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一百零九章:前夜

第一百零九章:前夜

 热门推荐:
    园林盛宴,夜,小雨缥缈,散落天地。

    王天纵坐在花草繁盛的园林凉亭内,看着亭外飘落的雨,默默放下了手中的电话,默然不语。

    王逍遥坐在王天纵对面喝着酒,看到大哥挂断了电话,凝重道:“哥,总统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当然是盛赞了北海王氏一番。”

    王天纵笑了笑,神色轻松,但手中的手机却被他不动声色的攥紧。

    作为北海王氏的族长,中洲底蕴最强的豪门,王天纵与中洲总统李华成的通话次数并不多,每次通话,双方也不会多谈,这次总统出国访问,这一通跨国电话时间同样不算长,短短不到五分钟。

    就如同王天纵自己说的一样,在电话里,李华成总统言语之间对北海王氏尽是盛赞与褒奖,中洲支柱,国之基石,剑皇之功连续说了好几次。

    王天纵默默的听着,他知道这些赞扬根本没什么意义,他在乎的是李华成要说的正题。

    又或者说是李华成的态度。

    李华成的态度只有四个字。

    “他希望我能以国事为重。”

    王天纵说道,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情绪,脸色也没有变化。

    “大哥已经有决定了吧?”

    王逍遥笑了笑,低头看着面前的酒水。

    “一个年轻人而已,就算是天骄又能如何?终归还是年轻。年轻人的生死,称不上是国事。”

    王天纵语气淡漠。

    他来华亭,为的就是两院的最终演习,这一天的时间里,他已经接到了很多的电话,学院派的,豪门集团的,甚至就连东南集团内部也有人隐晦的试探过他的态度。

    王天纵决心已定。

    所以他没给任何人态度。

    没有态度,就是他的态度。

    他必杀李天澜。

    不准备退让,也不准备给任何人面子。

    “年轻天骄的生死不算国事。但天骄年轻时的生死,难道也不是国事吗?”

    王逍遥问道。

    年轻天骄虽然不多,但却并非唯一,王天纵,李狂徒,古行云等人在年轻时也被称为中洲的年轻天骄,但事实却证明他们虽然进入了无敌境,但却没有了成为真正天骄的潜力。

    即便是如今的年轻一代,王圣霄,古寒山,甚至江上雨,都能被成为年轻天骄。

    可真正的天骄却只有一位。

    李天澜。

    二十二岁的无敌境战力。

    如果给他时间,至多十年,他甚至就可以走到黑暗世界神榜的最前列。

    那个时候的李天澜才三十岁出头,足以守护中洲至少数十年的时间。

    如此前景,难道不算国事?

    “算又如何?李华成让我以国事为重。但在我心里,国事不重。家事最重。”

    王天纵平静道:“中洲今后没有了李天澜,一样会有人扛起中洲在黑暗世界的旗帜。北海王氏今后若是有了李天澜,帝兵山如何自处?北海行省两千万人的安稳如何保证?”

    他的声音并不高昂,但却越来越坚定,如同磐石,不可动摇。

    “很多事情没有对错。我在提前消灭北海王氏未来的大敌,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无论我要面对什么。”

    王逍遥低着头沉默了良久。

    亭外的落雨声大了。

    点滴的雨丝开始飘进凉亭。

    王天纵转了转酒杯,不动声色间,所有的风向以他为中心逆向吹拂,凉亭周围的雨水顿时被吹飞出去。

    “想过后果吗?”

    王逍遥突然问道。

    “什么后果?”

    王天纵语气清冷:“活着的李天澜,他们会保。因为那是天骄。死了的天骄,就什么都不是了。”

    “对天都炼狱,对林族都是如此吗?”

    王逍遥问道。

    王天纵语气顿了顿,眯起了眼睛。

    他抬头看着空中的雨,平淡道:“我有这个心理准备。哪怕神和枫亭会出现在现场,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我想杀人,他们拦不住我。”

    “哥。”

    王逍遥看着王天纵,他的语气有些陌生:“你疯了。”

    “我没疯。”

    王天纵笑了笑:“是你不明白,一个真正的天骄崛起,对北海王氏而言意味着什么。”

    他看着自己的弟弟,眼神柔和:“你不在我这个位置上,所以也不能完全理解北海王氏传承了数百年的荣耀。我是族长,在我这个位置上,没有任何事情比北海王氏的荣耀更加重要。我说的是任何事情。”

    “包括我?包括月瞳?”

    王逍遥正视着王天纵的眼睛。

    王天纵双眼微微眯起,不动声色道:“你什么意思?”

    王逍遥跟王天纵对视了一会,随即低下头,低沉道:“月瞳不想让李天澜死。我也不想。”

    王月瞳想让李天澜活着。

    王天纵能够理解。

    但是王逍遥为什么不想让李天澜死?

    王天纵看着弟弟。

    从对方的脸庞上,他看到了痛苦和纠结,还看到了一丝温柔与思念。

    王天纵明白过来,微微冷笑:“你还没有对那个女人死心?”

    王逍遥紧紧握住酒杯,咬着牙,不去看王天纵。

    “你不是有洁癖吗?”

    王天纵语气刻薄:“她已经被李天澜玩过了,被他用过的女人,在你心里难道不脏?你...”

    “她不脏!”

    砰的一声。

    王逍遥一拳狠狠砸在大理石桌上,双眼通红的站了起来。

    大哥的一句话直接刺破了一个他几年来都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个事实,王逍遥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双眼睁大,狠狠瞪着王天纵。

    王天纵闭嘴不语,只是平和的看着弟弟。

    “我...我不介意!”

    王逍遥嗓音沙哑的开口道:“大哥,废了李天澜就是了。如果他死了,我和小白,真的就没有余地了。”

    小雨变成了大雨。

    大雨凌乱的下着。

    王天纵静静的看着王逍遥,一言不发。

    王逍遥终于明白,不是大哥疯了,而是自己疯了。

    可他是真的喜欢甚至是爱上了那个女人,爱上她的风姿,爱上她的清冷,爱上她的一举一动。

    只要能够得到她,他真的不介意她是李天澜的女人。

    她永远都是女神,高高在上,不可侵犯,不可亵渎。

    王逍遥知道自己无可救药,知道自己疯了。

    疯就疯吧。

    娶他妈的理智很尊严。

    北海王氏传承了数百年的荣耀?

    很重要吗?

    或许很重要。

    但那是大哥承担的东西。

    不是他需要承担的。

    从来就他妈的不是需要他承担的!

    “哥,求你。”

    王逍遥低声道,在从小到大一直都极为心疼照顾自己的大哥面前,他从来不曾如此低声下气过。

    “闭嘴。”

    王天纵淡淡道:“坐下。”

    他的声音不高,但却很有力量。

    王逍遥紧紧握着拳头坐了下来。

    “你想利用李天澜去威胁秦微白?她就算是就范,这么得到她,你甘心?”

    王天纵问道。

    “时间会改变一切。”

    王逍遥低着头,咬牙道。

    “时间确实能改变一切。”

    王天纵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但这样的改变绝对不是你想要的。你用李天澜的生死威胁秦微白,秦微白就算从了你又能如何?你真以为轮回宫主死了,秦微白就做不了什么?她如果进入北海王氏,几十年后,等我死了,整个北海王氏说不定就姓秦了。”

    王逍遥脸色一变,刚想说话,王天纵已经继续开口道:“我可以忘记你刚才的话。以后说话,动动脑子。”

    “哥。”

    王逍遥脸色一变。

    “倒酒。”

    王天纵敲了敲酒杯。

    王逍遥沉默着拿起了酒壶,给王天纵倒了一杯酒。

    凉亭中,迷离的雨夜下,王天纵对王逍遥举起了酒杯。

    夜雨朦胧。

    园林盛宴里响起了钟声。

    浑厚而清晰的钟声荡涤着整个园林盛宴。

    王天纵看了一眼夜空。

    钟声响起。

    午夜已经过去。

    这一刻,是中洲七月三十一日的凌晨。

    距离最终演习还有不到八个小时。

    王逍遥举起了酒杯跟王天纵碰了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温酒微凉。

    七月末的盛夏,似乎也多了一抹凉意。

    两兄弟静静坐在凉亭里。

    夜景早已看腻。

    好酒索然无味。

    两兄弟静静的喝着,一杯一杯,喝的都是心事。

    ......

    这一年注定是黑暗世界的动荡之年,亦是中洲的动荡之年。

    东欧剧变,极地联盟崩塌,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的,除了以雪国为首的东欧诸国之外,便是与雪国紧邻的中洲。

    整个黑暗世界的疆域似乎在短短数日的时间里便开始浓缩。

    幻世主宰混沌出现在东欧。

    被黑暗世界戏称为蒋大和蒋二的南美蒋氏两位无敌出现在东欧。

    教廷圣战天使阿瑞西斯出现在东欧。

    英雄会会长出现在东欧。

    星国战神,黑衣人首领卡斯罗特出现在东欧。

    阴影王座进入雪国。

    黑暗骑士团与圣殿的战场从北欧开始打到了东欧。

    世界各大杀手集团,佣兵团全部蠢蠢欲动。

    东欧似乎成了整个黑暗世界的缩影,今时今日,那里已经聚集了黑暗世界大部分的势力,神圣双榜上的无敌境都聚集了大半。

    整个东欧都像是一个一触即发的火药桶,一旦爆炸,东欧动荡不堪,甚至就连中洲都无法幸免。

    中洲是世界第一强国。

    在东欧聚集了如此巨大的势力下,所有人似乎都有入侵中洲的理由。

    特别是在中洲护国战神古行云重伤的情况下。

    只不过所有人似乎是忘了。

    又像是不敢响起。

    中洲少了古行云。

    但中洲的北海,还有剑皇!

    没人愿意想起这个令人窒息的名字。

    可中洲剑皇却用自己的行动无比强势的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太平洋与北冰洋交汇处。

    轮回宫总部。

    听海一剑扬起,剑气长达万米!

    轮回宫总部在六道轮回之下彻底崩塌。

    整个黑暗世界,似乎都笼罩在了六道轮回的剑锋阴影之下。

    这是北海王氏在战乱即将波及北海之前主动宣示武力的方式。

    所以北海王氏第一时间放出了王天纵出手的录像。

    录像很完整。

    但录像中的剑气太过磅礴,即便是录像都无法完全容纳。

    所有人都只能看到自海面升起没入云霄直击苍天的滔天剑意,但却根本无法估算那一剑的具体威力。

    古行云已经看了无数次那一瞬间的录像。

    剑气没入天空,由上而下坠落,仿若击穿苍穹,撕裂大地。

    轮回宫的总部一片模糊的光影。

    剑气与光芒同时交缠,整座岛屿在最中心处开始炸裂。

    轮回宫主。

    轮回天王。

    轮回总部。

    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一剑之下覆灭。

    仅仅一剑,轮回宫主战死。

    轮回宫三位天王被杀。

    整个轮回宫,似乎一瞬间就随着这一剑而分崩离析,彻底消失在黑暗世界。

    古行云默默的看着视频录像。

    他的脸色凝重而肃穆。

    “宛如神迹。”

    良久,古行云才深呼吸一口,沉声道。

    “王天纵确实无敌。但也没你想像的那般不可战胜。轮回宫主也没你想像的那么弱。”

    离兮站在古行云身边,语气麻木的开口道。

    “什么意思?”

    古行云皱眉转身。

    “王天纵应该突破了。”

    离兮语气平缓:“但他还没有彻底超越无敌境。眼下的黑暗世界,他对任何人都有着绝对优势,但却还是少了一丝绝对的统治力。轮回宫主的最后一剑也很强,这片岛屿的炸裂,王天纵的剑意是主要原因,但轮回宫内部似乎也有自毁装置。”

    离兮顿了顿:“轮回宫主应该是要拉着王天纵同归于尽的。但是可惜,王天纵突破了半步,剑气长达万米,轮回宫岛屿上的自毁装置和剑气彻底爆炸,轮回宫主死无葬身之地,王天纵却因为距离太远,没有受到波及。”

    “轮回宫主死了...”

    古行云喃喃自语了一声,嘿嘿冷笑起来:“死得好。都死了才好。”

    离兮面无表情的站着,平淡道:“王天纵的敌人死了,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现在的剑皇之强,就算不是真正的天骄,也算是无限接近天骄,可以说是整个黑暗世界唯一的神明。如果他平定了东欧,到时候昆仑城再也没有喘息的机会。”

    “神明?!”

    古行云冷笑一声,眯眼看着离兮:“东岛似乎有一个男人,自称为神,怎么,他不是所谓的神明吗?”

    离兮眼神冷漠的看着古行云,一言不发。

    “东欧剧变,是危机,也是机遇。中洲很难置身事外,我有伤在身,不便远行,演习结束后,李天澜一死,你代我去雪国。”

    古行云看着离兮,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离兮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这是古行云已经说过的事情。

    古行云闭上眼睛,冷淡道:“我不管你怎么做。但记住,我要的是昆仑城的利益,雪国之行,你做得好,等我伤势恢复后,我便给你自由。你做不好,以后就不用见倾城了。”

    他看了离兮一眼,意味深长道:“我只要昆仑城的利益。”

    离兮冷笑一声,一言不发。

    她知道古行云的意思。

    古行云只要昆仑城的利益,那就意味着为了达到目标,她此行可以对任何人出手。

    在没有轮回宫的情况下,她的对手是黑暗世界的各大势力。

    是叹息城和中洲的其他势力。

    亦是北海王氏。

    敌人和盟友,哪里能分得这么清楚?

    离兮没什么愤怒,但这种冷冽的笑容,却让她少了些许的麻木,多了一抹骄傲。

    古行云呼吸有些急促,他伸出手,猛地一把拉过离兮,伸手就要去扯离兮的衣服。

    “啪!”

    离兮毫不犹豫的一耳光狠狠抽在了古行云脸上。

    ......

    作为两院演习绝对的种子选手,王圣霄在天空学院单独开辟了一个区域。

    他所有的自信和骄傲都在李天澜绝对的实力前开始消失。

    他如今是惊雷境巅峰。

    李天澜却是无敌境战力。

    王圣霄简直想象不到两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演习越来越近。

    短时间内,王圣霄很清楚自己不可能追得上李天澜的脚步。

    所以现在的他已经不在去想赢。

    他求的是不败。

    起码不能败的太难看。

    北海王氏最强的绝学六道轮回,说是一剑,但却可以自由拆分。

    前者是六道。

    后者是轮回。

    王圣霄有着绝对的自信,只要自己能够在最终演习上用出那一式轮回,那自己就等于是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最终演习的前几天,王圣霄的声音彻底消失。

    他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是在冥想,就是在锤炼自己的剑意。

    宋词和王圣霄待在一起。

    两人的住所中,凌厉而疯狂的剑意几乎每分每秒都在增加,到最后,不要说普通的学员,甚至就连天空学院的教室们都不太敢接近这片区域。

    而随着这片住所中的剑意越来越狂暴,同样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期待。

    中州天骄。

    北海天骄。

    两人的碰撞,到底会碰撞出何等绚烂的火花?

    是一面倒的碾压?还是势均力敌的搏杀?

    所有人都在想这个问题。

    宋词也在想。

    夜色逐渐沉重。

    她和王圣霄居住的区域内已经全部都是平稳却又暴躁的剑意。

    夜深人静。

    宋词看了看表。

    已是凌晨三点钟。

    距离最终演习正式开始还有不到五个小时。

    所有的剑意开始朝着王圣霄的房间收拢。

    宋词的脸色紧张而激动。

    她不知道王圣霄是否成功,但连续几日绝对专注的冥想,她敢肯定,王圣霄必有所获。

    她下意识的站起来,犹豫着走向王圣霄所在的房间。

    刹那之间,剧变骤起。

    缓缓收拢的剑意一瞬间彻底狂暴起来,剑气疯狂朝着王圣霄的房间汇聚,转眼间又朝着房间外喷射,房间客厅里所有的家具彻底被剑气劈碎,剑气冲出门外,所有的剑意完全失控,在每一个角落中爆发出出来。

    脸色巨变的宋词毫不犹豫的冲向王圣霄的房间。

    房间里,王圣霄已经睁开了眼。

    他满脸潮红,一头汗水。

    看到脸色有些惊恐的宋词冲进来,他轻轻笑了笑,无奈而无力。

    “你怎么了?”

    宋词语气颤抖的问道。

    王圣霄嘴巴动了动。

    “噗!”

    一口深红的鲜血直接从他嘴里喷出来,染红了房间的地板。

    ......

    窗外的雨依旧下着。

    越来越大。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光逐渐褪去。

    盛夏时分。

    窗外的晨光一点点的亮起。

    昼夜交替。

    最终演习前,注定了平静却又非同寻常的前夜终于过去。

    ...

    (我两个多月没断更了~更新很规律-。-新的一月肯定会多写~兄弟们有月票的投给特战好不好~求月票~)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