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修罗归来 > 五二七章 恩将仇报

五二七章 恩将仇报

 热门推荐:
    幽冥业火乃是天下所有一切鬼魅魍魉、晦暗污秽之物的克星,剧毒也不例外。

    在幽冥业火侵入的刹那,大量的毒气被直接焚烧蒸发,化为了虚无,只不过,这个过程就有点难熬了,非常人能够忍受。

    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荒寂的草原上空,东风月痛的面孔都扭曲了,她乃至尊家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从小到大享受着无数资源的堆积和众人的热捧,就连天坑世界也没下去过几次,又何曾受到过如此烈火烹油的折磨。

    “不想死的话就闭嘴,难道你想将那些邪派强者都吸引来么?!”

    不过,很快随着裴君临的一声冷叱,东风月就硬生生将到嘴的痛苦声,咽进了肚子,满脸委屈,泫然欲泣,到最后眼泪真的如掉线的珍珠,不断往下落,份外惹人怜爱。

    一开始裴君临是真的有些反感这个东风家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可随着时间的延续,他注意到哪怕身体不断承受烈火焚烧的痛苦但东风月这个女人竟然还真的坚持下来了。

    这倒是让裴君临有些意外,貌似这个女人倒也有一点可取之处。

    随着幽冥业火的不断焚烧,渐渐地,东风月身上的剧毒真的被克制住了,不再继续疯狂扩张,而是呈现了一种相对平衡的局势。

    这样的情况,让旁边一直紧张观看的白玉龙和白玉飞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看向裴君临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

    他们真的没想到,火还可以这样玩!

    同时对裴君临操控火焰的能力,佩服的一塌糊涂,这一切看似简单,却需要极高的火焰方面造诣,控制的分毫不差,否则,稍不小心,那就不是救人,而是谋杀!

    以东风月的通天背景,那麻烦可就太大了!

    见东风月稳定住了体内的毒素,裴君临停下了手中幽冥业火的输出,声音带着一丝虚弱道:“我已经动用幽冥业火,护住了你的身体几处生死要害,从而使得毒素难以入侵神经、头颅、心脏等特殊部位,接下来应该可以支撑到你东风家族的支援到来!”

    那邪派斗篷人设下的剧毒真的太霸道了,动用幽冥业火驱除非常耗费精神力,以裴君临如今强大的神识,也感觉有些吃力。

    接下来,轮到了东风台和东风梧二人,裴君临不得不一边运转原始涅槃经,一边帮助两人压制毒素的扩散。

    最后当一切停下来时,裴君临彻底累的瘫软在地上,浑身都湿透了!

    而东风梧、东风台、东风月三人身上的剧毒终于得到了很好地控制,状态恢复平稳。

    “玛德,这一次为了这三个货,我们真的亏大了!”

    白玉飞看着累瘫的裴君临,忍不住有些抱怨起来。

    “不仅没有得到那黄金棺椁里面的宝物,而且还累成这样,必须要让这东风家族的人,弥补我们的损失!”

    “呵呵!”

    冷笑声响起,白玉龙的一双眼眸扫过在那里静静修养的三道身影,压低声音道:“还弥补损失呢,以东风家族一贯的尿性,不恩将仇报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恩将仇报?这不太可能吧!东风家族在无礼,岂能对救命恩人这么干,那样做的话,也太不要脸了一些!”白玉飞难以置信道。

    “呵呵,鬼才知道呢!我也希望他们最好不要那么做!”

    白玉龙冷笑道,然后闭目不再言语。

    差不多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后,草原的上空有浩浩荡荡的恐怖气息逐渐接近,覆盖方圆数十里之地,这股气息还未临近,就让人感觉到来意不善,充满了怒火与霸道。

    如此强横的气息,惊动了所有人,就连闭目修养打坐的东风梧、东风台、东风月三人也睁开了眼睛,惊喜无比道:“是我们东风家族的强者到了!”

    “我感觉到了!来人是我父亲!”

    东风月激动的飞身而起,就准备开口大喊,指引坐标,没曾想,她忽略了自己虚弱不堪的身体,在如此强烈的情绪激动下,直接打破了裴君临布置在她体内防毒的火焰屏障。

    顿时,哇的一声,发出一声痛苦万分的惨叫声,张嘴喷出一口漆黑的血迹,其中还夹带着一丝丝跳动的青色火苗,整个人痛苦万分的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

    “月月!!”

    一道蕴含无比威严的怒吼声由远及近,很快一道魁梧如山的身影就轰然落在了众人的面前,直接卷起了倒在地上痛苦万分的东风月。

    当看到宝贝女儿此刻痛苦不堪,全身剧毒肆虐,其中还夹带着一丝丝火焰的时候,东风月的父亲东风豪,全身真元力震荡,神境巅峰的气息全部释放。

    “谁!到底是谁?敢伤我的宝贝女儿,老子宰了他!!!”

    “三叔!是邪派的那些杂碎!”

    东风梧和东风台闻言,纷纷出声道,眼眸中露出滔天的怨毒之色。

    这一次可汗大墓的行动,对于三人来说,简直是毕生的耻辱,此仇不报,他们一辈子也咽不下这口气。

    “宗老,麻烦你先给月月治疗!”

    东风豪忽然转头对着身边一名一直跟随的老人说道。

    老人是一位了不得的炼丹师,身为炼丹师,自然对药物的各种药理非常了解,对剧毒什么的难题,完全不在话下。

    自从得知宝贝女儿中毒后,东风豪直接就将家族里面这位强大的炼丹师带过来了。

    “告诉我,这一次所要的情况,一丝一毫都不能遗漏!”

    在那位炼丹师帮助东风月查看剧毒的时候,东风豪充满威严的眸子,突然落到了裴君临、白玉龙、白玉飞三人的身上。

    然而,只可惜白玉龙和白玉飞一点也不鸟对方,直接选择了无视,裴君临也默默选择了恢复,他的神识在刚在的治疗中消耗不小,此刻还没有恢复过来。

    “放肆!你们知道本座是谁么?!”

    东风豪大怒,本来他的心情就很差,没想到,随便冒出的三个年轻人都敢无视他的指令,这简直是在火上浇油。

    “三叔,事情是这样的……”

    好在这时候,东风梧和东风台开口插话了,算是暂时打断了这种不愉快。

    随着两人的解释,东风豪渐渐了解到,这一次的事情前因后果。

    尤其是当他得知白玉龙和白玉飞两人的身份竟然是白家的人时,终于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同为至尊家族,他自然是白家许多强者是打过交道的,对于白家一些出色的天才也是有所耳闻的,只不过刚开始由于太过愤怒,没有在意三个小辈的样貌。

    但东风豪所谓的缓和,也仅仅是针对白玉龙和白玉飞两个人,当他一双充满压迫力的眸子落到裴君临身上的时候,立刻就变得无比冰冷:“原来你就是裴君临!!!”

    “那个胆敢挑衅我东风家族威严,打伤东风梧的那个胆大包天的无知晚辈!”

    静静盘膝坐在地上的裴君临闻言,眉毛挑了挑,然后继续保持着平静。

    “小子,你的胆量还真不小啊!得罪了我东风家族一次倒也罢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敢第二次对我东风家族做手脚,你……”

    “东风豪前辈!”

    这一次还不等东风豪把话说完,白玉龙就忍不住打断道:“你这话语就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了,裴君临什么时候对你东风家族做手脚了?”

    “废话,如果不是他随意乱布阵,我东风家族的三个子弟又怎么会被阵法缠住,最后导致那些邪派强者有机可乘,身中剧毒!”

    东风豪大声训斥,毫不留情,非常的霸道。

    “你们说,如果不是他做这一切,我东风家族的人,又岂会被那邪派强者有机可乘,身中剧毒?”

    “你……”

    白玉龙气得从地上一跃而起,拳头捏的咯咯作响:“狗屁的有机可乘,要怪只怪你东风家族的人太过于不堪,连那么一点阵法的破解能力都没有!”

    “古往今来,但凡涉及到宝物的争夺,岂能一帆风顺,不施展一些手段!”

    “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们,你们东风家族的那三位子弟早就死了!”

    “为此,裴君临甚至都累瘫在了地上!这一点如果你要是不相信,可以亲口问问你们东风家族的三位好子弟,如果不是裴君临出手,他们能不能坚持到现在!”

    “呵,那只不过是他做贼心虚罢了!”

    东风豪丝毫不领情的嗤笑:“因为他知道月月、小台他们已经将中毒的消息提前通知了我东风家族,觉得怕事后追究,故而才故意这样做的,从而好弥补之前所犯下的错误!”

    “你们若是不相信,可以问问月月和小台以及东风梧,事情是不是这样子的!”

    白玉龙和白玉飞怒火交织,忍不住将目光落到了东风梧、东风台、以及疗伤的东风月身上。

    “你们说,是这样的么?!”

    东风梧和东风台纷纷迟疑不定,被东风豪狠狠扫了一眼。

    “是!”

    突然,就在这时,疗伤中的东风月睁开了眼睛,满脸愤怒,恶狠狠盯着裴君临道:“就是他!这一切都是他做贼心虚,而且他还趁机在给我疗伤的时候,轻薄与我!”

    轰!

    好似五雷轰顶,白玉龙和白玉飞直接呆住了,膛目结舌看着眼前的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