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十七章:惊天奇谋

第十七章:惊天奇谋

 热门推荐:
    过完中秋的第二日。

    八月十六。

    像是约好的一样,去了蜀山的李拜天和夜画雨。

    去了金陵的宁千城虞青烟。

    去了瑶池的许褚。

    还在天空学院的杜寒音。

    东皇殿的几位年轻人几乎同时回到了东皇殿。

    中秋之后的天气有些阴沉,厚重的云层在天空中翻滚搅动,清澈的人工湖前已经没有了李天澜的影子,只剩下那条金毛懒洋洋的趴在湖水前摇晃着尾巴。

    脸色有些阴暗的李拜天皱眉直接进入那座大部分都是由玻璃搭建的豪华行宫,直奔三楼李天澜的卧室。

    急促的脚步声在楼道中回荡着,李拜天的速度最快,他第一个赶到了李天澜的房门前,伸出手,刚打算敲门,早已听到脚步声的李天澜已经将房门打开。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两人都是一愣。

    “这么快?”

    李天澜语气有些诧异,看着面前的李拜天,看着李拜天身后的宁千城和许褚,他皱了皱眉道“不是说明后天才能回来?”

    李拜天有些阴暗的表情逐渐融化。

    他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轻声道“没事吧?”

    “怎么了?”

    李天澜侧身让所有人都进来,随口道“我能有什么事情?”

    李拜天有些犹豫。

    “没事就好。”

    宁千城看了看李天澜的脸色,尽量不动声色道“月瞳走了?”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你们走的当天,她就被她父亲带走了。”

    “我们都已经知道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你电话打不通,所以我们才急着赶回来。”

    宁千城深深呼吸一口,笑道“没事就好,也对,以北海王氏的名声,也不至于趁着这个机会为难你。”

    李天澜轻轻眯起了眼睛,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众人的表情除了最开始的担忧和阴沉之外,每个人的眼神都有些凝重。

    “所有人都知道了?”

    李天澜突然问了一句。

    站在几名年轻人身后的虞东来突然叹息一声,走到一旁坐下,沉默不语。

    杜寒音表情平淡。

    夜画雨和虞青烟有些茫然。

    李拜天眼神冷冽。

    宁千城只是苦笑一声,点点头道“所有人都知道了。”

    他特别加重了所有人三个字的语气,似乎想要说明这个所有的涵盖面是多么的广泛。

    李天澜哦了一声,面无表情。

    只是他的眼神却透着些许的讥嘲。

    这一句所有人也算是给李天澜解释了前两天的一个疑惑。

    那就是中秋前夜,王天纵的出现。

    神榜第一,堂堂剑皇,就算再怎么重视自己,也不至于千里迢迢的亲自跑过来跟自己说几句话,至于说来接王月瞳,这也不需要他亲自过来。

    如今北海王氏在华亭的势力逐渐由复苏的迹象,江南道的刘双华,华亭特别行动局局长叶封城,王逍遥,张家,甚至华亭市长岳醇光,哪一位出面李天澜都不能阻止他们将王月瞳带走,王月瞳现在也没有抗拒整个家族的勇气,而且她还没什么危险,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王天纵亲自过来似乎都显得多余。

    但像他这种人物,一举一动,又怎么可能真的多余?

    那一日他去看了爷爷,顺便来见自己,原来真的不是顺路。

    他带走了王月瞳。

    这就是一个信号。

    一个如今所有人都已经知道的信号。

    李天澜很清楚,王天纵去临安,没人会知道他和爷爷到底谈了什么,但从临安回来之后,他却直接带走了王月瞳,这就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王月瞳的离开没有问题,但落在其他人眼中,随着王月瞳的离开,北海王氏的态度也变得彻底明朗起来。

    所有人现在知道的不止是王天纵带走王月瞳,这所谓的信号,更深层次的含义,是北海王氏,并不欢迎李天澜这位中洲天骄的出现。

    信号已经发了出去。

    接下来北海王氏不需要做什么。

    因为昆仑城已经到了应该行动的时候了。

    而在北海王氏表明态度的同时,中洲其他的一些观望势力,想必也会拿出相应的态度。

    而这些态度,便是所谓的大势。

    中洲的大势。

    大势所趋,只能随波逐流。

    “预料之中。”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他确实没有想到王天纵的深意,但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早就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我听我宁司令说,最近中洲特战系统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具体”

    宁千城说着,提起自己的父亲,也只是生硬的说了一声宁司令。

    李天澜打断了他的话,笑道“我已经从东城大帅那边知道了。月瞳一走,特战部的事情应该是定了吧?”

    “这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但最终的结果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这是一个系统的改革,上面的意见也有些乱,如果没错的话,应该会先弄一个试点。”

    宁千城想起宁致远有意无意跟自己说的那些内幕,语气有些复杂。

    “东南试点?”

    李天澜眼神中嘲弄的神色愈发清晰。

    宁千城点了点头“东南特战总部应该会在近几天内成立,总部如今还没确定,宁司令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总部不是在华亭,就是在临安。”

    李天澜瞳孔收缩了一下,眯起了眼睛。

    东南特战总部如果是设在华亭的话,所有人都无话可说,这里是直辖市,地位极为重要,总部设立在这里本就应该。

    但设立在临安,这就显得非同寻常了。

    东南数省实力雄厚富饶,但如果论地位的话,金陵绝对比临安要超出一丝,东南特战总部如今拟址却是临安。

    重新出现在中洲的李氏,如今就在临安。

    “都坐。”

    李天澜挥了挥手坐下来,半晌都没有说话。

    所有人都在等着李天澜的反应。

    特战总部的成立,对于任何需要快速崛起以实现某种目标的年轻势力来说,都是一场灾难,东皇殿受到的影响尤其深远。

    “蜀山是什么态度?”

    李天澜突然问道。

    他没去问宁千城东部战区的态度,那里是东南集团的势力范围,且不说宁致远愿不愿意为儿子做些什么,就算他想做,他也要听王天纵的。

    他同样也没去问许褚。

    瑶池和东城家族同气连枝,东城家族的立场肯定是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至于蜀山

    李天澜突然很想知道蜀山的态度。

    “大师兄暂时没有具体态度。”

    李拜天摇了摇头,他犹豫了下,苦笑道“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有些话我直说了,估计这个秘密也保守不了多久了,长岛之战的时候,难道你们就不奇怪为何领队的是三师兄,而不是大师兄吗?”

    李天澜内心一动,没有说话。

    蜀山涅槃剑主卫昆仑。

    中洲当代十大高手之一,最顶尖的半步无敌境。

    他为什么没参与长岛之战?

    李天澜眼神有些玩味。

    “因为那个时候,大师兄正在全力破境,企图强入无敌。”

    李拜天苦笑道“但是他失败了,如今身受重伤,境界也已经从半步无敌境下滑到了惊雷境巅峰,这种时候,蜀山对这件事情只能保持沉默。”

    他突然看了看李天澜,继续道“不过大师兄让我转告你一句话,退一步海阔天空。”

    李天澜表情动了动,他认真的看着李拜天,轻声道“我想起一件事情,我们三人在天空学院,恰巧被分在同一间宿舍,这不是巧合吧?”

    李拜天脸色一僵。

    宁千城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不过事到如今,见过了东城无敌,李天澜早已知道宁千城跟他一个宿舍是东城家族的安排。

    至于李拜天

    李天澜轻声问道“是卫昆仑前排的安排?”

    李拜天犹豫了下,苦笑道“这倒不是,说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在一间宿舍确实不是巧合,我是受人所托,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你一把,让你尽快强大起来。不过做这些安排的不是大师兄,他那时候又不认识你,是二师兄让我出现在你身边的。”

    二师兄

    李天澜一脸错愕。

    其他几个年轻人有些茫然。

    只有虞东来在稍微一愣后,露出了了然的神色,他的眼神却亮了起来。

    蜀山的二师兄。

    准确的说,这所谓的二师兄不是师兄,而是师姐。

    幻影剑主云沁曦。

    也是蜀山最为神秘的一位剑主。

    蜀山巨头,女性,半步无敌境高手,这种身份放在哪都是很值得人八卦的。

    李天澜在长岛的时候就听叹息城的顶级刺客幽梦提到过云沁曦,据说这位幻影剑主跟中洲隐神司徒沧月关系极差,甚至水火不容,也正因为如此,李天澜才会变得更加疑惑。

    他原以为李拜天跟自己在一起是卫昆仑的安排,可如今却冒出了一位云沁曦。

    她既然跟叹息城主关系极差,为何会帮助自己?

    “难道你二师兄认识我?”

    李天澜忍不住问道。

    “不认识。”

    李拜天摇了摇头,他的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李天澜,语气诡异道“不过二师兄虽然不认识你但是天澜你不会真以为你们家的老爷子这些年真的只是简单的守在边境什么都没做吧?”

    李拜天嘴里的老爷子,自然就是李鸿河。

    但问题是李天澜却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看样子,李拜天似乎知道什么?

    “你知道什么?”

    李天澜直接问道。

    “论年纪我比你大几岁,但李氏出事的时候,我还不懂事呢,我能知道个啥?”

    李拜天无奈道“不过我之前听大师兄无意间提起过李老爷子,具体什么事我忘了,但大师兄当时说整个中洲,要说老狐啊不,老谋深算,呃,要说老而弥坚咳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大师兄说这方面,李老才是中洲真正的第一人。”

    李天澜的内心有些怪异。

    老狐狸老谋深算

    这才是卫昆仑当时要表达的意思。

    只不过自己的爷爷这些年一直安静,他谋的什么?又算的什么?

    李天澜内心的好奇心完全被调动起来“为什么会这么说?”

    李拜天皱着眉摇头,他记忆中,大师兄唯一一次说起李氏的时候,似乎有些喝多了,他确实比卫昆仑能喝,但卫昆仑喝多了,李拜天自己又能好到哪去?那次的对话他也只是记得只言片语而已。

    “我只记得四个字。”

    李拜天平静道“惊天奇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