。

    他的想象力真的很匮乏,所以也想象不出当初王月瞳离开帝兵山时应有的样子。

    “她没有放弃你们,只是放弃了北海王氏和李氏之间的恩怨。”

    李天澜突然说道。

    “我知道。”

    王天纵点了点头,淡淡道:“我只是有些累了,等东欧的事情过去之后,我打算带妻子去旅游,她啊,年轻的时候去了不少地方,瑞士,英格兰,法兰西,中洲的大江南北,但没去的地方更多。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曾离开北海,甚至很少离开帝兵山,其实我知道,对于曾经的一些风景,她还是想在回去看看的。看看之前见到过的美丽,看看之前没有见到过的惊艳”

    王天纵的声音越来越低,直至微不可闻。

    他的眼神明显的恍惚起来,看着雨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天澜沉默着听着,不明白王天纵的意思。

    “你觉得怎么样?”

    王天纵突然问了一句。

    “很好啊。”

    李天澜点点头:“挺让人羡慕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想带着秦微白,带着王月瞳和东城如是去环游世界,去见很多他没见过的风景,吃很多他没吃过的美食,去尝试一下没有刀光剑影的红尘到底是多么潇洒。

    但有些东西,他终究不能放弃,起码现在放不下。

    “我走之后,你觉得北海王氏会如何?”

    王天纵继续问道。

    李天澜愣了愣,隔着雨幕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走了, 北海王氏需要一个新的族长的,你觉得谁最合适?”

    王天纵继续问道。

    李天澜皱起眉头,他真的不觉得自己的身份和立场有资格参与到这种注定敏感的事情里,所以他摇了摇头,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不知道。”

    王天纵点了点头,突然道:“月瞳如何?”

    李天澜猛然抬头,看着王天纵的眼睛。

    王天纵的眼睛深邃而平和,显得诚意十足。

    “我可以再说一次之前我提到过的问题。”

    王天纵静静道:“东欧乱局结束之后,我会带着妻子离开中洲,离开北海,族长之位交给月瞳,你若是不放心,我可以在上枭雄台,对着枭雄石上的历代祖先立誓,只要北海王氏没有生死存亡的危机,我终生不在踏上帝兵山一步。”

    他的声音清朗平静,显然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你来北海王氏,与圣宵一起辅佐月瞳,你也可以动用东南集团的资源重建李氏,你和月瞳的第一个孩子可以姓李,如果你原意让他姓王,他可以是北海王氏下一代的继承人。”

    王天纵的声音平静淡然,但听在李天澜的耳朵里,却字字如同清雷,震得他头晕眼花。

    他当然知道北海王氏的枭雄台,也知道枭雄台上枭雄石。

    那是北海王氏最神圣的圣地。

    是北海王氏历代族长都极为重视的圣地。

    如果王天纵肯上枭雄台立誓,他就绝对不可能违背他的誓言。

    李天澜无法想象真的发生那样这样的事情之后他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他真的无法想象。

    “这不是把北海王氏送你。只是月瞳应该有属于她的责任,现在的她对你千依百顺,那是因为北海王氏有我,有圣宵,以她的性子,她若是真的成了北海王氏的族长,你不可能在左右她的决策,有圣宵在,月瞳也不会成为你的傀儡,所以我很放心,而且我真心的认为,这样的北海王氏,今后会是最强大的,前所未有的强大。”

    王天纵平静道。

    李天澜相信这句话。

    不信这句话就等于是不相信自己。

    他一旦加入北海王氏,北海王氏未来就等于是有了一位可以跟北海王氏先祖并肩的天骄。

    除此之外,北海王氏还有王圣宵,还有帝江,还有很多年轻高手。

    这样的阵容,十年之后,北海王氏就会再次走上最辉煌的巅峰,二十年前,完全可以最彻底的横扫黑暗世界,让万敌染血,让群雄俯首。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会在什么位置上?

    李天澜恍惚了下,随即清醒过来。

    “为什么?”

    他缓缓问道。

    王天纵设想中的未来是有极大可能实现的。

    但在大的可能,终究不是现实。

    而现实是现在的剑皇天下无敌。

    王天纵如果立誓,黑暗世界,等于再无剑皇。

    “因为我突然想明白了,现在的北海王氏,需要的不是剑皇。”

    王天纵轻声道:“而是未来啊。”

    “你可以考虑一下。”

    他缓缓道:“只要你点头,今夜的一切就会彻底逆转,你我联手,天下无敌。金瞳,保罗,紫罗兰,莫顿,东欧秦族,雷克维亚。东欧四大家族,罗斯柴尔德,北海王氏,黑暗骑士团,轮回宫,叹息城,豪门集团,学院派,所有的势力都会完全站在你身边,这股力量可以让你今晚就横扫黑暗世界,我会亲自出手,抹杀一切今后可以给你成长过程中带来威胁的无敌境高手。”

    李天澜的内心疯狂的跳动起来。

    他内心的那片野火在熊熊燃烧着,前所未有的疯狂炽烈。

    王天纵的意思很明显。

    东欧乱局会结束。

    而且今晚就可以结束。

    只要他同意王天纵的邀请,他的身边就会第一时间聚集起无比强大,甚至可以让他横扫所有超级势力的力量。

    东欧四大家族会重新合并成一个整体,乱局消失。

    王天纵会亲自出手击杀各大势力的无敌境高手,也许不用等到明日清晨,李天澜就会成为东欧的主宰, 成为整个黑暗世界最有权力的人。

    这一切很复杂。

    但也很简单。

    简单到只需要他的一个点头。

    “你还有时间考虑。”

    王天纵平静道:“但是时间不会太多。”

    “天澜还年轻,他还有很多时间。”

    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

    大雨中隐约浮现出一抹自然而然的幽香。

    李天澜的身体猛地一震,豁然转头。

    大雨之中出现了一道隐约的白色身影,风姿绰约,眉目如画。

    这种美丽是如此的梦幻,又是如此的完美。

    她撑着伞走过来,将伞遮住李天澜的头顶,柔声道:“干嘛在这里淋雨?傻乎乎的。”

    李天澜笑了笑,真的有些傻乎乎的。

    “你怎么来的?”

    李天澜下意识的伸出手,搂住了对方纤细的腰肢。

    “给如是打了个电话,然后她就接我进来了。”

    秦微白的脸庞才李天澜怀里蹭了蹭。

    李天澜下意识的抬起头。

    果然,在不远的地方,东城如是也撑伞站在那。

    她看着李天澜,腮帮微微鼓起,似乎有些委屈。

    李天澜有些尴尬,下意识的放开了秦微白,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还没等他在做什么动作,秦微白突然搂住李天澜的脖子。

    女神赤脚一米七六的身高绝对的骄傲,踩着高跟鞋的她比李天澜都要高,所以她没有踮起脚跟,而是低头在李天澜嘴上啃了一口,低声笑道:“想死我了。”

    她的嘴唇动了动,突然道:“刚才你喝的什么茶?”

    李天澜皱了皱眉,突然转头看了一眼王天纵。

    王天纵站在门前,表情重新恢复了平静。

    “以后不要喝这种茶,会分散注意力的。”

    秦微白继续道。

    李天澜点了点头,深深看了一眼王天纵。

    “我刚才的话依然有效。”

    王天纵语气平淡的说道。

    李天澜细细回想,突然觉得刚才两人的对话变得有些模糊。

    他皱了皱眉,有些警惕,更有些不可思议:“你催眠了我?”

    他现在的意志是真正的完美无瑕,理论上来说,就是教廷的教皇亲自面对他,他也应该是有自保的能力的。

    “你以现在的精神状态,谁能催眠你?”

    王天纵反问道。

    “精神状态再好,也是有破绽的,天澜差点上当,只不过是因为陛下提起了他在乎的人和事。”

    秦微白不动声色的说道。

    “我没有骗他,所以这不算是上当。”

    王天纵摇了摇头:“我只是在邀请他而已。”

    “邀请,是可以给人选择的。”

    秦微白看着王天纵:“陛下用这样的手段让天澜答应下来,今夜过去,一切已经成了定局,到时天澜彻底清醒过来,除了进入北海王氏去辅佐月瞳,还有什么选择?”

    “这样不好吗?”

    王天纵挑了挑眉。

    “当然不好。”

    秦微白针锋相对:“我们都是天澜的女人,说辅佐,应该是我们辅佐他,如果我的男人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帮其他的女人,我会吃醋的。”

    王天纵突然看了一眼东城如是,意味深长道:“你真的会吃醋?”

    秦微白恍惚了下,脸色微微一变。

    王天纵笑了起来。

    “你不懂。”

    秦微白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道。

    王天纵不再说话,只是看了一眼李天澜,缓缓道:“考虑好了,可以来找我。”

    李天澜没有说话。

    秦微白替李天澜整理了下衣领,柔声道:“傻老公,有些女人都是很骄傲的啊,我是这样,月瞳也是这样。如果你进入北海王氏,在月瞳眼里,你就等于是在给别的女人打工,就算我可以接受,月瞳心高气傲,怎么受得了?”

    李天澜完全是莫名其妙。

    什么叫自己进了北海王氏之后在月瞳眼里就等于是在给别的女人打工?

    王月瞳,本身就是北海王氏的小公主。

    这是什么意思?

    王天纵深深看了一眼秦微白。

    或许只有他才隐约理解秦微白这句看似有着很大语病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天澜自然想不明白,不过他也没有多想。

    他伸手摸了摸秦微白的头发,柔声道:“去洗个澡。”

    秦微白乖乖的点了点头。

    李天澜看了王天纵一眼,说了句陛下早点休息,转身带着秦微白和东城如是离开。

    王天纵站在房门外看着几人的背影,一直到几人的背影消失,他才缓缓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心动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秦微白第一句话就极为直白的说破了李天澜的心理状态。

    “有过那么一瞬间,确实心动了。”

    李天澜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看了看秦微白,又看了看东城如是。

    东城如是依旧鼓着小嘴,注意到李天澜的目光,她皱了皱鼻子道:“我去放洗澡水。”

    秦微白笑盈盈的看着东城如是的身影,轻声道:“很正常啊,你今晚的心情起伏很大,特别是被北海王氏压制着妥协一次,更是有些挫败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这之前,王天纵应该给过你些许压力吧?王天纵一直想让你进入北海王氏,今晚等于是他做的一个局,他跟你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你的精神状态本身就已经不完美了,而且他又主动说起了你在乎的人和事,如此一来,破绽更大,而且你喝的那杯茶也有些问题,如此一来,王天纵自然可以催眠你。”

    “我只是没想到剑皇也会催眠。”

    李天澜自嘲的笑了笑。

    “精神领域同样也是有高手的,王天纵不在乎这些,也算不上精通,今晚如果来的是夏至的话,估计现在的你真的已经无法回头了。”

    秦微白摇了摇头:“不过这样的状态对你来说也是很罕见的,平日里不要说夏至,就算教皇都很难给你做什么手脚。”

    李天澜点点头,刚想说话,脸色突然一变。

    他的目光落在了茶几上。

    此时此刻,茶几上有三个茶杯。

    一只茶杯里是李天澜的茶。

    还有一杯果汁是东城如是的饮料。

    除此之外,还有一直茶杯里盛放着半杯茶水。

    李天澜的目光转移到了秦微白的手上。

    秦微白手中捧着一个杯子,静静的喝水。

    李天澜皱了皱眉,突然道:“刚才有人来过。”

    秦微白似乎并不意外,只是随意道:“谁呀?”

    李天澜没有说话,拿起了面前的遥控器,直接调出了总统府的监控。

    他的房间里没有监控,但总统府各个角落里,却都装着摄像头。

    屏幕中的画面飞快的流逝着。

    在某一刻,画面突然变得卡顿了一瞬,随后继续播放。

    然后又卡顿了一瞬。

    “卡顿的地方,是被人动过手脚的。”

    秦微白突然道。

    李天澜沉默不语。

    他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画面继续流逝。

    然后是东城如是走出了房间,走向总统府。

    李天澜突然暂停了画面。

    画面上,东城如是静静的走着。

    她的身边空无一人,可她却突然点了点头。

    李天澜猛地皱起了眉头。

    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东城如是身边有人,但却不曾出现在监控里。

    而能如此完美的做到这一步的,只能是无敌境高手。

    而且他和王天纵都在总统府的情况下却没有发现有人在动用无敌境的力量,这只能说明此人对力量的控制已经是登峰造极。

    无敌境,甚至可能是巅峰无敌境的高手。

    李天澜皱了皱眉。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皱眉的时候,低头喝水的秦微白眼神中划过了一抹极为锐利的光芒。

    东城如是放好了洗澡水走了出来,她转头看了一眼屏幕,见李天澜正在翻监控录像,愣了愣。

    画面上出现了她自己的身影。

    她正在走向总统府外的方向。

    东城如是突然咦了一声,道:“没有拍到。”

    “如是,刚刚有人来过?”

    李天澜问道。

    “是啊。”

    东城如是点了点头:“他说想找你谈谈。”

    李天澜隐约间已经猜到了是谁,但还是问道:“谁?”

    “天都炼狱,神。”

    东城如是认真道:“他问了我很多问题,不过我都没有告诉他。”

    神确实救过东城如是的性命。

    东城如是同样也相信神对他没有恶意。

    但今晚的一切涉及到的却都是李天澜的计划。

    牵一发而动全身。

    其中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说是绝密。

    东城如是不知道天都炼狱在此次决战中的立场,她自然也不可能将每一个细节都告诉神。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这次错过的见面会不会让他错过其他的机会。

    他甚至不能确定神突然出现在这里,究竟是真的为了找自己。

    还是为了找东城如是。

    房间里突然响起了钟声。

    钟声回荡,余音缭绕。

    李天澜看了下表,随后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一道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殿下?”

    这是雪舞军团迅雷师师长李宗虎的声音。

    李天澜嗯了一声道:“到哪了?”

    “还有十分钟,到达目的地。”

    李宗虎裂开嘴,哈哈大笑起来。

    李天澜嗯了一声道:“速战速决。”

    他默默放下了电话,表情不见轻松,却愈发凝重。

    “他们到哪了?”

    秦微白突然问了一声。

    李天澜答非所问道:“马上就要来了,大概十分钟。”

    秦微白嗯了一声。

    有人从这里出发将另外一个点当成目的地。

    去的人马上到达目的地。

    如此说来,从另外一个点出发将这里当成目的地的人,当然也快来了。

    李天澜按了下屏幕。

    他看着凯撒酒店附近街区的画面,沉默了很长时间。

    没人不佩服保罗的勇气。

    绝对严峻的局面下,群敌环绕,六位无敌在身边虎视眈眈,不是什么人都能,都敢问一句你们是不是都想死的。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极为淡漠,罗斯柴尔德的当代族长留给黑暗世界最大的印象就是他温和沉静的性格,可是当他真的动了杀机的时候,甚至就连跟他最为亲近的金瞳都能察觉到有一片极为刺骨的冰冷正在他周围汇聚蔓延。

    “保罗殿下,我们有理由相信,罗斯柴尔德与东欧境内最大的恐怖组织地狱有很密切的联系,黑衣人方面已经掌握了证据,不久之前,我接到了乌兰国首相里克首相的致电,他要求黑衣人配合乌兰国的行动,打击恐怖分子,当然,你有权力反抗,但如果这其中有什么误会的话,我们还是希望你可以跟我们回总统府,到时乌兰国肯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各大势力的无敌境高手与精锐距离保罗越来越近。

    人群中,卡斯罗特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他的语气平缓,但声音却极为凛冽。

    “作为神曾经最忠诚的仆人,罗斯柴尔德近年来已经背弃了神的荣光,保罗殿下,教皇陛下认为您有必要跟我回一趟欧洲圣域,对您和罗斯柴尔德曾经犯下的一些罪证做出解释,否则的话,陛下会在天亮之后向全世界宣布,罗斯柴尔德即为教廷最大的异端,你和你的家族,都将接受教廷的审判。”

    默莱德走了过来,表情冰冷而肃然:“阿瑞西斯殿下已经在路上,保罗殿下,您的反抗没有任何意义。”

    “我代表查理曼殿下送罗斯柴尔德一程。”

    英雄会的方向,米切尔的浑身笼罩在一团黑色的云雾里,声音一片温和。

    “你可以投降,两位殿下,李天澜殿下还是很好客的。”

    秦西来的心神逐渐稳定下来,语气平和的开口说道。

    保罗冷眼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群,他的表情冷漠至极。

    所有冠冕堂皇的说辞在他耳边全部都变成了屁话。

    他的声音阴冷而稳定, 重复道:“你们都想死吗?”

    没人说话。

    但所有人的内心却都猛地一凛。

    罗斯柴尔德是黑暗世界中最古老的势力之一,但黑暗世界里的人对罗斯柴尔德的印象却只有金瞳。

    保罗是族长,但更是一个商人。

    黑暗世界里没有人熟悉他的风格,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场面开始变得僵持。

    时间在漫长的僵持中缓缓流逝着。

    保罗不动声色的盯着几大势力的无敌境高手,眼神中的杀意越来越盛。

    “他在拖延时间。”

    默莱德突然说了一句:“各位,不要给他机会。”

    他是门徒,也是圣裁军团的次长。

    但说到底,他只是他自己。

    今夜的局势极为紧张敏感,目前虽然看起来他们一方胜券在握,但保罗的脸色却自始至终都很平静。

    全世界都没人敢小看罗斯柴尔德。

    同样也没人敢小看罗斯柴尔德的族长。

    这样的局面下,默莱德不希望罗斯柴尔德有一丝一毫翻盘的可能。

    尽快解决一切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跳梁小丑,就凭你也有资格代表教廷?”

    保罗突然冷笑起来,他的眼神扫视四周,带着杀意的目光着重的在几位无敌境高手身上停留了下:“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我就送你们上路。”

    他的身影猛然向前迈了一步。

    几乎是同一时间。

    一直站在他身边显得很乖巧也很沉默的金瞳同时向前。

    两片浓郁的阴影陡然间弥漫夜空。

    金瞳的身影紧绷,全力张开了自己的领域。

    绝学。

    阴影国度!

    保罗的身影在阴影国度中大步向前,一片浓郁的晦涩光芒笼罩着他全身上下。

    他的身影越来越快,直接冲向了在他感知中最弱的英雄会二号人物米切尔。

    绝学。

    阴影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