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五十章:人生太苦(修)

第五十章:人生太苦(修)

 热门推荐:
    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在看着王月瞳,少部分人还在注意着王圣霄。

    没人知道北海王氏到底有多么强大。

    这个传承数百年的庞然大物始终站在中洲的最巅峰,站在黑暗世界的最巅峰。

    这是一个堪称伟大的家族。

    北海王氏。

    这是完全值得骄傲,值得自豪的四个字,代表着威严,代表着尊贵,代表着荣耀,代表着高高在上,代表着深不可测。

    北海王氏的人无论走到哪里,似乎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现在依然是。

    可能够代表着北海王氏部分荣光的小公主此时却没了骄傲。

    她仿佛真的放下了一切。

    自尊,脸面,身份都随着风雨飘远。

    所以她的身影很纤弱,显得那么卑微。

    卑微也是一种勇气。

    勇敢的让人动容。

    旁观着这一幕的每个人都眼神复杂。

    王圣霄突然觉得很心疼。

    难堪或许有一些,但更多的,却是心疼。

    毕竟如此卑微的近乎小心的身影,是他的亲生妹妹。

    王圣霄放下酒杯  ,在无数眼神的注视中,本能的向前走了一步。

    坐在李天澜身边但眼神却观察全场的江上雨眼睛闪过一抹亮光。

    “你考虑清楚了吗?”

    宋词在王圣霄身后柔声问道。

    她也在看着王月瞳,她的目光随着王月瞳的行走而颤动。

    “他不应该这么对我妹妹。”

    王圣霄转过身,他看着宋词,表情很认真。

    那是不惜一战的认真。

    “那他应该怎么对待月瞳?”

    宋词问的很直白。

    这个问题很简单。

    但却让王圣霄愣住了。

    李天澜很清醒。

    所以他用极为残酷甚至冷血的方式生生割裂了他和王月瞳的过往。

    因为这是最好的方式。

    也符合北海王氏的利益。

    王圣霄能理解他的做法,站在他的立场上来看,李天澜的干脆利落甚至比他优柔寡断更值得欣赏,但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内心却不知为何有些发堵。

    “混蛋!”

    王圣霄咬了咬牙,轻声道。

    宋词笑了笑,深深看了一眼王月瞳,  走过来挽住了王圣霄的手。

    李天澜或进或退,无论怎么做,都是混蛋。

    谁都没有错,错就错在三年前的那个春天,他们不该相遇。

    “我们去那边。暴雪的人约了我见面,他们很想成为你身边的一员,月瞳的事情,我们先不要管了。”

    李天澜任由王月瞳拉住了自己的手。

    他的手很冷。

    如同坚硬起来的内心,只剩下冰寒。

    “我们谈谈吧。”

    王月瞳再一次开口道,短发长裙,她看起来干净而精致,水润的眸子中逐渐多了一丝乞求。

    李天澜脸色冷硬。

    他抽了抽自己的手掌,摇摇头道“我还有事。”

    王月瞳咬着嘴唇,脸色愈发苍白。

    她紧紧攥着李天澜的手掌,低着头,不说话,也不松手,只是不断用力拉着李天澜的胳膊,似乎想要沉默着将他拉到其他位置上。

    李天澜眼神恍惚。

    这种类似于耍赖的小手段让王月瞳使出来却尽显女儿家的娇柔。

    眼前这一幕似乎也似曾相识。

    李天澜身体不动,稳如磐石。

    沉默无声的较量。

    冷漠如刀。

    将一片深情切割的支离破碎,鲜血淋漓。

    “我去那边看看。”

    东城如是突然开口道“一会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李天澜看了她一眼,眯起眼睛。

    东城如是的眼神理智而清冷,其中蕴含着一丝清晰的嘲弄。

    这是东城月神。

    李天澜突然有些惆怅,摇了摇头,淡漠道“随你。”

    东城月神点了点头,转身看了一眼王月瞳。

    王月瞳没有看他,只是用力拉着李天澜的手。

    她绝美的小脸涨红,先的无比委屈幽怨,但却依旧坚持着,带着哪怕头破血流也不愿意放弃的勇敢。

    勇敢是一种力量。

    值得尊重。

    东城月神轻轻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王月瞳悄然松手。

    她看了看江上雨。

    “你走开。”

    王月瞳突然开口道。

    江上雨有些愕然,他确实不想走开,很多事情,他还没有跟李天澜说清楚,不过

    江上雨耸了耸肩,苦笑着站起身,离开了这个角落。

    他走了一段距离,才转身回望。

    灰暗清冷的角落中,王月瞳依旧站在那,拉着李天澜的手。

    她的长裙在甲板上轻轻扬起,显得可怜兮兮。

    江上雨嘴角抽搐了下。

    他的父亲江山亲自接触北海王氏,为的就是可以让他迎娶王月瞳。

    江上雨没什么意见。

    但可惜的是在北海王氏同意至少是默许的情况下,王月瞳依旧在坚持。

    江上雨追求了她一年多的时间。

    他眼中的王月瞳似乎永远都是淡淡的,矜持,礼貌,但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唯美而高贵。

    可是现在

    他很想迎娶的女人却可怜兮兮的站在李天澜面前,放下了一切,只是为了想和他谈谈。

    江上雨没有爱上王月瞳。

    但内心却没由来的有些不舒服。

    他露出了一张很真诚的笑脸,内心却不断问着自己一个问题。

    “凭什么?”

    “有事就在这里说吧。”

    李天澜看着依旧倔强沉默着的王月瞳,主动开口道。

    王月瞳的身体一僵,逐渐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你”

    王月瞳迟疑了下,轻声道“师兄,你是不想要我了吗?”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王月瞳。

    他的语气平静的没有任何的感情“我要不起。”

    他看了看被王月瞳拉起来的手,轻轻叹息,淡然道“放手吧,这样做有意义吗?”

    王月瞳没哭,她只是死死握着李天澜的手,不停的摇头“为什么?”

    为什么?

    李天澜有很多解释。

    或许就如同江上雨说的那样,这种事情,他完全可以解释。

    但是有什么意义?

    解释和决定,完全就是两回事。

    李天澜的脸色扭曲了下。

    这一刻,曾经跟王月瞳相处的每一幅画面在他脑海中走马观花。

    原本他以为很模糊的记忆,到现在他才发现竟然如此清晰。

    但是,有什么意义呢?

    他的手掌不断用力,想要将手抽回来,语气也彻底变得冷漠“没有为什么,我不喜欢你,就这么简单。月瞳,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北海王氏的小公主,这么高贵,你现在这样做,只会让我觉得你贱,并不能改变什么。”

    王月瞳的娇躯猛然震动了一下。

    刹那之间,她的脸庞再无血色,眼神也彻底暗淡。

    她看着李天澜。

    李天澜想要躲闪,但最终却硬着心肠,跟她对视着。

    “你觉得我贱?”

    王月瞳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

    李天澜用力的说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王月瞳眼神空洞的看着李天澜,喃喃的问着。

    “就因为你贱!”

    李天澜要竭尽全力才能抑制着自己的声音不颤抖“你走吧,我想我们今后最好还是不要在见面了。”

    如此场景下的分别。

    再见面,只能是仇敌。

    生死仇敌。

    李天澜内心似乎多了把刀。

    锋锐的刀在他心脏深处不停切割,将他的感情切割的支离破碎,那么疼,却又那么酣畅淋漓。

    仇敌!

    这本就是他和王月瞳之间最正确的关系。

    仇恨可以埋葬一切的痛苦。

    李天澜突然想笑。

    他死死闭着嘴巴,看着夜幕中被暴雨侵袭的江水,眼神疯狂。

    王月瞳终于松开了手。

    那一瞬间,李天澜的拳头紧紧握起,  直接刺破了掌心,鲜血淋漓。

    “这是你想要的吗?”

    王月瞳平静的问道,她不在哭,也不再颤抖,似乎在很短的时间里,她就已经收起了所有的软弱。

    “是。”

    李天澜淡淡道。

    “我等了你三年。”

    王月瞳自嘲的笑了笑“父亲一直想要我嫁给别人。”

    “他给我介绍了很多人,有北海王氏内的年轻人,也有北海行省之外的。”

    她看着李天澜,眼神中的情绪竟然是如此浓烈。

    那是近乎偏执的爱慕,又像是彻底狂乱的仇恨,那种情绪在她的眼神中闪烁着,  界限无比的模糊。

    “知道父亲当初第一次给我介绍男朋友的时候,我说的是什么吗?”

    王月瞳看着李天澜问道。

    李天澜只是出神的看着夜色中的黄浦江,一言不发。

    “我说,我吃过你那里,所以我不可能在对别的男人说我爱你,也说不出来我愿意,我要脸。”

    王月瞳轻声道,她笑了起来,很美,也很恍惚“那个时候,我一直认为你是我的男人,所以我会坚持,无论遇到什么,我以为你也会坚持。”

    她的声音逐渐低沉下来,眼神中的爱慕逐渐变得深沉,成了最负面的恨。

    “但我没想到,我坚持了三年,竟然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李天澜,你这么残忍,对我公平吗?”

    “最起码,你等到了结果。”

    李天澜声音冷漠。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王月瞳冷冷道“这是你想要的!”

    李天澜笑了笑,有些自嘲,但却没有说话。

    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但这却是最好的结果。

    李天澜必须要担负起李氏的曾经,放不下李氏的责任,他就给不起王月瞳想要的未来。

    王月瞳是北海王氏的小公主。

    从小到大都是锦衣玉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没有责任,没有压力,她高高在上,她矜持高傲,她已经拥有了太多,所以有足够的资格去幻想她的以后,她的人生。

    她的人生太甜,太完美。

    可人生当苦。

    李天澜的人生更苦。

    他的未来是血腥与尸骨,是阴谋与背叛,是战争与妥协,是辉煌与死亡,是仇恨与恩怨。

    在他未来的对立面上,北海王氏也许是最重要的角色。

    未来已经确定。

    今朝又何必纠缠?

    李天澜说不出这都是为了王月瞳好。

    他也没脸说,他只是确信今晚的结果是最好的。

    因为将来如果有朝一日真的敌对,双方起码不会有更多的痛苦和羁绊。

    他站起身。

    王月瞳下意识的伸出手,再次拉住他。

    “陪我走走吧。”

    王月瞳突然说道,她的声音完全平静下来“无论今后如何,起码今晚,我想给自己一个交代。”

    她顿了顿。

    耳边却清晰的响起了心碎的声音。

    “今晚过后,我们就是敌人。”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语气沙哑道“好。”

    “我想离开这里。”

    王月瞳伸手指了指江边。

    李天澜嗯了一声,搂住王月瞳,直接冲天而起。

    今晚的宴会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对王月瞳来说一样。

    所有人都看到了不辞而别的两人冲上高空。

    江上雨眼神闪烁了一会,最终什么都没说。

    而另一个角落里。

    东城月神独自一人默默的站着,看着李天澜离开的方向,眼神复杂。

    她可以感受到今晚这一切。

    她也能知道李天澜对王月瞳的冷漠。

    因为李氏和北海王氏,已经不可调和。

    东城月神突然响起一句话。

    那是李天澜对东城家族的评价。

    “你们应该有一个好结局。”

    东城月神眼神恍惚的看着夜空,心神似已彻底迷失。

    江边的暴雨退散。

    李天澜的身影落地。

    雨幕悄无声息的消失,变成了一片净土。

    他松开了怀中的王月瞳。

    王月瞳主动挽住了他的胳膊,很紧很紧。

    李天澜默然的向前走着,两人依偎在一起,就像是热恋的情侣。

    可道路的尽头,却是离别。

    “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夹杂在你和家族之间为难。”

    王月瞳轻声道。

    “有一部分原因。”

    李天澜缓缓道“但我也不想夹在你和北海王氏之间为难,既然不合适,就不必勉强了。”

    这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最起码现在,无论是李天澜还是王月瞳,都没有解决问题的资格。

    “我敢面对这些。”

    王月瞳淡淡道“但是你不敢。”

    她的语气有些嘲弄,但搂着李天澜的胳膊却越来越紧“真没想到,我看上的男人竟然会是个孬种!”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才自嘲道“你的眼光确实很差。”

    王月瞳突然站住。

    她拉扯着李天澜,强行让李天澜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真的不肯要我?”

    她轻声问道。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她,淡然道“我们已经结束了。”

    “为什么会结束?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混蛋!我不想结束啊,你凭什么说结束就结束?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王月瞳直接爆发了,她疯狂的捶打着李天澜的身体,痛哭着,最终直接扑上来,一口咬在李天澜的肩膀上。

    李天澜没动,也没还手,他只是沉默着揽着她,任由她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今夜之后,所有的感情都会消逝。

    只剩仇恨。

    王月瞳哭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从明天起,我们就是敌人。”

    她搂着李天澜,轻声道“如果你杀不死我,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李天澜,我恨你。”

    李天澜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好。”

    “在吻我一次。”

    王月瞳在李天澜怀里抬起头,她闭上了眼睛,轻声道“从今往后,我们两不相欠。”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她。

    王月瞳距离他很近,却又那么远。

    他猛然低头,吻了下去。

    王月瞳用力搂住李天澜的脖子,她的动作很认真,很生涩,又很狂野。

    很芬芳很温柔的味道,却带着几近绝望的冰冷。

    天边的暴雨逐渐变小。

    良久,漫长。

    两人沉默着分开。

    王月瞳的身体轻轻颤抖着,她的脸颊一片火红。

    她看着李天澜。

    这个她真正爱上的男人。

    放弃?

    谈何容易?

    她还想要在努力一次,最后一次,哪怕得到的是更大的羞辱。

    所以她紧紧贴着李天澜,平生第一次说了一句最不要脸的话。

    她的声音很低很轻,就像是逐渐停歇的暴雨,清新而迷蒙。

    “已经很湿了。”

    刹那之间,李天澜所有压抑着的情绪完全崩溃。

    他猛地低吼一声,一把将王月瞳抱了起来。

    李天澜的身体靠上了一辆车。

    他近乎狂乱的随手一把扯开了封锁的车门,直接钻进了车里。

    一只皮鞋直接从车里扔出来。

    车门被破坏的车里响起一声惊呼。

    王月瞳轻轻的抱住李天澜。

    她在流泪。

    但却笑的如同鲜花盛放,美艳绝伦。

    这一刻,她终于确认了自己的归宿。

    她得到了拥有自己的男人。

    很疼。

    却很幸福。

    (修过的版本啊啊啊!!!!!!!好蛋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