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七十一章:有些孤单

第二百七十一章:有些孤单

 热门推荐:
    对于任何人而言,生命都是最大的财富,胜过任何利益。

    保罗不能不给李天澜这个面子。

    事关生死 ,这个面子他必须要给足。

    不怕多,就怕不够。

    风雨之下,李天澜周身缭绕着清光。

    清光带着带着朦胧的剑意将他和保罗包围起来。

    或者说,两人所在的空间一瞬间被李天澜完全割裂,变成了新的世界。

    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

    “果然如此。”

    保罗感受着周围空间的变化,苍白的脸色愈发惨白,喃喃自语了一声。

    与王天纵的对剑惊天动地。

    挥手之间斩杀查理曼,拉戈斯。

    硬抗凶兵。

    废掉金瞳。

    一道风雨断了鬼手。

    李天澜已经完全展现出了让所有敌人绝望的强大。

    但只有现在这一刻,保罗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

    这片朦胧的剑意隔离了整片空间,似乎与天地完全失去了联系。

    真实与虚幻。

    光明与黑暗。

    全部都在一剑之间。

    这是剑意,也是领域。

    在这片剑意的覆盖之下,保罗甚至连普通人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

    何为天骄?

    什么是绝对的统治力?

    眼前的一切,似乎已经有了一个雏形。

    眼下的这道剑意似乎还不算完美,但却并非是因为剑意不完美,而是剑意层次还差了一截。

    保罗所有的推测全部变成了事实。

    不管是谁暗中将自己的剑气借给了李天澜,这种巅峰无敌的剑气在李天澜手中,都要远比在他本人手里要强大。

    他的剑意真正的完美无瑕。

    换句话说,如果今夜李天澜身边有天骄在侧,李天澜锁发挥出来的战斗力跟真正的天骄会是一模一样。

    因为他的剑意真的已经完全完美。

    保罗看着李天澜。

    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李天澜。

    他的周身清光环绕,无比明媚。

    可在他的眼睛里,保罗却看到了无尽的黑暗。

    “就是如此。”

    李天澜点了点头,看着保罗,又看了看金瞳,问道:“你们的命值多少?”

    神一直都站在李天澜身边。

    那道朦胧的剑意覆盖了保罗,覆盖了李天澜。

    两人的一切顿时在他的感知中完全消失。

    神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

    不远处的战场终于动了起来。

    雪舞军团没有了敌人,开始集合,整理牺牲战友的遗体。

    黑暗骑士团的精锐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中洲四灵齐至,在最关键的时候暂时帮助雪舞军团和黑暗骑士团顶住了压力,甚至控制了恶魔军团。

    四灵之首的公孙起缓缓走了过来。

    神不动声色,转头望向了总统府的方向。

    在战场和总统府之间,有一道淡渺的近乎难以察觉的剑光亮起一瞬,随即一闪而逝。

    今夜的事情已经过去。

    但神却清楚,东欧的乱局还不算完。

    因为总统府的沉默。

    因为刚刚一闪而过的那道剑光。

    同样也因为今晚他还站在这里。

    神静静的站着,思考着今夜之后的局势。

    东欧乱局爆发之时,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局面会到这一步。

    战争不断,血流成河。

    神圣双榜已经支离破碎。

    各大势力群龙无首。

    中洲同样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但今夜之后,雪舞军团的优势将彻底转变成胜势。

    以乌兰国为中心,中洲会一步一步的蚕食整个中洲。

    快则十年,慢则二十年,整个东欧都会落入中洲手里。

    这个时间听起来很长。

    但到时整个东欧都会变成中洲指向欧洲的一把剑,甚至是中洲征服世界的一把剑。

    这是真正的千秋功业。

    神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未来百年的黑暗世界里,有三个词汇注定会被冠以伟大的称呼。中洲,东皇殿。李天澜。”

    这句话在不久前传遍了整个黑暗世界。

    那是在中洲两院演习,李天澜取得了胜利之后。

    那一日他站在天空学院,一个人击碎了整个时代。

    未来的时代。

    十年二十年后,当东欧完全落入中洲手里,那也正好是李天澜最巅峰的时期。

    中洲不可能不做什么。

    李天澜也不可能不做什么。

    相比于今日,那时也许才是一场真正的盛宴。

    神不想错过今后的盛宴。

    所以他出现在了东欧,今夜出现在了这里。

    淡渺的剑意在身边缓缓流转。

    消失于感知之中的李天澜和保罗渐渐出现。

    神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神了很长时间。

    他回过神,看了一眼李天澜。

    李天澜在看着保罗。

    保罗将躺在地上有些呆滞的金瞳扶起来,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他深深看了一眼李天澜,转身离开,步履蹒跚。

    李天澜和神看着兄妹两人的背影,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李帅。”

    公孙起的声音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听上去有些疲惫。

    李天澜嗯了一声。

    神也嗯了一声,随即他像是意识到什么,自嘲一笑,摇了摇头。

    李天澜跟公孙起握了握手,平静道:“多谢将军。”

    公孙起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突然道:“我只是做了一个中洲人应该做的事情。”

    他的语气很平静。

    可平静的表象下,李天澜却仿佛看到了一片风暴。

    一道红色的目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李天澜转过头看过去。

    被兵马俑包围的恶魔军团同样也在看着他。

    李天澜面无表情。

    “这些人你想怎么处理?”

    公孙起突然问道。

    恶魔军团一直都是北海王氏极为神秘的部队。

    有些人甚至是数百年前北海王氏的无敌境高手。

    漫长的岁月早已无从考证他们的身份。

    或许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属于北海的恶魔军团,但却拿不出任何证据。

    这些人离开了北海,就已经跟整个世界全无关联。

    只不过说是这么说。

    但今夜李天澜是胜利者。

    携大胜之余威, 又有了明确的猜测,雪舞军团未必就不能给北海王氏找一个大麻烦。

    最起码绝对中立的中洲四灵肯定会站在李天澜这一边。

    这不是立场,这是他们本身的态度。

    北海恶魔。

    他们或许曾经是北海王氏的英雄。

    但他们今夜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

    对于中洲而言,他们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

    公孙起不会放过他们。

    因为今夜死在恶魔军团手中的很多人,不止是雪舞军团的军人,同样也是中洲的军人。

    李天澜想了想,摇头道:“杀了吧。”

    公孙起皱了皱眉,看着李天澜沉默不语。

    “他们支撑不住了。”

    李天澜说道。

    公孙起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为的不是帮助李天澜,而是他需要李天澜的支持。

    中立派在中洲还是势弱。

    可李天澜身后却代表着学院派和豪门集团,如果可以得到李天澜的支持,公孙起完全可以将怒火尽情的宣泄到北海王氏的身上。

    只是李天澜同样很清楚,恶魔出山,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起码没有让公孙起搜集证据的时间,没有证据,一些指控对于北海王氏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公孙起纂了下拳头,没有说话。

    “将军把我的军队带回去吧,带回总统府,临时修整一下。”

    李天澜平静道。

    “你不回去?”

    公孙起挑了挑眉。

    “我还有事。”

    李天澜没有多说。

    公孙起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李天澜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看远方的人群。

    恶魔军团的视线依然在散发着红光。

    但恶魔只剩两位。

    最开始出现的恶魔军团共有十二人。

    残余今晚战争的有六人。

    陨落四人。

    两人在这里。

    那剩下的两位又去了哪?

    李天澜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沉闷而整齐的脚步声中,雪舞军团沉默着离开了战场。

    李天澜站在原地,一直等到他们彻底走远,才转身坐在附近的一块崩碎的石头上,说道:“谢谢。”

    神的身影在他面前一点一点的出现。

    他丢给李天澜一支烟,没有说话。

    李天澜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猛然间咳嗽起来。

    他身边的清光不断动荡,一点一点的崩碎,整个人的气息也完全虚弱下来。

    神看着李天澜,眼神玩味。

    李天澜吸完一支烟,扔掉了烟头看着神。

    两人对视了很久,李天澜才主动开口:“你不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

    神笑了起来。

    “不知道。”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但我能感觉到你的杀机。刚才我动手的时候,你有好几次都想杀了我。”

    他看着眼前的雨水,声音和眼神都无比清淡。

    “我有个问题。”

    他突然开口道。

    “别问。”

    神摇了摇头:“你需要谢谢我,我也需要谢谢你。”

    神语气平静道:“我看到了你的剑,你的剑很强。”

    他对着李天澜微微躬身,静静道:“最强。所以谢谢。”

    李天澜的剑气是属于神的。

    但他的剑意却是属于他自己的。

    最完美的剑意驾驭巅峰无敌境的剑气,李天澜刚才那一瞬间从战斗力而言已经完全超越了神本人。

    这同样也让神看到了自己的前路。

    那条前路依旧达不到终点,但却同样可以让他向前再进一小步。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他距离终点已然不远,能多走一步,哪怕半步都是好的。

    李天澜半晌都没有说话。

    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只是想问问,面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亲。

    神没有让他问。

    可他的态度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若真的是父子,哪怕不曾谋面,哪怕在如何生疏,哪怕自己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都不可能躬身。

    没有那个必要。

    李天澜脸色有些苍白。

    风雨落下来,打湿了他的全身上下。

    他的眼神暗淡,看上去有些可怜。

    “不管怎么说”

    他静静的想着今晚的一幕幕:“还是要谢谢你。”

    神的语气完全平和下来,恢复了最初的淡漠:“我说过了,无论如何,东欧终究是李氏的东欧,不管是谁的李氏,总轮不到外人来插手。”

    李天澜收回望着远方的视线,眯起眼睛看着神。

    他的眼神深邃,却隐有锋芒:“当然是我的李氏,我的东欧。”

    神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一片冰冷的阴影。

    他看了李天澜一眼,良久,才冷淡道:“暂时给你又如何?”

    “你不在乎?”

    “我何时在乎过?”

    “你若是不在乎,那你来东欧做什么?”

    神看了李天澜一眼,眼神冷淡:“我来东欧做什么?你应该去问问你的女人。”

    李天澜愣了一下。

    他现在有三个女人。

    但有资格跟神站在同一个高度的,却只有秦微白。

    李天澜脸色郑重起来,认真道:“你什么意思?”

    “三年多前她就说过,要让北海王氏永坠地狱,所以天都炼狱会出现在东岛,所以我现在才来到了东欧。”

    神很很多人都有合作。

    很秦微白有合作。

    跟那位神秘的陛下也有合作。

    两个合作看起来冲突,但却又并不冲突。

    他想让秦微白死。

    但那是在秦微白完成了跟他的合作之后。

    李天澜终于明白了什么。

    “所以天都炼狱此番来东欧,为的不是东欧,而是在谋北海?”

    他缓缓问道。

    “当然。”

    神语气平淡:“只要我在这里,王天纵就不会走,所以今夜结束的是乱局,天明之后,开始的便是恩怨,一并解决了就是。”

    “王天纵不是傻子。”

    李天澜认真的说道。

    “这与傻不傻无关。”

    神的眼神恍惚了下:“他是个男人。每个男人,都会有自己必须去做而且不想去考虑后果的事情。”

    “你刚才跟他对的那一剑,何尝不是在帮我?”

    神突然笑了起来。

    李天澜瞳孔微微一缩。

    他没有想到神会看出那一剑的深意。

    如此看来,他真的看到了自己的前路。

    李天澜站了起来,若有所思。

    神和秦微白依旧有合作。

    但这次合作若是成功。

    北海王氏永坠低于之后,轮回宫与天都炼狱之间又会如何?

    只能是腥风血雨。

    只能是刀光剑影。

    李天澜再一次感受到了厌倦。

    他看着飘雨的夜幕,良久,才轻声问道:“我们会是敌人,对吧?”

    神也在看着远方,轻声道:“谁知道呢?”

    李天澜不再说话,怔怔出神。

    “你很寂寞?”

    神似乎看到了李天澜的内心,出声问道。

    只有无敌者才会寂寞。

    所以李天澜摇了摇头:“没有。”

    他顿了顿,继续道:“只是有些孤单。”

    神沉默了会,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