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道贵胄 > 350 守卫

350 守卫

 热门推荐:
    嗤啦,嘶……

    慑人的声响自两者交击之处传来,虚空辐射出一道肉眼可见的震荡波向着四州而去,刺耳的撕裂声令这周边无数荒兽如遭雷撼。

    剧烈的震荡使得这周围空间为之塌陷开来,炸裂开来的空气四散震荡,向外排开,带起了无尽涟漪,于此同时相伴的则是飞沙走石,遮掩了无尽天穹。

    一人一穿山甲,尽皆是凶威浩瀚,仿若可睥睨天下,利爪与攻城柱的撞击,更是仿佛已然超出了这方空间的极限!

    下一刻,只见那巨大的穿山倒飞出去,轰轰轰!一路砸倒了无数灵树方才止住了退势,眼眸之中更是闪过了不可思议之色,不敢置信为何自己在力量上竟然会逊色于眼前这个人类!

    不过,这穿山甲刚刚复苏,神智尚未恢复完全,自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同什么相抗衡,要知道现在孟凡柱可是集结了整整血落十八骑每人至少三成的战力,纵然在力量传输之上有所损耗,但是在阵法玄奥的加持之下也绝对是一个可怖的战力,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同境强者所能抗衡的,这根本就不是单挑而是群殴,还是无耻地附加了阵法有着无数默契的群殴,这穿山甲能够硬接这一击,已然是足够令人震惊了。

    便是远处观战的诸人都有些微微色变,仿佛颇为不敢之心,这穿山甲未免也太强了吧,也就是碰上自己等人方才能够如此轻松,寻常换骨境强者遇上只怕早被其一尾巴抽的形神俱灭了吧。

    不过李洛见状却是暗自欣喜,似这般险地,只怕不会有着太多前人从中取得多少机缘,而一般此类的机缘也都是非同小可。

    “尽快将其迫开,如果不行便直接斩杀了吧。”心中微喜的李洛淡然吩咐道,此时自然不是磨砺血落十八骑战法的时候,况且血落十八骑久经战阵,也不需要区区一只穿山甲来磨砺。

    至于收服,那就更没这个打算了,收服这等妖侯可不是易事,自己此来第一目标是寻找这天穹古路的机缘你,这等变异的穿山甲固然强势,但也不值得自己耗费心神如此,不然便是因小失大的了,况且这穿山甲尚且不如自己的血落十八骑,何苦在这关键之地为其花费心思,若时对方识相地退去那便罢了,不然只得叫其陨落当场了。

    好在,这穿山甲虽然刚刚复苏不久,但依然还是有着些许灵智存在,知道自己不可力敌,眼中闪过一抹畏惧与憎恨,双目充斥着血色,显然对于眼前这一伙来侵占自己领地的外来者有着极大的愤怒,只是奈何势不如人。

    一阵黑风扫过,卷起无尽砂石,浩荡妖风阴冷,这穿山甲便就此消失了踪迹,唯留下妖气阴郁,之前那妖之大道的气机已然在这血落阵的杀气之下之下冲销的烟消云散。

    血落十八骑面色微松,孟凡柱咧嘴笑道“这穿山甲倒也当真是恐怖,一身气力只怕是相较于妖王也差不太多了,真要说起来比上次杀那个犀牛妖王轻松不到哪里去。”

    “就是,上次那个犀牛妖王被我们用大阵压住,基本上没有还手之力,而方才那穿山甲若不是血落阵加强了我等的灵目,只怕都无法捕捉到其身影,着实是恐怖。”另一名血落十八骑的成员赞叹道,面上满是庆幸之色。

    “就是,那穿山甲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当真是邪性地很,你看我这攻城柱,直接三道大印子,心疼死我咧。”萌发按住看着攻城柱之上的三道爪印,几乎有着数分之神,着实是令人胆战心惊。

    这攻城柱可不是当初他在小世界的那一柄,而是后来在玄灵大世界中,李洛着人采集万年寒铁辅以无数的灵材珍惜之物请半仙出手铸炼而成,可以说已然是一口半步真兵,刻画烙印了无数道纹,神威莫测,若是评真兵之下的武道兵器榜单,这攻城柱只怕能稳稳排入前十的存在,

    可是这样一柄神兵,却难以抗衡的了方才那穿山甲一撕之力,这那穿山甲委实是强的恐怖了。

    “嘶!”周边亦是响起了冷抽凉气的声音,大家自是知晓这攻城柱的来历,正因如此方才觉得恐怖。

    不对!下一刻,李洛又是一阵心血来潮,厉声喝道“小心!”此时李洛的心头莫名地一阵阴郁,好似被什么可怖的东西压抑着一般,莫名的心慌。

    听闻李洛这声厉喝,血落十八骑是何等的精锐,在一个瞬间气势竟然再度回到了巅峰状态,着实是堪称极端的精锐了。

    呼啦!下一刻这本就阴郁的地界再一次泛起了无尽的风土,愈加夸张在下一刻竟是已然形成了可怖的罡风环绕,罡风如刀疯狂地割裂着一切,空气被切割为丝丝缕缕,慑人心神的黑洞缝隙在这其间形成,于此同时,耳边亦是传来了无数的嘶吼。

    “嘶,嘶,嘶!”

    “吼,吼,吼!……”

    无数的可怖声音在这之间响起,嘶嘶哑哑,好似响彻在每一个人的心底最深处,平白泛起了几分心凉。

    这一下,不用李洛警示大家也都明白了只怕是大麻烦要来了,看着空气中泛散开来的可怖气机,只怕是相较于先前的那个穿山甲都不可同日语。

    一时之间,六宗卫长刀入鞘,泛着硕硕银光,周身环绕而形成了一方淡银色的圆形道阵,气息滚滚却引而不发,全神贯注至极盯着外面的一切。

    而七夜跟李青峰亦是单手握在剑柄之上,神情亦是肃穆紧张,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此同时李洛亦是略显凝重,这般阵仗,不知这其中的宫殿究竟是有着何等来历,只怕在这天穹古路中也绝对是非同凡响的。

    当然,于此同时李洛亦是在观察着地形及附近的诸般道禁,若是战事不利那可不值得硬撼,毕竟谁也不曾知晓这天穹古路究竟有多少隐秘,哪怕再天才也不敢妄为,若是触动了禁忌,只怕是十死无生。

    而最外围的血落十八骑更是不用说,浓郁的血气包裹住整个阵法,浩荡煞意泛散开来,无边杀机涌现,血落十八骑神色凝重至极,他们人数最多,理所当然是最外围的防线,这也同样意味着是压力最大的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