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灾武纪元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斩落天人!(二合一)

第三百一十七章 斩落天人!(二合一)

 热门推荐:
    千里的行程说来也不远。

    在第三日的中午。

    随着车队前面的卫城主车子停下,停在了一处类似于山谷口的边角下。

    坐在后方车内的江苍朝着四周望去,资料上所标记的地方是到了,前方是一片山脉废墟,连绵不规则的山石遍布远方整个视野。

    再伴随着‘滴答答’昏暗落雨的天色没有任何变化,这里的山岩上的灰尘被冲雨水冲的干净,但是山岩下,缝隙内,却是泥泞稀疏,看起来就不想朝着里面钻。

    “就是这个地方。”

    ‘咔嚓’前方车门打开,一瞬间灰色的灵气笼罩整个车队,隔绝了天空中的小雨。

    卫城主身背一杆合金荆棘长枪,下车以后就瞭望前方,也没提途中送于众人的高级荆棘一事。

    哪怕是有人想提,可当见到了这个情况,就没有人一人言语荆棘。

    尤其之前反对前来的那人还是率先第一个开口,直接打开了这次关于荆棘兽的话题,更是从侧方面的追捧卫城主,“主城内的人才还是多啊要是换作其他的城市,这么准确的预报天气都做不到”

    “对对对”不少人接话,也在称赞,这活络气氛,打开尴尬的局面,他们都有所经历,也是当不了开口的人,但是搭个话题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卫城主真没什么好尴尬的,反而直接明明白白道“朋友们在路上都拿了东西,那咱们该好好做事了吧?”

    ‘咔嗒’塔戈没有说话,直接向着山岩地区走去,走上了两步又紧接着踏空,身边灰色灵气环绕,阻隔了四周的雨水。

    之前说话的那人更是一往无前,一副卫城主说荆棘兽在哪,他就会第一个上去试手的样子。

    其余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拿人手短,只能先做事再谈。

    可是斯洛先生,也就是那位和塔戈有些恩怨的金发老者,此时却提着盒子从车中出来,递还给了准备动身的卫城主,“城主,我与您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您知道我的性格。而已这份礼物太过珍贵,我就不接受了。但是这次的事情,我会尽心尽力的帮助您。”

    “好。”卫城主点头,还真的没有再说什么,就让旁边的开车护卫把礼物收了起来。

    四周的人瞧见了,无动于衷,这他是他,我是我的,人家斯洛先生公司有高级矿脉,家里有。

    自己等人可是没,稀罕着。

    包括江苍也是不说话,就跟在众人旁边,他们说走,那就走,自己心思全都在高级荆棘上,等着这事处理完,回去好好修炼。

    并且任务中也有指引。

    看似是这次的任务完成,这个世界的主线就完事了。

    但是回归时间应该还有不少,足够自己把这些高级荆棘吸收完。

    宗师圆满的境界,吸收的速度更快,一颗五天,一个多月的时间。

    大宗师有望!

    江苍满心期待,也有些放松,是约莫感知到自己‘别扭的情绪’,应该是出自那只‘天人境’的荆棘兽身上。

    也在众人行走着,踏空而过。

    在前行三百里左右。

    行在前方的卫城主才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众人止步。

    ‘荆棘兽就在这片地域’卫城主传音众人,指了指前方约莫一里外的一处深坑废墟,那里像是地壳运动后的山体塌陷,形成了一个天然大坑。

    方圆约有半里,成一个不规则的隐约圆形,还有不少翘起的山体边角。

    江苍神识望去,就是感知到自己的神识在这里被遮掩,有一种模模糊糊的别扭感觉。

    同样不止是江苍。

    包括其余的众人望着这个深坑,也觉得有些难受,就像是深坑内有什么生物在注视着自己一样。

    哪怕是卫城主不说,他们觉察到这个情况后,也不会擅自再往前走了。

    虽然3s级别的荆棘兽,在卫城主说来是不健全的,但是那也是高他们一个大境界啊!

    ‘戒备’卫城主再传音一句,看到众人都提起心神以后,也没有再言,反而一手持着长枪,一手掌心内汇聚了一个灵气球,又猛然朝着大坑内砸去!

    一时间伴随着‘乌啦啦’怪响,灵气球在空中拉长,形成音爆气团,像是一道箭矢,短枪、在短瞬内就刺入了大坑里。

    所有人戒备。

    拿出了各自携带的兵器,目视着大坑。

    但随着这道灵气朝着大坑内击去,四周附近只有‘沙沙’雨声,却没有任何反应。

    好似这大坑贯穿了整个星体,这道灵气还没有打在尽头?

    众人思索着,戒备依旧不乱,没人传音与对视。

    因为还是那句话,这坑内的荆棘兽是3s级的传说生物,他们不敢分心。

    尤其也在下一瞬间。

    ‘哗啦啦’地面轻微震动,大坑旁的岩石向大坑内滑落。

    众人心紧了一下,果真看到了一只身长有百丈、形似黑熊的直立生物从大坑中爬出!

    单论这样的体积,他们闻所未闻,实在是震撼,站在半空中,这只生物前方的自己,就像是人类观看一座高山!

    江苍手持双刀戒备,它的体质是‘40’,正好卡在了天人境的边,但好似又进步不前?

    同时,这只荆棘兽体表毛发泛着灰光,正用灯笼大小的眼珠,凶狠的打量着半空中的江苍等人。

    但这只荆棘兽好似是真有些讨厌雨水,打量江苍等人几眼后,就闷吼一声,一甩如房屋大小的手掌,‘哗啦啦’抽动了四周的岩石向着众人砸去,它的身子却又缓缓向着大坑内窝去。

    江苍与众人朝旁闪躲。

    卫城主是一改之前的稳住,手持长枪,轻易破开飞来的巨石,又在空中蓄力踏了一步,化作一道流光,直向着荆棘兽的头顶扎去!

    呼!

    一阵大风吹过。

    荆棘兽轰然有些笨重的转身,手掌向着袭来的卫城主砸去,但却打了一个空,拍在了地面上,砸碎了一堆碎石蹦飞。

    可也是它这么一躲,卫城主一枪实打实的刺在了它的肩膀上!

    只是荆棘兽的皮毛上灰光一直泛起,完全硬挨了这一击,锋利的枪尖刺不进去,使得枪身有些弯曲。

    ‘啪嗒’,之前在半空中的众人,也在卫城主出手的时候,一同拿着兵器分别刺砍在了荆棘兽的背部、头颅,手臂处。

    但如今的情况和卫城主一样,根本破不了荆棘兽的防御。

    江苍一刀砍在它的胳膊上,听着如金属碰撞的‘铿锵’声音,同样如此,金色灵气与匕首也不行,低级有点太低,压制的太狠了。

    相反,荆棘兽被众人激怒,一掌反起抓过肩膀,一位s级强者虽然躲过,但还是被荆棘兽的掌风挂到,就被撕下了胸前的所有皮肤,心脏也碎了一半!

    ‘啪嗒’他的尸体从空中落下,余散的掌风中还有些许的荆棘魔法波动。

    荆棘兽踏出了大坑,寻常落下的一脚,把他的尸体踩碎,血水都没有溢出,被它的巨大脚掌完全覆盖。

    江苍凝目,感受着余散的掌风,是明白了这荆棘兽的掌风,可不是普通劲风,而是夹杂着荆棘魔法,相当于灵气汇集。

    这举手抬足间,就是无声无息的灵气加持,好似融入了本体,本能,不消耗一点劲力,就是天人境?

    不对!

    江苍闪过了荆棘兽袭来的手掌、掌风,发现这只荆棘兽,强是强,可是只有天人境的体质与灵气波动,但却不会天人境的种种妙法,这就是一个破绽!

    或许是物种的限制,也有可能是它没有被所谓的‘开智’,才使得它卡在了天人境的门槛,只有这临门这一脚?

    再加上小雨依旧下着,这只荆棘兽烦躁不安,活生生的就像一只野兽,没有智慧,只有本能的天人境野兽,应该是能拿下!

    不然匕首与金色灵气都破不了它的防御,这根本没法打。

    江苍心下急思,又闪过荆棘兽的一击,望向了闪至自己身旁的卫城主,看到他目光中的战意,相信他也是与自己一样的意思。

    原来卫城主之前所言的‘野兽’,是这个意思。

    空有一身武力,却没有相应智慧与禁法的野兽。

    拥有思索智慧的人类是能战胜。

    可是。

    江苍在接下来与城主二人一左一右,看似和荆棘兽战的你来我往,势均力敌,再加上有这么多强者相助,完全能耗过这只荆棘兽,慢慢找到破绽。

    只是随着时间流失,众人都有些疲惫的时候,江苍又一刀落在荆棘兽身上时,却发现这一刀是真的砍得结实,还是全力,但这只荆棘兽就是没事。

    众人却都疲惫了。

    且又在这时。

    荆棘兽看到一名强者有些勉强躲过了它的掌风后,忽然张开了嘴巴,好似‘吐息’,一道如水柱般的灰色光波打在了躲闪的那名强者身上,完全覆盖,侵蚀了他的血肉,又穿到了地面,在山岩间‘轰隆’打出了一个深坑。

    江苍见此一幕,是忽然觉得好像自己等人一刀砍上去,不痛不痒,但是荆棘兽爆发的荆棘魔法,自己等人闪避不及,好像就死了。

    这样一来,好像根本就不是势均力敌?也不是荆棘兽精神萎靡?

    而是不痛不痒,自己压根就打不过!

    怎么办?

    找破绽找死在路上?

    江苍顿步空中,和城主交换了一个眼神,明白这生死相博,也找不到突破口,只能先放缓进攻节奏,省着余力。

    sss级,天人境的怪物,根本无从下手。

    它如今还生龙活虎,拳拳与口齿之间都是夹杂着雄厚的荆棘魔法,看似打上几天都没事。

    但自己大宗师的体质,又是偶尔寻找机会打上致命一击,都消耗了十分之一的体力了。

    其余人,除了卫城主与塔戈、斯洛先生以外,更是够呛。

    拖到晚上,自己是还能顶住,慢慢找着破绽,可是他们怎么办?累死?

    不得不说,这只城主口中所言的畜生,哪怕是没有智慧,半成的天人,也确实能称之为传说。

    再往上,江苍以武者的境界来言,天人之上,就是破碎虚空,成则,就是真正的仙!

    按修道者来算,元神境界,不也是接近洞虚飞升的半仙了,渡劫成功,就是仙人!

    西游记里的位列仙班的诸位神仙,大致就是这个境界。

    这只天人境界的荆棘兽,若是放在某些仙侠世界内,哪怕是只靠这刀枪不入的身躯,也是一只不得了的大妖了!

    形象一点来说,自己现在不是来寻宝,而是来和‘仙人们’一同来除妖的。

    如今仙人们都没有办法了,自己还能怎么着。

    怎么打?

    江苍长刀摸过荆棘兽的后背脖颈皮毛,带下了几根毛发,望着它比山石还大的脑袋,外面不成,从里面打?

    平常它都闭着嘴巴,连吼声都是闷吼。

    看来只能自己看看能不能在荆棘兽‘吐息’的时候,自己试着打断一下,让卫城主接把力,掷出长枪,穿了荆棘兽的喉咙?

    他武艺高,相信能成功。

    虽然有些危险,不管是打断荆棘兽的吐息,还是卫城主正面面对,两人都是与天人境的荆棘兽硬碰硬,失手了,就是挨荆棘兽一巴掌,近距离的还真不一定能躲过。

    可是不这么搞,单看着众人都泄力了,难道逃跑?

    到时候用重武器打击,让它彻底变异?

    呼—

    江苍闪过荆棘兽的吐息,望向了西边另一侧的卫城主,不能这样一直拖着、闪着,总会出事,自己这个估计是唯一的办法。

    不走,不逃、不拼。

    地面上几句残缺不全的尸体,就是前车之鉴。

    来这里的二十三人,已经死了七位了。

    这样下去,荆棘兽能拖死自己等人。

    ‘从里面打’江苍快速传音众人,‘在荆棘兽下一次吐息时,我拖着,把它的吐息打断,你们谁正面面对,看看能不能穿了它的上腭,穿到大脑。或者你们打断,我去。’

    ‘怎么打断’斯洛先生已经不复老绅士模样,任由雨水淋湿他的金色短发,略显老态,传音着,又慌忙躲过荆棘兽的一击。

    同样,不止是他,如今还活着的众人也不知道怎么打断,可也有点念想,知道多少要硬挨一下?

    可是他们也非常在意江苍的话,因为如今江苍还能保持体力,与卫城主作为主站人员,牵引着荆棘兽的大部分攻势,就证明江苍的实力不低!

    一位ss级别的沉睡者。

    卫城主曾经也是!

    卫城主如今就非常器重江苍,听到江苍好似有办法,就躲闪着隐隐靠近江苍这边,随时和江苍配合。

    江苍没有再说什么,又见到荆棘兽稍微张开嘴巴,看似要吐息打向斯洛老先生的时候。

    ‘哗啦’风响。

    江苍不仅没有向着四周闪躲,反而一步踏至了荆棘兽的肩膀脖颈旁,感受着近处的荆棘汇聚波动,没想过荆棘兽会不会偏头,会不会一掌拍来,而是一刀向着它的脖颈砍去!

    ‘这’四处闪避的众人见到这一幕,是心下一惊,没有想到这个打断的办法,原来这么拼命?

    这么近的距离,荆棘兽要是反咬一口,或者爪子拍一下,就像是江苍往上面撞一样!

    且随着‘呼呼’风响。

    江苍一刀斩过,荆棘兽身为生物,本能下保护大脑,也猛然终止了吐息,用更快的办法,一掌朝着肩膀上抓去,像是野兽进食,想要拍抓着江苍。

    江苍刀势顿止,身子稍微一侧,双刀架起,是硬抗了荆棘兽紧随而来的一掌,顿时‘咔嚓’响声,长刀尽碎,短刀飞起。

    江苍体内护着筋骨血肉的灵气震散,脸色有些泛红,脑海内有些‘嗡嗡’作响,可又一咬舌尖,猛然清醒,接着余力,朝后跌飞方而去,躲过了荆棘兽追来的一击。

    但也是这时,卫城主身体冲在了荆棘兽的面前,一抖长枪携带着灵气掷出炸起,从荆棘兽未闭合的口中穿过!

    荆棘兽猛然合上嘴巴,想用牙齿挡着,却慢了一步,长枪‘呲呲’作响,从荆棘兽的上腭穿过,停在了它的大脑中!

    江苍落在地面上,接连后退,带起了泥泞,退了约有十丈,当看到百丈外的荆棘兽没有再追,反而缓缓落下的如小山手臂,自己才活动了一下胳膊,有些酸,伤着手肘的筋骨,衣衫下淤青一片。

    但自己与卫城主二人合力,这只荆棘兽却是眼神渐渐暗淡下来,灰光消散,身体如大厦倾斜,‘轰隆隆’砸在了地面上,地面震动,带起了不少碎石蹦飞。

    “死了”斯洛先生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又忽然一放松,从空中落下,一屁股坐在了泥泞的地面上。

    刚才他是吸引火力,引着荆棘兽吐息的。

    西边,塔戈放下了手里的长剑,是眼睛眯了起来,望向了正活动胳膊的江苍,心下惊异,又失笑,没想到江苍的实力竟然这么高?

    自己刚才还是低估了!

    这位江先生不仅在速度上卓越,并且在力量,竟然也可以和天人境的荆棘兽对拼一记后,不受伤、不死。

    ‘幸好之前没有得罪他也邀请对了’塔戈还不如斯洛,见到荆棘兽死后,自己也是躺在地面上,仰面望着雨露,不想动上一动。

    卫城主杀了荆棘兽之后,是笑着终于喘了几口气,大约判断了一下‘方向’,就从一位强者手里拿过一柄刀具,向着荆棘兽的尸体切去。

    并且也许是荆棘兽死后,劲力涣散,没了天人境的灵气加持。

    这把做工不错,但是远远比不上江苍兵器的长刀,如今在东歪西倒的众人看来,却轻易的划开了荆棘兽的坚硬皮肤。

    可是江苍仔细望去,卫城主站在荆棘兽的胸前,挪动着刀刃,伴随着灰色的血液从尸体处流出,卫城主脸色慎重,胳膊上的灰色气息泛起,还是有些谨慎,也有些吃力的在切割。

    ‘顶尖荆棘在它的体内’江苍也感知了一下,发现荆棘兽的心脏处确实有荆棘魔法波动,哪怕是它已经死去,但是波动依然不减。

    自己之前还以为是它本身的荆棘波动,但是如今看来是‘顶级荆棘!’,还是在它的心脏位置。

    难道它把顶级荆棘作为了‘内丹’,心脏?

    如果是这样,好像也能解释它的魔法为何无穷无尽。

    江苍思索着,靠在一颗大石头上,望着天空中的小雨,用雨水抹了一把脸,不去想了,能打赢行了。

    受人所托,幸不辱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