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唐好大哥 > 第39章 五姓七家

第39章 五姓七家

 热门推荐:
    看着李泰跑了,李承乾看了一眼没说话,又陪着小怡儿在那玩了会。

    等张高来了,李承乾才过去。

    “老奴张高见过,殿下,皇后娘娘”张高过来,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一下。

    “行了,起来吧!一会叫人把这个秋千椅送到本王母后的寝宫,然后你在吩咐下去,给本王所有姐妹那都送一张过去,下去吧”说完,张高领命下去。

    “高明,你这都给她们都送了过去,那你们那些姨娘那,是不是也送一张过去啊”

    “我的娘啊,我给姐姐和那几个小丫头送,那都是我自己出钱,给姨娘们送,还是算了吧!让我老爹出钱,不然门都没有”听到自己老娘的话,李承乾头摇的跟泼浪鼓一样。

    “你这孩子,给你姨娘送点东西,那是你的孝心,怎么还叫你爹给钱啊”长孙无垢笑着拍了李承乾一下。

    “我的娘啊,这是孝心嘛!这是要我老命啊,我爹有多少妃子,您老不会不知道,给谁送给谁不送都不行,全部送,那我不亏死,所以还是让我爹自己看着办,钱给到了,说送谁都行”说完李承乾很是无耻的抱着自己老娘的手撒起了娇。

    “你个屁猴子,怎么都是你有理,那就让你爹自己看着办,不过他给不给你钱,那可不好说”说着长孙无垢亲昵的把李承乾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而她的这一个动作,瞬间引起了小家伙李治的不满,拼命的向自己老娘怀里挤,并冲着李承乾不满的伸出小手去推他。

    “臭小子,把老娘分我点怎么了,要不是看你小,哥哥揍死你”对于李治的动作,李承乾也不恼,反而觉得好笑。

    “说什么那,你弟弟多乖,你居然敢揍他,看我先揍你,稚嫩和娘一起揍哥哥好不好”说着长孙无垢就抬手轻轻的打了李承乾两下。

    而他也很配合的委屈巴巴的自己自己老娘和小家伙李治。

    “咯咯咯咯”见到和自己抢母亲的坏人被打,李治立马笑了起来。

    “臭小子,你哥被打,你就笑了,真是个小没良心的,以后大哥不疼你了”见到李治笑了,他装着很受伤的样子,数落李治,也不管他听不听的懂。

    看着自己两个儿子在那亲昵的互动,长孙无垢觉得现在的她很幸福,至于什么太子之位什么的,都随他去吧!眼前的一切才是她最想要的,儿子女儿绕膝于前。

    就这样李承乾在逗了一会李治后,小丫头李丽质也醒了,小怡儿也缠着他,他就在这里陪着她们玩闹。

    他根本不知道在宫里和宫外都有大事发生。

    宫里因为他提出的吃蝗虫以解流民的方法,在房玄龄等人吃过炸蝗虫和烤蝗虫后,都得到了一致同意,甚至他们都很喜欢吃,为此李世民还特意命人拿酒来,他们一群人就在太极宫吃吃喝喝起来。

    因为有了解决蝗灾的方法,他们几个还喝高了。

    而在宫外,那些得知自己安排进东宫的人,都被活活打死后,他们很快聚在一起,商讨这件事。

    “李兄,你陇西李氏,虽与皇家李氏,不是一门所出,但多少有点关系,你和我们说说,这太子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这些世家是不是该换个人支持”在长安一处占地面积不小的府邸之中,五姓七家在长安的主事人聚在一起。

    “崔兄,这老夫也想不通,为什么太子会这样,至于说换一个人,我劝你们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只要皇后还在,这都不可能,除非太子自己犯下大错,让陛下失望,我们才有机会,不然难了”此间的主人,李博,一个年约40的男子对着下首的另一名男子清河崔氏的崔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居然这样,那就让和我们较好的大臣之子,多与之交往,然后暗中引诱太子犯错,你们觉得如何”卢氏的主事人,见其他人都皱着眉头,对他们说出了自己计策。

    “卢兄此计甚好,就是不知道,卢兄,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其他人听到,想了想都觉得不错。

    “这,老夫也无合适人选,不知诸位有无合适之人”

    众人听到他没有很好的人选,都沉默了一会。

    “我这有一人,年岁与太子相仿,性格胆小懦弱,很好控制”赵郡李氏的主事人开口到。

    “哦,不知李兄所说之人是谁家之子”听到赵郡李氏的主事人开口,其他人都望着他。

    “此人就是长平郡公张亮之子张顗,张亮之妻为我家兄之女,而这张顗则为张亮前妻所生,一直不得我那侄女所喜,就算事后败露,也刚好替吾侄女,除去一桩心事,不知诸位如何”说完他就望着其它人。

    “我看可以,就他了”

    “那就是他”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各位在想想还有谁”

    …………

    之后他们又坐在那想了半天,没有想到合适人选,只能相约几日之后在聚。

    当这群人相继离开后,不远处有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他们。

    而在长安城外,今天被李承乾一席话弄的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的孙楼,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一处山坡上,四下张望,像是在等什么人。

    “师兄,不知深夜找师弟有何要事”就在孙楼四下张望之时,山坡下一个瘦小的男子向他走来。

    “为兄,本不想打扰师弟平静的生活,但为兄实在离不开,而这事关系到我墨家子弟还有无出头之日,所以特招师弟前来,把此信交给师傅,求他老人家做主,咱墨家是顺势融入这滚滚大世,还是继续蛰伏,就看这一次了”说完孙楼把之前写好的信交给自己师弟。

    “师兄,你这话是说,你已经搭上……”来人接过信,激动的看着孙楼问。

    “打住,虽是那位的意思,但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所以要让师傅他老人家自行决断,其他的你也不要多问,要是师傅说继续蛰伏,那这次就是你我兄弟最后一次见面,这些盘缠你拿着,去吧”说完孙楼从怀里拿出一些钱递给他师弟,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来人看着离开的孙楼和他手里的书信,不知想了些什么,待孙楼在也看不见了,他才叹息一声,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