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 第15章 当初,你为何开始?(6/7)

第15章 当初,你为何开始?(6/7)

 热门推荐:
    小青是一名海底捞的服务员,才入职没多久,但凭借其出色的表现,她今天已经转正了,此时正站在门口等待顾客上门呢。

    因为现在不是饭点,相对来说客人比较少,要是平常饭点和节假日,海底捞外头早已经坐满了排队的食客了。断然不会让小青有现在那么轻松。

    苏晨、王文韵和闫磊三人有说有笑地一路往海底捞走来。

    “欢迎光临海底捞,请问先生你们几位?”小青在门口远远地就看到了苏晨他们几人,连忙从门口迎了过来。

    海底捞一直都是以服务著称,虽然食物的味道不怎么样,但其服务态度确实是一流的。每一个服务员都经过严格地培训才能上岗,每一项服务都细致到人心。

    “哦,我们三条人!”苏晨正和闫磊说道自己面试时的场景呢,突然有服务员来打断了自己,苏晨只能随意的答道。

    “好的,三位客人请跟我来。”出于顾客是上帝的原则,小青也不去纠正苏晨说的三条人。

    苏晨等人刚坐下,就有服务员来帮忙将苏晨等人的外套存放好,又递来了干净的围巾和装手机的密封透明袋。

    那个叫小青的,居然还拿来了两个皮筋,说要帮王文韵扎一个双马尾。

    苏晨见那小青帮王文韵扎好了头发才说道“那个,你们这里有没有针线?”

    苏晨见这里服务那么好,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裤子还破了一个口子,看起来着实有点难看,想要点针线先临时缝起来。

    “先生你要针线做什么呢?”出于服务意识的惯性,小青还是认真地回答了苏晨的问题。

    “我裤子破了。”苏晨把裤子破掉的那一条腿伸了出来,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闫磊和王文韵两人用手捂脸把头转过去假装不认识苏晨。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我帮你去找找看。”说着那小青就离开了。

    “苏晨你这混得也太惨了吧?都已经到了连一条裤子都买不起的地步了吗?就算是为了爱情,那也不能够这样苛待自己啊!没钱你可以来找我啊,我借你!”闫磊看到服务员小青离开了,才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是刚刚不小心被东西刮破的,这不是在外面嘛,不方便换,等我回去就扔了,不过说道借钱,这个我可能真的有需要,到时再联系你,估计应该就在这一两天。”苏晨突然想起了这周日就是双十一了。

    苏晨想在双十一那天在自己的直播间搞个抽奖活动,但是手底下又没有钱,本来这个计划已经被苏晨搁置的了,刚好现在遇到了闫磊,苏晨这才又有了这个想法。

    “那行,我的手机24小时都开机,你随时打来,就算是在办事,我也不会拒听你的电话的。”闫磊信誓旦旦地说道。

    “咳咳,说啥呢,这还有女同志呢,说话注意点。”苏晨了解闫磊这个人,知道他说的办事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他这人私底下生活挺混乱的,说话也不过大脑,但人确实是挺好的,没什么心机,对待朋友也好。

    “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别的意思,反正就是你借钱只要知会我一声,立马给你打钱过去。”闫磊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女同志面前说话那么口无遮拦。

    “先生,我帮您缝吧,您把腿伸出来。”很快服务员小青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针线包,蹲在苏晨腿边说道。

    “这,这不太好吧。”苏晨本以为借来针线包,自己随便扎几针,不让破洞漏出来就好了,想不到这服务员也太热情了吧,苏晨有点拘谨。

    “没事的,顾客的邀求我们都会尽量满足,让你们在海底捞吃得开心,吃得满意这是我们的宗旨。您也不会补,这些针线活都是女孩子干的,您就伸出来让我给您补上吧。”小青依旧是一副迷人的微笑说道。

    “呃,那好吧!”苏晨的确也不怎么会针线活,最后拗不过小青,也就随她去了。

    “小妹妹你叫什么呀?这么服务人,你不觉得委屈吗?”闫磊这时候问道。

    王文韵也好奇地看着小青,毕竟谁又会喜欢这种伺候人的工作呢?

    小青一边给苏晨缝裤子,一边说道“这是我的工作呀,老板给我工资,我觉得我就得付出应该的劳动,不然我对不起这份报酬,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我就应该100的付出,做到最好。”

    “不累吗?会不会遇到很难缠的客人?”苏晨这个难缠的客人居然问出这种奇葩的问题。

    “累,有时遇到那种很刁蛮的顾客,我都曾想过放弃,但是最后我忍了,因为每次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我就会去想想我当初是如何选择开始的。”小青的手很灵巧,不一会儿就把苏晨的裤子缝好了。

    “当你想要放弃的时候,想想当初为什么要开始!这句话真好!”王文韵感慨了一句。

    “先生您的裤子我已经给您缝好了,现在可以给你们点餐了,你们要什么汤底呢,我们这里有……”小青给苏晨缝好裤子后,又开始了她的本职工作。

    “要不吃辣的?”闫磊说道。

    “我不能吃辣!”王文韵说道。

    “那来个那种阴阳锅吧!”苏晨说道。

    “好的,先生,那叫鸳鸯锅!”小青这一次选择了纠正苏晨。

    “怎么就不是阴阳锅了?正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两仪即阴阳……”苏晨不服气了,这鸳鸯锅和和阴阳一样是分两边,分明是一种原理,怎么就不能叫阴阳了。

    “嘿嘿嘿,苏晨,你别又拿出你那一套易经的理论去和人探讨了,别管什么锅了,就按照这个来,一半辣一半不辣的那个锅。然后其他的菜都给我来上份。”闫磊大手一挥,直接把所有菜品都点了一遍。

    闫磊是知道苏晨的,上学时苏晨有段时间对易经感兴趣,就跑去旁听研究了一段时间,因为易经玄学里面就包涵了算术的内容,苏晨还学得津津有味,把学来的知识对他们每个人都用了一遍,搞得闫磊现在都有点阴影了。

    “好的,就是一个鸳鸯锅底,然后……”小青开始报菜单。

    “是阴阳锅!”苏晨补充道。

    “好,就是一个阴阳锅底,然后……”小青决定了放弃和苏晨抵抗。

    苏晨见小青改口了,满意地点点头,王文韵掩着脸,不想认识苏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