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浴血激战 > 第二十章.姐妹情深此生不悔 兄弟义长今世无憾

第二十章.姐妹情深此生不悔 兄弟义长今世无憾

 热门推荐:
    黎畅识别出声音的主人,正是泥潭镇的攻击训练官尼尔中士。

    “是你吗,黎黎畅畅?”尼尔中士重复问道,“你怎么也被抓到这来了?”

    黎易无法回应,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麻痹效果快点消失。

    尼尔中士见黎易一动不动、问话也不回答,关切地问道:“那些畜牲对你做了什么?”

    同样是左手边响起尖税的女声:“你看他连话都说不出来,还要问吗,半人马肯定把他的舌头割掉了。真是可怜。”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声音属于莉亚,那个拿着盾牌却快如闪电的炽天使。

    “这些畜牲毁我家园,伤我同胞,不得好死。”尼尔中士用粗犷的嗓音咒骂着,才骂了一句就剧烈咳嗽起来。

    “别说话,好好休息。”熟悉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但黎易无法看到声音主人的样貌,这声音温和中正听起来极为舒服,“好好活着。”

    “从我加入炽天使那天起,我就没想过好好活着。”尼尔中士豪迈地说着,却更加猛烈地咳嗽起来,他断断续续地挤出一句话:“杀一个回本,杀两个赚了。”

    “行了。”温和的声音说道,“别说这种话,我们等你回来。”

    黎易终于想起来,温和的声音正属于莉亚的姐姐莉迪,那个有着紫色眼眸的防御训练官。

    莉迪的话才说完,黎易就听到铁门打开的嘎吱声,然后是铁链拖地的叮喽声,接着是尼尔的闷哼声,最后是熟悉的铠甲磨地声,这个声音黎易绝对不会听错,毕竟他就是被半人马一路拖到营地的。

    “咋回事?尼尔被人带哪去了?”黎易满心疑惑。

    只听利亚说道:“姐姐,你说他能回来吗?”

    莉迪宽慰道:“放心吧,他一定能回来的,只是他肯定无法再战了。”

    “那。”莉亚停顿了一下,“接下来由我上吧,我一场也没打过,体力最好,可以多撑些时间。说不定指挥官正在来的路上呢。”

    “傻妹子,有姐姐在还轮不到你。”

    “不行。姐姐已经打了两场,撑不住的。”

    “我没事。之前两场打得很轻松,保存了不少体力。”

    莉亚语气略显担忧:“也不知道指挥官看没看到我们的求救信号。”

    莉迪安慰道:“放心吧,肯定能看到的。两位指挥官才智过人,连那么大只水怪都能杀掉,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制定作战计划呢。”

    莉亚嗯了一声,说道:“真可惜晚宴上没能看到两位指挥官的真容。”

    莉迪说道:“等你活着出去,保你看个够。”

    莉亚鼻子一酸,想要从这铁笼中活着出去谈何容易。

    “都怪我,都怪我,如果当时不逞强,或许我们都能逃脱的。”

    莉迪轻声说道:“这怎么能怪你呢,身为炽天使,拯救平民是我们的责任。眼看二十几个人命在旦夕却只求自保,那必将使炽天使蒙羞,为天下人不耻。”

    “可是……”

    莉亚还想说什么,莉迪打断道:“傻妹子,不必可是,我们已经做得够好了,无愧女王,无愧父母,无愧泥潭镇。”

    “可是我有愧于你。”莉亚抿嘴说道,“从小到大,我们姐妹相依为命,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你都给我。爸妈早逝,你撑起了我的天。直到我们都长大了,加入炽天使,可你依然像遮风挡雨的山。”

    “怎么能这样说,明明是你用盾牌替我挡刀剑……”

    “可你却用身体为我开太平。”莉亚眼里泪水打转,声音哽咽起来。

    黎易内心动容,不自觉想起李未济。

    黎易今年二十六岁,换句话,他和李未济认识整整十年了。

    十年前的冬天,为了与野外的天气同步,各生活区通过环境控制系统虚拟了一场暴雪。

    虚拟的雪花,虚拟的苍白。

    黎易看着墙上随机生成的白色六棱型物体出神:什么时候才能摸一次真正的雪呢?

    人就怕动念头,念头多了就会转换成行动。

    黎易也不例外,他朝思暮想着雪,终于忍不住内心的诱惑,披上长衣往生活区的边缘走去。

    机器人严密地看守着通行出入口,没有通行证的黎易在出入口附近徘徊着,他甚至能通过出入口看到野外白茫茫一片。

    “要是能在雪里打滚该多过瘾。”

    这本是天方夜谭的想法,但黎易的确很幸运,因为他遇到了深夜返城的李未济。

    彼时的李未济在果园生活满两年,通过自学他对果树病虫防治已有较为深入的研究,他很想继续这方面的学习,所以向真理部申请了农业深造,但真理部以基因潜力不符为由拒绝了他的申请。为了证明自己学习农业的决心,李未济决定回生活区参加几乎无人通过的课题深造考试。

    走了一天的路终于来到通行出入口,摆脱野外苦寒的李未济舒服地伸着懒腰。

    趁着李未济伸懒腰的时候,机器人的钳子手掐住他的喉结,李未济乖乖递交电子通行证书。经过对指纹、察瞳孔、验基因等一整套生物安全识别之后,钳子手游走到李未济腰部,一握一提一放,转眼间就完成了身份转变。

    黎易看着这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男孩有点不敢相信。

    也难怪黎易不敢相信,因为出入野外的通行证只有两种,一种是补偿给旧时代农民的,一种是在黑市花5亿点劳动财富买的,但这个斯文整洁的男孩是乎与两者都搭不上边。

    犹豫良久,眼看男孩就要走远了,黎易冲动难忍,急忙跑到他身边,大喝道:“此树是我栽……”

    没等黎易喊完从影视剧里学来的台词,就听男孩笑道:“你也会栽树吗,什么花什么果,几条枝几片叶?”

    黎易一头冷汗,这人说的话似乎很有门道,越琢磨越像小说里的黑话暗号,内心不由打起鼓来。

    “我要是答错了,他是不是会杀我?”

    “应该不会。机器人就在边上呢,他没这么大的胆子。”

    “可小说里都说这种人阴狠毒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死就死吧。”

    黎易将手背在身后,一跺脚,咬牙切齿道:“无花果,没枝叶。”

    男孩一听连忙摇头道:“不对不对。现在无花果都按五枝四十九片的标准来种植,你兴许是种错了。”

    “错……错了?”黎易声音有些颤抖,背在身后的手探进衣服里,摸到个坚实的东西,这才平静许多。

    “当然错了。”

    男孩便从头开始讲述无花果的栽培技术,从定植到修剪养护,从田间管理到病虫防治,一连说了半个小时,说得是眉飞色舞,好不得意。

    男孩口若悬河,在科学知识中穿插了许多有趣的实例,黎易听得津津有味,双手插兜,全身放松。

    待男孩讲完,黎易主动思考并且提出自己的疑问:“按你这么说,我们吃的无花果里都有只死黄蜂?”

    男孩说道:“对的。通过之前的讲解,我们都知道无花果是有花的,我们吃的那部分不是果实,正是无花果的花!无花果的花蕊藏在内部,不能靠风力传粉,而帮它传粉的黄蜂需要爬进无花果内部给花授粉。雌性黄蜂通过一个狭窄的小孔钻入无花果,产卵后死去。不久,它的卵会孵化,其中雄性首先孵化,从无花果中飞出,寻找有雌性黄蜂的无花果进入,并与之交配,然后死去。雌性黄蜂携带受精卵和花粉飞走,开始新的循环。无花果则会将死去的黄蜂分解为可被植物吸收的物质。酸甜可口的无花果正因如此才美味啊。”

    “嘿,没想到大自然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事。哎,不对啊,你是做什么,怎么会对这种事了如指掌。”

    “我叫李未济,是个农民。”

    “我,我叫黎易,是个屠夫。”

    一个农民,一个屠夫,在温暖的雪夜相识于寂廖的城市边缘。

    屠夫的雪梦再次苏醒,他拜托农民出城捧一把雪给他,农民照做了。

    农民抱来一衣雪,屠夫惴惴不安地站直,雪花扬起,片片寒冷落钻进脖子,落在屠夫心眼里。

    “窸嗖~”黎易打个寒颤,开心地笑了出来。

    “先别美,还有好东西给你。”李未济变魔术工地掏出一个简陋的雪人。

    “雪人?”如同大多数从出生到死亡都未离开生活区的孩子一样,黎易看到只存在于文字、视频中的雪人大感惊奇。

    李未济教唆式地说道:“摸摸看。”

    黎易犹犹豫豫伸出手,片刻后,他如同《百年孤独》中奥雷里亚诺初次接触到冰块一样,害怕又兴奋地喊出了那句“他在烧。”

    “嘿嘿。”

    “嘿嘿。”

    梦想成真的傻笑。

    傻笑过后,黎易问:“你深夜返城有住的地方吗?”

    “没有。”

    “那你去我家住啊。”

    “好的。”李未济露出灿烂的笑容。

    回家的路上,李未济又给黎易讲许多果树种植的传奇故事,黎易仿佛看到自己井口有了裂痕。

    正当两人畅想着自己可以操控植物征服世界的时候,五个流浪者悄然将他们围住。

    这些流浪者是生活区的异类,他们总有办法避开【深蓝】的监控,做着违法的勾当。小到供应额外食材,大到买卖基因身份,他们总有新鲜的生意可做。

    黎易并不惧怕这些流浪者,他知道这些流浪者还算有底线,通常不会伤害他人。

    李未济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小心翼翼地张望四周,生怕这些行为诡异的人做出什么暴行。

    李未济越走越快,黎易不得不加快脚步,五个流浪者也跟着跑了起来。

    快走几步之后,李未济似乎克服了内心的恐惧,他放慢脚步低声对黎易说道:“一会我拖住他们,你直接跑,不要回头,不要管我。”

    黎易闻言猛然止步,他大笑道:“我对各种文艺作品中描述舍生取义的场景常常嗤之以鼻,今日老兄倒是让我切身体会到了,快哉快哉。”

    黎易从后背抽出一柄杀猪刀,朗声道:“兄弟莫怕,他们若有不轨之举,我拼得鱼死网破,也要护你周全。”

    五个流浪者追了上来,同时拉开上衣拉链,异口同声问道:“要盘吗?”

    黎易笑出声来。

    只听耳边有人叫喊:“姐姐姐姐,黎黎畅畅疯了。”

    黎易这才反应过来,回忆往事的这段时间里,麻痹效果解除了。

    莉迪听到黎易在笑,那么他的舌头就没有被割掉,关切问道:“黎黎畅畅,你还好吗?”

    “好,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好过。”

    黎易爬起来,喜笑颜开。

    “一定要把疼痛感知降到最低啊。”

    转眼又变成呲牙咧嘴。

    随着麻痹效果逐步解除,黎易全身有伤的地方同时发作,牙齿打颤,好几次险些咬掉舌头。

    “你的肩膀受伤了?”

    “小事,一会就好了。”

    “这可不是小事。”莉迪说,“你伤口这么深,很容易感染发炎一命呜呼的。可是这里没有金创药。”

    “不碍事的。我天生体质好,受再重的伤,只要休息一会就愈合了。”

    莉亚插话道:“胡说,哪有这种人。”

    莉迪倒是语气凝重道:“我倒是听老一辈人提过这种传说,有些人天生就适合战斗,他们学习能力强,别人练三年他只要看一眼;身体恢复能力也强,连续作战三四天都不会猝死。”

    莉亚说道:“他学习能力倒是挺强的。”

    莉迪紫色的眼睛打着转,好一会才说道:“妹妹,你手上是不是还有一块治疗纹章?”

    莉亚回应道:“嗯。本来打算给尼尔用的,但是他不要,说是要留给我保命。”

    提到尼尔,她的语气瞬间沮丧起来。

    结婚一年多,她总是欺负这个大块头,可是他却总是护着自己,连命都可以不要。

    莉迪说道:“如果传说是真的,也许我们还有希望。你把治疗纹章给黎黎畅畅吧。”

    莉亚没有多想,直接将一块圆形黄泥丢到黎易眼前。

    黎易捡起泥块,只见正面印有巨剑图案,背面有几行小字。

    [治疗纹章]

    [被动效果:再生生命。]

    [主动效果:治疗自身,并获得抗性。]

    [抗性:你身上现有的症状暂时失效;持续时间可以堆叠。]

    看来是个治疗技能无误了。

    拿着纹章反复看了几遍,黎易强忍伤痛,尴尬地问道:“这东西怎么用?”

    莉迪做了个捏碎的动作。

    纹章破碎直接在黎易掌心烙下痕印,痕印中激发出一股奇异的能量,这股能量在黎易体内横冲直撞,全身伤势立刻好转。

    黎易在笼子里兴奋地叫道:“立竿见影,效果拔群。”

    “看来我们命不该绝。”

    莉迪加重了说话的声音,命不该绝四个字充满了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