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 第148章 苏状元(为我妻新垣结衣盟主加更6)

第148章 苏状元(为我妻新垣结衣盟主加更6)

 热门推荐:
    中午午休的时间,苏晨去了摘星台,苏晨来这里想找林海和李兴怀下棋来着,然而当苏晨来到这边的时候,摘星台空无一人,甚至摘星台掉了许多落叶也没人打扫,附近的花草有些长得不好的,也不见有人来修剪。

    按理说,像林海这样没事干的老头,这种花草不可能不剪的,就好像之前苏晨就见林海拿着把大剪刀在这边,虽然是下象棋喝茶,但是剪刀也是放在一旁的,说明他没少打理这些花草。

    “人呢?”苏晨看着空无一人的凉亭有点无语,苏晨之前去了影印室,小赵说,李兴怀早早就出来了,这些天,李兴怀都是早上来影印室开个门,看一下表单,然后就出去了,然后一整天都不会回来了,要第二天早上才会再次出现,神神秘秘地也不知道他去哪里。

    苏晨还以为他们会来摘星台下棋,没想到没人,苏晨也不知道两个老头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了,居然不带上自己。

    找不到林海他们,苏晨就在凉亭下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苏晨也懒得回图书馆了,“王文韵”今天怪怪的,苏晨觉得还是不去触她霉头,至于去找韩明浩,苏晨暂时没这个想法。

    主要是因为韩明浩这人太聒噪,让苏晨不得安宁,苏晨下午还有三节数学课,只想静静。

    苏晨掏出手机给崔童拨了过去。

    “喂,这不是苏状元吗?最近在忙什么大projet啊?居然有空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崔童的声音。

    崔童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薅头发,最近为了举办这个“卡西欧杯”比赛,他的发量日渐稀疏,那是相当的愁啊,看着手底下上报过来的报名表,只有一千多人,就这规模,玩过家家呢?还全国大赛,这么点人,都不好意思说出去这是全国同步进行的大赛。

    崔童翻看着往届的报名人数,不说最多的好几万人参加,最少一次都得有一万多人参加,自己这次作为负责人,居然只有一千多人报名,崔童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所以他很烦恼。

    正在薅头发的崔童突然就瞥见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亮了,是以前的同学苏晨打来的,崔童对苏晨印象很深刻,当初在一群同学中,就苏晨是十几岁的,周围的人都二十多了近0了,不少人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苏晨想不让人记住都难,后来他听说苏晨当初可以直接免考入学的,但是苏晨还是参加了高考,以超高的分数入学的,并且苏晨还是当时他们所在省份的状元,含金量那是没得说的。

    所以崔童就给苏晨起了一个绰号“苏状元”,见老同学给自己打电话,崔童还是很开心的,暂时就把举办比赛这个烦恼抛到了一边去。

    “嘿嘿,崔哥,你结婚了没有呀?再不结婚你就要成地中海了,到时找不到老婆多悲哀啊!”苏晨一开口就直击心灵,苏晨知道崔童有薅头发的陋习。

    “唉,别提了,像我们这种学历的人很难找对象,自己不想将就,但是又难找到合适的,普通人共同语言又太少了,跟女生看个电影,她说,这个好厉害呀,居然会飞!在我们眼里,这电影就是撬牛顿的棺材板!”崔童打趣道。

    “对了,你和大白怎么样了?”崔童突然问道。

    “咳咳,不提大白我们还能是好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当她是朋友,往事不堪回首啊!”苏晨说道。

    “哈哈,不说她,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可是知道你没事不会主动打电话找人的,当初大白也是因为这样才黏上你的,呃……不能说她!”崔童说到一半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又绕到大白身上了。

    毕竟读书那会,大白的霸道谁都知道的,大白一出,苏晨方圆十里不允许出现母的,连蟑螂都得是公的。所以苏晨的这一堆同学都是知道大白的,心里也都为苏晨默哀。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但是好像隔在苏晨和大白之间的不是普通的纱,而是航空材料特制的稀有金属合金纱,让人可望不可及那种。

    虽说他们当初都很羡慕苏晨能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生天天黏着苏晨,可是这事要是放到他们身上,他们也受不了,所以作为局外人看东西是和当局者不同的。

    “你是不是那个卡西欧杯的负责人啊,我的学生想参加,可以报名吗?”苏晨说出来意。

    “是啊,可是我这个比赛参赛者只能是中学生呀,在读研究生是不能参加的!”崔童说道,崔童以为苏晨去做了博导,或者研究生导师。

    “我的学生就是高中生呀,高三的!”苏晨说道。

    “你说什么?高中?你去教高中?你确定不是在和我开玩笑?你这不是大炮打蚊子吗?”崔童听到苏晨去教高三了,忍不住从办公室的椅子里站了起来,苏晨这种顶尖人才,不说留校做导师,或者转到博士后做过渡研究科研都是简单的事。

    再者凭借苏晨那天赋和才能,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大把的研究机构抢着要苏晨,崔童不理解苏晨为什么会去做高三老师。

    “这个以后再说,你就说我能不能给学生报名吧,大概有十几二十人的样子,具体的名单还没统计,改天给你,我听人说,你们这报名还要交好处费!”苏晨说道。

    “你听谁说的?我们这报名是免费的,不仅如此,我们还会给报名参赛的学校带队老师送上一台最新的免费图形计算器,除此之外参赛的选手到参赛结束之前的计算器都是我们免费提供的。根本没有额外的费用。”崔童急道,他好像在苏晨的话里发现端倪。

    苏晨把在邓文滨那听来的潜规则告诉了崔童,“我去,肯定是我底下那几个人瞒着我搞这些乌烟瘴气的东西,狗日的,我说怎么没人来报名呢,原来是他们这群蛀虫,你到时把参赛的名单和学校发给我就行,比赛截止之前直接发给我就行,我现在要去给公司上报情况。

    我要把这群蛀虫清理出去,学生的钱也吃,这群心都黑了的人,简直就是败类!”崔童骂骂咧咧地痛斥着那群收黑钱的报名热线人。

    苏晨摇了摇头挂了电话,每个行业或多或少都有那么几个败类,与工作无关,只和人心有关,毕竟一样米养百样人,不可能每个人都是淳朴善良一心为公的。

    苏晨不求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对得起他人,因为这样太难,只要无愧于心,无愧于大义,这样已经够优秀了,做得再好点,那就是道德楷模,那就是圣人了,但那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