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十方囚牢困(二更)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十方囚牢困(二更)

 热门推荐:
    况且,形势逼人,无归猛的意识到夜溪那一击是他们三人唯一机会。

    穷奇肯定要退,这是他们的机会。而他们要逼穷奇上,那是夜溪的机会。

    千钧一发,打配合战!

    字符未至,穷奇可以躲开,可后头被爆,让它下意识的往前一挺,并刺痛的感觉又让它睁大了眼——

    嘭嘭嘭——

    凤爷爷从黑暗处出来,首先冲向穷奇后头。

    这俩缺德小子,穷奇能纵横天地宇宙,或者说,上古凶兽能那么横,至今不灭,人家会在身体外头留下明显的弱处?

    便是那里,真被你们捣了,疼就疼了,羞辱也羞辱了,可引起的怒火和反扑也是成倍的往上翻啊。

    穷奇的手段可不止甩尾巴。

    凤爷爷两手齐抓,一手一只把两只拔了出来,迅疾转身,现出本体,巨大的浴火凤凰背后空间破碎。

    瞬间跳到远处,把两只一丢,变回人形,指着自己后背,一片碎裂的蛛网痕迹。

    “胆儿肥,不是我挡着,此刻你们已经粉身碎骨。”

    无归凤屠心里发寒,他们不是没感觉到,方才那一瞬间,命已经被穷奇握在手中,是被老爷子硬生生抢回来的。

    “夜溪——”

    “夜溪——”

    两串字符,在穷奇的眼球上爆炸,穷奇猛的合上了眼,有些许黑色的粘液从眼帘下流出。

    夜溪一个哆嗦,转身就跑,视野里全是银色线条。

    身后传来吸力,是穷奇张开了嘴巴。

    夜溪使出了全力往前跑,却只是堪堪没被吸进大嘴而已。

    下一刻,穷奇猛的一吼,滚烫的气浪冲出,夜溪身不由己翻滚出去,五脏六腑碎了一般,大口大口吐血。

    无归凤屠扭头正看见夜溪破布娃娃一般被冲向虚空深处,后头穷奇几个纵身马上就要追上。

    大急,体内精血燃烧,身边空间扭曲成通道模样,两人投了进去,再出现,已在穷奇身后不远。

    凤爷爷摇了摇头,背着手身形一散,也追了过去。

    夜溪难受死了,不止内伤的疼痛,还有身体的失控和精神上的暴击。

    谁能想到穷奇那一吼是直击神魂的呢?

    哦,或许别人都知道就她乡下来的不知道。

    雪上加霜的是。

    精神被冲击,那种被绝对寂静逼疯的感觉突然袭来,且放大了千倍万倍,她想疯。

    翻滚间,看到穷奇,预想中的眼窟窿并没有出现,而是一对青白怒眼,中间有黑红的火焰跳跃,都烧出了眼眶子。

    很确定,穷奇的眼好生生的,非但没有被毁,还开启了地狱模式。

    特么眼球都能飘火,这是个什么品种?

    夜溪又吐了一口血。

    好在此刻,她的眼中,还有银线,虽然尚不能控制身体,但除了九转在给她修复身体外,她还感觉到从小宇宙反馈来的一丝丝力量。

    并不是晶核形成的星子里传来的能量,而是小宇宙本身似乎蕴养出什么能量来,薄弱,却又强大。

    只有一丝丝,所经之地比她以前任何状态都要好。

    再有两秒钟,她就可以控制自己,选择生门。

    而她,有个想法。

    群聊:缠它两秒。

    无归凤屠立即又烧了一把精血,瞬间出现在穷奇旁边,尽管低血压头昏昏,还是紧紧缠住了穷奇。

    无归缠住了他的两条前腿,并把自己打了个死结。

    凤屠骑在穷奇脖子上,翅膀一左一右往穷奇脸上狠狠的扇。

    凤爷爷自我安慰,算了,亲的,不雅观又怎样,他孙子能干啊,总比把自己打成死结的傻子强吧。

    穷奇一个不防,摔了个跟头,大怒,尾巴一甩,狠狠砸在凤屠脖子上,凤屠晃了晃,翅膀扇得更狠了。

    凤爷爷变了脸,手里握住一柄不算长的刀,那模样,极像杀猪刀。

    特么的犊子,万一把老子孙子给抽傻了——

    穷奇用尾巴抽打着凤屠,又抬起两条后爪去绕无归,呲啦呲啦,一条条鳞片被掀起,血慢慢渗出,无归愣是忍着没出声,越发收紧身体,鳞片炸起,切割着穷奇的毛皮,同时头一扬,狠狠咬中穷奇咽下。

    咬不动

    但宝贵的两秒拖住了。

    夜溪已经完成布置,群里通知:放开,让它来追我。

    两秒的时间,夜溪逃出很远,视野里的银色线条变得稀少而连贯,这说明自己可以逃的空间有很多。

    无归凤屠借着被穷奇打脱离开来,穷奇只是又从眼睛里放了两团黑红火焰追向他们,自己去追夜溪了。

    凤爷爷一看那火焰颜色,喊他们:“被这个烧到一根手指头就要自断一条胳膊。”

    剧毒。

    两人当即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

    而夜溪见穷奇追来,嘴角一翘,转身就跑。

    等穷奇追得近一些她就再换个方向,如此让它攻击不到自己,渐渐急躁,猛的回头喊了句。

    “蠢货,活该你没了老婆。”

    噌——

    青白黑炎倏的变成血红,犄角忽然闪了一下。

    夜溪心凉,她的身前,不足一米的地方,正是穷奇的犄角。

    这厮,竟隔着那么远瞬移了过来。

    犄角尖尖,猛的一亮,光束射来,躲无可躲——

    夜溪消失了。

    觉察到夜溪消失的第一瞬间,凤爷爷出手将那两团黑炎收服塞进袖中,三人一起飞向穷奇。

    飞到近前才发现,穷奇已经被抓,困在十方囚牢中。

    那两秒钟的时间,夜溪不但自己跑得远远,还偷偷将十方囚牢放了出去并无限放大,牢门大开。

    之后激怒穷奇以身为饵诱它一起进了囚牢,牢门一关,谁也出不来,但她还有小石头。

    在死亡的前一刻,小石头带她跑了。

    踏着死亡的边缘线跳着作死的舞蹈。

    凤爷爷惊讶:“十方囚牢?原来你们准备了这个。谁家给的?”

    这样的东西,可不是随便能有的,难道是谁家对两个孩子示好?但也太舍得了吧。等等——

    凤爷爷脸色瞬间难看,该不会是那家子偷偷背着自己拉拢自家孙子吧?

    可恶,可耻,不要脸!

    “是个叫朝颜的女子。您知道她是谁?”凤屠开口。

    凤爷爷下意识:“鲲鹏族的?”

    凤屠莫名其妙:“应该不是,若是羽类,我应该有所感觉。我们没看出她是哪族的。她与溪儿偶遇,很谈得来,给了她这个。”

    凤爷爷便放了心,道:“我对小辈不熟,这人倒是大方。”看向囚牢里:“人呢?隐身?出来没?”

    两人对视一眼,无归解释:“她用神符传送到随机的地方去了。”

    凤爷爷看他一眼,再看自家孙子一眼,点点头,指着里头暴躁发狂的穷奇:“接下来,怎么办?”

    无归:“等她。”

    凤屠:“在这。”

    小石头还要带她回来的。

    凤爷爷道:“好吧,你们只管修炼,我将这穷奇杀了。”

    凤屠忙拦他:“别别别,我们还要跟茶爷交货。”

    “那老货!”凤爷爷大怒:“我给了他足够的报酬,果然是个贪财的老不死!”

    又冷笑:“好,我跟你们一起去,看他敢不敢。”

    两人心中在想,原来茶爷大名鼎鼎,果然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