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三十一章:龙在中原

第三十一章:龙在中原

 热门推荐:
    并不是只有中原行省的人听到了那声清雷。

    雷声在云深处滚滚而过,声波扩散,最终变成天地间的一声轻响,随即了无踪迹。

    北海王氏。

    帝兵山上。

    正在帝兵山做客的中洲玄学宗师玄玄子猛然抬头望向了天空。

    黑夜过去,黎明将至。

    帝兵山上散发着蒙蒙的光,从帝兵山上眺望远空,远空依旧带着灰暗的夜色,玄玄子看着高空,挂在他嘴角的笑容逐渐收敛,他的瞳孔开始收缩,就连身体都变得僵硬。

    “道长?”

    坐在玄玄子对面的王逍遥有些诧异。

    玄玄子来到帝兵山已经七日。

    除了第一日的时候王天纵亲自见了见玄玄子,剩下的日子,一般都是王逍遥陪在他身边。

    帝兵山很多事情都是如此。

    玄玄子也没觉得被怠慢。

    王逍遥的身份足够尊贵。

    而且王逍遥如果不想被人讨厌的话,他绝对算是一个很难让人讨厌的人物。

    王逍遥的人缘在北海王氏是最好的,无论是在山上,还是在山下。

    北海王氏内部有分歧的时候,一般都是王逍遥出面做和事佬。

    东南派系出现摩擦的时候,也是王逍遥出面调停。

    他甚至能跟昆仑城的大长老古行云坐在一起谈笑风生,自然而然。

    他的脑子里似乎从来都没有敌我。

    所以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他的真诚。

    王天纵喜静。

    于是每当帝兵山上有重要客人的时候,都是王逍遥作陪。

    王逍遥跟玄玄子的关系不错,算是忘年交,对于玄玄子来说,跟王逍遥坐在一起,甚至比他面对王天纵的时候还舒服。

    “你听。”

    玄玄子沉声开口道,他依旧是一身干净的道袍,手持拂尘,童颜鹤发,仙风道骨的如同神仙中人。

    “听什么?”

    王逍遥一脸无奈,跟玄玄子相处久了,他已经习惯了这位玄学宗师偶尔的神神叨叨了。

    两人所在的地方是帝兵山最适合观景的地方之一,王逍遥和玄玄子本是在等日出,可如今天边刚两起光,玄玄子就如此激动,王逍遥怎么也想不明白。

    “龙吟!”

    玄玄子深深的语气中带着浓的化不开的凝重。

    他其实没有听到那声清雷。

    可刚才那一瞬间,他当真是隐约听到了龙吟。

    他望向中原行省的方向,沉吟良久,才缓缓道“龙在中原。”

    他霍然转身看着王逍遥,认真道“我现在就要见剑皇陛下,此事关乎我此行成败,要快!”

    王逍遥看了他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了手机。

    天边破晓。

    帝兵山上起了晨风。

    玄玄子手中雪白的浮尘骤然间随风而动。

    浮尘前端的白丝飘扬而起,根根竖立,随着风轻轻颤动着,如同一朵苍白的没有丝毫色彩的花。

    天地间无形的风贯穿了整个浮尘。

    玄玄子脸色巨变。

    “啪!”

    清脆而清晰的声音在帝兵山上响起。

    在王逍遥骤然凝聚起来的视线中,玄玄子手中的浮尘陡然炸裂。

    玄玄子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鲜血斑斑点点,染红了破碎的浮尘。

    帝兵山的凉亭里升起了白雾。

    浓雾骤然而起,笼罩大片的山野。

    白雾在玄玄子愤怒至极的喘息声中声响高空。

    雾气在扩散,在凝聚。

    被白雾清洗过的山野愈发翠绿。

    白雾在升高。

    晨光完全亮起。

    鲜艳的朝阳跃出东方无尽的海面,金光洒落下来,飘向高空的白雾变成了一朵云。

    云雾越飘越远,最终完全消失。

    脸色惨白嘴角挂着血迹的玄玄子死死的盯着云雾消失的方向。

    在他面前,浮尘的碎片已经完全消失。

    “老秃驴!”

    玄玄子紧紧咬着牙,眼神中充满了怨毒“阴魂不散!”

    “道长!”

    王逍遥终于在眼前的惊变中反应过来,他向前一步,扶着玄玄子坐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玄子深呼吸一口。

    极短的时间里,他原本白的富有光泽的发丝就彻底暗淡下来,变成了苍老的灰白。

    他的手掌颤抖着抹掉了嘴角的鲜血,突然抓紧了王逍遥。

    “我现在要见剑皇陛下!”

    他认真的看着王逍遥的眼睛。

    两人的距离很近。

    王逍遥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眼睛里狰狞的光。

    天气彻底明亮。

    长夜变成了白昼。

    阳光明媚。

    初夏帝兵山的清晨,一片鸟语花香。

    一道狂暴的惊雷声骤然划破了帝兵山上的静谧。

    帝兵山顶突兀的出现了一片深邃炫目的幽蓝。

    无边无际的剑意在山顶炸开。

    剑意在帝兵山上汹涌呼啸。

    山下的怒海开始奔腾,浪潮疯狂的拍击着悬崖,潮声随着扩散的剑意彻底沸腾。

    山顶那抹幽蓝不停扩散。

    遮住了阳光,扭曲了空间,风声在光芒中扩散。

    寂静的天地中,一时间只剩下无比璀璨耀眼的万道雷光。

    雷光在半空中游离蔓延。

    眨眼间的功夫,遮住了太阳的雷光就已经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把长达数百米的巨剑。

    巨剑在空中旋转,剑意如雨,不停垂落。

    王逍遥看着山顶一脸惊喜。

    “圣霄突破了!”

    他的声音中带着发自内心的愉悦。

    王圣霄最近几年一直都活跃在外界,李天澜之后,如今他已经可以说是中洲年青一代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即便是在黑暗世界中也杀出了赫赫威名,号称北海天骄。

    一直到三个月前王圣霄才重新回到了北海王氏,已经做好了更进一步准备的他安静了三个月,终于在今日功成。

    这一年的王圣霄二十六岁。

    二十六岁,身具风雷双脉的惊雷境巅峰!

    天骄之争。

    无敌的路上,王圣霄已经走在了最前面。

    王逍遥意气风发。

    可玄玄子的脸色却愈发惨淡。

    他惨笑一声,看着雷光漂浮聚散的方向,喃喃道“晚了。”

    “什么晚了?”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无比的平静。

    问话的不是王逍遥。

    而是悄无声息出现在凉亭之中的王天纵。

    王逍遥没有通知他过来。

    但是在看到王圣霄突破的第一时间,王天纵直接出现在了玄玄子面前。

    “龙脉已成。”

    玄玄子看着王天纵,苦涩道“陛下,没有机会了。”

    王天纵皱了皱眉。

    王逍遥身体也是一紧。

    龙脉!

    随着当年李狂徒叛国,中洲二十多年来已经没有了龙脉。

    这是中洲所有的大人物都知道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中洲近年来才会如此跌宕。

    如今龙脉已成?

    王逍遥看了看王天纵,又看了看玄玄子,他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王天纵的眼神已经完全凝聚起来。

    “就在刚才吗?”

    他问道。

    “我不清楚。”

    玄玄子摇了摇头,他的眼神真的很茫然“也许是在刚才,也许是在之前,无为临死前阴了我一次,我现在已经把握不到龙脉的状态。多年来积累的气运被生生掠夺”

    他一脸的哭笑中透着不甘和无法发泄的愤怒“是我输了。陛下,圣霄的事情,现在我已经无能为力。”

    王天纵沉默不语。

    玄玄子在中洲声望极高,但近年来也有人私下里议论这位玄学宗师根本不如无为大师超然,反而看起来更像是北海王氏御用的玄学大家。

    这么说不无道理。

    这些年玄玄子确实为北海王氏做了很多。

    而他此行说是做客,实际上却是这些年中来北海王氏最关键的一次。

    多年以来,他和无为大师一直都企图重塑龙脉。

    两人都有各自的进展。

    只不过他们最终的选择却截然不同。

    无为大师选择了李天澜。

    而玄玄子选择了王圣霄。

    到底是谁来承载龙脉,对两人而言,都是不同的大因果。

    玄玄子此来帝兵山,就是想将多年来积累的气运全部转嫁到王圣霄身上,一举让王圣霄身负龙脉雏形。

    可如今龙脉已成。

    无穷的气运在龙脉初成的瞬间直接被生生掠夺。

    王圣霄已经失去了机会。

    无论这是有意还是无意,此举都可以说是彻底破坏了北海王氏的整体计划。

    如果不发生这种意外的话

    王圣霄一旦承载龙脉,在服用一整套的永生药剂,他足以在最快的时间内冲入无敌境。

    三年?四年?也许更短的时间。

    可如今,这个机会却不在了。

    “龙脉在李天澜身上。”

    王天纵说道,他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玄玄子看着王天纵。

    王天纵的眼神幽深而平静,没有半点情绪。

    玄玄子点了点头。

    “今后他会如何?”

    王天纵问道。

    玄玄子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人能够判断他的天命,也没人能够推测龙脉的走势。今后的话龙脉加身,中洲越强,李天澜就越强。”

    这句话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的话,就是李天澜越强,中洲就越强。

    “万敌不侵,见龙卸甲!”

    玄玄子沉声道“李天澜已经回来了,他现在在中原。”

    王天纵的身子似乎轻轻震动了一下。

    他沉吟良久,才问道“没有机会了?”

    “我没有把握。”

    玄玄子说道“我无法确定他承载龙脉的时间,如果时间还短的话,倒是有可能抽离出来不过圣霄没有机会了。如果可以成功抽出龙脉的话,逍遥和帝江相对最合适。”

    “如果李天澜真的跟中洲气运完全合一的话”

    王天纵深深的看着玄玄子“北海王氏今后会如何?”

    玄玄子看了王天纵一眼,心想北海王氏如今危机渐近,王圣霄不能入无敌,计划被完全打乱,这所谓的以后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沉默了很久,才淡淡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确定。

    但在真正的枭雄眼中,不知道的意思,那就是不好。

    北海王氏的今后不好。

    王天纵眼神闪烁了下,平静道“现在应该怎么做?杀了李天澜?”

    玄玄子默然片刻,淡淡道“龙脉有根基,想要尝试抽出龙脉,必须在龙脉初生的地方进行。”

    他顿了顿,垂下眼皮,轻声道“陛下如果想要夺回龙脉,首先是要拿下临安孤山。”

    “杀了李鸿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