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道贵胄 > 第六十一章 第二位尊者

第六十一章 第二位尊者

 热门推荐:
    冰泊尊者冷眼瞥了一下叶元歌,便不再理会,继而盯着李洛说道:“年轻人,跟我回寒游宫解释一下梦祖试炼之中为何坑害如此之多的试炼者”

    李洛眉头微皱,看着冰泊尊者淡淡说道:“年青一代争锋老一辈强者不得插手,莫非尊者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韪?”

    冰泊尊者面色一沉,不再搭话,面色一沉,冰晶巨手再现向李洛摄拿而来。

    李洛清晰地感知到此时此刻每一寸心神,都被那无所不在的玄冰规则所摄,玄冰规则冰镇万物,规则之威,远远不是自己一介识神境修者所能抵抗的。

    李洛面上隐现冷意,嘲讽地看着那冰泊尊者,对方这种行为无异于是在作死。

    年青一代可以说是各大势力的禁脔,因为年轻一代俊杰翘楚就是日后宗门的顶尖强者,如果是被年青一代争锋所杀,

    那无话可说,可是如果被老一代强者以大欺小,那便很严重了。

    一般而言不是生死之仇,基本上老辈强者不会对青年天才出手的,毕竟今日我杀你宗门天才,明日你也如此行事,

    长期以往,两家注定会尽皆衰落下去,如果整个大陆没有这条潜规则,那么指不定修炼文明是在进步还是倒退。

    因此这冰泊尊者可以说是犯了大忌了,不过也可能是其并不清楚李洛身份所引起的,毕竟李洛是同源丰城城主叶元歌一起到此,

    而且很明显李洛并非源丰城中人,所以冰泊尊者误以为李洛是叶元歌欣赏的散修,何为散修?

    便是没有宗门势力的独行强者,每年不知有多少天才从草根之中崛起,一路披荆斩棘,横推无数宗门天才也是有的,

    源丰城看见这少年天资不凡,早早结交也是正常,不过显然不会令得源丰城动用底蕴与寒游宫死磕的。

    李洛冷目相视,此时的他在这草原之上一身气势仿若与这无尽虚空大势相连,便是这冰晶巨掌也难以束缚,

    毕竟这里还是梦祖行宫遗留之地,

    不过这也只是李洛借此自保而已,面对于龙门半仙而言,基本上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看到李洛这一反应,冰泊尊者明显略微意外,周围一众强者亦是有些惊讶,显然没有想到李洛竟然会有如此行为。

    “倒是好心气,面对半仙亦不改色,甚至心中还有战意,这心志实属上乘,可惜修为溃压之下不会有丝毫侥幸。”一旁一名换骨境强者暗自叹道,似乎极为惋惜一般。

    “是啊,散修能有此等俊杰着实不易,只可惜这冰泊尊者委实是有些过了”亦有年轻强者直言出声,有人认出这是一尊古老天宫的嫡传弟子,

    父辈亦是龙门境大能,可以说是完全不虚这冰泊尊者。

    当然也仅仅如此了,他显然不可能为了一名不认识的天才而对抗半仙,半仙之威非是凡俗所能抗衡的。

    冰泊尊者自然也听到了这一感叹,脸色微红下手却丝毫不容情,

    只是这时远处似有雷霆闪现,无尽雷声在这万里虚空炸响,

    “住手!”一方青雷彻底拍散了这冰晶巨掌。

    在李洛左前方,一名紫袍缎袍老者突兀的出现在了那里,虽然李洛并不认识,然而其周身所流转的雷之规则在令众人胆寒的同时,也昭示着这位老者同样是半仙尊者!

    一日之间得见两大半仙尊者,众人只感到大饱眼福。

    “阁下可是仙祖紫家,青雷尊者?”冰泊尊者心中微微一惊,似乎认出了眼前半仙的身份,略有些震惊地问道。

    “不错,正是本尊。”那青雷尊者沉着脸,冷漠地回道。

    “冰泊,年青一代交锋,老辈强者不得肆意插手,莫非你不知道这规矩?谁给你的胆子”那青雷尊者冷声质问道,言语之中的寒意谁都能听得出。

    不过这来势汹汹的神态,很明显对方不是为了维护那潜规则,而是替眼前的李洛出头。

    不要说这冰泊尊者,就连在场众人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之情,这可是半仙尊者,不说其后那仙祖紫家的光环,

    这青雷尊者足以一己之力,压服在场绝大多数宗门,此等强者居然会替李洛出头,真是可怕!

    那墨秋真人亦是抹了一脸冷汗,幸亏先前自己被叶元歌击退,若不然此时面对青雷尊者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面对一尊货真价实的半仙,自己这微末实力无异于作死了。

    “这……”那冰泊尊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论修为,自己不过是新晋半仙,而对方步入龙门三神境已久,

    若论战力,对方身为仙祖紫家强者,无论战法还是神兵必然远远强于自己,更别提还有着两神境的修为之差,

    这完完全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差距啊。

    冰泊尊者嘴里发苦,谁能想到一个散修天才,最多跟源丰城有着点关系,却能有这位位仙祖世家的青雷尊者为其出头。

    这下该如何是好?

    冰泊尊者目光转动之间,一咬牙说道:“既然有青雷尊者为其出头,在下自然不会再对其出手,此次算我寒游宫理亏。”

    “嗯?难不成你认为就这么算了?”那青雷尊者眉头一皱,沉声说道。

    啊?冰泊尊者完全没料到对方会对一识神境修者如此看重,看这意思,对方交情不浅啊。

    一边的李洛冷哼一声,对着冰泊尊者说道:“冰泊尊者,先前你可当真是气焰鼎盛啊,年青一代的争锋什么时候能作为老一辈强者插手的理由了,

    更何况你寒游宫弟子丝毫未损,若不是这位前辈出手,本公子是不是已经在你寒游宫打牢之中了?”

    冰泊尊者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洛会在这时候落井下石,需明白,纵然自己现在局势不佳,青雷尊者咄咄逼人,

    但半仙之威也不是李洛区区一名识神境所能挑衅的啊,更何况听其语气,似乎并不认识这青雷尊者。

    众人也被李洛这一番行为吓住了,明明不认识这尊者,识相点顺坡下了,

    毕竟这冰泊尊者既然承诺不会对其继续出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然不会毁诺,更何况一旦毁诺,那就是对这青雷尊者的挑衅了,

    可李洛似乎对此完全不满意啊。

    李洛一席青蓝华服,在这玄冰规则与雷之规则交汇之处,神态从容地盯着那冰泊尊者,丝毫不露怯,

    一袭华服在长风之下猎猎作响,而其本人却如无暇美玉一般温润无双,众人心里暗暗赞道:好一位翩翩少年!

    而冰泊尊者显然对李洛这一幅姿态极为反感,冷哼一声不欲回话。

    那青雷尊者眉头一皱,破有深意地看了李洛一眼,继而再次质询冰泊尊者:“怎么,冰泊,你难不成就想如此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