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三十八章:剑意风暴

第三十八章:剑意风暴

 热门推荐:
    决战在天空学院并不罕见。

    那足以令人心惊肉跳的死亡指标,那绝对不同于外界的学分规则,这一切都说明特战学院和外界的那些普通军校完全不同。

    这里虽然不像真正的黑暗世界那般阴冷残酷,但却也没有仁义道德之下的善良温柔。

    学分决定一切。

    学分多的,都是强者。

    所以这里就是强者决定一切。

    在这种残酷的有些赤裸的竞争环境里,决斗,往往就意味着生死。

    所以在天空学院,死亡也并不罕见。

    李拜天和古幼阑之间的决斗意味着很多东西。

    这意味着两院最终演习之前最残酷诡异的那段时间已经开始。

    意味着年青一代四大势力之一的东皇殿将遭遇严峻考验。

    意味着昆仑城和蜀山各自的声望

    还有很多。

    但本质上,这就是一场决斗。

    决斗的双方上报教导处,教导处认可后选择时间地点,然后开打。

    就这么简单。

    尽管这次决斗吸引来的观战者多了一些,但决斗仍然是决斗。

    决斗不需要废话。

    庄华阳说了开始。

    他的身影在高台上缓缓消失。

    几乎是同一时间,长剑出鞘的清脆铮鸣声骤然在高台之上回荡。

    李拜天拇指推动着剑锋。

    古朴的长剑在他手中轻轻颤抖,剑锋摩擦着剑鞘的声音在每个人耳旁环绕着。

    剑锋明亮而锋锐,但光芒却极为缥缈。

    缥缈的光在高台上亮起,若隐若现的剑意瞬间铺展出去。

    李拜天站在层出不穷的剑意中,人与剑仿若已经完全合二为一。

    所有人都看着李拜天手中那把剑。

    蜀山之中,这是唯一一把名气可以跟涅槃剑并驾齐驱的传世名剑。

    剑名太虚。

    数百年的时光中,蜀山只有寥寥数位太虚剑主,但传承不绝,只要出现,日后必成无敌境。

    没人敢小看李拜天。

    他的存在,也是在没有李天澜的这几年,东皇殿仍然是年青一代四大势力的主要原因之一。

    李天澜站在人群中,安静的看着这场拉开中洲年轻一辈残酷角逐序幕的决战。

    三年不见,李拜天的变化并不大,最主要的变化还是气质。

    曾经那个嘻嘻哈哈的年轻人似乎逐渐在远去,他变得沉稳了很多,如今静静站在那,整个人却透着一种如剑般的锋锐和凌厉。

    他的剑气隐而不发,但四周的剑意却愈发缥缈。

    古幼阑同样变化不大。

    相比于三年前,她的身材似乎更好了一些,她的身材娇小,仍然带着银色的面具,面具下绝美的唇角也更有风情,她站在李拜天对面,娇小的身体却带着所有人都能清晰察觉到的巨大力量。

    李天澜不动声色的挺直了身体。

    高台之上,太虚剑即将完全出鞘。

    李拜天神色宁定,淡然道“请。”

    “你确定要和我动手?”

    古幼阑红润的唇角弯起来,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李拜天没有说话。

    太虚剑剑锋完全亮起,剑尖跳出了剑鞘,带起了一阵细弱的嗡鸣声。

    刹那之间,李拜天周围爆发出了无比耀眼的雷光。

    雷光笼罩整个高台。

    李拜天已经在璀璨的光芒中消失。

    无穷的剑意呼啸着聚集,犹若一条直线,直冲古幼阑。

    太虚剑第一式。

    虚空无极!

    剑气如落雪,森然的剑气似是从虚空穿越入尘世,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古幼阑身边,汹涌剑意不停旋转,瞬间将古幼阑整个人都笼罩进去。

    穿梭的剑气带起了风。

    古幼阑满头长发肆意飞舞,近乎磅礴的剑气笼罩下,她娇小却火爆的身躯猛然一动。

    巨大的力量一瞬间从她的体内爆发出来。

    古幼阑柔软的腰身一转,雪亮锋锐的锋芒冲天而起。

    她的身影在剑意的笼罩下轻柔的晃动,姿态妖娆,但却毫无规律,只有无数凌乱密集的锋芒随着她的晃动出现,挤压着四周大片突兀而成的剑气,一道又一道的电芒在她路过的位置上升腾向高空,冲天的锋芒和剑气相互交织,雷光与电芒弥漫消退,内部几乎完全是由合金堆积在一起的高台剧烈的晃动起来。

    古幼阑的身体还在动。

    动的毫无规律。

    方圆几米的位置中,她的身体似乎似乎会随时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

    她的速度很快。

    狭小的空间中一瞬间出现了无数的残影。

    一个又一个惟妙惟肖的古幼阑出现在高台上,在残影凝固的瞬间变换成不同的姿势。

    她手中的武器清晰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那是一把软剑,但形状怪异,单锋,看上去更像是一把细刀。

    几道不同的残影手持细刀,或直刺或横扫。

    古幼阑还在动。

    残影越来越多。

    狂暴的剑意在残影之中不停激荡。

    流光七绝!

    这是昆仑城绝学中实用性最强的身法。

    无论贴身刺杀还是极速闪避,都堪称一流。

    而流光七绝完整的叫法,是流光七绝阵。

    一人成阵!

    古幼阑做不到在一瞬间维持七个残影组成真正的七绝阵,但五道残影却也足够了。

    交织汇聚的电芒和雷光完全消失。

    高台之上的空间陡然间扭曲起来。

    雷光落尽的瞬间,借着光芒的掩护,李拜天已经直接出现在了古幼阑面前。

    古幼阑的身体猛然一顿。

    扭曲的空气中,古幼阑身旁带着剑意的五道残影同时炸裂。

    剑意狂涌向天空,高台上出现了大片模糊的气浪。

    李拜天的身影被淹没在气浪里,鲜血飞溅出来,但随着鲜血出现的,还有成千上万道的剑光。

    剑光在气浪中不停盘旋,成片成片的飞射出来,被剑意充斥的空间开始逆向波动,气浪中出现了大片的漩涡,凌厉的太虚剑意从缥缈变得清晰,李拜天不停挥剑,剑光澎湃如雨,朝着古幼阑劈头盖脸的洒落过去。

    古幼阑径直向前。

    刺目的电芒几乎已经将她的身体完全淹没。

    无数把电芒形成的长剑在她周身整齐的排列着,剑尖朝外,剑柄朝下。

    电芒汇聚的长剑在她脚下形成了一个圆形,如同剑轮。

    剑轮围绕着在她身边不同舞动。

    无数的惊芒横空而过,跟成片汹涌的太虚剑意剧烈碰撞。

    电芒与剑意炸出了漫天的火花。

    双方剑意生灭之间,空间扭曲的愈发剧烈。

    古幼阑脚下的第一道剑轮完全成型。

    电芒组成的长剑横向延伸出去,疯狂旋转。

    第二道剑轮又开始汇聚。

    这一次的剑轮是竖向排列,几乎保护了古幼阑的整个身体。

    电芒在剑意中不停激射,仿若永无尽头。

    “太虚剑意不过如此,昆仑的剑,无穷无尽!”

    古幼阑冷冽的声音中,第三道剑轮缓缓出现。

    古幼阑的身边已经到处都是剑影,剑影旋转,飞舞如花,花开花落间,汹涌的剑意如同洪流。

    电芒冲击着磅礴的太虚剑意,寸步不让。

    八绝剑舞!

    昆仑城的真武十绝向来都是黑暗世界最顶尖的绝学,真武十绝或许不是黑暗世界中最强大的传承,但却绝对可以说是最全面的传承之一。

    真武十绝共有十式。

    其中第十式十方绝域堪称黑暗世界中最强的域。

    就算是第九式九幽绝地的伪域,也足以跟一些普通无敌境真正的领域一较高下。

    九幽绝地,十方绝域,这两式绝学可以说是昆仑城在黑暗世界立足的根本和最大的威慑。

    但真武十绝的前八式同样不容小觑。

    昆仑城的绝学也是修剑,但主要的却并非是修剑意。

    他们更看重的是剑阵!

    一人一阵,攻守兼备。

    流光七绝是阵。

    八绝剑舞同样是阵。

    其他几式一样是阵。

    阵与域相通。

    几式剑阵是可以说是昆仑城的高手们领悟九幽绝地和十方绝域的基础。

    剑阵的攻击力或许不是极端强大,但防御力同样非同小可,真武十绝中,有领域,有伪域,有防御剑阵,有进攻剑阵,有追求速度的剑阵,也有力求爆发的剑阵。

    与北海王氏和李氏极限追求破坏力和杀伤力不同,真武十绝的十式传承,可谓真正的包罗万象,是数百年时间里昆仑城无数先辈的智慧结晶。

    所以相比于北海王氏和李氏,昆仑城更能够代表武道。

    前两者,代表的只是剑。

    这同样是两种理念,不分高下。

    在昆仑城的眼里,北海王氏和李氏的高手,优点和缺点一样明显,他们的武道注重攻击,而忽略防御,那完全是疯子。

    而在北海王氏和李氏的眼中,昆仑城的武道没什么缺点,但同样也没什么优点,这种传承看起来均衡,样样兼顾,但却都不突出,这完全是傻逼。

    除了当事人,没人能够评价这两种武道理念的好坏。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势均力敌的战斗中,能够正面以攻击力硬生生破开昆仑城武道防御剑阵的人真的不多。

    最起码太虚剑意就有些困难。

    古幼阑周身的剑轮已经多达武道,起码上百道剑影将她全身上下都笼罩起来,电芒在剑轮的舞动中不停飞射,李拜天的太虚剑意无论再怎么汹涌,始终都无法突破古幼阑的防御。

    当敌人无法突破自身防御的时候,就是古幼阑反击的开始。

    “退出东皇殿,我饶你不死。”

    古幼阑看着仍然努力的李拜天,突然平静开口道。

    她的声音不曾掩饰,转瞬间传遍全场。

    观战的众人顿时又是一阵议论。

    “凭你也配?”

    李拜天冷笑一声,长剑骤然一震。

    无数的剑意陡然间开始朝着李拜天聚拢。

    一道道的剑气,一束束的剑光开始回旋。

    李拜天紧握太虚剑。

    举剑其眉。

    骤然之间,他的气息开始不断狂涨!

    这不是突破。

    而是无数道分散的剑意完全归纳合一。

    太虚剑第二式。

    万剑归一!

    只为一剑!

    太虚剑雪亮的剑锋乍现明亮刺目的锋芒。

    剑光缭绕在李拜天周围,合为一体的剑气疯狂壮大,在他身侧不断浩荡。

    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但眼神却只有坚决。

    古幼阑眼神一凝,双手握住手中的软剑,陡然间直刺苍穹!

    “嗖!”

    惊人的电芒似乎完全割裂了空间。

    围绕着古幼阑旋转的五道剑轮顷刻间笔直的抬起来,剑尖直指长空。

    一道又一道的剑影几乎同时冲向天际。

    在越来越恐怖的太虚剑气中,古幼阑双手持剑下劈。

    升上高空的幽蓝色剑影顿时化为一条笔直的长龙,剑锋带着刺目的锋芒,如同流星坠落,轰然而下。

    昆仑城最强的防御剑阵,同样也可以成为破坏力绝对恐怖的攻击剑阵。

    李拜天嘴角已经流淌出鲜血。

    他同样是双手持剑,剑锋轻颤的瞬间,一剑带着磅礴如雷的剑光直入苍天。

    已经近乎狂暴的太虚剑意刹那间完全爆发。

    李拜天头顶出现了一道完全由剑气组成的圆环。

    圆环上下冲击,不停膨胀,直接变成了光柱。

    光柱将李拜天笼罩,而上方的剑意却跟八绝剑舞形成的长龙不行碰撞,炸出了漫天绚烂的色彩。

    夕阳即将沉入天边。

    没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

    古幼阑下劈的软剑陡然间向上一撩。

    剑锋在上僚的过程中不断颤抖。

    剑锋五次轻颤。

    五道轻重不同的剑意在软剑上汇聚。

    五行绝灭!

    剑阵。

    还是剑阵。

    而且是真武十绝中爆发力最强的一式。

    五道剑意呼啸着汇聚组合。

    软剑掠过了古幼阑的头顶。

    古幼阑的深浅,双手之间,在凌厉密集的锋芒中,骤然升起一轮呼啸的残月!

    如月般的光弧闪亮而阴森。

    光弧不断扩大,直接撞在了包裹着李拜天的光柱上。

    剑意切碎了空间。

    无声无息中,万剑归一的剑气和八绝剑舞的剑光同时泯灭。

    李拜天身边的光柱消失。

    寒月斩在李拜天周身的剑意上。

    大片的鲜血从李拜天身上喷溅出来,他的身体没有被劈碎,反而随着剑势直接冲上了高空。

    呼啸的高台瞬间变得安静。

    极致的安静。

    李拜天浑身鲜血,但在空中的身影却不断闪灭。

    他的身影变得模糊,似乎一下子融入了虚空。

    古幼阑眼神完全变得凝重起来。

    面具之下,她轻轻皱了皱眉。

    李拜天决战之前就已经是重伤在身,按理说根本发挥不出最强的战斗力。

    可现在

    这是要拼命了?!

    李拜天的身影完全消失。

    古幼阑还没来得及动作。

    高空之上猛然亮起了一抹恍惚的幽蓝。

    幽蓝如光,带着极致的速度摩擦着空间。

    夕阳参与的光芒照耀在李拜天身上。

    他的人,他的剑在光芒中明灭不定。

    但强大的杀意却一瞬间完全锁定了古幼阑。

    一往无前!

    太虚剑第三式。

    也是最后一式。

    无上太虚!

    将完美的速度和破坏力彻底合为一体的最强一剑。

    一剑,也是千万剑。

    光芒照射在李拜天身上,挡住了他的眼神。

    他的眼睛里完全是一片嗜血的狂怒与坚决。

    “住手!”

    高台周围。

    无论是教师的观战区域还是学员的观战区域,无数的惊呼声同时响起。

    这一剑如果落下来,古幼阑不会死,但李拜天却是后果难料。

    “住手!”

    一道尖利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大片的电光几乎是一瞬间出现在高台之上。

    距离高台最近的天空学院教导处主任古云侠第一时间挡在了古幼阑身边。

    她的脸色焦虑。

    但眼神却一片阴冷。

    李拜天从空中落下。

    古云侠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掌轰向天空。

    她没有阻止李拜天。

    像是忘记了这一点一样。

    她选择了直接攻击!

    而且是全力攻击!

    古幼阑的剑同样没有丝毫迟疑。

    攻击!

    古云侠。

    古幼阑。

    两人没有交流,却已经联手。

    庄华阳直接站了起来,所有人都怒骂出声。

    古云侠冲上了高台,以她的实力,完全可以在不伤害到李拜天的情况下挡住这一剑。

    所有人都认为她会这么做。

    可谁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主动攻击。

    这是故意杀人!

    而且吃相也太难看了点。

    古云侠没觉得吃相难看,只要杀了李拜天,东皇殿就彻底毁了,几句闲言碎语,她完全承受得起。

    她看着越来越近的李拜天,眼神凶狠而狰狞。

    一掌过后,她唯恐李拜天不死一样,又是一掌!

    “操!”

    台下怒骂声一片。

    幽蓝的电光与剑意逆空而上。

    李拜天脸色平静。

    他看了看下方的古幼阑和古云侠,自嘲一笑,正打算拼命,可身体却猛然一僵。

    空间似乎陡然变幻了一瞬。

    李拜天迸射出来的所有剑意被生生压制回去。

    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卷走了李拜天手中的太虚剑。

    太虚剑轻轻摇颤。

    瞬息之间,一片令人战栗的剑气骤然出现在了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

    李拜天一脸错愕。

    他已经无力再战。

    但此时天地间弥漫的,赫然是太虚剑意!

    尽管这剑意有些似是而非,但终归还算是太虚剑意。

    太虚剑意层层叠叠,自上而下坠落。

    古云侠的电光,古幼阑的剑气一瞬间在太虚剑意下完全破灭。

    夕阳最后一缕余晖落在了高台上。

    所有人的视线中。

    学院观战区中央和高台上突兀的出现了一座桥。

    透明的空间内空气在扭曲成剑。

    一把又一把的长剑汇聚在一起,蔓延数百米的空间,形成了一座由长剑搭建的透明桥梁。

    阳光之下,桥梁闪烁着七彩的光芒,如同彩虹。

    李拜天身前出现了一袭白衣。

    白衣就站在彩虹之上,手持太虚剑,随手向着下方的高台劈了一剑。

    太虚剑意撕裂四野。

    长剑组成的彩虹瞬息间完全崩塌。

    高空上成千上万的剑光不停飞旋在天际,随后朝着古幼阑和古云侠疯狂坠落!

    如同飞雪,如同暴雨,如同流星!

    密密麻麻的剑影占据了所有人的视野。

    剑影虚无缥缈却又真实存在。

    还是似是而非的太虚剑意。

    古云侠和古幼阑竭尽全力的阻挡着高空中落下来的剑影。

    剑影疯狂垂落,高台之上直接形成了一道完全由剑意组成的龙卷风暴!

    风暴呼啸着砸进高台。

    剑意一片一片的扩散出去又飞旋回来。

    高达数米由合金制成的高台在剑意中不断的崩塌,大量的合金被剑意撕裂成了虚无。

    古幼阑和古云侠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血迹。

    在两人周围的风暴却没有丝毫停歇,反而越来越凶猛。

    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凶猛的太虚剑意。

    天空中夜幕降临。

    形成了风暴的太虚剑意亮起了光。

    剑意风暴中,一道巨剑的虚影夹在在风暴里,在呼啸的剑气中狠狠落下。

    “轰!”

    合金高台一瞬间完全崩碎。

    巨剑虚影直坠地面,一道波及方圆数百米的气浪凭空而起,将附近大片的观战人员全部扫飞出去。

    一身是血的古幼阑和古云侠紧紧的靠在一起抽搐着,已然无力起身。

    剑意逐渐淡去。

    一身白衣的李天澜缓缓落在已经是一片废墟的高台位置。

    他背着李拜天。

    几近昏迷的古幼阑和古云侠就在他面前。

    “公平决斗中还能出现帮手?这是决斗还是谋杀?”

    李天澜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

    他的眼神中带着一种令所有人头皮发麻的柔和“昆仑城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