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 > 第22章:小童上辈子-出生(五更)

第22章:小童上辈子-出生(五更)

 热门推荐:
    “啊,夫人,这个少奶奶……”一个丫鬟看到施小荷还没有吃下打胎药,下身就已经流血了,顿时有些慌神。

    “啪!”单夫人顿时给她一个大巴掌恼火的厉声道,“谁是少奶奶?这里没有少奶奶!只有一个贱人!”

    被打的丫鬟立马低下头,说道,“夫人,这个……这个贱人下身流血了,看样子,正在流掉这个孩子!”

    被丫鬟一提醒,单夫人也注意到施小荷下身汩汩流出的鲜血,脸上顿时露出厌弃之色,说道,“真是晦气。我们走!”

    丫鬟迟疑的道,“那夫人,我们不管这个……这个贱人?”

    单夫人没好气很是厌烦的说道,“管什么管,还不嫌晦气,管她去死!我们走,让这个贱人自生自灭去!”

    “是!”

    等单夫人离开后,施小荷明显感觉到肚子痛。

    躺在了地上,看到身上汩汩流出的鲜血,施小荷脸色吓白了。

    她吃惊的道,“难道要流产了?可我没有吃打胎药啊?不,不行,这是我和凌飞哥的宝宝,无论如何我一定要生下来!”

    随后,她赶紧到肚子一阵痛一阵痛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想从她身体里钻出来,她立刻想到什么,忍着疼痛,一只手摸了摸肚子,惨白的笑着问道,

    “儿子,你是不是想要出来了啊?可是,你才七个多月啊,出来就是早产儿啊?听说早产儿的身体会不好的。”

    正卡在产道上的小童有些傻眼了。

    早产儿,身体不好?

    他想到以前他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就往医院跑的经历,顿时有些害怕不已。

    可是他现在被卡住了,根本无法往后退了。

    再卡下去,他就无法呼吸了。

    为了活命,小童只能拼命的往前面钻了。

    “啊,好痛啊,好痛啊!”施小荷疼痛难忍的大叫道,“来人啊,来人啊,我要生了,谁来帮帮我!”

    她的求救出于本能。

    然而,外面的人已经得到单夫人的吩咐,不管里头有任何动静,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所以,无论施小荷怎么喊,都没有进来看一下。

    由于月份小,却小童自己使力,很快小童自己就出来了。

    只是出来时,他带了一根小尾巴——脐带。

    小童一出来就感觉到外面的光亮,一下子振奋的不行,张嘴就想大叫了。

    然后……

    哇哇……

    是婴儿的哭声!

    看到孩子出来,施小荷把孩子抱起来,笑了起来。

    这是她和凌飞哥的孩子。

    可是看到孩子肚里的脐带,她又发愁了。

    这里没有剪子,可怎么办啊?

    随后,她就注意到院子中的一个碗。

    这个碗是装堕胎药的,因为她的挣扎与反抗,这个碗不小心被她给拍下来了。

    施小荷眼睛一亮,她抱着孩子慢慢跑了过去,血水顺着她爬行的轨迹崦流下一道血路。

    然后,趴着艰难的终于拿到了那个碗。

    啪的一声!

    这碗碎裂的声音。

    施小荷捡起一片比较锋利的碎片,然后艰难的剪断孩子的脐带。

    小童在兴奋过后,才注意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妈妈,顿时愣了愣。

    这个妈妈与以前的妈妈长相只有三四分相似,看着很是憔悴,披头散发,脸色惨白无比,只是他看到她在剪断脐带后,就闭了眼睛,然后抱着他,直接倒在了地上。

    “哇哇……”小童顿时吓得哇哇大哭。

    他就算有上辈子的记忆,可上辈子他的年纪不小,根本不懂人事。

    这看到倒下妈妈,肯定是害怕不已。

    然而,他的哭声是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却无法引来人进来。

    小破院外面

    一众下人听到里面孩子的哭声,脸色顿时变了变。

    “这是孩子的哭声,是……是少……生了吗?”现在没有人敢叫少奶奶。

    因为在家主和家主夫人面前,这个少奶奶就是一个贱人,把大少爷勾得神魂颠倒的贱人。

    “应该是生了吧?”另一个人狐疑的看向里头,“我们应该进去看看吗?毕竟,里头可是……”大少爷的妻儿啊。

    “嘘!你不要命了吗?夫人让我们绝对不要去管!”旁边的同伴提醒。

    小丫鬟咬了咬牙说道,“那我们要去禀报家主和夫人吗?”

    站在旁边的同伴想了想说道,“还是向家主禀报一声吧!”

    毕竟,里面的人突然生了孩子,而且孩子还是活得。

    “好,我在看着,我去禀报一声。”小丫鬟说道。

    “好!”同伴有些担心的说道,“你小心些,说话时注意一些,不要惹怒了家主和夫人!”

    这种事去禀报,都是一种吃力不讨好好的事。

    家主和夫人一个不高兴,就很有可能赐死他们。

    这就是当下人的悲哀。

    可是没有办法。

    院中,当施小荷昏迷不醒时,一个黑衣人站在她身边,看了她一眼,再看了一下她怀里的孩子。

    然后,在她身上点了两下,她就醒来了。

    看到来了,施小荷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来了!”

    显然对于来人,很是熟悉的。

    黑衣人冷冽的声音响起,他问道,“值得吗?”

    施小荷点了点头道,“值得!为了爱人生下这个孩子,我就觉得值得!”

    黑衣人皱着眉头,“可是你为他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罪,他却一点都不知道,甚至为他背负偷人的罪责,等他回来后,肯定也会痛恨你的。”

    施小荷却摇了摇头道,“不,他一定会相信我的!”

    说到这里,施小荷惨然一笑,对着来人很是慎重的拜托道,“大师兄,盈盈拜托你把孩子抱走,送到天山,让掌门收为徒弟可好?

    还有,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让凌飞哥看到我狼狈的模样,我也不想让凌飞哥知道我死了!”

    没错,施小荷真正的名字,叫施盈盈,乃是天山派八长老的孙女。

    在天山派,施盈盈也是一个天才,是火灵根,现在已经筑基期大圆满,只要经过历练,有机遇的话,可能突破晋升到金丹初期。

    下山历练时,碰到了单凌飞,对他一见钟情。

    她知道单凌飞,是单家的天才。

    可她更知道,单家和天山派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当年单家祖先单于飞灭天山派满门,但总有漏鱼之网,就是那些下山历练的弟子。

    当他们得知天山派被灭门时,就发誓要报仇。

    可那时的他们却实力不够,根本无法对上一个修为是元婴期的真人。

    所以,只能隐姓埋名的入了别的门派。

    但这种灭门之恨的耻辱,一直深深的烙印在他们的心头。

    然后,代代相传!

    在单于飞飞升后,原天山派的弟子,都已经到了金丹期,所以,他们在天山重新创建了天山派。

    并立下规矩。

    天山派和单家是永远的仇敌,任何人都不得与单家有任何来往,发现后,格杀勿论!

    所以,为了接近单凌飞,施盈盈改了名叫施小荷,然后谎称是一个山下世俗界的平民。

    单凌飞对施盈盈也是一见钟情,对于她的话,没有任何怀疑,很是相信。

    然后,单凌飞娶了她。

    大师兄余白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孩子,冷漠的说道,“这个孩子是单家人,掌门绝对不可能收为徒的!”

    施盈盈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抓着大师兄的衣袖,很是决然的说道,“那就瞒着掌门!等孩子长大了,培养感情了,掌门自然就舍不得了!”

    余白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为什么不选择交给孩子的父亲!单凌飞既然爱你,自然会好好疼爱这个孩子!”

    施盈盈摇了摇头道,“我离开后,单家人肯定会逼着凌飞哥再娶的。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

    再说,在单家,凌飞哥对宝宝的疼爱,更有可能引来灾难!我不想我的宝宝在这样的家庭活得这么苦这么累!大师兄,拜托了!”

    大师兄轻叹了一口气,应了下来。

    然后,施盈盈就真正的闭上了眼睛,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