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四十六章:铁血柔情

第四十六章:铁血柔情

 热门推荐:
    (六千字大章节~这章算昨天的。今天还有两章,我的时间调整回来了~)

    ---

    走出训练场,在去集合的路上,李天澜终于知道了一个月来遮遮掩掩暗中运作的绝密行动。

    举国之力,倾国之谋。

    一个月的时间,成立雪舞军团,并且囊括了整个中洲所有的精锐机构。

    东渡,西进,下北美。

    他们只是雪舞军团的第一批精锐。

    后续还有多少人,谁也不清楚。

    可举国之力所谋的目标,若是不能完成,中洲肯定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这一次行动到最后,要牵扯出多少精锐?多少惊雷境高手?多少无敌境高手?

    中洲,东岛,北美,西欧。

    四片战场组成的汹涌大势,即将席卷整个黑暗世界。

    李天澜第一次感觉到了那种汹涌厚重的力量,有人在暗中造势,有人在暗中酝酿,大势将起风起云涌的时时候,无论是凝冰境的精锐还是无敌境的高手,都是隆隆而动的大势中的一部分,有进无退,身不由己,只能向前。

    李天澜深深呼吸。

    他的战场在东岛,可以说是整个行动中最为关键的地方。

    古千川狙击幻世在西欧的势力。

    司徒沧月狙击圣殿骑士团在北美的力量。

    不攻击其总部,而是进攻他们的重要分部,如此举动,到最后也许会激起幻世和圣殿骑士团的联手,但最起码在开始,两大超级势力对于古千川和司徒沧月这种帮他们排除异己的行为还是会默认的,等到两大势力联手的时候,也许就已经到了这次行动的尾声了。

    但东岛不同。

    古千川针对的是北美在西欧的黑暗力量,司徒沧月打击的是西欧在北美的力量,周旋的余地都是极大。

    而东岛之行,他们在最开始,就可以说是处在东岛的高压之下。

    与整个东岛为敌!

    “有胜算吗?”

    李天澜思索良久,才语气平静的问道。

    “七分胜算。”

    骑士虽然不再叫李天澜少爷,但行走之前,还是本能的落后他半步,语气也心平气和到了一种有些恭敬的程度。

    李天澜扬了扬眉,不动声色道“我们在东岛能有多少人?一千?两千?最后就算增加到一万十万,怕也不是东岛的对手吧?我们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是胜了?”

    “不是这么算的。”

    骑士语气轻柔,微笑道“这不是大规模的明面战争,黑暗世界的战争在于渗透,在于隐蔽。我们此行,算是与整个东岛为敌,但也可以说不算。”

    她语气顿了顿,似乎仔细思考了下,才继续道“比如我们轮回,轮回若是东渡,兵锋直指昆仑城的话,中洲就算给予昆仑城支持,那也是暗中支持。黑暗世界都知道中洲有昆仑城,有叹息城,但中洲方面却是不承认的,他们只承认中洲战神是古行云,昆仑城从表面上来看,跟中洲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这就是特战系统的隐蔽性。”

    “所以?”

    李天澜点了根烟,语气略微上扬。

    “所以既然不能承认,那么轮回兵锋直指昆仑城的时候,中洲就不能在明面上位昆仑城发声,他们可以派遣高手针对轮回,但所有的规则,都是黑暗世界的规则,一旦越线,就是真正的战争。我们几千人不是东岛的对手,但以中洲现在的国力,覆灭东岛甚至不需要一个月,东岛不敢赌的。”

    李天澜点点头,骑士的意思他不难理解,黑暗世界基本没什么规矩,可规矩一旦成立,破坏了规矩就要承担无数严重的后果。

    昆仑城属于中洲,但中洲的官方声音中却没有昆仑城。

    中洲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做,黑暗世界可以说是各种见不得光的人和势力的统称,昆仑城近年来为中洲做了无数的事情,不知道让多少个国家咬牙切齿,但明面上,中洲和昆仑城却毫无关系,他们找昆仑城的麻烦,却找不到中洲头上,这是黑暗世界的冲突。

    可中洲一旦用官方的,明面上的力量帮助昆仑城,那两者之间的关系就等于是坐实了,到时候恐怕有很多人会拿着旧账来找中洲要一个说法,所谓的真正的战争,也许就会因此而起。

    东岛的特战系统也是如此。

    夜灵是他们多年前在外放养的势力,如今雪舞军团要拿夜灵在东岛的根基,东岛方面就算不同意,在明面上也做不出什么来。

    因为这是雪舞军团和夜灵的事情,东岛会暗中派遣高手与雪舞军团较劲,可表面上却只能装成是什么都不知道,东岛一旦跟夜灵扯上关系,那雪舞军团就会跟中洲也扯上关系,这样的后果是东岛承担不起的。

    所以他们此次的东岛之行,面对的对手并非是东岛,而是无数东岛特战系统的高手。

    这听起来或许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的差别却是天上地下。

    “轮回宫,昆仑城,叹息城,雪舞军团,  圣殿骑士团,幻世这才是刚刚开始,随着局势变换,今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卷进来,骑士,你说我这一去,再回来是不是就该从天空学院毕业了?”

    李天澜轻声叹息,自嘲道“我还没上几天课呢。”

    “不会。”

    骑士微笑着开口道“我们此次过去只是打开局面,等时机合适的时候,会有人出面的。”

    这话说的含糊,但李天澜却没有多问。

    身为轮回宫的十二天王之一,骑士可能知道很多,  也可能知道的很少。

    李天澜目前什么都不清楚,但有些问题,他也不需要问的太清楚。

    这是黑暗世界各大超级势力的争锋。

    但对他来说,同样也是中洲年青一代的争锋。

    他要做的不是在争锋博弈的大势之中参与那些权谋和诡道。

    大势之下,甘愿蛰伏,逆流而上,才是他最应该做的。

    “愿做一颗棋子,不求跳出棋盘,只求一往无前。”

    前往集合地的道路上,李天澜眼神眯起,喃喃自语。

    骑士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

    两人赶到集合地点的时候,参加特训的五十名天空学院精锐已经站成了一个整齐的队列,队列前是一个高台,高台下搭着架子,上面摆放着数十个酒碗,而高台之上的灯光下却空空如也,暂时还没有任何一位高层出现。

    “那里才是我的位置。”

    骑士指了指高台,咬着有些生硬的中文道“我去了。”

    李天澜微微点头。

    “天澜,这,这边这边。”

    队列后方,李拜天高瘦犹如竹竿的身影出现在李天澜眼中,他使劲的挥着手,笑容灿烂,一脸得瑟的模样。

    李天澜眼神转过去,看到了李拜天,同样也看到了宁千城,夜画雨,虞青烟,还有站在几人最后方,但却比任何人都吸引人视线的许褚。

    一个多月未见,每个人看似没什么变化,但气息却都强盛了不少,李天澜内心微微一暖,快步走过去,原本他是想要绕过人群,可看到他走过来,面前的队列中,最前方的两个学员犹豫了下,反而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路。

    李天澜微微一愣。

    下一秒,队列完全分开,全都让开了一条路。

    李天澜一脸错愕的穿过人群,看着李拜天道“什么情况?”

    他现在或许在新生中有些名气,但还不至于让所有人都畏之如虎吧?

    “他们啊,都被大师兄打怕了。”

    李拜天嘿嘿一笑,走过去亲热的搂着许褚的肩膀。

    许褚身材宽厚,李拜天身材瘦弱,两人站在一起,当真是怎么看怎么滑稽。

    “少爷。”

    许褚看到李天澜的眼神扫过来,眼神沉闷的叫了一声。

    “我和拜天商量过了,大师兄加入东皇殿,不过目前我们架子很小,大师兄就先跟着你保护你的安全,这也是他的本意。”

    宁千城看了一眼李天澜,解释道。

    李天澜微微点头,尽管对于许褚还有些摸不到头脑,可这位猛将加入东皇殿,起码现在不是什么坏事,他主动伸出手笑道“欢迎,既然都是自己人,今后也不要叫什么少爷了,叫我名字就行。”

    许褚摇了摇头,没有握手,而是再次躬身,沉声道“少爷就是少爷。”

    对这个死心眼,李天澜一时半会也没法多说什么,只是随意点头,站在几人中间不再多说。

    “嘿,天澜,这一个月你是不知道,大师兄是真的猛,不管新生老生,基本上没人挡得住他一拳,他这一拳头挥过去,就是樊浩宇都不敢硬接,燃火境巅峰高手,生猛的厉害,他现在可以说是咱们东皇殿的第一高手了。”

    李拜天站在李天澜身边嘿嘿笑道,隐约间似乎有了些狐假虎威的意思。

    “你们呢?一个月来有什么收获?”

    李天澜眼神盯着面前的高台,轻笑着问道。

    “我们还行,最惨的是青烟,这一个多月,秦主任把青烟折腾惨了,心疼的千城不要不要的,嘎嘎,千城说了,到了东岛,我们在庆祝一下。”

    李拜天嘎嘎怪笑。

    庆祝?

    李天澜莫名其妙,再看虞青烟,果然发现这位性子单纯柔弱的女孩跟一个月前有了不同,她还是她,但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清澈依旧,纯真却已经被坚定取代。

    李天澜顺着她的手看过去,视线中,宁千城和虞青烟的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十指紧扣。

    李天澜一脸恍然,笑道“确实应该恭喜,应该大醉一场才对。”

    他看着宁千城有些不自然的脸色,戏虐道“你小子动作够快的,这才一个月啊。”

    虞青烟脸色一红,低着头一言不发,但拉着宁千城的手却并没有放松。

    宁千城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转移话题道“天澜,这一个多月你怎么样?突破了没有?”

    “凝冰了,收获很大。”

    李天澜笑着点点头,还没等宁千城说恭喜,旁边的李拜天就毫不犹豫的开始得瑟“天澜你这境界可有点低,我还以为你能入燃火呢,看来哥这样的天才果然是可遇不可求的,来来来,让你见识一下这个。”

    他说着话,直接伸出手。

    一道火苗从他的掌心处窜了出来,火苗涌动,最终在他手心出凝聚成了一把异常凝实的精致火剑。

    灼热而虚无的剑意散发,空洞而凌厉。

    聚火成兵!

    这已经是燃火境稳固期的标志了。

    李天澜眼神微微一亮。

    李拜天继续道“所以啊,哥现在应该是东皇殿的第二高手。”

    李天澜嘴角一抽,伸手随意覆盖住李拜天的手掌。

    李拜天手心处的火剑依旧,但所有的剑意却刹那间凝滞。

    李天澜手心处水光弥漫而下,李拜天手心的火光已经完全消失。

    “老老实实排第三吧。”

    李天澜轻笑一声,看着一脸目瞪口呆的李拜天,轻笑道“领导来了,少废话。”

    视线中,一排身影依次走上高台。

    李天澜眼神微微一缩。

    最前方,一个相貌平凡眼神却极为有神的男子走在最前面,在他身侧,一道倾国倾城的年轻身影跟他并肩而行,风华绝代。

    这一刻的她似乎成了高台上的唯一,清清冷冷,却璀璨夺目,一时间所有人都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甚至下意识的忽略掉了登上高台的其他身影,连骑士这个异国女子登台,都没有引起多大的讨论和轰动。

    只有李天澜的眼神依旧平静。

    他深深看了一眼最前方的中年男人,不动声色。

    叶东升!

    除了在边境的那一次之外,这还是他第二次看到这位中洲军神。

    庄华阳,秦珂,古云侠,劫,雷神,一个个的高层一一亮相,李天澜甚至在末尾看到了王逍遥。

    他的眼神慢慢转过来,最终停留在了跟叶东升并肩而行的秦微白身上,眼神温柔。

    整个队列都是一片沉寂。

    “嫂子确实漂亮的有些过分了,天澜,你这个悲剧。”

    李拜天看了看秦微白,摇头叹息,一脸的痛心疾首“以后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你有兴趣下嘴啊?你这起点太高了。”

    李天澜懒得理他,只是专注的看着高台上恍如仙子下凡的她,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心平气和。

    秦微白也在看着他,柔柔一笑,双方对视的刹那,似乎彼此就是彼此的全部世界。

    台上台下。

    高层与学员相互敬礼。

    最前方的叶东升扫视一周,最终在李天澜的身上停了停,有些凝重的眼神似乎也变得缓和起来。

    中洲与轮回共谋东岛。

    轮回要的太少,少的让所有高层都有些疑虑,甚至一部分激进的高层还认为这是轮回的阴谋。

    不过李天澜也在东岛的名单上,这也让一些人按捺住了内心的怀疑。

    轮回宫主为了李天澜直入帝兵山,甚至不惜跟北海王氏同归于尽,对李天澜的维护可见一斑,有李天澜在,中洲高层纵算是怀疑,最终还是决定启动了这次行动,不过接下来的时间里,李天澜势必会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了。

    他的眼神在李天澜身上扫过,轻咳一声道“各位。”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秦微白的身上转了过来,落在了叶东升身上。

    在无数或者嫉妒或者火热的目光中,秦微白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阻碍了众人看向她的视线。

    叶东升温润柔和的嗓音继续在高台上响起,飘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各位,此次行动,事关我中洲大局,甚至事关我中洲国运。在我身后三公里外的机场上,飞机已经准备就绪,四十分钟后,各位同学将带着你们的使命出发,前往东岛。”

    “我不知你们接下来的所见所闻,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此行对你们每个人而言都是考验,流血,牺牲,埋骨他乡,你们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绝境和危险,在东岛,你们代表的是中洲。同样,在东岛,  你们是整个东岛的敌人。”

    他语气顿了顿,继续道“边禁军团和东部战区的同志们在一周前就已经秘密出发,你们将是第一批人中的最后一批,在出发之前,我在问一句,对于这次行动,有没有想要退出的?”

    沉默。

    一片沉默。

    叶东升静静等了一分多钟,这才继续道“看来没人打算放弃这次行动,你们都知道你们自己的选择意味着什么,所以多的话不用我说了,最后告诉各位一句,去了东岛,你们就是中洲最精锐的战士!东岛是前线,是战场,战场上没有逃兵,你们现在可以退出这次行动,退出天空学院,退出特战系统,但去了战场,退出就等于是叛国,能明白吗?”

    “明白!”

    台下五十名学院异口同声,那是一种并不算响亮的声音,但却极为坚定,不可动摇。

    叶东升深深呼吸,突然挥手。

    高台之下的架子上,所有的酒碗全部飞起,准确的漂浮在每一个学员面前,漂浮在高台上每个高层面前。

    叶东升端起酒碗,笑了笑“对酒当歌,我在中洲等各位凯旋而归,到时我亲自高歌一曲,给你们庆功。”

    他端着酒碗,将碗中酒水一饮而尽。

    所有人随着他的动作都将面前的美酒一饮而尽。

    “此次为国出征,愿各位一往无前,死得其所。”

    叶东升放下酒碗,面朝台下,一脸肃穆的举起手,行了个军礼。

    台上台下的手臂齐刷刷的举了起来。

    气氛庄严而肃穆。

    “出发。”

    叶东升放下手臂,直截了当的开口道。

    没有鼓舞士气的豪言壮语,这场出发前的誓师,更像是送别。

    送他们去死。

    一往无前,死得其所。

    这就是残酷而血腥的黑暗世界。

    精锐当死。

    战士当死!

    台下的队列沉默着走向机场。

    台上的高层也一一下台。

    劫,雷神,秦珂,古云侠,骑士

    这些都是前往东岛的惊雷境高手。

    而跟着这些高手一起下台的,还有秦微白。

    留在台上的高层都诧异的看着秦微白,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秦微白步伐轻柔的走下台阶。

    队列沉默而过。

    当秦微白走下最后一阶台阶,李天澜和东皇殿的其他人也正好即将路过高台。

    李天澜的身体停下,看着面前仿似不属于凡尘的绝代佳人,轻声笑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不久。”

    秦微白柔声说着慌,眼神深刻而眷恋“高了不少。”

    李天澜点点头,含糊道“那药很好用。”

    “可还是没以前帅。”

    秦微白又说了一句。

    李天澜没听懂,却也没多想。

    秦微白上前一步,整理了下他的衣领,柔声道“一定要小心些,骑士和燃火会随时保护你,事不可为的话,不妨将两人放弃,无论如何,你都要活着。”

    骑士就站在秦微白身边,闻言表情没有丝毫异色。

    李天澜微微点头,主动伸出手,握了握秦微白沁凉的小手道“没事。你的药我收到了,放心吧。”

    秦微白轻笑一声,突然再次向前一步,双手搂住了李天澜的脖子,红润娇艳的小嘴直接印在了李天澜的嘴上。

    娇柔的,强势的,霸道的。

    世人看法,与她何干?

    她的世界,从来都只有李天澜一个人。

    以前是,以后也是。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李拜天吹了个口哨,大呼小叫,一脸兴奋。

    宁千城等人用力的鼓掌,看上去异常欢乐。

    李天澜下意识搂住秦微白纤细的腰肢,吻的认真而仔细。

    高台上,只有王逍遥神色苦涩,那并不是尴尬和愤怒,而是一种落寞到了骨子里的失落和茫然。

    台下那个被人搂在怀里亲吻的女子,当真是他认真的喜欢着,甚至是爱着的。

    天地之间的铁血氛围中,突然多了一丝柔情。

    良久。

    漫长。

    旁若无人的亲吻终于结束。

    秦微白紧紧搂着李天澜的脖子,悄悄喘息道“我等你回来,到时候有奖励哦。”

    李天澜拍了拍秦微白的背部,嗯了一声。

    学员的队伍终于完全路过高台。

    秦微白站在原地看着李天澜已经消失的背影,一动不动的站了良久。

    “去吧。”

    高台下,秦微白突然开开口。

    一直站在秦微白身边的骑士应了一声,就要离开。

    “记住了。”

    秦微白清冷的嗓音响起“你可以死,  但我的男人,不能有事。”

    骑士的身影微微一顿,重新转身,对着秦微白深深鞠躬道“万死不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