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 第143章 袜子的学问

第143章 袜子的学问

 热门推荐:
    苏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周宜宁父亲的。

    电话响了片刻,对方才接起来。

    “喂?哪位?”工作了一天的周宜宁父亲此时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躺在沙发上,连去洗澡的精神都没有了,此时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还是个陌生号码,本来不想接的,但是又怕是客户的电话,不得已还是强打起精神来接听了电话。

    苏晨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的男声,声音中带着疲惫,苏晨也不意外,而是直接道明了身份,“你好,你是周宜宁的父亲吧,我是她的班主任苏晨。”

    “宁宁的班主任不是黄老师吗?”周宜宁父亲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不由警惕起来,因为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女儿的班主任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唯一的女儿是他的禁脔,他不容许周宜宁出现任何差错,他这么辛苦工作,无非是想让女儿以后过得好一点。

    “哦,是这样的,黄老师病了,高三八班现在由我做他们班的班主任,这周才换的,等你女儿放假了回家自然会跟你说的。”苏晨不得不解释一句。

    “哦,原来如此,是宁宁在学校闯祸了吗?”周宜宁父亲虽然还是有点怀疑,但还是把自己最关心的话题问了出来。

    “这倒没有,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今天有没有给她打个电话什么的。”苏晨也理解一个做父亲的接到班主任的电话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没有啊,为什么要打?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周父紧张的声音再次传来。

    “没有,你别紧张,听我说完,你难道忘了今天是你女儿的生日了吗?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也是因为怕你忘了,所以我想给你提个醒而已。”苏晨道明了打电话的原因。

    “对对对,今天是1108,宁宁的生日,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真是该死,宁宁该要恨死我了,年年她生日我都忘了。我现在就给宁宁发个视频。”周父在沙发上坐了起来,他也终于想起了今天是他女儿的生日。

    “嗯,不过你可以迟点再视频,因为我给你女儿买了个生日蛋糕,让她的语文老师给送去女生宿舍和其他同学一起给她庆生了,到时你再出现,效果或许会好点。”苏晨的观念还停留在父母打电话沟通的时代,没想到现在人们都开始慢慢适应视频通话了。

    “那怎么好意思,真是麻烦你了苏老师,那个蛋糕多少钱?我给你转过去吧。”此时的周父也不怀疑苏晨了,恨不能现在就给苏晨送点礼物感谢一下。

    “不用了,一个蛋糕不值多少钱,我只是在看学生档案的时候,发现宜宁是单亲家庭的,我特别留意了一下,所以我也希望你以后多关心关心孩子,虽然赚钱养家保证生活很重要,但一个孩子的成长也是需要家长的陪伴的。”苏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童年,也算是有感而发了。

    “好的,谢谢你,苏老师,改天我有空了,一定给你当面道谢。”

    在周父再三感谢下,苏晨才挂了电话。

    苏晨正准备往男生宿舍楼走去的时候,发现宿舍关灯预警铃声响了起来,这也就意味着宿舍很快要统一关灯了。

    只不过苏晨看到宿舍前的操场上站着两个女生,其中一个从背影看,像是高三一班那个考试打瞌睡的女生。

    此人正是周小小,洗漱完的她,打热水回来的路上,听到熄灯预警铃声,玩心起来了,就把水壶递给身边的室友,叉着腰对着男生宿舍楼大喊:“大家好,我是22号女嘉宾,喜欢我的男生请给我亮灯!”

    正在总闸旁站着的宿管大妈,看到这调皮的女生又来玩耍了,本来还有一分钟才关灯的,听到周小小那么一喊,索性就直接拉下了总闸。

    “哈哈哈~”

    看着眼前瞬间整栋楼都黑掉了,周小小和室友打闹着往自己的宿舍回去。

    苏晨看着眼前的一幕摇了摇头迈步往男生宿舍楼而去。

    男生宿舍402。

    “艹,今天熄灯比昨天平常早了一分钟,妹的,我内裤还没洗完。”

    “没热水了,谁还没洗澡的,等会爽歪歪。”

    “盛翼还没洗。”

    “就剩我一个没洗吗?”

    “对,就你一个!”

    “你们一帮怂货,连冷水澡都不敢洗,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勇士,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赵盛翼说完,就脱光了衣服冲进了冲凉房。

    “等下我看你就变成祥林嫂了,‘我真傻,真的……’一直重复着,那水好冷,我洗衣服都感觉到了。”另一个室友看到赵盛翼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下冲进了冲凉房不由说道。

    “我赌1包辣条,他坚持不了一分钟就会出来。”另一个室友附和道。

    “我觉得1分0秒左右吧。”第三个室友说道。

    “啊~~哦~~卧槽~~哟~~好冷{{{(≈gt;_≈lt;)}}}~~哦喔喔喔,啊啊啊~~~”还未等其他室友说话,就听到冲凉房里传来开水的声音,而后是赵盛翼的各种鬼哭狼嚎。

    苏晨拿着从宿管大叔那借来的手电筒,晃晃悠悠地来到402,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吼叫声,而后在苏晨的手电筒光亮照射的范围里,冲出来一个浑身的男生。

    “卧槽,盛翼可以啊你,才t的28秒就出来了,破纪录了,你确定你涂了沐浴露?”

    “啊~,老师你怎么在这?”看到手电光的众人,起初还没什么反应,因为手电筒一些同学也会有,不算是宿管的专用产品。

    只是赵盛翼瑟瑟发抖地冲出来,正好和苏晨对上了眼,确认过眼神,嗯,是惹不起的人。

    赵盛翼连忙又冲进了冲凉房,随后还传来一声,“老三,帮我把内裤和衣服递给我!”

    苏晨:“……”

    “老师好!”其他室友此时也纷纷向苏晨问好。

    “嗯,怎么?宿舍没热水吗?”苏晨刚刚看到赵盛翼那副瑟瑟发抖的模样不由问道。

    “有是有,只是每天到了晚上10:45就会没了,所以要早点洗澡,不然只能跟赵盛翼一样洗冷水了。”一个男生回答道。

    “那就早点洗呗,这样冷到感冒可不好。”苏晨终于知道王文韵为什么不肯来男生宿舍了,可能会遇到赵盛翼这样的暴露狂不说,隐约中苏晨还闻到一股脚屎味和馊味。

    “你们宿舍异味很大啊,有没有经常搞卫生啊。”苏晨鼻子嗅了嗅问道。

    听到苏晨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刚刚从冲凉房穿好衣服出来的赵盛翼身上。

    苏晨不解。

    “老师,你是不知道啊,赵盛翼他的袜子从来不洗的,一双袜子穿到发臭了,甚至长青苔了,就是那种滑滑的,湿湿的感觉,他才会换下来。这都是他自己描述给我们听的。”一个室友强忍着恶心描述了一番,向苏晨控诉着他的下铺赵盛翼。

    “艹,你个叛忍。我那是不换吗?我只是穿到那袜子有点脚底打滑了,我就会换了,这叫节约用水。”赵盛翼振振有词地说道。

    “你换下来之后,你也不洗啊,都给扔床底下了。”赵盛翼隔壁床的一个男生说道。

    “我那是换下来,放在床底下给袜子通风,过两个星期就不臭了,然后脚上的这双刚好又滑了,刚好可以把床底那双拿回来穿,异味没有了,就是有点硬。”赵盛翼说着自己两双袜子穿一学期的精彩操作。

    苏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