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唐好大哥 > 第159章 兄弟聊天

第159章 兄弟聊天

 热门推荐:
    “三哥,你还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这几年虽然大哥没做什么好吃的菜肴,但那糕点,可是快被大哥玩出花样了,每次小怡儿她们一说想吃什么,大哥就是想破脑袋也会给她们做,你说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难道就因为小怡儿她们是妹妹,大哥就那么的宠她们”李泰郁闷的说。

    “你可拉到吧!小怡儿她们是单大哥宠吗?你还不是一样,不过想想也是,你看看这历朝历代的公主,那个不是被用来要么和亲,要么用来拉拢大臣,像我们这些皇子,则一个个活的那么滋润,有心的还想着怎么干掉自己兄弟当上皇帝,没这个心的也能成为一个逍遥王爷,可公主就惨了”李恪怼了李泰一句,感慨的说到。

    “是啊,历朝历代的公主,只要不受宠的,都过的不怎么样,那想咱们家,二姐她们是不太受父皇宠,但架不住有一个宠她们上天的大哥啊,你看看二姐她们,甚至是下面的弟弟妹妹,大哥可以说都是一视同仁,那该给的不该他给的,他都给了,在看看东宫简直就是我们的一样,我可听说为了这些那些言官御史可没还上书弹劾大哥”李泰说完看着李恪。

    “弹劾大哥,也亏他们想的出来,就算真的弹劾了,他们想让谁当这个太子,我们俩就不说了,不会去当,而我们都放弃了,那下面的谁敢说他当太子,我们俩都能揍死他,在说了弹劾大哥,那也要看父皇同不同意了,老四我和你说个秘密,你可不能说出去”李恪四下打量了一下,见他们身边没人,才神秘的对李泰说到。

    “三哥,什么秘密,让你这么小心,你放心,保证不会说出去”李泰见自己三哥那么小心,他也郑重的点头答应。

    “你还记得秀宁姑姑吗?就是你小时候还抱过你的秀宁姑姑,你知道秀宁姑姑是怎么死的吗?”李恪看着李泰问。

    “三哥,你是不是傻了,秀宁姑姑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那可是我们大唐第一的女将军,我可是听咱母后说过,要不是秀宁姑姑是女儿身,她要是男儿身,根本就不会有咱爹什么事,至于怎么死的,好像是在战场上受伤不治死的吧!”李泰在说到李秀宁的时候时候,一脸的崇拜。

    “屁的受伤死的,秀宁姑姑是被大伯和三叔设计害死的,本来是想直接在战场上放冷箭杀了秀宁姑姑,但没想到秀宁姑姑命大没有直接死掉,但可恶的是,三叔命人在箭上弄了一些污秽之物,秀宁姑姑的箭伤,没几天就感染,最后才重伤不治死了……”

    “什么,就一个感染,那怎么不给秀宁姑姑做手术,做个手术那不就没问题了”李泰听到这其中的秘密,一开始还有点不信,但见自己三哥说的头头是道,最后也信了,但最后听到是感染要了自己最崇拜的姑姑的命,李泰不等李恪说完,就大声说到。

    “你是不是傻,那个时候有个鬼的手术,手术是大哥几年前从古籍中找到的,之前都已经失传几百年了,笨蛋”李恪抬手敲了自己平日很是聪明的弟弟的脑袋一下,毕竟他这样犯傻的时候不多。

    “对啊,这事,我忘了,唉,这都是命啊!三哥你这么一说,我算知道为什么咱爹会有那么大的改变了,完全就是因为大哥啊,大哥那么的对我们,让咱爹想到了他自己吧!这可能也是咱爹能一直纵容大哥的原因!你说要是当年大伯也想咱们大哥这样,可能玄武门之变也不会发生了!”李泰谈了口气说到。

    “谁说不是啊,你说咱爹,现在虽然贵为天子,但也只是一个孤家寡人罢了,也不对,虽然咱爹现在不受咱们爷爷待见,但好歹有母后,还有我母妃她们陪着,还有我们,也算不上孤家寡人”说完这话,李恪和李泰都陷入了沉默。

    “三哥,你说,我们要是也像当年大伯他们那样对大姐她们,你说大哥会打死我们吗?”沉默了一会,李泰问了一个十分脑残的问题。

    “滚,你想死别拉着我,还像大伯他们一样,你只要敢动她们一下,大哥都能揍死你,你忘了当年,你欺负小怡儿被大哥连抽了那么多耳光的事了,而且真要是想大伯他们那样,咱们大哥可能不会想咱爹一样,但打个半死,把我们扔到莽荒之地那是一定的,毕竟我们也是他弟弟”李恪拍了李泰一下,没好气的说到。

    “也是啊,当年,也没怎么着小怡儿,就把大哥揍成那样!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有谁敢欺负小怡儿她们,我也会冲上去揍死他!毕竟有那么多能想着自己的姐姐妹妹在,特别是向小怡儿,李妍她们,天天四哥,四哥的叫着,听着也开心不是”说到小怡儿她们,李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你还别说,我还真有点想他们了,特别是大哥做的菜”说着俩兄弟又沉默了下来。

    “我说你们两个在这说什么那,也不见你们去拿菜,给新菜的腊肉,快吃吧”就在他们两兄弟都沉默的坐在那的时候,程处默端着一碗菜走了过来。

    “我们没说什么,倒是你,你妹不是要结婚了吗?看来这次你是赶不回去了,还有你的婚礼什么举行啊!当年你那事可是闹的满城风雨,本以为你会很快成亲,但怎么会拖了那么多年”李恪接过程处默手里的菜,对他说到。

    “我这事,怎么说,一是当年太子殿下和我说过,真要是为了小蝶好,就晚几年,二是我这天天训练,加上也都没点成就,慢慢的也就拖了下来,至于我妹妹,那倒是不用我操心,而且在出发前,我就已经给她准备好礼物了,就是她那个夫婿啊,我是真有点看不上,不就是一个世家的嫡子吗?还是一个不受宠的,就目中无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火大”程处默听到李恪的话,就和他们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