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知北行 > 七十八章 山庄三开剑

七十八章 山庄三开剑

 热门推荐:
    “杨庄主,不知道这回开剑能否开出把帝皇剑?若是能够,楚怀便先行定下了,也算是日后给我那侄子的贺礼,那小子身为习武之人,却没有把像样的佩剑在身上实在有些不美。”铸剑山庄山庄深处,一身着米黄色长衫的中年人坐在堂中正北位,手中握着一对翡翠玉球,一双云藕蚕丝履,全身上下虽无珠光宝气,但是富贵内敛,若是遇上个识货之人,便能够知道这中年人一身值得千金之价。

    中年人身边站着一名闭目老者,老者满头华发,双手环抱,没有什么气势显露出,然而任何知道老者身份的人都知道这老者的恐怖之处,尽管退隐江湖多年,没有出售,但仍是无人敢小觑此人,即便这铸剑山庄的现任庄主杨琨已经有问虚境的修为,但是在这老者面前仍然不敢放次。

    “燕王,此次开剑大典若是有幸出了这帝皇一级的神兵,铸剑山庄定将此剑留给燕王,燕王若是有空,也大可直接在山庄休息几日,也可以看看这五湖四海的剑道现状,就权当放松放松下心神。”杨琨面带春风,心中却是苦不堪言,本想这一次出一把好剑给自己的那个孙儿,但既然燕王来了,这次这把几乎八成以上是帝皇一级的神兵就要落到燕王的手中,但毕竟是一方巨擘,很快就想到了如此做的好处,正值大衍处理江湖的风头,若能够搭上燕王的船也不疑是一件大好事。

    “黑伯,最近府中有什么事吗?”楚怀撇头问了下闭目老者,后者略一停顿道,“并无大事,在那位公子的安排下倒也是条理清楚,没有需要王爷定夺的事。”

    “如此就好,那就多有叨扰杨庄主了!”楚怀对着杨琨微微一笑,后者喜形于色,连忙亲自去给楚怀安排房间伙食,不敢有半分懈怠,

    一夜无事,第二日天才破晓,这御剑山庄下方的这一小片镇子就人声鼎沸,游侠商贩行走街头,朝着通往御剑山庄的那条宽敞山道而去,陈向北一行人为了照顾小樱的睡眠,也没有随着最早的那股人群走上御剑山庄,等到小樱从睡眠中自然醒来,陈向北方才起身,一番洗漱之后就跟着人流往御剑山庄而去。

    一行人也算是最后一批进入御剑山庄的人,只见这御剑山庄从外看已是座庞然大物,而走入里面才会猛地发现更为宽敞庞大,一条大理石板道长达十丈,之后接连三十六阶白玉台阶,台阶之上又是一个足有数百丈之广的道场,周围石柱耸立,模样各不相同,栩栩如生,而这便是屹立了数百年的铸剑山庄的底蕴所在。

    陈向北到来之时,道场周围已经做了不少人,但仍有位置空余,陈向北几人也就坐在那边,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有数名中年力士抬着三个足有半人高的大鼎出来,大鼎三足,上面雕刻着各种深刻的符文,这些符文异常奇特,说字非字,说画非画,陈向北饱读书籍也辨认不出其上符文的意义。

    “那上面乃是铸剑师所用的符文,据说是有锁住剑气,孕育剑灵的作用,当然此事真假也不清楚,自从欧治子之后所有的铸剑师都或多或少用到了这符文。”越南飞解释了一番,拍了拍陈向北的身子道,“好好看,这三柄剑应该是铸剑山庄最近五年内最为杰出的三把剑,取了铸剑山庄那口玉髓泉最好的几口泉水,外加上最好的几块金石熔炼而成,品质绝不会低!”

    话音刚落,铸剑山庄的山庄杨琨就大笑着从大殿走了出来,站在这三个大鼎之前笑道,“今日铸剑山庄开剑,有请诸位天下剑客鉴赏欣赏一番!”杨琨扫了一眼下方侠客,最后看向身后阁楼上的那道身影,轻轻点了点头右掌就拍在了第一个大鼎之上。

    随着大鼎鼎盖被杨琨拍飞,一道闪光从鼎中散射出来,由金光变成黄光,见见收敛消失,而杨坤见到这黄光之外,面色一黑,伸手直接伸向这大鼎将其内的那柄长剑取出,此剑长六尺,比一般的长剑要短上那么一截,本来杨琨是打算给其孙女使用,如今这品阶不过只是堪堪达到雄黄境,杨琨低叹一声,没有多说就让家老将这柄女子剑收了起来。

    第二个大鼎,杨琨也没有多语,直接一巴掌拍开,与上一个大鼎相仿,宝光四散,在金黄色的品阶停滞了许久,杨琨的呼吸也急促起来,这三个大鼎最后一个是几乎铁定的帝皇品阶的神兵,这一柄若也是帝皇阶,那么自己那孙儿的兵器也就有了着落,虽然品质比不上那一柄,但也是一柄价值连城的兵器。

    但这金光摇晃了几下,色泽就黯淡了下去,变成了一开始那柄剑所出现的黄光,只不过比之先前那一把要浓郁的许多,几乎接近于金色,然而差一点就是天地之别,不是帝皇一级的剑终归是当不了传家宝或是贴身的本命剑,对于真正的剑客而言,本命剑至少要在帝皇一级,至于再之上的神兵,那就是可遇不可求,要么无迹可寻,要么就是知道去处也无力去取,观海城那城墙上就放着两把神兵级的兵器,但又有谁敢去取?

    杨琨的神色一暗,移步来到最后一个大鼎之前,这一大鼎杨琨并没有立刻着手,而是在其上打了几个晦涩难懂的手势之后,才将手落在大鼎之上,这一刻,不仅是杨琨内心紧张,连阁楼之上的楚怀也是凝聚心神,似乎这一柄帝皇剑对其十分重要。

    只听到一道巨响从这大鼎之中传出,恍若天雷阵阵,整个天空似乎都因此暗淡,见到这风卷残云的异象,杨琨面色一喜,阁楼之上的楚怀也不再稳坐泰山,起身死死盯着那个大鼎,天地异象,极有可能意味着一柄神兵出世,只见大鼎之中喷涌出股股金光,这金光隐隐朝着血红色变化,转眼就是三成血红,杨琨的呼吸也不由紧促起来,若是这光芒全部化为血红色,那就是实实在在的神兵级!而距离上一柄神兵级的兵器出世,那已是数百年前欧冶子的时候,这名绝世的铸剑师,一己之力做出了数柄神兵,也因此成为铸剑师的鼻祖,瓯越剑池也是因此人可崛起,若是铸剑山庄能够做出这一柄神兵,那名声将实实在在超越了瓯越剑池!

    但神兵终究是神兵,不只要求技艺材料,同样也追求一个缘字,这大鼎之中的光芒最终变成了八成血红色就不再继续变化,杨琨看着这原本看着几般顺眼的金色心里是难受无比,但木已成舟,也做不了那偷天换日的功夫,右手一探,一柄寒光四溢的正宗七尺青锋从大鼎之中拔出,剑身剑柄浑然一体,其上花纹恍若各个时期的天上明月,从浑圆到无,一月三十天,日日不同月,见到此剑,杨琨看了一眼上方的楚怀,点了点头就对下方的诸位侠客道,“诸位在此吐纳剑气,老夫就先不奉陪了。”

    说罢,杨琨就立刻走上了阁楼,而道场周围的各方来客也纷纷闭目吸收着空气中残留的剑气,但凡开剑,都有或多或少的剑气残留,对于寻常剑客而言,这是淬炼自己剑意的好机会,更何况这一次开剑还出了一个几近神兵的兵器,这道场所蕴含的剑气自然更加充沛,陈向北也就在越南飞的指点下赶紧闭目吐纳,至于越南飞自己则和芈犯奀静静的候着,看到道场中另一些老辈亦是如此,会心一笑没有言语。

    道场的另一边,那越南飞所说的北岳山三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边的越南飞,三人起先还有些诧异惊恐,但察觉到越南飞身上已是气机全无,再联想到先前江湖上所流传的那个故事,北岳山的三人不禁冷冷一笑,看向越南飞的眼神也冰冷起来,但是三人也没有想要在这里动手的意思,铸剑山庄的规矩放在那里,若是在这开剑日出手,就被列入在铸剑山庄的黑名单,那比比皆是的门客会让冒犯者知道后果是什么,故而三人也只是低头商量了一番就收回了目光。

    “小子,那三人已经注意到了老头子我,你确定明日还要跟我一起?若是出了点差错,你小子的宏图伟业可是走不下去了呀!”回客栈的路上,越南飞神色低沉,陈向北哈笑着拍了拍越南飞的肩膀道,“老前辈这可不像你的为人,再这样畏手畏脚,可是让向北心中那杀人剑的风采崩塌了哟!”

    “越老前辈向北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的剑坏了,可莫要把那曾经养过练过的心也给丢了,明日你且看好,小子的剑有没有当年前辈的威风!”陈向北小看了一眼越南飞,露出一脸谄笑道,“若是越老前辈明日看得过瘾了,再教小子那么一两手老前辈的杀人剑术,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这一回越南飞倒是没有一口否决,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向北道,“若是真让小老儿看过瘾了,教你一两手也不是不可以,也免得这一手剑术带到棺材里。”

    “真可以啊!”陈向北闻言一脸诧异。见到陈向北这副面孔的越南飞没好气道,“不要啊?那就算了!”

    “别啊!!”陈向北大叫一声,整个人挂在越南飞身上,过了老久方才下来,一行人有说有笑往客栈而去,甚是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