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第二千零五章 故人不可追(二更)

第二千零五章 故人不可追(二更)

 热门推荐:
    夜溪顺着她走“仙魔界与神界不再相通,宝宝空空想回来也回不来呀。”

    红线将她按在椅子里“说吧,是不是又惹事了?”

    夜溪默了一默,竖大拇指“知我者,师傅也。”

    红线双手叉腰,哈哈一声笑“你就没不惹事的时候。”

    “师傅,你胖了,胖了不少呢。”

    红线呸她“你师傅我雍容华贵,岂是你这小毛孩能欣赏的。”说完看她,嫌弃的撇嘴“一如既往的清汤寡水,还没收个男侍吗?”

    “谢谢,您自个儿享受吧,老头儿呢?终于看腻了?”

    “看你弟弟妹妹去了。我们好着呢,不好意思了。”红线白她一眼,拿起一只果子,手指尖把皮剥了,往她嘴里喂。

    夜溪一口含了,没个正形的靠躺在椅子里“怪不得呢,魂不守舍的,想老头儿了。”

    红线又白她一眼,继续剥着果子,面露纠结和犹豫“正好你回来了,帮我拿个主意。”

    “你说。”

    红线将雪白的果肉往她嘴里喂“你说,我要不要去死呀?”

    咳——咳咳咳——

    夜溪咳得满脸通红,手掌接着咳出来的果肉,好半天舒缓过来“你,你你谋杀亲徒——你是好日子过久了闲得长毛了是吧?”

    红线倒了一盏茶,亲手喂了她,将她手里清理干净,坐回去,悠悠一叹“可不是好日子过久了,我怕再过下去,老天都看不过眼。”

    夜溪皱眉“师傅是感应到什么了吗?”

    红线摇头,神色黯然下来“你师尊——去了。”

    夜溪一怔,反应了几秒“谁杀的?”

    “不是。”红线缓缓摇头“你师尊自行坐化的,她——很开心。十万年前了。”

    红线叹了口气,恍惚了下,才继续道“师傅说,她潇洒一生,就收了我这个蠢徒弟让她操心。”

    说到这,忍不住眼圈一红,十万年过去了,她对师傅的思念并未减淡。

    夜溪坐过去,抱住她。

    红线吸了吸鼻子,对她笑笑“幸好蠢徒弟收了三个好徒弟,让她沾光做了人上人。”

    夜溪噗嗤一笑,师尊临去前还不忘挖苦徒弟,可见去的并不痛苦。

    红线也笑了声“师傅说,她这辈子能想到的都享受到了,自知没有成神的可能,不如早早去了,不浪费年轻人的资源。”

    说到这突然眼神莫名,抿了嘴看她。

    “说你和地府的关系,不用白不用,她要走后门,投个好胎。”

    夜溪“”

    说着说着红线自己又开朗起来“你地府的朋友还真够义气,你师尊走后没几个月,专门半夜来了一趟,用香给师傅送了个信儿,说你师尊已经去投胎了,好胎。”

    “具体没细说,香气也写不了几个字,就说你师尊自己挺满意的。”

    红线撇嘴,与她道“我觉着你朋友是客气了,肯定是你师尊仗着你的关系挑三拣四自己给自己安排了个好去处。”

    夜溪笑道“没关系,咱关系铁。”

    红线点点头“是,所以我觉着我去死一死也能投个好胎。你说,我下辈子做妖好还是做魔好?”

    夜溪头疼,怎么就想着去死呢?咱家再有关系也不是这样的用法。

    “其实我和絮冉都有这个意思,我们的修为已经无可寸进,你们也早不需要我们操心,赖着活下去倒是还能活个多少万年,但——”红线抿了抿发,释然一笑,整个人有瞬间的轻飘,似乎随时可随风而去“人活着并不只是为了活着,如果能划下圆满的句号,何必拖沓成了遗憾。”

    “师傅——”

    “我很满足,我这一生,除了些小挫折,顺风顺水,有这么多人爱着,我很满足。”

    夜溪握着红线的手“怎么才一回来见到你你就说这个呢?”

    “所以我更满足,还能见你一面。”红线反握着她的手“你师尊走的时候我不明白,但现在我懂了。溪儿——”重重按着她的手“人在该去的时候就要去,不仅仅是天命,更是自己心的圆满,这是人生的修行,我想要功德圆满。”

    夜溪眼睛发酸,嘟囔“师傅还没去神界看过呢。”

    红线一笑“神界是好是坏与我什么相关呢,我在意的只是你们啊。你们都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夜溪“可我们没有都好好的啊,我们接下来要打一场前所未有的硬仗呢。”

    红线感觉三口老血梗住了呢。

    “那既然这样我更要去死了,不想累着自己,更不用拖累你们。”

    “师傅,你都不问问我们又闯了什么祸吗?”

    红线呵呵“我怕我的小心肝受不了,过六道的时候一个脚软进了畜生道。”

    “”

    师傅,你不爱我们了,好无情无义冷酷残忍。

    红线拍拍她的手“我和絮冉已经有了大限的感觉,我们还是想顺其自然。”

    夜溪想,既然如此,何必强求,反正还有地府在呢,说不得下次回来就能见到他们的转世。

    “那弟弟妹妹们那里——”

    “说过了,一个个哭得跟老娘已经咽了气似的。”红线抱怨“小时候一个一个老成得很,用不着老娘操心,关键时候,还不如你们仨调皮捣蛋的顶事儿,白养了。”

    夜溪无语,不该说他们心硬如铁人家才是赤子之心嘛。

    红线继续抱怨“谁没个死的时候,哭个屁个哭,咱家现成的关系在,不说去给地府烧个香给老子娘求个好前程,哭唧唧拦着不让不让。呵,你们不让?你们是阎王还是府君呢?”

    夜溪“”

    “总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既然你回来了,正好送我和你师公最后一程。”

    就这样定了?

    夜溪傻眼,不是说让我给个意见的?我还没给呐。

    红线已经给絮冉传信赶紧回来死。

    夜溪无奈,看来她家师傅再胖三圈也是那个风风火火的急躁性子。

    红线传了信,又拉着她叹气“飞花她早一步去了。”

    夜溪一惊“这么突然?”

    “不算突然。程灵飞升了——哦,对了,程灵飞升去神界了,你们有没有碰到?”

    夜溪无语“师傅,神界很大。”

    “唉,算了。”红线欲言又止“飞花此生惟这一徒,程灵飞升,她高兴归高兴,可一下子抽走了精气神儿似的,蔫蔫的。我特地去陪了她些日子,眼见她慢慢好起来,突然就跟我告别。”

    “说的话跟你师尊差不多,说不枉此生。”

    “没良心的,就当着我的面,也不怕我受不住”

    红线又红了眼圈,按按眼角。

    夜溪安慰的抱抱她。

    红线吸了吸鼻子道“活着,不就是这么回事嘛,新人变老人,老人给新人腾位置。老了老了,到了头儿了,看开了,该让位的时候就得让位,这天下,需要新鲜的人补充。”

    这话里,丝毫不见颓意,满满的豁达和智慧。

    妙书屋

    sangshibuxiux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