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道贵胄 > 496

496

 热门推荐:
    虚空渐渐弥合,不过显然黑老魔所造成的撕裂并非那般容易弥补,诸般浩荡气机四溢,半空中尽皆是肆意横流的虚空乱流,极是可怖。

    渐渐的,随着半空中黑色氤氲的散去,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之中,赫然有着一方硕大的源晶,源晶雾蒙蒙的,古朴沧桑,烙印着诸般道纹,散发着玄奥无比的气机,笼罩着莫名氤氲,细细观去,源晶其上的道纹赫然便是上古所书,极是诡异。

    这是?一时之间,所有生灵尽皆是极为好奇,黑老魔撕裂虚空跨越到不知名的地界,长生古树亦是随之离去,却空留下这般一方源晶,委实是令人浮想联翩。

    “或许似乎远古之时的道藏?”

    “还是说太古圣器被镇封?”不少生灵纷纷猜测,但是眼神之中尽皆充斥着火热,恨不得立刻将其据为己有,无论如何,这一方源晶绝对不凡,不是寻常源石所能比拟。

    李洛远远看向那一方源晶,其间充盈至极的原始灵气令得他很是熟悉,毕竟他本人亦是被封印于源晶之中不知几万载,这般气息,委实是令他不陌生。

    “这是?”苏北凡亦是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李洛,当然对于那半空中的源晶,却是没有半分放弃的打算,当即着人前去收取,毕竟,此地乃是天穹第一城周边,他苏家的势力核心地界。

    数名身披甲胄的城卫军闻言前去收取,墨黑色的甲胄之上纹络密布,泛着深沉气机,显然亦是苏府精心豢养的甲兵,战力非同寻常。

    “暗灵卫!”有生灵认出了这几名甲兵的来历,更是哑然失声。

    “李兄可是对那源晶有何了解?”苏北凡继而侧过头来好奇询问道,这等源晶牵扯的隐秘委实过多,哪怕是以苏府的底蕴都难以一探究竟,苏北凡只好将希望寄托在身侧的李洛身上,至于那一众前去收取源晶的暗灵卫,却是没有再观望,不说暗灵卫本身战力,单单是此地比邻天穹第一城,便是苏北凡最大的底气,在此地没有人敢于轻捋虎须。

    “看那源晶上下玉质纹理,不像是上古之后的源晶,而且周身尚且有些隐隐的液化之象,显然那黑老魔方才将其取出不久,再看那上面所书的应当是太古神纹的一种,好像是。”李洛皱着眉远远观望,正在分析着这方怪异的源晶,却是异变突生。

    轰!数道寒芒闪过,浩荡威能乍现,赫然是那一众前去收取源晶的暗灵卫中发生了意外,七八名名暗灵卫竟然拔出鞘中灵刀斩向了身侧,燃烧着道力与生命神茫刀气纵横无匹,少数暗灵卫亦是没有来得及反应,顿时身死道消,而那诸多燃烧着道力与潜力的暗灵卫亦是如虹光一般掠到那源晶之处,继而抱起源晶远遁而去,极是决绝,周边生命神焰恐怖,竟是不惜一切代价一般。

    这怎么可能!

    不说苏北凡,便是李洛亦是面色巨变,他万万没想到,这看来是苏家精心豢养的甲兵,甚至应当可以称之为死士的暗灵卫,竟然会临场反叛,对于这一众大势力而言,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苏北凡心中的惊异更是难以言表,苏家暗灵卫没一人都是家族精挑细选,从无尽家族位面生灵中所选拔而出,不提绝顶天资,绝对的忠心更是重中之重,怎么可能出现这等荒唐的情况。

    一时之间,苏北凡甚至想到了自家的几位与父亲不合的叔祖上面,暗灵卫绝对不可能被外人所策反,那这便是唯一的可能了。

    不过王者灵魂何等强盛,虽是万般念头,却尽皆在转瞬之间,苏北凡不再细想,一声清叱,炽白枪茫刺出,瞬间无尽虚空洞穿,燃烧着璀璨神茫一往无前,破灭虚空万法。

    不过这道可怖的枪式瞬间被一道星幕所阻,诸般星光纹理交错,星幕无垠,仿佛层层相叠加,其中蕴藏着浩瀚空间一般,那一道枪式刺破了一段距离之后,便为之乏力。

    这是?

    苏北凡亦是面色颇为震惊地看向李洛,对于这一手段他自是不陌生,先前二人切磋之时,他便在这其中屡屡感受到了无奈的情绪,只是为何对方此时阻拦自己,莫非?

    一时之家,苏北凡亦是浮想联翩,不过旋即也摇了摇头,应当不至于啊!

    继而又是无数星光化作锁链,牢牢束缚住了远处那源晶周围的几名甲兵,蔚蓝色星芒闪烁,洋溢着深邃的气机,旋即李洛亦是开口说道:“苏兄且慢,那几名暗灵卫,应当只是被人所控制,迷惑了心神。”

    继而李洛遥遥一指远处,蔚蓝色星芒陡然大作,浩瀚星辉洒下,却是有着丝丝缕缕的透明丝线在这其中,丝线末端连着的正是那几名暗灵卫,而在其上还有着几道不起眼的符箓,若隐若现极是隐秘。

    什么!远远望去,苏北凡亦是面色铁青,怪不得那一众暗灵卫会突然叛变,枉他还联想到自家叔祖,谁料问题竟是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旋即亦是心惊不已,摄心术等神通不是没有,但是却极为罕见,而且相当之鸡肋,世家所豢养的死士尽皆是心志坚定之辈,那是那般容易轻易动摇,那隐藏在暗处的强者显然亦是非同一般。

    顺着那一道道灵识都难以分辨的隐秘丝线而去,赫然是一名奇装异服大半的男子在远处遥遥望着此地,看见李洛的目光所来,顿时一阵心虚。

    “在那里。”李洛遥遥一指对着苏北凡说道,却未曾再打算出手,先前便已然卖了苏北凡的一个人情,那是不得不出手,现在既然有着苏家的诸多甲兵,他自是便没有了再出手的心思,好整以暇地坐在仙辇之中,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

    看到李洛的目光直来,那一道紫色齐服的男子亦是面色巨变,他亦是明了,李洛早已通过不知名的手段看破了一切,虽然心中震惊对方如何看破宗门祖传秘法,但是此时却已经没有了思考的心思,盖因为苏北凡那惊天一枪已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