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再相逢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再相逢

 热门推荐:
    急诊科医生的行动能力,比一般人都要强一点。这个特征在孙立恩身上,直接表现为了“腿比脑子快”。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扔下手里的生土豆,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用手拍开了朝着自己飞过来的几个还带着焦香味道的烤土豆,然后一把将电动车抄了起来。

    这个时候,本应该质量不算好的网购儿童座椅却在某些地方上,表现出了出乎意料的结实可靠。连着拽了两下,孙立恩甚至都拽断了儿童座椅和电瓶车所连接的金属片,可那两根用于固定小朋友身体的编织尼龙袋,以及快拆塑料扣仍然结结实实的发挥着自己的功效。孙立恩手忙脚乱的取掉了小朋友身上的尼龙扣,用最快同时也是最温和的动作,将嚎啕大哭并且不停挣扎的小朋友从座椅里拽了出来。

    快速行动的不光是孙立恩,帕斯卡尔和布鲁恩也冲了过来。这俩人虽然动作比孙立恩稍微慢了一点,但两个绝对不算瘦的外国人突然猛的跑起来还是挺吓人的。周围众人的视线随着两个外国专家一起移动,很快,他们就看到了被孙立恩拎在手里的小朋友,以及孙立恩扒小孩衣服的动作。

    情急之下孙立恩几乎是在下死手,他用力的撕开了小朋友的外套,并且很粗暴的扯掉了这件明显是新买来的衣服。羽绒飞的满天都是,同时满天飞的,还有一团滚烫的煤灰。

    孙立恩只看了一眼就断定,这并不是自己看到的那块火炭,原因也很简单——煤灰的量不算多,而且这孩子羽绒服下的毛衣上被烧了一个大窟窿,里面隐约能看到一抹带着火焰颜色的暗红。

    急诊医生的行动能力再一次战胜了孙立恩的脑子。等孙立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一把抓住了那块还在冒烟的火炭,并且一把扔了出去——正好扔在自己的车门外侧。火炭砸在车门上,发出了一声轻响,紧随着声响,则是车门上一团爆开的火花。那是火炭在孙立恩的沃尔沃侧门上粉身碎骨的证据。

    布鲁恩抱起了这个小朋友,快速脱掉了他身上剩下的两件衣服,最靠近皮肤的那层白色保暖内衣上已经被烫出了一层灰黑色的烧灼痕迹。但幸运的是,或许是因为孙立恩行动的够快,又或许是因为孩子的母亲担心他着凉而多给他穿了几层衣服。总之,在他的后背上,仅仅只有一小块略有些泛红。

    但这并不意味着烧伤就会和看上去一样简单。布鲁恩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塑料水瓶,毫不犹豫的把水倒在了小男孩的后背上,并且头也不回的大喊道,“我还需要更多的水!”

    帕斯卡尔博士则在布鲁恩话音未落的时候,递来了两瓶已经被拧开瓶盖的矿泉水瓶。流动的水毫无间断的冲在了小男孩的后背上,而烫伤的后遗症也开始逐渐显现出来。三个小水泡出现在了他的皮肤上,不过还好,水泡的面积都不大,最大的一个大约也就一厘米乘一厘米左右。

    一块火炭掉进了衣服里,而结果则是小面积二度烫伤——这基本上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孙立恩松了口气,然后开始感觉自己的手指上传来了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孙立恩才发现自己的右手食指上破了一层表皮皮,露出了里面的红色真皮层,而且似乎隐约有些出血。看上去像是在撕开羽绒服的时候,布料或者拉链勒住了手指所导致的。至于火炭本身,倒是没对孙立恩造成太严重的创伤。一度烫伤是难免的,但主要集中在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上,而且面积都还挺小。单论疼痛,甚至不如那块被撕掉的皮疼。

    紧急处置到了第二瓶矿泉水,孩子的妈妈才仿佛反应过来似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躲避漫天飞舞土豆和火炭的镇民们也重新聚拢了过来。人类突然看到同类遭遇意外,总是会下意识的先进行救助。几个年龄比较大的妇女同志们一拥而上,先把孩子他妈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才扯着嗓子,勒令自家男人去把镇卫生所的卫生员请来。

    被电瓶车撞坏了炉子的大叔完全没有心疼自己的家伙事儿坏了,反而是一脸心疼的蹲在被扒了个上身精光的小朋友身旁,甚至向孙立恩提问道,“孩子的衣服可得赶紧给穿上,这么冷的天气,别再给冻感冒了!”

    急诊科医生哪儿管这个,更何况布鲁恩这二把刀的汉语水平,压根就听不懂大叔带着浓浓常宁口音的。帕斯卡尔一边拧着矿泉水瓶一边解释道,“烫伤处理一定要用大量的流动凉水冲洗,流动水能够带走热量,尽量降低烧伤的严重程度……”

    孙立恩甩着手解释道,“对小朋友来说,着凉感冒固然不好,但严重的烫伤也很糟糕。”如果停止应急处理,原本只有分散的三处水泡可能在几分钟后变成一个巨大的水泡。而处于右侧肩胛骨下方这个位置上的水泡,在冬季的服装层层“保护”之下很有可能由于摩擦破裂。而这个年龄的小朋友,对于疼痛的耐受本来就差。在大水泡破裂后,势必会持续哭闹挣扎。而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严重感染。

    比起严重感染,在这种天气下用流动的矿泉水冲洗烫伤部位的风险简直不值得一提。更何况从舒适度上来说,感冒可比烫伤舒服多了……至少感冒不需要考虑使用止痛药不是?

    连着倒了五六分钟矿泉水,帕斯卡尔博士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凑近观察了一下小朋友的皮肤,确认水泡没有进一步扩展的趋势后这才舒了一口气,随后对孙立恩道,“你动作挺快的,受伤了没有?”

    “轻微伤,不碍事儿。”孙立恩摇了摇头,顺便在心里感叹自己流年不利。不知道常宁有没有什么知名古刹,等过了年真的要去好好拜一拜才行。

    “卫生员来了!”这时,被妇女同志们勒令去找卫生院的老爷们们终于扛着药箱跑了回来,孙立恩顺着人群一看,瞳孔猛的缩小了一下。他在迎面而来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名字。

    “韩家豪,男,26岁。”

    孙立恩微微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人生何处不相逢?这才叫冤家路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