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一百六十九章:落子·谁能破局

第一百六十九章:落子·谁能破局

 热门推荐:
    雪国,摩尔曼斯。

    深沉的极夜光芒中,燃火步伐迅疾却平稳的走进了别墅大厅,将一份轮回宫东欧情报部整理出来的最新情报交给了秦微白。

    秦微白正在跟林枫亭下棋。

    摩尔曼斯是一座虽然热闹但却并不如何繁华的小城,但极夜的余晖之下,城市中仍然能够找到不少足以让人乐不思蜀的乐子。

    林枫亭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不在远行的他相对喜欢下棋。

    秦微白也就投其所好。

    两人的棋力都不低,胜负也是相互持平,所以几天以来,闲暇时间里,两人已经下了很多盘棋。

    今天下的是围棋。

    黑白子在棋盘上步步为营,棋局精巧而宏大。

    燃火走进来的时候,一局棋已经接近尾声。

    秦微白没有抬头,也没有去接那份资料,只是平静的落子,轻声道:“念。”

    燃火的动作顿了顿,低头打开了资料。

    “目前仍旧没有查到有关圣裁军团次长默莱德的消息。”

    燃火用最快的速度扫了一眼资料,说了一件让秦微白最近都极为关注的事情。

    秦微白精致而锋利的脸部线条平静如水,如梦如幻。

    “联合国已经正式召开会议。星国,法兰西,英格兰,雪国,东岛,加叶国,日耳曼...到目前为止,有将近二十个国家要求中洲对雪舞军团在雷基城的行动做出解释。”

    燃火语气平静的汇报着:“当然也包括了乌兰国。”

    “具体一些。”

    秦微白挑了挑眉。

    燃火不急不缓的将将近二十个国家的名字报了一遍。

    从世界角度来看,这无疑是极为豪华的一个阵容,并非所有国家都是发达国家,但每一个参与进来的国家,在综合国力上来讲,都可谓是真正的强国。

    这么多国家在一次会议上针对中洲。

    会议结束之后,天知道中洲的外交和军方会承受多大的压力。

    “中洲的反应呢?”

    秦微白问道。

    “还在沉默。”

    燃火说道。

    秦微白点了点头,缓缓落下了手中的黑色棋子。

    面前的白棋几乎已经占满棋盘,可黑棋却仍旧没有明显劣势,棋盘上的点点黑色无比精巧奇诡,面对着咄咄逼人的白棋,似乎仍有绝地反击的磅礴之力。

    燃火继续看着资料,突然道:“蒋千年已经确认陨落在雷基城。雷基城大乱,乌兰国已经通过了围城计划,目前正在实施。”

    秦微白抬头看了看表。

    她璀璨的眼眸里似乎倒映着时间,无比的凝重悠远。

    “蒋千颂与黑鬼已经到达雷基城。”

    秦微白说完了最后一条消息。

    秦微白一手捏着棋子,动作僵在了原地。

    蒋千颂与黑鬼已经到达雷基城...

    她沉默了一会,反问道:“确认?”

    “还在核实。但可信度超过百分之八十。”

    燃火说道。

    她最近这段时间很忙。

    在轮回宫,她是距离秦微白最近的天王,但却并不负责具体的事物,更多的时候,她都相当于是秦微白的秘书。

    秦微白如今已经是林族的代族长。

    虽然林族各大分支的负责人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到达摩尔曼斯,但秦微白的命令已经在林族内部开始通行。

    所以作为秘书的燃火每天都要接到无数的资料。

    从林族内部传过来的,从轮回宫传过来的。

    情报简直无穷无尽。

    燃火只是将最重要的挑选出来,第一时间告诉秦微白。

    秦微白依然捏着棋子,长时间的保持着一个动作。

    她的身体僵硬了大概五分钟,才缓缓将棋子落在棋盘上,但却依旧没有说话。

    燃火又耐心的等了一会,随即在沉默中离开了大厅。

    “你不信任燃火?”

    林枫亭看着燃火的背影消失,突然问道。

    “如果我连她都不能信任,我还能信任谁呢?”

    秦微白浅浅一笑:“先生想多了。”

    “也许吧。”

    林枫亭笑了笑:“不过我以为你至少会让她知道你接下来的计划。”

    秦微白摩擦着手中莹润如玉的棋子,抬头看着林枫亭问道:“什么计划?”

    林枫亭愣了一下。

    他真的从秦微白眼里看到了茫然和不解。

    林枫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回响着自己刚才听到的情报,皱眉道:“蒋千颂和黑鬼去了雷基城,你不想做点什么?”

    “想。”

    秦微白低着头:“但我做不了什么。”

    她的声音平静而坚决。

    “天澜有危险!”

    林枫亭看着秦微白,突然沉声开口道。

    为了林族的未来,他必须要保住秦微白,保住秦微白,就要保住李天澜,或者说保住李天澜,就要保住秦微白。

    两人是完全联系在一起的,根本无法分开。

    蒋千颂和黑鬼的搭配,绝对是黑暗世界的超一线组合。

    林枫亭对南美蒋氏没什么感觉,平日里就算遇见,鸟都懒得鸟一下,这可不是对北海王氏,他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得到消息的这一刻,林枫亭都想前往雷基城,以他的实力,蒋千颂那所谓的防御天下第一也就这么回事,没有了秦时明月,加上一个黑鬼,林枫亭还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压力。

    考虑到某种变数,他全力一剑下去,就算发生了意外杀不了蒋千颂,起码也能让南美蒋氏完全退出东欧,甚至在接下来最少几年的时间里彻底退出黑暗世界。

    林枫亭蠢蠢欲动。

    秦微白却摇了摇头,声音轻柔道:“有些事情,终归是要靠他自己的。我不可能一直跟在他身边为他保驾护航,他的路,需要他自己走,我已经做了所有我可以做的事情。天澜已经有了足够的筹码,乌兰国是他为南美蒋氏做的一局,让他做完又如何?”

    林枫亭眉头跳了跳。

    他知道李天澜的整个计划。

    事实上,临出发的前两天,李天澜掌握的筹码比所有人预想中的都要多的多,轮回宫的力量,东城家族的力量,表面上的,暗地里的,为了这次东欧乱局,他们全部交给了李天澜。

    李天澜也是凭借着手中的筹码,最终将目标定在了乌兰国。

    整个计划很简单,很庞大,又极端暴力,但同时又有着很大的受益。

    轮回宫和东城家族只是提供力量,但却并不曾干涉李天澜的计划。

    所有的一切都是李天澜做主。

    或许在李天澜因为背负着的责任而不甘蛰伏也不敢蛰伏的时候。

    轮回宫和东城家族也同样急着让想要让李天澜在最快的时间里成长起来,独当一面。

    林枫亭明白李天澜的野心。

    也明白轮回宫和东城家族的期望。

    但这却并不是他们在李天澜此时遇到危机的时候选择不出手的理由。

    蒋千颂来的太快。

    在李天澜的计划中,蒋千颂到达东欧的速度至少比计划里要早了四十八个小时。

    这段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变数。

    “我不怀疑天澜的能力。但东欧乱局太大,天澜的起点太高,以一国做一局,成功了还好,若是失败...现在的局面你看到了。”

    林枫亭看着秦微白的眼睛:“将近二十个强国一起给予中洲压力。中洲再强, 也是有承受底线的,一旦他们认为他们承受的压力已经大过了天澜现阶段带给他们的价值,即便东城无敌可以坚持,但包括学院派在内,他们都会...”

    “他们会宣布天澜叛国,剥夺他雪舞军团军团长的身份,从而摆脱他们承受的压力。”

    秦微白接口道。

    “那样的后果,你想过吗?”

    林枫亭问道:“李氏如果再次承受叛国的罪名...”

    “我没想过这些。”

    秦微白低头凝视着眼前的棋盘:“东城部长的坚持是有意义的。”

    “另外,我只习惯考虑最坏的后果,目前来看,天澜手里的底牌很多。乌兰国的局势再差,就算他失败,最坏的结果,他也可以全身而退,那我还考虑其他的做什么?”

    林枫亭苦笑起来。

    乌兰国的计划一旦失败,李天澜会全身而退?

    秦微白是真的把南美蒋氏,把北海王氏,把昆仑城当成是纸糊的老虎了吗?

    局面一旦失控,或许李天澜等人可以逃过蒋千颂的追杀,但北海王氏和昆仑城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借助各国给予中洲的压力,他们会竭尽全力的将李天澜定义成违背了中洲立场的叛国罪。

    不需要什么理由。

    各大强国给予中洲压力。

    北海王氏和昆仑城内部施压。

    中洲必须要放弃李天澜,别无选择。

    成王败寇,李天澜失败,就会承担这些。

    到时他还如何回中洲?

    如果他回不去中洲的话...

    “全身而退?天澜或许可以活着离开乌兰国,但他若失败,整个李氏...”

    “李氏和我有关系吗?”

    秦微白突然笑了起来。

    她抬起头,璀璨梦幻的眼眸直视着林枫亭,带着一种尖锐却又脆弱到了极致的冷冽:“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不喜欢李氏。也不喜欢李鸿河。我没有帮过李氏什么,从头到尾,我只是在成全天澜,也只是在成全他,跟李氏没有半点关系。”

    “在我看来,李氏本来就是天澜背着的包袱,能甩出去最好。就算天澜这次被安排上叛国罪,只要东城无敌坚持,他仍旧可以掌控大半个雪舞军团,而且还不用承担着元帅这个军衔带给他的限制,这样的情况下,他在东欧才会真正大有作为。天澜有了活动空间,我为什么要去考虑李氏?凭什么考虑李氏?”

    林枫亭沉默了很久,才苦笑起来。

    “所以你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天澜完成他的计划,一开始就想要让天澜叛国,摆脱李氏和雪舞军团的禁锢,从而在东欧获得更大的空间?”

    “没有。”

    秦微白摇了摇头:“我将所有天澜用得到的筹码都交给了他,我也希望他可以成功,但就算失败,他也有退路。我想说的只有这一点,只要天澜无恙,我不会救李氏,对我来说,这没有意义。”

    “如果先生想要谈李氏的话,现在这个时间,天都炼狱应该进入东欧了。这个问题,你跟神谈应该会有更多的共同话题。”

    林枫亭再次苦笑。

    秦微白自己都说不清楚她对李氏的感觉。

    不是完全的仇恨。

    但也绝对不会有好感。

    这样的复杂感觉,最终变成了彻底的冷漠。

    跟天都炼狱谈?

    天都炼狱对李氏的感觉倒是不用问,但问题是站在那位主宰者的角度上,他对李鸿河却只有恨意和怨念。

    林枫亭眼神复杂。

    曾经的好友如今变得如此陌生,简直成了另外一个人。

    谈?

    怎么谈?

    可从内心来说,林枫亭仍然不愿意让李氏彻底覆灭。

    可他就算说服秦微白,也只能从李天澜的角度出发。

    “如果你对李氏袖手旁观,天澜万一失败,李氏万劫不复。这一切虽然都是因为他的野心,但如果他知道你有能力挽回局面而没有出手的话,心里未必对你不会有什么心结,这一点你想过吗?”

    “我是对的。”

    秦微白眼神柔弱而执拗:“李氏和我无关。”

    “那林族呢?”

    林枫亭突然问道:“你曾经说过,所有的势力中,值得你信任的只有林族,你不信李鸿河,却信我,为何?”

    秦微白眼神闪烁了一下。

    她的眼睛晶莹璀璨,黑白分明,但此时却出现了一抹极度复杂,似乎融合了所有情绪的光芒。

    她的声音低了下来。

    “因为林族曾经收过一个徒弟...”

    这就是她可以信任林族的原因。

    林枫亭有些疑惑。

    但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就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一般:“他是你的...”

    “啪。”

    秦微白将棋子丢在了棋盘上。

    棋子砸在棋盘中心,声响清脆,如同剑鸣。

    “我倦了。”

    秦微白站起身,走出大厅。

    她的身影即将走出门口的时候,突然顿了顿,问道:“先生知道中洲近五年时间里最精锐的军队是哪一支军队吗?”

    是军队。

    而不是军团。

    林枫亭思考了一下。

    秦微白问的是五年来,而不是现在。

    如果时间倒退到五年之前来看的话。

    中洲最精锐的军团,无疑是边禁军团。

    现在也是如此。

    但中洲最精锐的军队,却是边禁军团中直属与东城无敌的迅雷军。

    只不过迅雷军在三年多前五大势力入侵边境的战争中死伤惨重,又被东城家族交给了北海王氏,最终成立了天南自由军团,当初的精锐虽然还在,但因为规模扩大,良莠不齐,终究还是失去了当初中洲甚至世界最强军的风采。

    “你说的是迅雷军?”

    林枫亭问道。

    边禁军团,迅雷军。

    那是中洲将近五百万的军队中挑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

    迅雷军共有两万人,个体上虽然并不如何出众,但形成整体的时候...

    虎狼之军?

    那是真正的神魔之军!

    秦微白没有回答林枫亭的问题,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所以东城部长的坚持是有意义的。”

    如果将中洲近二十多年的时间分成无数的棋盘。

    对于北海王氏和昆仑城而言,那一局棋在叛国案尘埃落定后就已经结束。

    而对于东城家族而言,他们的棋局在叛国案尘埃落定的时候,才刚刚开始。

    东城家族一直都在准备。

    东城无敌与东城寒光在三年多前落下了一子。

    以有心算无心的落子。

    这一子如今交给了李天澜,被他放在了属于自己的棋盘上。

    谁能破局?

    “放心吧。”

    秦微白最后说了一句。

    她缓缓前行,离开大厅,最终走进了如水般冰凉的深夜。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