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四十八章:有进无退,恬不知耻

第四十八章:有进无退,恬不知耻

 热门推荐:
    六月十一日清晨八点钟。

    东都暴雨。

    飞机在暴雨中平稳的落在跑道上,李天澜走出机舱,顺着可以直入机场大厅的通道前行,看着窗外密集的雨点疯狂的敲打着地面,他原本平静的内心似乎也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风雨将至?

    不。

    暴雨已然落下,仿若倾覆世界。

    窗外的天空阴沉,本该是漫天明媚阳光的苍穹上乌云遍布,泛着诡异的黑色,朝阳不曾升起,清晨的东都,犹如长夜将至。

    “这日子选的够给力的。”

    李拜天拉着夜画雨的小手,另一只手放下手机,蛋疼道“我刚才查了下东都的天气预报,接下来一周都是暴雨。这种鬼天气,遇到个海啸地震什么的都不稀奇,老子到时候可别一个人都没杀就死在天灾手里了,没比这个更冤枉的。”

    李拜天的声音压的很低,语气也很含糊,但些许敏感的词汇却还是刺激到了一些人的神经,东皇殿六人的前方,一道窈窕修长的女子身影几乎是本能的转过身,眼神也落在了李拜天身上。

    女子的容貌极美,留着一头在东岛并不多见的齐耳短发,英气蓬勃,显得极为简单干练,他看着李拜天微微眯起眼睛,语气中也带着稍许的凝重道“你刚才说谁?”

    “嗯?”

    李拜天一脸茫然,他的身份比起面前的女子来其实并不差丝毫,但奈何实力低微,之前一个月的特训里,他算是被对方重点照顾的对象之一,被虐了一个月,就算再强的心理素质,李拜天也有了些心理阴影,当下他也不敢反驳什么,只是弱弱道“我没说谁啊。”

    “天灾?”

    女子的眼神凝聚,认真起来的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妖异而危险的气质,她的眼神算不上凌厉,但却透着一种仿佛无孔不入的阴柔,看上去阴气森森,绝非善类。

    天灾的字面意思是自然灾害,但在黑暗世界,这同样也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代号。

    黑暗世界杀手榜排行第五位,号称当代枪王,此人不过是燃火境的实力,但却极为擅长潜伏和伪装,更是黑暗世界首屈一指的改枪高手,手持两把名枪,虽然不是凶兵,但却威力极大,无敌境之下,只要被他拉开了距离瞄准,任何一位惊雷境高手都会受到致命的威胁。

    如今东岛局势风波诡谲,一触即发,骤然听到天灾这个名字,由不得她不紧张。

    “白老师,他刚才说的是天气。”

    李天澜伸手指了指外面的暴雨轻笑道“外面的暴雨,已经被他联想到了海啸和地震上面了,拜天说不怕人祸,就怕天灾。”

    白老师哦了一声,随即秀美却极为危险的眸子微微一瞪“叫什么白老师?以后叫姐,老师什么的难听死了,难道我看上去很老吗?”

    她向前一步靠近李天澜,压低了声音道“要不是因为你这个小混蛋,小姑也不会把我发配到天空学院来,老师这种称呼我最讨厌了,你还往我伤口上撒盐,是不是想死?嗯?是不是想死?”

    “”

    李天澜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叫了声白姐,这位如今担任天空学院实战课小组组长的白家大小姐当真是自来熟到了一定程度,自从她来到天空学院,李天澜也就是几个小时前在登机的时候见过她一面,说了不到十句话,真不知道这位看起来极为高冷的白家大小姐是怎么这么自然的跟他亲近的,偏偏这位大姐一口一个小混蛋的叫着,  李天澜竟然不觉得有什么反感。

    白幽冥满意的点点头,刚想转身离开,李天澜已经不动声色的问道“白姐遇到过天灾?”

    时至今日,他已经不是当时初出茅庐的小白,最起码对于黑暗世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天灾的大名,他自然也听说过。

    白幽冥精致的脸庞微微一冷,点了点头道“那就是个变态,两年前我带队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过一次,如果不是几名下属用命掩护我的话,我估计就会死在非洲了,天灾本身并不算太可怕,可加上他的两把枪,只要拉开距离,无敌境之下基本上没有几个人是他杀不死的,现代热兵器对武道,本来就不是什么公平的事情。”

    李天澜点了点头,想起那把走特殊渠道大概在天黑的时候就能回到自己手上的天击,若有所思。

    白幽冥重新转过身,走向前方。

    他们入境东都,是以旅游团的名义,用的都是比真身份还真的假身份,飞机也不是专机,数百名乘客中,除了从天空学院出来的五十人和几位带队的惊雷境高手之外,其余的全部都是普通的游客。

    如今天降暴雨,游客密集的走在通道里,男男女女,他们混在人群中,当真是一点都不起眼。

    东都是东岛的首都城市,也是东岛的特战中枢神风部队的总部所在地,中洲在这座城市中投入的人员最少,但却也是最精锐的一批力量。

    劫,白幽冥,古云侠,妖姬,骑士,燃火,负责在东都的行动。

    雷神,秦珂等人则散落于东岛的其他两座大岛上。

    潜入东岛的两千名精锐已经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陆续进入东岛的各个地方。

    随着天空学院精锐的到来,目前就只剩下深海学院的五十人了。

    在中洲第二批支援人手到来之前,天空学院加上深海学院的精锐,一百人,就是中洲在东岛的所有作战力量。

    窗外的暴雨疯狂坠落。

    李天澜看了看窗外,磅礴的雨势中,天地间似乎一片赤红,犹如鲜血,凄厉而刺目。

    他漠然转身,直接走进机场大厅。

    虽无飞,飞必冲天。

    虽无鸣,鸣必惊人。

    东岛是他的第一个战场,一个足够大的舞台,一片波澜壮阔的大势。

    这一日。

    东都的倾盆暴雨中,李天澜以一枚棋子的身份正式登上黑暗世界的舞台。

    犹如过河之卒,有进无退!

    作为跟天空学院同等规格的特战学院,深海学院坐落于幽州西山深处。

    虽无江海奔腾的澎湃气象,但群山环绕的深海学院,却同样有着天空学院所没有的雄奇壮丽。

    深海学院跟天空学院的规模大致相当,院长陈松林上将虽然不是中洲当代的十大高手之一,但年纪却要比庄华阳年轻了十岁,名声不显,但两人的实际战力高低却应该是在伯仲之间,高层对于两座特战学院向来都极为重视,从制定高层名单到选择校址,制定课程,甚至学员的招募,都有专人负责,尽量将两所特战学院的实力平衡,如此才能让中洲的特战系统朝气蓬勃的发展,两所特战学院三年一届,在大量的流血和牺牲背后,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才都堪称是一国之根基,如此力量,相互间平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至于华亭近年来局势特殊而微妙这件事,在高层选择分配学员的时候并不是考虑的重点,若非如此的话,很多大人物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子女徒弟避开高层选定的名单,走后门进入天空学院。

    清晨八点钟。

    东都暴雨倾盆之时,幽州城同样细雨朦胧。

    被西山环绕的深海学院内雾气弥漫,恍惚飘渺,犹如仙境。

    跟在天空学院的叶东升不同,在深海学院最出色的五十名精锐出征之前,中洲战神古行云亲自登台,举行了一个声情并茂足以让人热血沸腾的誓师大会,并且在会后亲自将五十名精锐送上了飞机。

    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他才重新回到了深海学院临时给他安排的休息处。

    休息处位于住宅区,二楼,内部的装饰不求奢华,但却极为舒适,一身戎装带着红色元帅军衔的古行云走进门,顺手将手中的外套放在衣架上,神色平静的走进客厅。

    客厅里默默坐着一个让人看不出年纪的绝美女子,她穿着一身淡绿色的旗袍,安静坐在沙发上,如同空谷幽兰,有种静谧而幽深的淡然意味。

    如瀑般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在她肩头,她带着一只碧绿色手镯的雪白手掌捧着一杯茶,默然不语。

    古行云走到她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女子动也不动,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毫无察觉。

    这是一个远观堪称倾城的女子,可是近观之下,她虽然依旧是美到了极致,但整个人却少了一丝动人的生气。

    就像是一个惟妙惟肖的精致布偶,漂亮自然是极为漂亮的,但却不是活物。

    “听说你在深海学院关注了几个新生,  今天我刻意来看了看,果然不错,都是可造之材。”

    古行云拿着茶杯喝了口水,微笑道“五个人里面,三个是有可能为昆仑城所用的,另外两人,一个可以说是自己人,虽然心思不定,但总体上我还能把握住。至于另外一个,那个你就不用打主意了,听姓氏你也应该清楚,那是东城家族的人,我们拉拢不到的。”

    女子依旧沉默,那是一种心灰如死般的麻木,仿佛对世间一切都不感兴趣。

    此次中洲之谋,东岛部分几乎完全是以天空学院为主,不说那五十名最精锐的学员,就是带队的人里,都有数名天空学院的高层,如此规模或许算不上天空学院倾巢而出,但起码也算是下了血本,于情于理,作为中洲特战系统的最高领导者,古行云都应该去天空学院走一趟,亲自送天空学院的人出征才对。

    可事实却让所有人都觉得错愕。

    去天空学院的是特战集团的另外一位领袖,军部常务部长齐北苍。

    而古行云自己却来了深海学院。

    所有人都在猜测古行云此举的深意,甚至有人怀疑古行云是不敢见到此时身在天空学院的轮回的人,只不过这种传言刚刚露了个头就被扼杀,如此传言,实在太白痴了点,六月十五日,无敌战无敌,而且又不是真正的生死相搏,身为中洲战神,古行云又怎会怯战?

    只不过这样一来,所有人更是不太清楚古行云来深海学院到底是什么意思。

    仅仅是为了关注眼前女子所关注的几个新生?

    这话不说别人信不信,就是女子自己都不相信,她不信,也不愿去想。

    昆仑城。

    与她无关。

    古行云。

    也与她无关。

    生死,大势,红尘,白雪,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跟她无关。

    古行云等了一会,见女子没有丝毫开口的意思,自嘲一笑,柔声道“离兮,等这次事情过了,我陪你在中洲看看吧,你不是一直想去北海行省的红颜瀑布吗?我陪你去,如何?”

    红颜瀑布

    女人始终麻木的眼眸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恍惚的波动,却一闪而逝。

    她摇了摇头,语气死寂道“我去过了。不用去看。”

    “故地重游也是好的。”

    古行云微笑道,语气儒雅而温和,看起来异常温暖。

    女子再次沉默,一言不发。

    离兮。

    一个听上去就极为伤感的名字,一个中洲甚至无数人都不曾听说过的名字。

    但这个名字,却同样代表着一个显赫之极的身份。

    昆仑城的城主夫人!

    一个跟古行云关系冰封了无数年的城主夫人。

    古行云拿起茶杯喝水,也变得沉默下来。

    手机在口袋中微微震动。

    古行云放下茶杯掏出手机打开,屏幕中,一张略有些昏暗但却又透着万般柔情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

    那是一对年轻男女拥吻的照片。

    女子青丝飞扬,倾国倾城。

    男人一身迷彩服,看似普通,但却吻的专注而深情。

    秦微白。

    李天澜。

    古行云平稳的握着手机,盯着屏幕上的照片,久久不语,甚至连身体都不曾动一下。

    如此奔放的画面,出现在秦微白这种轮回核心高层的身上,这是在表达什么?

    他轻轻眯起眼睛,将手机放在了离兮面前,轻笑道“这个年轻人怎么样?身具风雷双脉,日后成就简直不可限量,等他进入无敌境,再成长几年,甚至连我都压不住他了。”

    离兮眼神空洞,沉默不语,也不知道有没有再看照片。

    古行云将手机重新收回来,沉默了一会,才突然道“你看倾城如何?”

    离兮死寂的身体猛地一颤,缓缓转身,死死的盯着古行云。

    昆仑城的少主古寒山并非她所生。

    但昆仑城的小公主古倾城,却是她和古行云的女儿,今年不过十七岁!

    “幼阑怕是搞不定他。”

    古行云指了指照片上的李天澜,微笑道“你觉得倾城如何?”

    “刷!”

    离兮猛然抬起手。

    被她捏在手中的茶杯顿时扬起,一整杯茶水没有一点保留的全部被她泼在了古行云的脸上。

    “啪!”

    离兮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茶杯仍在茶几上,缓缓起身,一脸鄙夷道“恬不知耻!”

    她转过身,直接离开客厅,毫不停留。

    被泼了一脸茶水的中洲战神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半晌,他才抹了抹脸上的茶水,动作仔细而认真。

    茶水带着茶叶,一阵冰凉。

    就犹如一颗尘封了将近二十年的倾城之心。

    ---

    ps

    昆仑城少主是不是有一次脑抽打成古寒光了我记得是只有一次,而且找到并且改过来了古寒山,恩恩,古寒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