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热心群众

第二百八十五章 热心群众

 热门推荐: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比一拳直接闷在胆敢当众行凶的骗子脸上更爽,那就只能是再一拳闷翻对方后迅速前进两步,接着一拳又一拳的朝着骗子的脸上爆锤。如果不是周围的群众一拥而上,硬是把布鲁恩从韩家豪的身上拽了开来。

    

    人民群众的感情是淳朴的,是朴素的。虽然大家对于布鲁恩和帕斯卡尔施救相当感激,但动手打人总是不对。哪怕是对方先动手,搡翻了一个小朋友——那你也不能把人按在地上往死里打不是?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医生。

    

    保护医生,就是在保护身边的每一个人。这种道德认知,太平镇里的居民们还是有的。在他们看来,布鲁恩和帕斯卡尔博士大概是热心助人的良好外国友人,但穿着白大褂的韩家豪才是真正的医生。

    

    “那是个医生,你可真是昏了头了!”拽着布鲁恩胳膊的大叔不满道,“就算他先动的手,骂两句也就是了,实在不行还能投诉。怎么能打医生呢?”

    

    “他要是个医生,那我就是个圣骑士!”帕斯卡尔博士恼了,自己的儿子被人推搡在地,要是一点火气都没有那才奇怪。“哪个医生能提出这种鬼治疗方案的?”

    

    孙立恩坐在车上,眼见布鲁恩和人打了起来。他连忙从车上跑了下来,先是劝住了准备继续动手的布鲁恩,然后才走到躺在地上还在头晕目眩的韩家豪身边,刻意提高了声调道,“白建军医生,我们又见面了。”

    

    “你……”韩家豪捂着脸,从手指缝里见到了孙立恩的脸。大惊之下连疼痛哀嚎都顾不上了,他努力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布鲁恩的拳头威力实在是太足,两三次挣扎下他还是没能成功站起来。于是只能半躺在地上,努力掩饰道,“你认错人了。”

    

    “认错了?不能吧!”孙立恩冷笑了一声,“我这辈子也没见过哪个医生会给人看病看到一半就翻窗户跑路的。”他蹲下身子微笑道,“更何况,白医生你还是在我报警了之后才跑的!假冒医生无证行医是个什么罪名,看来白医生你很清楚嘛!”

    

    孙立恩的后半句话其实是说给周围的热心群众们听的。他有些担心周围群情激愤下,要是再有个韩家豪的同伙煽风点火一下,搞不好自己和两个美国专家就得被人围殴成重伤甚至直接打死。首先用最明确的态度告诉大家“这个家伙不是好人”,才有可能让人群在相对冷静的情况下,等到警察前来。

    

    只要警察到了,再结合之前自己在常宁报警的记录,至少能保证自己一行六人安全无恙。

    

    孙立恩眼看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周围的老百姓们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了起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转过身看着陶德问道,“你没事儿吧?有什么地方受伤了么?”

    

    陶德坚决的摇了摇头,用英文道,“他是个坏家伙,别让他跑了!”

    

    ad&nsp;&nsp;y?不,这人是个cral才对。孙立恩暗自腹诽道,反正他也不是法律工作者,用不着去搞什么疑罪从无或者未经定罪皆为疑犯的那一套。仅凭状态栏,至少这人冒用身份给人看病的罪名是定实了的。

    

    人群围住了孙立恩等人和躺在地上的韩家豪。以这个人群密度,想轻易进出包围圈都不太可能,更别说趁人不注意逃跑了。所谓插翅难飞,说的就是现在这个情况。

    

    孙立恩站在人群中,朝着周围的老百姓解释着为什么绝对不能马上就剪掉水泡。

    

    “我们一开始做的应急处理已经很到位了。小朋友的烫伤情况受控,这几个水泡都不会继续扩大。”这个时候进行烫伤处置的宣传,不光有利于普通人掌握急救知识。同时也能进一步增强自己等人的说服力。

    

    “过个两三天的时间,这些水泡就能被人体自行吸收掉。可冒然剪破水泡,不光会让创口进一步加深,同时也会让小朋友失去表皮的保护。”孙立恩朝着周围众人苦口婆心道,“那就会造成很严重的感染。这么小的小朋友,遇到严重感染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医生在处理的时候,都是首先保护水泡。除非水泡实在太大吸收不了,那也得在几天之后水泡自己吸收了一部分,然后在无菌的条件下给水泡放液。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医生会在户外拿着一把没有消过毒的上面还带着铁锈的剪刀,要给一个刚刚烫伤的小朋友剪水泡的。这不是治病救人,这是谋财害命。”

    

    孙立恩的话渐渐引起了其他群众的讨论。而一直躺在地上装死的韩家豪终于忍不住了。再让孙立恩这么说下去,只怕自己要先被人打一顿。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必须要想办法自救才行。躺在地上的韩家豪微微动了动右手,借着身体的遮挡,顺利摸到了那柄躺在地上的剪刀。但剪刀这种东西,一般不会有多少人认为它有威慑力。要想以此为武器,从人群中杀出一条逃生之路,那就必须得有一只可以用来儆猴的鸡。

    

    韩家豪眯着眼睛,看着背对着自己正在做演讲的孙立恩,手上暗暗用力,准备先给这个断自己财路的家伙身上开两个洞。

    

    他起身了,他拿出了手上的剪刀。他尖叫着前冲了两步一跃而起,他扬起了手里的剪刀。

    

    然后布鲁恩的拳头就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并且在半空中直接砸的韩家豪头朝下摔倒在地。

    

    “othr&nsp;&nsp;fckr!”塞缪尔杰克逊再次附身,布鲁恩不屑的摇了摇头,“太弱了。”

    

    ·

    

    ·

    

    ·

    

    等警察同志们赶到现场的时候,他们只看到了散落了一地的各种鞋子,以及那个躺在地上被众多热心群众踹了个半死的骗子。

    

    孙立恩及时向警察同志们描述了一下情况,并且强调了一下自己已经在常宁报案后,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这大过年的,要是警方要求孙立恩留下来记笔录的话,那可真就别想着回家过年了。

    

    而警察同志们也不打算把事情今天就处理掉——毕竟要过年了嘛。他们决定先把这个骗子带回派出所,然后调阅内部的通缉信息,再将韩家豪送到常宁市公安局。

    

    旅行再次展开,一个小时后,孙立恩终于带着两位同事,以及一名同事家属和两个小朋友抵达了自家的“别墅”。

    

    “看不出来,原来你家里这么有钱?”布鲁恩停下摩托车后,惊讶的摘掉了自己头上的的头盔,然后真心实意的感叹了一句,“这就是资产阶级的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