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魔因果 > 第2196章

第2196章

 热门推荐:
    ,能与你相识算是我的荣幸,接下来我就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了,希望我转生以后还能与你相遇。”公孙前辈的话中略带伤感,再怎么说让他彻底的跟过去的生活说再见,心中还是难免不舍,之前他的肉身虽以腐化,但他仍然觉得自己还活在这个世上,可是到如今他也只能选择归身轮回了。

    段浪赶忙起身,但却被公孙前辈给拦住了。

    “你不必在意我的生死,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以你的天赋未来必定能成就一番事业。”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无数星星点点的亮斑从琉璃骨架的骨骼上渗透出来,然后渐渐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公孙前辈!”段浪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虽然与公孙前辈相遇的时间不长,但却结下了不浅的交情,他们二人虽然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但他的气质却让段浪倍感熟悉,前世军中的那些洒脱汉子便是这般,无意中的一举一动都突显着一股豪爽之气。

    段浪对着公孙前辈深深的作了揖,大约几个呼吸之后,那点点亮斑终于消散殆尽,公孙前辈的魂魄终于重归于轮回,当初辉煌了数千年的一方诸侯此时彻底隐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中,也许在当今世上只有段浪一人还记得他的存在,但没有人能否,当今的这种辉煌正是因为有无数像是公孙前辈的这种人用生命推动了时代的变迁。

    段浪注视着笔直站在身前的琉璃骨架,此时这具骨架已经失去了生机,除了全身的琉璃光芒外,根本看不出其他任何异处。

    “开始吧。”段浪嘟囔一声后,缓缓闭上了双眼,按照公孙前辈指点,他需要先用魂力感应到琉璃骨架的中枢,并且只要他完成了感应便可以顺利的开始认主流程。

    如潮水般的魂力从段浪的眉心渗出,虽然他已经有些时日没有练习过魂力了,但他好像还感受到自己的魂力感知范围稍稍提升了一些,虽然提升的程度不高但进步却是明显存在的。

    “找到了!”

    渐渐的,琉璃骨架的全身结构在段浪的脑海中渐渐浮现,令段浪吃惊的是,此时自己脑海中的骨架竟是那样的清晰,就连雕刻在骨骼上的微小文字段浪都能清楚的看见。

    随着感应的不断增加,段浪都能感觉到自己和琉璃骨架之间连接起了无数纤细的丝线,那种如出同源的奇异感觉让段浪有些不知所措,他现在仿佛既能在自己眼中看到琉璃骨架,也能从骨架的眼中看到自己。

    又过了片刻时间,一股股如虫蚁般涌动的透明介质顺着丝线进入到了段浪的身体,就在那种介质接触到他肌肤的一瞬间,段浪都错认为自己已经赤身**坐在那里。但惶恐了片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应。

    现在对于段浪来说周围富丽堂皇的精美点缀已经如尘土般消散,此时他的世界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片漆黑,除了前方琉璃骨架还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其他的一切段浪都无法感应到。

    “接下来就需要进行魂魄烙印了!”

    这是让宝具认主的关键的一步,按照公孙前辈所说的话,段浪现在应该用魂力对琉璃骨架的内部经行入侵,而且还要用最强硬的姿态钻破骨架自带的防御,只要将魂力成功的侵入到它的内部,那让宝具认主的可能性就提升了一大半。

    虽然穆红还没有教段浪如何借助魂力攻击,但是简单的撞击他还是做得到的,况且段浪的真元量远超一般的炼金术初学者,所以冲破琉璃骨架的防御并非希望渺茫。

    段浪不打算过多的浪费时间,所以他在发动冲击之前将大部分的魂力汇聚在了他的身前,想要靠这蓄势一击直接突破阻碍,虽然准备充分但他心里还是有些犹豫,因为根据他先前的经验,魂力应该是无法跟物体发生撞击的,可是此时正是需要用魂力发力来进行攻击,最后究竟能否成功段浪也不敢妄下断语。

    “放手一搏吧。”段浪暗下决心后终于将那汇聚已久的魂力球发射了出去。

    令他高兴的是这一击最终还是成功了,蕴含大量魂力的波动球重重的撞击到了琉璃骨架的身上,令人担心的无触碰穿透并没有发生,段浪心想:自己在魂力方面的研究果然还不够,这胡乱发出的攻击竟然还能成功。等穆红结束沉睡后我定要跟他好好学学如何使用魂力。

    在那琉璃骨架的防御被突破之后,段浪终于见识到了其中隐藏的核心。

    原来在那些闪着琉璃光芒的骨头内部,是一条条如银河般闪烁的星河,那些如同星星的亮点,在深蓝色的背景下随流涌动,段浪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武器内部有着这样的空间结构,前世的段浪也曾有幸得到过一把通过炼金术创造出的长剑,可就连那把剑都和此时的骨架内部有着如同云泥的差别。

    “远古时期的先人们可真是智慧异常,这般复杂的内部结构竟然都能汇集在那一个个短小的骨骼之中,我段浪何时能达到那种境界啊。”段浪感慨道。

    探寻了半天的魂力终于在复杂的星河之中发现了一个枣核大小的幼婴,那婴儿在就那样蜷缩在那里,哪怕是段浪见后都有些心生不舍,可就在段浪望出神的时候那个幼婴突然将脸对准了段浪。

    魂魄烙印就这般迅猛的开始了,那个幼婴顿时化作一颗明珠,在空中摇摆了几圈后径直钻进了段浪的丹田,就在明珠进入体内瞬间,段浪全身的真元就如同烈火燎原般迅速消耗,随着体内真元的消失,那个明珠中的幼婴也发生着变化,原本竟只有不到一岁的模样竟然在几个呼吸后长到了七八岁的样子,而且随着真元的不断消耗,它的成长还在不断继续。

    当段浪的真元耗尽后,那小骨骼之中,我段浪何时能达到那种境界啊。”段浪感慨道。

    探寻了半天的魂力终于在复杂的星河之中发现了一个枣核大小的幼婴,那婴儿在就那样蜷缩在那里,哪怕是段浪见后都有些心生不舍,可就在段浪望出神的时候那个幼婴突然将脸对准了段浪。

    魂魄烙印就这般迅猛的开始了,那个幼婴顿时化作一颗明珠,在空中摇摆了几圈后径直钻进了段浪的丹田,就在明珠进入体内瞬间,段浪全身的真元就如同烈火燎原般迅速消耗,随着体内真元的消失,那个明珠中的幼婴也发生着变化,原本竟只有不到一岁的模样竟然在几个呼吸后长到了七八岁的样子,而且随着真元的不断消耗,它的成长还在不断继续。

    当段浪的真元耗尽后,那小人也长到了跟他一样的年岁,这让段浪不断的后怕,若是自己的真元再稍微少上一点,那这次认主便难以达到完美了。

    “最关键的一步了!”

    人也长到了跟他一样的年岁,这让段浪不断的后怕,若是自己的真元再稍微少上一点,那这次认主便难以达到完美了。

    “最关键的一步了!”

    就在段浪的话音刚落,一阵剧痛突然在段浪大脑中传出,那般猛烈的感觉已经无法用疼痛来形容了,这种痛感已经远远超出此时段浪大脑的承受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