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道贵胄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新的天地

第一百六十二章 新的天地

 热门推荐:
    孟凡柱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就要昏厥,只是随之而涌来的庞大血气进入体内,又令得他强行振作了精神,耳边的嘶喊之声再度刺激了他,孟凡柱内心刹那之间竟然是一片清明。

    看到十七名半步武帅环绕在自己周围杀戮,孟凡柱咧嘴一笑,冲着他们摇了摇头,吼着说道:“一点事都没有,杀!”

    言罢,翻身上马,将那攻城柱用力一挥,又是数名敌军被打成了肉糜,血肉向着四下飞溅而去。

    这一支十八人组成的血落阵,伴随着无尽的血光,在这大夏军营之中可谓是所向披靡,可是其余龙骧军的状况却并不太妙,纵然先前孟凡柱已经动用禁术清理出了那般庞大的一片区域,

    无数龙骧军军士也随之冲了进来,可是纵然是仗着武艺高强和兵戈锋利,已经厮杀了不短时间的龙骧军也已经渐渐乏力,身上厚重的盔甲更是成为了极大的负担,不时的有着士兵坠落下马被乱刀砍死。

    骑兵没有了冲击力,便失去了那纵横沙场的本钱,可以说与步兵的差距已经大幅度缩小,因此面对着几乎无穷无尽的大夏军士,已经有一种蚁多咬死象的场景。

    ……

    看着自家士兵不断落马,十八名半步武帅睚眦欲裂,下手更是快了几分,丝毫不容情,可是依然却无力阻止大局的陷落。

    此时环绕着十八名半步武帅,通天的血光成为周围的大夏军士的禁地,无数人在这血色的阵法之中失去了性命,一身血气在弥补着血落阵的消耗。

    此时血落阵中人仿佛已经化身为了地狱的修罗,在生生吞噬着一切生机,而理所当然,凭借着众多血气的滋养,他们的战力亦是在逐渐提升着,杀戮的效率相较于先前可谓是更胜数筹。

    一面,是普通的龙骧军军士在殊死相搏,互有伤亡,另一面则是血落阵中人在无情的杀戮,看着同袍一个接着一个的陨落,昔日的手足兄弟被人无情杀戮于马下,

    一众半步武帅的情绪在剧烈的波动着,双目之中隐隐蕴含着血泪,而杀意高涨,将同袍陨落的哀痛报复于面前那一众毫无还手之力的大夏军军士身上。

    “这怎么可能?”叶老将军看着那化身为杀神的十八人,眼中充满了惊骇,毕竟哪怕是先天极限,也无法做到如同这十八人一般不计生死不惜代价不畏消耗的杀戮。

    本来按照叶老将军的打算,是希望凭借着这些新训练的士兵去消耗着一众半步武帅的真气,毕竟在他看来,能够用炮灰来买先天极限强者的性命,这无疑是极为划算的。

    在大夏之人眼中,先天极限跟半步武帅差别并不是很大,因此也就简简单单地给他们划了等号了。

    可是为何这十八人好似消耗并不是很大的样子,依然有着数不尽的军士丧命在其中,还有那环绕在对方身侧的血红色光芒又是为何?

    叶老将军很是不解,先前他不是没有猜想过这是某种宝物,可是当他亲自挽弓狠狠地射向那血红色的桥梁之时,却发现仿佛射空了一般,毫无阻碍地穿过其中射入地面。

    黎明生很是嘲讽地冷笑了一声,瞥了叶老将军一眼,便又将屠刀挥向了那一众大夏军士,叶老将军面上一红,轻咳一声说道:“本将军果然所料不错,那血红色光芒有着蹊跷,不过看似应当并非是宝物。”

    “将军英明!”旁边的亲兵连忙恭维道。

    “哼,既然如此,那就不能再走现在这个消耗打法了,所有普通军士全部退后,先天境强者上前围攻!”叶老将军大喝道,

    他已经完全看明白了,普通士兵完全起不到丝毫消耗作用,经过一炷香的杀戮,对方的实力可以说是有增无减!

    数百名先天强者上前,只是有快有慢,毕竟地方也就那么大,而飞身在前的数人却是被一根巨大的攻城柱直接横扫了出去,血流不止!

    在这一瞬之间,数名先天强者竟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这一幕无疑是令众人大为吃惊,要知道那孟凡柱方才真的只不过是轻轻一挥罢了,却有着如此惊人的威力,着实是令人心惊。

    一众先天强者冲向对方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慢到什么地步呢?可以说当血落阵中人解决了最前方的先天强者之后竟然在双方之间出现了一面空地!

    叶老将军的面色极为难看,阴沉着脸说道:“督战队上前,凡有畏缩者,一概不留!”

    最前面的众人面色亦是极为难看,想到了叶老将军的心狠手辣,便不再顾忌太多,他们清楚,就算侥幸逃过了叶老将军的惩罚,日后回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一众先天强者冲向对方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慢到什么地步呢?可以说当血落阵中人解决了最前方的先天强者之后竟然在双方之间出现了一面空地!

    叶老将军的面色极为难看,阴沉着脸说道:“督战队上前,凡有畏缩者,一概不留!”

    最前面的众人面色亦是极为难看,想到了叶老将军的心狠手辣,便不再顾忌太多,他们清楚,就算侥幸逃过了叶老将军的惩罚,日后回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因此,伴随着极为的无奈之情,一干先天强者只能挥舞着兵刃继续上前围攻,看到这幅局面,叶老将军心下一狠,继续喝道:“所有军士上前围攻,不计一切代价生擒!”

    看到如此玄妙之法,叶老将军亦是心下火热,若是能够将其夺过来,想必大夏中兴有望。

    而天朝这边,偌大的战场之上,只剩下寥寥几人,在离血落阵不远的地方搏杀这,在这大夏军不惜代价地围攻之下,便是再怎么精锐的龙骧军也是已经濒临覆灭。

    ……

    刺啦!

    一柄长枪最终刺入了除血落阵之外的最后一名龙骧军军士的身体里,这名龙骧军亦是军旗的护卫者,哪怕是已经被长剑刺入心脏,这龙骧军军士依然强自站立着身体扶着龙骧军军旗。

    噗!

    看着远处搏杀的十八名先天武帅,这最后的龙骧军士兵慢慢闭上了双眼。

    “老何!”远处的孟凡柱看到这一幕,双目血泪飙出,这是他同乡,也是最后的一名龙骧军士兵,就在刚才已经陨落在自己的面前。

    那龙骧军旗依然屹立于地上,好似感受到大军的消亡,那龙骧军旗之上已经泛起了浓浓血光,继而血色笼罩了数里方圆,下一刻整个军旗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为了碎粉!

    十八名半步武帅心神猛然一揪,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远离自己而去吗,又仿佛自身好像在进行着某种蜕变。

    那血色光辉冲向了这本来便被血光所包围的血落阵,一时之间,这血落阵中人周身气势大盛,而孟凡柱和黎明生更是浑身青筋暴露,面目狰狞,仿佛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而在他们的感受中,体内仿佛有着莫名的力量在觉醒,这股难以言喻的力量充斥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与周身的真气仿佛发生着某种交融一般。

    其他人亦是有着这种感受,只是没有这二人这般夸张,但看二人身躯再次暴涨,本来偏向于瘦弱的黎明生还好,至于原先便相较于常人大的多的孟凡柱此时更仿若一个巨人一般,身体足足是寻常彪形大汉的两倍多。

    看到这一幕,叶老将军心里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想让手下不要留手,直接将对方击杀,以免后患,可是转念间却又想到,这可能是足以大夏朝中兴的秘法,心思就又有着些许摇摆不定了。

    最后,想着先师临死前对大夏的忧心,想到了自己曾经在先师逝世之时发下保家卫国的誓言,叶老将军最终还是心下一狠,没有让手下下狠手。

    看着周围人束手束脚的,好像并不想将自己击杀,孟凡柱慨然笑道:“哈哈,看来本将军还是有着几分价值的,杀!”

    想到了昨日自己还有着五万同袍,而此时已经尽数丧命,孟凡柱心下黯然的同时亦是陷入了癫狂,一根令人望而生畏的攻城柱更是虎虎生风,再加上其体内那庞大的力量却正好能够借此宣泄出来,到是令得孟凡柱很是快意。

    “兄弟们,后悔吗?”手上动作不停,孟凡柱语气反而到是平定了下来,淡淡问道。

    “嘿嘿,反正我上没老下没小的,也没什么遗憾。”黎明生很是坦然地笑着,“到是没有想到临死之前还能见识到一层新的天地,也是不枉了。”

    “你小子,”孟凡柱刚要笑骂一句,却忽然愣住了,“你说什么?你刚刚那话什么意思?”

    “哈哈,自然便是这意思,武帅境啊!”黎明生嬉笑着,挥手斩出数刀,数道血红色的刀气仿佛风暴一般向前席卷而去刹那之间便清空了一片敌军!

    啊!

    十八人包括黎明生在内俱是大吃一惊,就连黎明生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随手几刀有着如此大的威力,此时他身上的气机更是血腥与杀戮相纠缠,极为驳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