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一百四十六章:不舍昼夜

第一百四十六章:不舍昼夜

 热门推荐:
    (前面还有一章大章节,不要漏看了哦哦哦~这一章算今天,嗯,25号的,白天要出门,所以写不了了~我没断更~)

    ---

    圣域中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距离圣宫不远。

    在圣域中,距离圣宫越近的地方,越是意味着荣耀。

    同样意味着安全。

    秦微白包下了酒店顶层的两间豪华套房。

    林枫亭自己一间。

    秦微白和燃火一间。

    他们并没有离开圣域,而是在等待圣宫的消息。

    秦微白需要借助教廷的手审判整个黑暗世界。

    教廷也需要利用轮回宫的天骄一剑来清理异端。

    双方有了合作的基础,所以才有了今日的谈判。

    她会在圣域留两天。

    确定了教廷派出的力量之后,在根据教廷的力量制定自己的计划。

    秦微白要考虑的事情很多。

    所以直到现在她仍然没有丝毫睡意。

    燃火静静的坐在秦微白对面,透过阳台的窗户看着下方灯火辉煌的圣域。

    圣域实在很小。

    而她们所在的位置又极高。

    所以她的目光轻而易举的越过了几乎没有阴影的圣域,落在了意大洛斯国的首都七丘城里。

    七丘城中同样有灯火,但也有黑暗。

    跟满是灯光的圣域比起来,那片光暗交杂的繁华,才最是真实。

    燃火收回目光,有些无聊。

    秦微白捧着茶杯也在看着窗外。

    她的目光有些涣散,注意力显然没有集中在圣域之中。

    燃火对于老板的这种状态已经习以为常。

    她跟在老板身边的时间不短。

    但大部分没有正事的情况下,秦微白都是如此的沉默,然后在沉默中拿出一个又一个推动着轮回宫发展的庞大计划。

    在燃火看来,沉思中的老板,无疑是最有魅力的,就算是同为女人,燃火都会不自觉的沉醉在其中。

    两人沉默着坐在阳台上。

    秦微白身上幽幽的自然体香飘散过来。

    燃火悄悄的嗅了嗅,那张往日里总是无比冷艳的俏脸上悄然浮现出了一抹幸福的色彩。

    这是最让她心安的味道,追寻着这种味道,她宁愿从人世间直坠地狱。

    秦微白动了动,轻轻喝了口茶。

    “老板,下棋吗?”

    燃火轻声问道。

    秦微白摇了摇头。

    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沉浸在雪国乱局之中,轮回宫有着最强的一剑,但却同样是最弱小的势力,如此局面下,她太需要可以利用起来的力量,无论这种力量是来自于敌人还是朋友,能用就可以。

    也正因为这种想法,才有了她的圣域之行。

    她如今跟教廷接触的还不错,可手中的力量却远远不够。

    毕竟她关注的不止是北海王氏。

    想要审判整个黑暗世界。

    那势必就要跟整个黑暗世界为敌。

    多少力量才算够?

    “找一下林先生。”

    秦微白突然道:“他如果没睡的话,我请他喝茶。”

    燃火应了一声,站起身走出房间,敲了敲对面套房的房门。

    林枫亭很快打开了房门,挑了挑眉,有些疑惑。

    “老板请先生喝茶。”

    燃火面无表情的说道。

    林枫亭当真是好脾气,笑着点了点头,跟着燃火走进房间,在秦微白对面坐下。

    “睡不着?”

    他轻笑着问道。

    “先生不是一样?”

    秦微白浅笑着递给林枫亭一杯茶。

    茶叶一般,没什么滋味,林枫亭想要抽根烟,忍了。

    他摇头笑道:“我这次是给你当保镖,保镖就要有保镖的觉悟,一直都说教皇不懂武道,但今日一见,那老头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很危险,现在离他这么近,我哪睡得踏实?”

    “教皇确实不懂武道。”

    秦微白平静道。

    林枫亭挑了挑眉,端起茶杯,沉吟不语。

    “但不懂武道不代表他不危险。”

    秦微白轻声道:“在精神领域中,他是当之无愧的神明,最强的催眠者,没有对手。”

    “催眠...”

    林枫亭有些头痛,他们林族的先祖就曾有一位惊才绝艳的催眠者,这种人可以不会武道,但某些时候却比任何高手都要恐怖,那种防不胜防的诡异比起真刀真枪的厮杀更让人无奈。

    最强的催眠者?

    那岂不是连无敌境一不小心都有可能陷进去?

    “对我们这种人也有威胁?”

    林枫亭问道,他的语气有些不可思议。

    无敌境巅峰的意志的坚韧程度完全就是无懈可击,精神领域...

    武道上能到无敌境巅峰,他们的精神怎么可能比其他人差?

    “应该不至于。”

    秦微白摇了摇头:“得亲眼见到他才行。面对无敌境巅峰高手,他应该做不了太多事情的,除非你们心甘情愿,又或者重伤心神不稳的状态下,不过以教皇那种状态,你们这种高手想杀他,也是千难万难。”

    “我们中午才见过他。”

    林枫亭表情僵硬的提醒道。

    “假的。”

    秦微白摇了摇头:“我们中午甚至都没有走进他的书房。”

    林枫亭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那还不是等于上当了?”

    林枫亭无奈道。

    “他能迷惑你,但威胁不到你,我在他面前可以勉强自保。但不可能对他做什么,不管怎么说,这种人都不好惹,人家是教皇,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庞大的一股势力的神明,怎么可能普通?这种人,今后尽量不接触就是了。”

    秦微白笑了笑。

    林枫亭眯起眼睛点了点头。

    “你叫我来,就是想谈教皇?”

    他问道。

    “不是。”

    秦微白摇了摇头,似是有些迟疑。

    林枫亭静静的看着秦微白,等着下文。

    “教皇不可信。”

    秦微白说道:“教廷的力量可以利用,但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最值得信任的力量,我手上的力量不足。”

    林枫亭眼神不变,静静的看着秦微白。

    “我想向林族借兵。”

    秦微白低声道。

    林枫亭沉默不语。

    秦微白也沉默下来。

    “借多少人?”

    林枫亭突然开口。

    “三百人。轩辕剑。”

    秦微白没去看林枫亭,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

    轩辕剑不是剑。

    而是林族最精锐的超级部队,平均实力在燃火境巅峰,那是足以跟北海王氏的诛天部队,跟教廷的圣裁军团抗衡的超级精英。

    三百人,是轩辕剑的全部。

    这是林族本部的底牌之一,近数十年来已经更换了几代人,始终不曾动用过。

    这样一股力量如果掌控在秦微白手里,完全可以弥补轮回宫在雪国损失的那最大的一批精锐,而且整体力量比起之前还会增加不少。

    林枫亭沉默了很长时间。

    气氛压抑的近乎凝固。

    “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吗?”

    林枫亭突然问道。

    “林族不入世?”

    秦微白问道。

    “不是。”

    林枫亭摇了摇头:“是我之前的邀请。”

    秦微白沉默下来。

    “雪国之后,我希望你可以代我掌控林族二十年。轮回宫主拒绝了,你没有答复。”

    林枫亭说道,轮回宫主四个字,他说的极重。

    秦微白仍旧沉默。

    “我若能活...”

    良久,秦微白才轻声开口。

    “你能不能活,是我的事情。”

    林枫亭眼神坚决,意味深长道:“我会竭尽全力。你愿不愿活,才是你的事情。”

    秦微白的脸色有些惨白。

    人世间有无数的人不愿意去面对这个世界。

    最极端的理由无非两种。

    因为世界太残酷。

    因为世界太温暖。

    “有些事情,你告诉天澜,他未必会怪你,你们也不会成为敌人。”

    林枫亭平静道。

    “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秦微白抬起头看着林枫亭。

    林枫亭默然。

    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信不信。

    想不通就不去想。

    林枫亭问的简单明了:“你愿不愿意?”

    秦微白再次沉默。

    很久很久之后,她才点点头, 深呼吸一口道:“可以。”

    她没说愿不愿意,只是说可以。

    林枫亭笑了起来。

    他从自己的脖颈中摘下了一个吊坠。

    吊坠猩红小巧,是剑的形状。

    “带上。”

    林枫亭说道:“记住你的承诺。”

    秦微白接过来,轻声道:“那轩辕剑...”

    “不要问我。”

    林枫亭摇摇头,低头喝茶,平淡道:“从现在开始,你才是林族的族长。”

    他有一句话没说。

    但秦微白却已经明白。

    林族的族长,能够调动的,可不止是轩辕剑这一支部队。

    “谢谢。”

    秦微白紧紧握住手中的吊坠。

    林枫亭摇了摇头:“如果你认为你欠天澜的,那么林族便欠你的。不必说谢。”

    秦微白嘴角动了动,刚想说话,敲门声突然响起。

    阳台上三个人同一时间抬起头,看向门口。

    “谁?”

    燃火的语气冰冷。

    门外没有回应,只有敲门声依旧在响着,不急不缓。

    秦微白和燃火对视一眼。

    林枫亭不动声色。

    圣域高手如云。

    阿瑞西斯很强。

    教皇很危险。

    但圣域终归太小。

    林枫亭一剑灭不了圣域,可要带着秦微白走人,同样没什么人能拦得住。

    燃火深呼吸一口,看了秦微白一眼。

    秦微白点了点头。

    燃火走过去,平静的拉开了房门,微微挑眉。

    门外安静的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

    女子脸上蒙着面纱,只露出了一双湛蓝色的迷人眼眸。

    他的身边跟着一个浑身被铠甲包裹着的圣宫侍卫,似乎是在保护她的安全。

    燃火微微皱眉。

    “自我介绍一下。”

    女子微笑着开口,风姿娴雅:“我是安吉尔。”

    阳台上,秦微白抬起了头,同时站了起来。

    “教廷的圣女殿下?”

    她缓缓走过来,语气平静的问道。

    “是我。”

    安吉尔微笑着点头,看着秦微白。

    她的目光有些好奇,有些惊艳。

    “进。”

    秦微白语气简短。

    安吉尔缓缓走了进来,她身边的侍卫也走了进来。

    秦微白皱了皱眉。

    身为教廷圣女,在圣宫之中拜访其他人,竟然连保镖都跟了进来,是过分谨慎?还是别的什么?

    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看不到安吉尔的诚意。

    “什么事?”

    秦微白问道。

    安吉尔的脸色也冷淡下来。

    “我没有什么事。”

    她向着一边走了一步,指着跟她进来的那名侍卫:“是他找你有事。”

    秦微白怔了怔,看着安吉尔身边的侍卫。

    她还没有想明白一个能劳烦圣女亲自带路的侍卫意味着什么,静静站在房间里的侍卫就已经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低沉而邪恶,沙哑如夜枭。

    秦微白璀璨的眼眸轻轻眯起,淡然道:“摘下你的头盔。”

    “当然。”

    侍卫笑道:“这是最起码的诚意。”

    圣女安吉尔一脸茫然。

    而秦微白却有些意外。

    侍卫说的是中文,而且是字正腔圆没有半点生涩的中文。

    但头盔下却是一张很标准的白人脸庞。

    这是一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白人,火红的头发,硬朗的脸庞,算是当之无愧的中年帅哥。

    秦微白认识这个人。

    所以她有些意外。

    因为在她掌握的资料中,眼前这个人并不会中文。

    “默莱德?”

    她凝声问道,她的内心有些古怪,那是一种事情逐渐脱离了掌控的感觉。

    很讨厌,她一点都不喜欢。

    “哦,您果然认识我的身份。”

    默莱德笑的很高兴,他的眼神显得极为热切:“您是我的女神,是我最尊敬的女士之一。”

    秦微白不动声色:“你的身份?难道默莱德次长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这是秘密。但我不介意跟您分享。”

    默莱德轻笑道,他看了一眼安吉尔:“圣女的演技很好,各位一定不知道,圣女的中文水平非常棒,不过我也不介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默莱德。教廷圣裁军团的次长,不过我还是喜欢我的另外一个称呼,或者是代号。”

    默莱德笑了起来,一脸得意:“我叫门徒。”

    “门徒...”

    秦微白紧紧眯起眼睛:“谁的门徒?”

    “当然是殿下的门徒。”

    默莱德呵呵笑道。

    “哪位殿下?”

    秦微白凝声问道。

    “一位想要和您合作的殿下。”

    默莱德一本正经的说道。

    秦微白笑了起来,她的脸庞锋利而精致,眉眼清冷,随着她嘴角扬起,她整个人都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慢:“这么说,你的那位殿下没有名字?”

    “您认识他,他不是您的敌人,只不过不方便透露姓名。”

    默莱德说道。

    “装神弄鬼。”

    秦微白直接转身,语气平淡道:“燃火,送客。”

    “您不应该质疑我的诚意。”

    默莱德看着秦微白的背影:“您在圣宫中审判了很多人。这让我确定了您的目的, 如果您真的是想要追查一份很多年前的名单的话,我的殿下可以提供给您。”

    他顿了顿:“至少是百分之八十的名单。”

    秦微白没有转身。

    但在场所有人都能够察觉到她的身体轻轻的绷紧,一直绷紧到了极限。

    默莱德咧开嘴笑了起来:“我的殿下曾经说起过一个朋友,他说那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她在她人生中最美的时期弃了时光,但却不舍昼夜,我不...”

    “林先生!”

    秦微白刹那之间转过身:“杀了他!!!”

    她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尖锐,眼神中更是带着一抹不惜一切的疯狂。

    林枫亭没有犹豫。

    他是林族的前族长。

    前族长也是林族的人。

    而现在要杀人的,是林族的代族长。

    光芒柔和的客厅里刹那间出现了剑光。

    剑光耀眼。

    默莱德神色巨变,浑身猛地一震。

    无敌境的领域瞬间出现。

    整个客厅彻底凝结。

    客厅是极静。

    剑却是极动!

    汹涌的剑光凝聚至一点,凝固的空间中骤起一道闪电。

    凌厉到极致的剑光刹那之间撕裂了领域。

    剑意在破碎的领域里纵横激荡,但却没有丝毫溢出,而是在剑锋周围反复循环,就像是叠加一样,眨眼之间,林枫亭手中的剑就已经比出剑之时恐怖了数倍。

    剑锋直刺默莱德胸口。

    默莱德猛地低吼一声。

    他的双手瞬息间合十。

    林枫亭手中的尖峰微顿。

    默莱德整个人的身体直接倒飞出去,狠狠砸在了墙壁上。

    整个人的楼层都轰然一震。

    林枫亭的眼睛紧紧眯了起来。

    这一剑他不曾出全力,没有造成多严重的破坏,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剑不强,他是巅峰无敌境,真要论实力,足以进入神榜前三位,随意一剑,也是神榜的一剑。

    默莱德他也知道,教廷圣裁军团的次长,在黑暗世界绝对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但林族的情报系统中,他只是无敌境的战斗力。

    可刚才刹那之间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是绝对的匪夷所思。

    如此实力,隐约之中距离未曾加冕的阿瑞西斯都相差不远!

    这分明是一个已经接近巅峰无敌境的超级高手。

    门徒?

    谁的门徒?

    林枫亭一步向前,眼神彻底凝聚。

    “有意义吗?!”

    默莱德有些恼怒的叫了一声:“我是跟圣女一起来的,杀了我,你们难道能活着走出圣域?好吧,就算你们可以,有意义吗?您不但会与教廷结仇,而且还会失去一位有力的盟友!”

    秦微白站在那。

    她的身体轻轻颤抖,娇艳的红唇也在轻轻张合,一时间心绪起伏,竟然似是说不出话来。

    燃火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状态下的老板。

    剧烈的情绪波动,恨不得毁灭一切的疯狂与哀伤,还带着些许失去了往日从容的意外与不敢置信。

    无数复杂的情绪在他的瞳孔中闪烁着。

    燃火不知道老板为何会如此激动。

    她想到了自称门徒的默莱德的那句话。

    有人弃了时光,却不舍昼夜。

    “你的殿下到底是谁?”

    良久,秦微白才冷冷的开口道,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现阶段而言,他是您的朋友,最起码他会给您提供您想要的那份名单。”

    门徒站直了身体,擦拭着嘴角涌出来的鲜血。

    他所有的精气神都锁定着林枫亭,全力防备着对方随时会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一击。

    “朋友?!”

    秦微白冷笑道:“如果他能提供那份名单,他才是我最想要查到的人之一。”

    “他只是接到了邀请,但却没有参与。”

    门徒说道:“否则也不敢来找您。”

    秦微白冷冷的盯着门徒。

    门徒不动声色的看着秦微白。

    “名单呢?”

    秦微白突然开口道。

    “在安全的地方,到了东欧,我会交给您。”

    门徒微笑起来:“相信我,女神,现阶段, 我们比任何人都更加值得您信任。所以您不仅会得到名单,还会得到我的帮助,我不仅仅是教廷圣裁军团的次长,这次东欧乱局,我还愿意做您手中的利剑,因为目前来看,大部分您想要审判的人,也都是我们想要处理的。”

    这话说的直白而赤裸。

    秦微白突然看了一眼安吉尔,眼神隐晦。

    “圣女殿下的秘密,不用我说,您应该清楚的。”

    门徒毫不慌乱:“她或许不值得信任,但却不会泄露我们的交易。”

    安吉尔轻哼一声,眼神中却有些慌乱。

    她是教廷的圣女。

    但圣徒依然有秘密。

    可此时她却突然觉得自己在面前的这几人面前仿佛完全是透明的。

    门徒知道自己的一切。

    秦微白也知道。

    秦微白沉默了很长时间。

    她似乎彻底平静下来,所有的情绪在她身上一点一点的消失,良久,她才缓缓的转过身,冰冷道:“我知道了。”

    门徒眯起眼睛,轻笑一声:“这会是最愉快的合作。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证。”

    他带上了头盔。

    谈话已经结束。

    安吉尔圣女带着门徒重新走出房门。

    林枫亭不动声色的将两人送出来,但却没有急着回去。

    两人的脚步越来越远。

    隐约之中,安吉尔压抑着恼怒的声音响起:“你还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瓶融合,这应该在圣女殿下的权限范围之内,您看,我很绅士,从来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林枫亭眯着眼睛,回到房间,轻声道:“他想要一瓶专属于教廷的融合。”

    融合。

    教廷最顶级的基因药水之一。

    秦微白点点头,捧着茶杯,似乎并不意外。

    林枫亭静静的看着秦微白。

    他同样也记住了门徒的那一句话。

    有人弃了时光,却不舍昼夜。

    他不知道秦微白为何会如此激动。

    他只是觉得这句话有些矛盾。

    若真的弃了时光。

    又如何能不舍昼夜?

    而且门徒背后的那位殿下又是谁?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