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旺夫小哑妻 > 796、应验(2更)

796、应验(2更)

 热门推荐:
    

    得了当事人的首肯,徐嘉便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双手紧紧圈住云淮的脖子,侧脸不得不贴在他胸膛上,鼻腔里全是云淮身上清冽的味道。

    

    她有些失神,以至于什么时候到了大长公主府都不知道。

    

    云淮在屋顶把人放下来,指了指下面亮着灯的院落,“李氏的院子。”

    

    见徐嘉要下去,他又提醒,“外面有人看守,小心些。”

    

    徐嘉点点头,低低道了声谢。

    

    若不是有云淮,凭她的轻功,还不知何时才能赶过来。

    

    俩人短促交流片刻,徐嘉便飞身下到院子里。

    

    正屋隐约传出妇人低低的哭泣声,有丫鬟在一旁劝,“大奶奶,夜深了,早些睡吧!”

    

    被称作“大奶奶”的,便是冯川的正妻李氏了。

    

    她呜呜哭个不停,断断续续地问丫鬟,“我听说大爷已经在请人写状纸,他想把这事儿闹上衙门,是不是真的?”

    

    丫鬟道“大爷是想为大奶奶您讨回公道。”

    

    “这怎么能叫讨回公道?”李氏哭得更狠,“一上衙门,整个京城的人都要知道了。”

    

    她已经够没脸的了,再这么闹下去,外头指不定说得多难听。

    

    “总不能让那不要脸的贼人逍遥法外不是?”丫鬟嘴上劝着,心里却翻了个大白眼,当时不是您自个儿承认被镇西侯府世子玷污的么?如今夫家要为你讨回公道,您这当都当了,还想立牌坊给谁看?

    

    李氏伸手抹着泪,心里憋屈得要死。

    

    凌辱她的人有好几个,当时她衣服都被扒了,是镇西侯世子经过外面听到救命声进来才救了她。

    

    等她衣衫不整从那胡同里跑出来,身后又只跟着镇西侯世子,就被外头的人看了个正着,纵使她有千百张嘴,也说不清了,总不能承认自己是被好几个人凌辱了吧?那她这张脸还要不要了?只能默认是镇西侯世子对她行不轨之事。

    

    她不知道自己的默认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镇西侯世子被夫家的人关押了,丈夫冯川还准备写状纸告上衙门。

    

    眼下,李氏有些六神无主。

    

    好不容易抹干泪,李氏抬起头,就见自己的大丫鬟不知何时被人打晕倒在地上,而此时站在自己旁边的,是个黑衣蒙面女子,女子一双眼睛里泛着冷光,看得人心神一凛。

    

    李氏吓得面无血色,下意识就想喊救命。

    

    徐嘉先一步捂住她的嘴,冷声威胁道“你敢喊,我现在就让你没命!”

    

    李氏眼泪都忘了掉,整个人抖若筛糠。

    

    徐嘉见她还算乖顺,慢慢松开手。

    

    李氏身子缩了缩,颤着声音问她,“你,你到底是谁?”

    

    徐嘉没有回答李氏的问题,双眼在灯火照耀下愈发显得冰冷无绪,“镇西侯世子为什么欺辱你?”

    

    李氏一听,先是一愣,随即想到怕是娘家派人来救她了,顿时松了口气,但很快又呜呜哭起来,“我,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自己带了两个丫鬟上街买绣线,后来不知为何就被人给打晕了,等再醒来,徐世子他就,就……”

    

    话到这儿,李氏像是再也说不下去,只顾着掩面哭泣,一副遭尽徐恕欺凌的楚楚可怜样。

    

    徐嘉眼神更冷,“这么说,他当时真对你做了不轨之事?”

    

    李氏只是哭,显然是默认了。

    

    徐嘉暗暗压下心头的火,“你要想好,倘若有半个字撒了谎,到时候被查出来,可要扣你个攀诬勋贵子弟的罪名。”

    

    李氏心头冷笑,攀诬勋贵子弟,哪有被那么多人凌辱来得丢脸?

    

    她爹是兵部侍郎,在朝中人脉众多,就算到时候查出来徐恕什么都没做,顶多登门赔个不是,可一旦让人知道她险些遭了那么多人凌辱,这可是一辈子的名声,死都洗不清的!

    

    现在不管谁来,她都只能一口咬定是徐恕,否则她就真活不下去了!

    

    徐嘉瞧着她这样,像是把徐恕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抓着不放。

    

    无语片刻,徐嘉坐下来,眼底冷色退去几分,“冯夫人,我今日来,是为救你出苦海,你若是不告诉我真相,往后痛苦的只能是你。”

    

    李氏原本还以为这个黑衣蒙面女子是娘家安排来的人,如今听这语气,应该不是,她突然警惕地眯了眯眼,又不敢大声嚷叫,怕对方先一步弄死自己,只好装傻,“事实就是这样,我不明白你到底想问什么。”

    

    徐嘉勾了勾唇角,“冯夫人身为堂堂的兵部侍郎嫡女,碰到事就当缩头乌龟,还把救命恩人拖下水,简直丢尽了李氏家族的颜面。你以为,这样就能自保?一个人凌辱你和一群人凌辱你,就算名声上有所不同,后果都一样,你注定要被休下堂。”

    

    李氏心下一沉,嘴上却硬,怒道“胡说八道!什么救命恩人,什么一个人一群人,你再胡言乱语,我就真叫人了!”

    

    她知道外面有守卫的,自从出了事,大爷安排了不少护卫守在外面,应该是怕她会想不开。

    

    想到自己都这样了,丈夫还第一时间考虑她的感受,李氏心中无比感动。

    

    得亏徐嘉不懂微表情,无法从李氏面上看出什么来,否则真要被她给气死。

    

    她只是见李氏有些走神,便开口问“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自己被谁打晕,又是谁安排了那么多人等在石板胡同准备凌辱你?身为兵部侍郎之女,被人欺负了,你就打算忍气吞声而让真正的幕后主使逍遥法外?”

    

    李氏原本就难看的脸容直接僵住。

    

    徐嘉不紧不慢地说“倘若你愿意配合,证明镇西侯世子的清白,我会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你,还能帮你反击回去。”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李氏心里害怕极了,她不知道这个蒙面女子为什么会对石板胡同的事一清二楚,倘若让对方传扬出去,那自己就真的不要活了!

    

    徐嘉没有揭下面纱,自始至终没告诉她自己是谁,“现在有一纸状书和一封休书等着你,是想去公堂上走一遭回来被休,还是想在公堂上反击回去让自己后半辈子得到解脱,你自己选。”

    

    见李氏茫然,她冷笑道“让人奸污你的,便是你丈夫冯川。”

    

    李氏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惊怒,“不!不可能!你撒谎,你想挑拨我们的夫妻关系,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徐嘉眼底浮现一抹讥讽,“说了不是打击你,冯大奶奶一把年纪半老徐娘,论年龄,论姿色,你都比不过镇西侯世子夫人,徐世子就算再瞎了眼,他也不可能看上你,还凌辱你?但凡脑子没进水的都能想到这其中有蹊跷,亏你还想把别人当傻子,殊不知,自己才是最蠢的那个。”

    

    李氏被她骂得又羞又怒,却是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驳不回来。

    

    想到女子说那些人是丈夫冯川安排去的,李氏又转羞为怒,脸色沉沉。

    

    徐嘉见她终于有几分上心,就继续说起来,“先帝驾崩,新帝登基,大长公主对先帝的那份恩就此断了,宫里每年给她的那笔钱也彻底没了,又恰逢新帝重振朝纲,下了几道命令,工部那边第一个就拿大长公主府开刀,冯家可谓是损失巨大,这笔巨大的损失,总得想个法子补回来才行。

    

    这不,瞌睡就有人递枕头,通婚政策出来了,从推行之日起,到今年年底之前,但凡娶了九黎族女子的商贾,能往上申报终身减免七成税。

    

    冯家做生意的是冯驸马,他不可能休妻另娶,他的儿子却可以,到时候把冯驸马名下的产业全部转给冯大爷,这七成原本该进国库的税,就能变成现银钻进冯家口袋。

    

    大奶奶,倘若你是个生意人,这七成税,你要是不要?”

    

    李氏听着,脸上已经形容不出来是什么表情。

    

    前几日她还回了趟娘家,听她爹提起通婚政策,说是楚国百姓排斥九黎族的现象很严重,内阁和户部商议过后,只能加大通婚利益,所以推行的第一年,但凡娶了九黎女子为正妻,该商贾就能申报减免七成税。

    

    当时她还开玩笑,说这么大的利益,万一碰上没良心的男人,直接就能把原配休了另娶九黎姑娘。

    

    没想到,当时的玩笑话直接就应验在了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