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 第251章 信纸

第251章 信纸

 热门推荐:
    王文韵上完厕所洗完手出来,今天她也格外的开心,因为她昨晚又写好了一篇文章,今天拿给同事看,他们都夸自己写得好,文字很美,意境很足等等,这也让王文韵很有信心,觉得这一次投稿肯定能过。

    王文韵哼着小调往图书馆服务台走,还未走到就看到苏晨拿着自己的那篇文章在读,王文韵快走到苏晨身后的时候,苏晨已经看完了。

    只见苏晨把那几页信纸递给韩明浩说道:“写的啥玩意?狗屁不通,为赋新词强说愁,尽是些伤春悲秋的东西,华而不实……这东西是女学生写的吧?”

    苏晨一通批评下来,突然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这字迹是女生的,在场只有何如馨一个是女老师,苏晨没看到已经回来站在自己身后的王文韵。

    苏晨抬眼看了一下何如馨,“何老师,这不会是你写的吧?”苏晨有点尴尬,要是真是何如馨写的,自己刚刚会不会批评太过了,而且还是当着本人的面。

    虽然苏晨真的不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文章,虽然看起来辞藻华丽,引经据典的,但是实际内容根本没有,好像什么都说了,但是却什么都没说。

    要说内容,还没人家一句“我,秦始皇,打钱!”表达来得直接,而且表达的重点和内容都很简洁明了,跟这种绕来绕去的华丽辞藻根本是两回事。

    “不是我的!”何如馨如实回答,她看到了苏晨身后已经黑脸的王文韵,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说了。

    还是韩明浩这时候接话了,“那个,苏晨,这是王老师写的,准备投稿到《梦》杂志的文章。”

    “什么王老师?哪个王老师?”《梦》杂志苏晨自然是清楚的,运动会那天苏晨还和王文韵讨论过呢,好像自己买的那本《梦》杂志和口香糖的钱自己还没来得及还给王文韵呢!苏晨想着。

    “就是,王文韵,王老师,她就在你身后……”韩明浩也被王文韵的黑脸吓到了,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生怕王文韵暴怒。

    “呃——”苏晨有种不好的预感,刚刚就觉得自己背后冷飕飕的,好像有刀子在自己身后。

    苏晨微微转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王文韵一眼,只见王文韵此时一副东方不败要杀尽天下负心汉的表情,吓得苏晨一哆嗦,连忙把头转回来,然后一把抢过刚刚还给韩明浩的那叠信纸。

    “啊哈哈,刚刚跟你们开个玩笑的,你看这个信纸,它又长又宽,这个字它又黑又亮……

    再看看这文章,妙语连珠,把这孤独的心境描写得出神入化,再看看这景色的描写,写得多么得灵韵,有种跃然纸上的感觉。

    对了,这文章里面还有一首小短诗,真是,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声名从此大,汩没一朝伸。

    最后我们看看这个结尾,一个‘梦’字连用三次,结尾都是采用感叹号,一个字,三个感叹号。

    ‘梦’虽有且仅有一个字,却深刻地表达了笔者的无奈和刻骨的情感,可谓言简意赅,一字千金,只字扣人心弦,催人泪下,足以见作者扎实的文字功底和信手拈来的的写作技巧及惨绝人寰的创新能力。实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再加上以三个感叹号收尾。第一个叹号感叹对事情本身的无可奈何。第二个叹号感叹对社会的无奈。第三个叹号感叹人生无常!点睛之笔,妙笔生花,意境深远,照应前文,升华主题,把作者的感情表达得淋漓尽致,给人无限感动和惆怅,有浑然天成之感,实乃文章中之极品,散文中之绝笔。”

    苏晨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通,把毕生之绝学都用光了,才喘了口气,偷偷看了一眼王文韵。

    韩明浩被苏晨这波瞎√8吹给震慑到了,何如馨和其他两位老师也都惊呆了,刚刚不是你说的狗屁不通?华而不实?

    怎么这会儿却变成了天下难得一见的好文章了?

    苏晨夸完一通之后,才好像刚刚发现王文韵的样子,“哟,韵兄弟回来了,这是你写的文章吗?简直太棒了,有空我们交流交流,我对写文章也有一定的研究。”

    苏晨脸不红心不跳,仿佛之前把这文章喷得一文不值的人不是他一样。

    “嗯,是我写的,但是我觉得你说得很对!”王文韵从苏晨手中抢回她的那份文稿。

    苏晨:“我就说嘛,这锦绣文章……”

    “我是说你前面说的,为赋新词强说愁说得对,这文章本来就华而不实,也难怪别人主编会拒稿!”王文韵打断了苏晨的话。

    “嘶~嘶~嘶~”王文韵说完,直接把手里的那份稿纸给撕碎了。

    “韵兄弟你……”苏晨还来不及制止,那份信纸就被王文韵给撕碎了。

    “呃,我等下还有课,我先走了!”这时一个老师看到眼下的场景,感觉还是先逃为妙。

    “我也有课,我也先走了!”

    “还有我!”何如馨也溜了,眼下只剩下韩明浩没走了。

    “那个,我我我……”韩明浩这段时间都没课,他的课都被安排给其他老师了,他这段时间就是跟两个老头玩,这是人尽皆知的,他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

    “你肚子疼!”苏晨帮韩明浩找了个借口。

    “对对对,我肚子好痛,我先去上厕所了!”韩明浩连忙捂住肚子逃也似的跑了。

    现在就只剩下苏晨和王文韵两人了,“不好意思啊!”苏晨还是率先开口道。

    “不用,我是说真的,你说的对,我没有怪你!

    以前我给他们看,只是想让他们给我挑出毛病来,可是他们看完之后,就跟你刚刚第二次撒谎的模样一样,全是夸赞,根本没人给我指出毛病,我自己是局内人,看不出问题,也一直没人给我指出问题。”

    王文韵那叠撕碎的稿纸扔进废纸篓了,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稿纸,看样子是以前投过稿的草稿,王文韵全部都给撕了扔进废纸篓里。

    王文韵刚刚听到苏晨说她写的东西华而不实,没有内容,起初是很难过的,但是她后面听到苏晨的恭维之后,才想到了苏晨的恭维和之前的那些老师有什么区别?

    反正每个人都是夸你的,根本没人愿意给你找出毛病来,苏晨是第一个说实话的,后面王文韵才想起来,《梦》杂志的文章,好像都是有内容,有例子的,让人看了能鼓舞人心,或者产生同情共鸣等等。

    根本不像自己写的那样,空洞无物,或许一开始写的方向就错了,现在王文韵知道该怎么写了,她不但没有怪苏晨,反而要感谢苏晨把自己的问题给指了出来。

    “天地良心,我说的都是真话!”苏晨可不愿意承认自己撒谎,撒谎的孩子不是一个好孩子,自己这顶多算是善意的谎言,是正能量!

    “我已经知道以后怎么写了,谢谢你,苏晨!”王文韵感觉自己找到了新的思路方向,知道以后该写什么去投稿了。

    “你还要投稿啊?”苏晨问道。

    “嗯,我的梦想就是我的文章能登上《梦》杂志!”说到自己的梦想,王文韵就陷入了美好的回忆,那是她的妈妈,以前拿着《梦》杂志给她们双胞胎姐妹读文章,她和妹妹林文歆一直乖乖坐着听的场景。

    ……

    王文韵去上课之后,苏晨坐在图书馆里,想了一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找到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喂!”

    苏晨:“爷爷,是我!”

    “是我的乖孙呀,怎么有空给爷爷打电话了,你回家了吗?”

    “没有,我就是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苏爷爷也是爽快人,知道苏晨的性子,没事一般不打电话,男人之间没那么多旧需要叙。

    “就那个,爷爷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我用鞭炮炸他家窗户那个……他的电话是多少我找他有事情。”苏晨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怎么不记得?老高呗,那时你还把人家的猫给炸毛了,撞到花瓶,水漏了,电视机也给人家烧了,你不是还罚抄了一百遍《离骚》……”苏爷爷一说起往事,嘴上就不停了。

    “得得得,爷爷,这都陈年往事了,你就说有没有他电话吧,我急用!”苏晨连忙制止苏爷爷把自己的糗事挖出来说一遍。

    “有,等会我让秘书发给你,你呀,没事就回家看看你妈,你妈挺想你的!”

    “知道了,没事我就先挂了。”

    苏晨挂掉电话后不久就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信息上面是一个联系方式和名字。

    “《梦》杂志主编:高颉 19xxxx124”

    半小时后,苏爷爷接到了,老朋友高颉的电话。

    “老高呀,那小子找你干嘛呢?”苏爷爷知道老高打电话来自然是关于苏晨的事情,反正苏晨不说,老高肯定也会说。

    “也没什么,就是说以后要是收到一个叫‘王文韵’的人的投稿,可不可以给她点意见,帮助她改进之类的,看名字是个女娃,你家孙子找女朋友了?”高颉把苏晨拜托他的事情原封不动地告诉了苏爷爷。

    虽然在一分钟前他还信誓旦旦地跟苏晨保证过,绝不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