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修罗归来 > 第一三八章 血案震江南

第一三八章 血案震江南

 热门推荐:
    苏城张家一脉,张长生和他两个儿子,连带着四五十号保镖一晚上全被杀死的消息,在次日引发了整个江南地区的大震动!

    根据目击者称,当晚深夜两三点的时候,张长生一脉主力全部出动,在华庭大酒店的下方围堵一个青年。

    双方似乎发生了争斗,然后所有人便被那个青年以雷霆手段斩杀,最后还用火焰焚烧了全场,毁尸灭迹。

    当一方方势力前往华庭大酒店以及周遭路边调取监控,以及寻找有用的价值线索时,却发现凶手早已经清除了这一切,不仅酒店里的监控被人毁坏,就连道路上的各个监控所拍摄的画面,也只能模糊看清是一个青年,面孔却难以看清。

    此等血案一经爆发,顿时掀起了万丈巨浪,震动了整个苏城乃至江南地区。

    张家那绝对是这江南地区,排的上前五名的大势力,哪怕只是张长生这一脉势力,也拥有众多宗师强者坐镇,甚至张长生本人都是一名宗师七品,麾下还有魑魅二老这样的术法强者。

    能够以一己之力,如此干脆利落摧毁张长生一脉的人,凶手的实力最少也是一名宗师八品,甚至九品!

    当得知这一恐怖消息的刹那,苏城,一座风景秀丽的别墅苑区,这里是郭家的大本营。

    整个郭家全都失声了,郭家当代家主郭振华高居首位,在他的下方依次是儿子郭剑军,郭剑锋、郭剑玉、郭诗涵、郭诗愁……郭家所有直系全部聚齐。

    偌大的豪华客厅里,死寂无声,气氛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直至许久后,刚刚在医院包扎过不久的郭剑锋,戴着假牙,绑着白色绷带,脑袋肿胀如猪头,口齿不清的终于开口道:“爸!我昨晚之所以通知张琪风他们,完全是想要狠狠惩治一下裴君临那个混蛋的!”

    “你们当时是不在场,没有亲眼见见那个杂碎到底有多可恶!”

    “在他的眼中,完全没有我郭家人的存在,甚至我们才刚刚进门,小雨那还早无意间碰触了那个贱人的女儿一下,那个裴君临就差点将小雨打死,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说是五脏六腑都已经错位,需要动大手术……”

    “是啊!爸!那个小杂碎还真不是一个东西呢!”

    郭诗涵闻言也扑了出来,跪在郭振华的脚下,大声哭泣,神色间充满浓浓怨毒。

    “他不仅大伤了小雨和二哥,就连我也被他打了,肚子现在都还在疼呢!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当时跟着的保镖!他们都可以作证的!”

    啪!

    珍贵的青丝楠木桌子忽然四分五裂,高居首位的郭振华面孔阴沉,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真没想到,这都三年多过去了,那个小杂种还活着,而且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

    下方,一众郭家人纷纷应和,大声讨伐,仿佛裴君临一家人就是那十恶不赦的混蛋,死有余辜!

    只是,很快吵着吵着,所有郭家人渐渐又沉寂下来,不为别的,就因为裴君临所展露而出的那高达宗师八品、乃至九品的可怕修为,整个郭家也没有人是对手!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还不是那个小杂碎,而且来自张家的人!”

    最后,还是郭振华老奸巨猾,一言点出最为关键棘手的事情!

    “那个小杂碎犯下了如此血案,迟早有一天会被张家所查到,但这期间,剑锋给张琪风打电话高密的事情,也会被人查出来的,到时候我郭家难逃干系!”

    “更甚者,只要那个小杂碎的身份一经暴露,势必会有人查到我们郭家和裴家的血脉关系,恐怕麻烦无穷啊!”

    喧沸的大厅再一次死寂无声,所有郭家人都阴沉着脸,握紧了拳头,对裴君临的怨恨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步。

    如果不是裴君临,他们郭家就不会受到牵连,从而导致这夹在中间,上下难受。

    砰!

    就在这气氛压抑的关头,紧闭的别墅大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吓了所有人一跳,当看清跑进来的只是一个下人时,郭家人立刻纷纷大怒,呵斥着要将那名下人乱棍打死喂狗!

    “家主……不好了……不好了!”

    下人神色惊慌的结结巴巴汇报。

    郭振华皱起了眉头,身上有上位之气显露:“慌什么慌,有什么事慢慢说!”

    下人脸色发白,结结巴巴道:“外……外面……”

    “郭振华!”

    还未等下人把话说完,别墅的大门口处,已经有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传入,紧接着,一群人浩浩荡荡,走进了郭家别墅。

    当看清来人容貌的那一刻,原本高居首位,一身上位者气息的郭振华顿时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连忙满脸堆笑,飞快迎了上去:“难怪我一大早就听得后院里的喜鹊一直在叫唤!原来是有贵客登门!张三爷,张四爷,还有诸位贵客,快快请坐!”

    张三爷张长春、张四爷张长禄,张家中排行的老三老四,不久前裴君临杀死的张长生在张家排行老二,虽然郭振华早就猜到张家会调查出他的儿子郭剑锋和张琪风的通话记录,却没想到张家人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看着张三爷和张四爷身后跟着的一群凶神恶煞的保镖,踏门而入,所有郭家人全都心惊胆颤,尤其是郭剑锋,更是吓得双腿都开始打哆嗦。

    “坐就不必了!”

    张三爷张长春寒着一张面孔,一双凌厉如刀的眸子缓缓扫过所有郭家人,让所有人不敢直视,冷冷道:“谁是郭剑锋,给老子站出来!”

    所有郭家人噤若寒蝉,不敢有任何动静,人群中的郭剑锋更是汗如雨下,求助的目光落到了父亲郭振华的脸上,面对张家这么一尊庞然大物,他郭家那点实力还真是不够看的!

    郭振华感觉到张家人的来意不善,虽然心虚不已,可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慌乱,强自镇定道:“三爷,四爷!你们这是……”

    “郭振华,别他妈给老子嬉皮笑脸!收起你那虚伪的一套!”

    没想到,还未等郭振华把话说完,张四爷张长禄已经冷声开口,全身散发出一股惊人的煞气,不仅如此,跟在他身后的一群保镖,也纷纷释放出恐怖的气势,其中有不少实力都在宗师品级!

    “郭剑锋呢?马上给老子站出来!”

    惊人的煞气爆发,张四爷目如阎罗,被这股惊人的煞气所震慑,不少郭家人偷偷将目光落到了郭剑锋的身上。

    这样一来,郭剑锋立刻就被张家的人注意到了,顿时,引发了张家所有人的怒火。

    轰!

    几乎就在确认身份的一瞬间,张三爷已经一脚飞起,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正中郭剑锋的肚子,将郭剑锋踢得倒飞而起,惨叫着倒在了七八米之外的坚硬地面上。

    “做鬼心虚,不敢站出来是不是?”

    张三爷大步追上,又是一脚狠狠踩在郭剑锋的大腿上,痛的郭剑锋整个人惨叫起来,大声喊道:“三爷!我真的是冤枉的啊!冤枉!”

    “冤枉?!”

    张三爷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嘲讽:“你半夜两三点给张琪风打电话,电话内容都被调出来了,冤不冤枉,跟着我们到张家一趟,答案自见分晓!”

    说话间,张三爷弯腰一把抓住地上郭剑锋的胸口衣服,满脸杀气。

    惊叫声尖锐响起:“三爷!我真的是冤枉的啊!昨晚之所以给张琪风少爷打电话,完全是想立功来着,因为我们找到了杀害张琪雨少爷的凶手……”

    “然后呢?你一个电话就让我张家张长生一脉人员尽毁,四五十号人马无一归还,酿成了震动整个江南地区的惨案!我张家名声丢了一地!”

    张三爷越说越愤怒,浑身散发出惊人的杀意,吓得所有郭家人噤若寒蝉,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张家的能量强大的难以想象。

    “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能那么快就找到凶手!”

    张四爷迈步而出,声音威严如狱:“你们是不是认识凶手到底是什么人?”

    此话一落,立刻引来郭家所有人的心虚,一个个将脑袋低的死死的,生怕被人揪出来,变成下一个郭剑锋。

    然而,张三爷和张四爷那是什么人,这么粗鄙的举动哪里能逃得过二人的眼睛,当下身上的那股煞气再度引爆,声音刺骨冰冷,如地狱中的死亡呼唤:“原来你们还在隐瞒……好啊!真的很好!看来这几年内,我们张家是太给你们郭家脸了是不是?”

    眼看着张三爷和张四爷彻底动了肝火,郭振华吓了一大跳,连忙跳出来大声解释道:“三爷!四爷,不是这样的!诸位误会了!”

    “实在是这凶手和我们郭家真的有那么一点联系,所以我们担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天地可鉴,我郭家对张家的衷心,至死不变!”

    “老东西,别他妈给老子扯犊子,利索点告诉我们凶手到底是谁?!”张四爷冷声道。

    郭振华神色犹豫,就在这时,只见的一道身影忽然跃出来,大声道:“凶手的名字叫裴君临,来自江北地区!”

    这道突然跃出来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郭诗涵,此刻的她,满脸怨毒。

    “你们也不用查了,这个裴君临是我们郭家二十多年前被赶出去的一个贱人所生,他的父亲是来自江北青州市的一个土鳖,为此我郭家早已经将那个贱人剔除了郭家家谱!”

    没想到,就在郭诗涵一番充满怨毒话语落下的时候,那原本充满惊人煞气的张三爷和张四爷的脸色却纷纷变了。

    “来自江北地区?名字又是叫裴君临……他是不是还有一个外号叫做裴修罗?!”张三爷声音沙哑的低沉问道。

    一群郭家人纷纷互相对视,最后一个男人游移不定道:“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外号!”

    他们郭家虽说是有点势力,却还不够那个层面,况且对于青州裴家那边的动静,更是选择漠视处之,能够知晓江北的大事件,还是由于裴君临搞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什么裴修罗李修罗的,都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瞎起的绰号罢了!他还真当自己是那来自地狱的修罗啊!”郭振华不屑。

    他却没有注意到张三爷和张四爷的脸色这一刻,彻底变了!

    那是一种极为忌惮而复杂的眼神。

    “所有郭家人,都跟我们去张家一趟!”

    最后,张三爷干脆利落的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