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 15.9 七日四

15.9 七日四

 热门推荐:
    京洛本地十几年前最流行的那种一家式小酒馆,中间是一个橱柜可以满足所有到这里客人的一切吃喝需求的那种。虽然已经是晚上11点左右,但是这里依然看起来客人多多的样子。这里并不是什么繁华的街区,而是一个半在居民区中的街道。来这里进行消费的也多是四十岁向上的中老年男性客人,而且仿佛与这里的老板娘都很熟悉的样子。

    小店的蓝色布制门帘打开,一个渴得有些醉的男人被一名身穿酒馆工作制服的中年男人扶着走了出来。

    这个已经有些微醉的男人站住,把扶他的那个男人的手移开,自己将面部认真地对向这个中年男人。一个酒咯,气氛完全变幻,而且那双眼睛也是那种醉眼朦胧的样子。

    酒醉男拍拍中年男的肩头,“你这个幸运的家伙!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打梅子夫人的主意,没想到现在竟然被捷足先登了!”

    中年男脸色腼腆,“是的,客人!”

    酒醉男气势汹汹,“一定要对得起梅子啊!要不我可是不会对你客气的!”

    酒醉男挥舞了挥舞自己的拳头,然后一摆手,自己就摇摇晃晃地走向远处。

    黑暗中,左手带着杜公平慢慢走到这个中年男人的面前,先是深躬一礼,“武山前辈好!”

    中年男先是微愣,但是仿佛并没有意外左手的出现。看了一眼左手,然后又看了一眼杜公平。

    中年男,“你们来了?”

    左手恭敬依然,“是的,武山前辈!”

    中年男,“比我想象的要快!那么……需要我现在跟你们走吗?”

    左手非常抱歉地说,“武山前辈,虽然十分打扰您现在的计划生活,但是您知道的!您必须将一些事情与我说清楚。”

    中年男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小酒馆的里面,对着左手问,“我可以进去打一声招呼吗?如果我长时间不回去的话,梅子一定会操心的。”

    左手,“当然!没有问题。”

    中年男,“你就对我这么放心?不怕我跑了,或者自杀了?”

    左手,“不会!因为这里的梅子夫子的地方,你一定不会在这里留下任何不美好的回忆,对不对?”

    中年男点了点头,“看来你们对我的分析还是满深的。我不会那样做的,所以我会回来的。”

    中年男转身返回酒馆。

    杜公平有些尴尬,感觉事件进展到现在,自己跟着似乎有些过线,“我好像也应该离开一会儿。”

    左手摇头,“不!你陪着我,其实我现在的心也很乱。你在我身边,我能安静一些。”

    这时,那个中年男已经从小酒馆中走了出来,而且已经换了一身正常的衣服。

    中年男看了看左手和杜公平,“我们就在这附近转一转吧?你们想知道什么?”

    左手,“全部!您知道的,因为我们不仅需要一个事件的真像,还需要给黑田大人一个理由,一个您最后选择背叛的理由。”

    中年男点了点头,“好吧!那么时间可能就要更长一点了。”

    …………………………

    时间回溯,几个星期前,还是这个普通的小酒馆门前。

    梅之花。

    武山家业看着小酒馆的招牌布有些发愣。如果没有别一个熟客的到来,武山家业可能还会待上一段时间,看着那年招牌布发呆。由于身后不远出现一个明显也是要进入这个小酒馆的客人,武山家业飞速走入,依然是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小角落,自己安安静静地坐着,仿佛希望所有人都被隐形一样。

    一个小小的端盘、承载着一小壶清酒、一小碗茶泡饭来到了他的身边,身着传统和服的老板娘细小碎步地走到他的身边,半蹲了下来,将那壶清酒和那一小碗茶泡饭放到他的桌上,并轻轻地他倒上了一杯清酒。

    老板娘无比亲切的声音,“还是一杯清酒、一碗茶泡饭,对吧?客人。”

    男人甚至不敢看老板娘一眼,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老板娘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依然站在武山家业的身边,“客人,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武山家业脸色大惊,但是反应却是把头埋得更低、直埋到自己的双臂中。

    老板娘没有继续给武山家业施压,只是轻轻的说,“如果有什么心事,其实是可以和我说的。”

    武山家业头在双臂之中,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由于又有新的客人入店,老板娘转身离开。

    武山家业一个人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泡饭和清酒发愣。在这里他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熟客,而且至今为止,老板娘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别人的眼中,武山家业只是城市中常见的那种人过中年,依然无法升级加薪的公司员工。但是实际之中,他可以说是黑田家在京洛重要的力量掌握者之一。但是他并不开心,可以说十三年来没有一天,他是开心的。他从来没有想到,人生的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就是像他这样十三年来有家不能回、有妻不能认、有孩不能见的该死未死之人。

    几天之前一份身体检查报告被放到了武山家业的面前,这是一份肝癌晚期的确诊报告,根据医生的说法,武山家业的生命已经不足最后个月。这一份确认报告叫武山家业恍惚了好几天,一直认为自己连死都不怕的武山家业,竟然感觉自己的人生,突然之间仿佛失去了方向。

    武山家业仿佛失去灵魂一样地在城市里依照自己原来的生活习惯继续了好几天后,这一会儿,在这个小酒馆,自己的心突然稳了。就像一条回到安全港湾的小船,竟然是那样的平静、安详。

    筷子轻轻拿起,夹一小口米饭放入口中,竟然可以吃出生活的感动。拿一口小酒倒入口中,竟然可以吃出快乐和童趣。

    人生其实可能本来就是简简单单!只是人自己把它弄得复杂了!

    武山家业一口米饭、一口小酒地慢慢吃着,仿佛是吃着十数年来最最美味的食物。武山家业一口一口安静地吃着,余光之中,老板娘梅子夫子仿佛依然年轻时那样美丽、温顺。

    十几分钟后,武山家业静静地吃完了自己面前的食物、喝完桌上的清酒,十分满足地将在桌子上压了一张纸钞后,就悄悄地离开了这家小酒馆。

    这里并不是什么高档、热闹的地段,这里人很少,非常少。武山家业仿佛普通市民一样慢慢地走着,几分钟后,他突然在路边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目光变得阴厉很多,仿佛是一头择人而食的野兽。

    武山家业,“什么人!出来吧!”

    特殊职业者对别人盯稍都有着特别的敏感,武山家业也是一样,虽然他仿佛一直恍恍惚惚的,而且也从没有一分钟回头看向自己的身边,但是他早已经确认了自己身后确实有人跟踪。

    “啪啪!啪啪!”

    掌声从无人的小巷中响起,一个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从小巷的阴影中走出来,越走越近,但由于那个高大风衣竖领的原因,使人一直无法看清他的脸。

    风衣男人,“可能任何人都无法想象,黑田家族的京洛暗组首席保安官会出现这样一个贫瘠的小酒馆,食用那没有几十元的廉价酒和食物,对不对,武山家业先生?”

    武山家业身上气势升腾,仿佛一团火焰在愤怒燃烧,“你在跟踪我!”

    风衣男人越走越近,“我只是对武山家业先生产生了一点点好奇,如果有失礼的地方,请多多原谅。”

    …………………………

    深夜幽静的小巷,武山家业、左手、杜公平三人共同安静地散着步。

    左手,“一个风衣男?”

    武山家业,“是的!”

    左手,“是他策划了整个事件?”

    武山家业认真地想了想,“这个我并不知道,但是与我接触的只有这样的一个人。”

    左手,“你能描述他的面容一下吗?”

    武山家业,“不能!因为与我见过的过程中,他一直载着口罩和墨镜。”

    左手,“您不会就这样容易就被他给控制了吧?”

    武山家业苦笑,“就像一个好警察并不一定就会是一个好罪犯一样。我们也不陌生一些胁迫手法,但是当它落到你的身上时,你不一定就可以真的硬下心,破突他的要挟。”

    …………………………

    一场激烈的战斗,那种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人,拳头与拳头之间的战斗,在小巷子里展开。但是两个男人谁都无法战胜对方。明白这个情况之后,两个慢慢分开了。

    风衣男看不见一丝表情,“只是打一个招呼吗!不用这么紧张吧?”

    武山家业脸如寒冷,“那要看双方都是怎么想的。可能你认为没有关系,但是我这边认为就是要命的事情!”

    武山家业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中取出了一把手枪,并且打开了手枪上的保险,“现在我认为现在掌握局面的是我,你认为呢?”

    风衣男并没有一丝的紧张,“那可不一定!除非你愿意在这里杀人,然后警察会怎么做?到处排查,梅子夫人的小酒馆一定会重要排查的,当然也可能问起你!”

    武山家业脸如铁青,“你都知道什么?”

    风衣男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中拿出一个装满照片的信封,展示给武山家业,“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武山家业的手指已经从手枪的扣环外,放到扣环之内,“你在逼我杀你!”

    风衣男看了看武山家业手中的手枪,“是吗?我其实也很想知道,你会不会杀人!在这里!就是在这个离梅子夫人小店不远的地方!真的、真的非常好奇!”

    风衣男将那些照片全部放回之前的信封中,然后丢到武山家业的脚下。

    风衣男开始转身离开,“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风衣男的身影在小巷的尽头一点一点地慢慢消失,武山家业一直平举着自己的手枪,一直到那个人真的完全消失。然后仿佛被抽去自己身上的全部力量一样,软弱了下来。枪放回原来的地方,弯身从地上拿起了那个信封。

    …………………………

    说到这里,武山家业将故事再次停了下来,看着左手,仿佛知道左手一定会有问题问出一样。

    左手,“为什么没有开枪?这不是我记忆中的武山前辈。”

    武山家业表情平静,“因为我确实不想把一些死亡、凶杀的事件再次带入到梅子和我女儿现在的生活中,那怕只是擦身而过我也不愿意。”

    左手,“只有这一个理由?没有别的理由?”

    武山家业一脸平谈,“这样一个理由已经足够。别的再多也没有它重要。”

    左手,“这也不是前辈能够背叛的理由。”

    武山家业看了看左手,依然十分平静,“弱点已经找到,胁迫真的那么困难吗?”

    …………………………

    无人的过街天桥,风衣男举着一把黑伞,静静地站在天桥上面,武山家业慢慢脸色阴沉地走到了风衣男的身侧。

    武山家业,“你找我什么事情?”

    风衣男目光投入天桥的下面,“不要着急吗!人生总是有很多美好,只有我们去细心观察才发现。”

    武山家业温怒,“你什么意思!”

    风衣男叹息,“果然是这样的!你这个人总是缺乏耐心,所以总是无法把握自己人生中的幸福。”

    武山家业一把抓住风衣男的衣领,发出愤怒的声音,“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风衣男并没有拉开武山家业的手,而是用目光指引武山家业看向天桥下方、远处的一对恋爱中的青年男女。

    风衣男,“你猜他们是谁?”

    由于距离还是有一些远,所以从天桥这里,虽然能够看清那里是站着一对仿佛是热恋中的男女,但是一定是看不请他们的声容相貌的。

    武山家业突然一惊,仿佛想起了什么,“他们不会是……”

    风衣男,“你猜!”

    武山家业愤怒,“你这个混蛋!”

    这时突然一辆失控的小汽车飞速地从天桥另一个方向的远处驶来。

    风衣男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手表,微笑,“好像好戏已经上演了!他们还挺准时。”

    武山家业立即惊恐起来,“你干了什么?”

    风衣男并没有说话,但是在武山家业的眼中,那辆失控的汽车已经飞速地向天桥下的那一对男女撞了过去。

    武山家业惊呼,“不要!”

    武山家业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一直紧握的风衣男的衣领,刚刚看到的那对热恋男女处已经传来汽车急刹车的声音和路人的惨叫块。武山家业已经顾不得风衣男,自己飞速地向着天桥下急奔而去。

    事件发生的地方有很多人、里三圈外三圈的,武山家业不管不顾地撞开了这些路人,一头冲到那对正在血泊中的青年男女身前,抱起那个女孩,大声且痛苦地吼叫,“不要啊!不要!”

    四面一片安静,现场有一些鬼异的安静。

    一个眼戴蛤蟆墨镜的文艺范十足的的男人来到武山家业面前,十分愤怒地看着武山家业,“对不起,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武山家业举目四望,才发现原来四面的人都正用一种神奇的目光看着自己。看向这个蛤蟆镜男来的方向,那里不远的地方,几台摄像镜头正正对着这里,一个仿佛是导演的人正大发雷霆,“是谁叫他进来的!是谁叫他进来的!”

    武山家业茫然,“这里是?”

    蛤蟆镜的男人已经非常不高兴地说,“大叔!我们是在拍电影!您进来是搞那一出呢?”

    武山家业这才努力地看向自己正怀抱着的女孩,发现这个年青女孩正用愤怒的目光地看着自己。

    女孩,“大叔!我们在拍电影!你是那一位?”

    ……

    几个年青力壮的男人,围着武山家业将他远远地送出人群。严厉地警告武山家业不要再干扰这里的工作后,才气气然地离开。风衣男突然再一次出现在武山的面前。

    风衣男,“你刚才在干什么?人家在拍一个电影,你怎么就冲了过去?”

    武山家业一脸阴沉地看着风衣男,“你想干什么?”

    风衣男叹息,“人生总是充满着无限的可能!生命也是一样,你是不是刚才看拍电影的时候,也与我一样感到无限的可能。特别是年青的生命!”

    武山家业,“你想干什么?”

    风衣男,“我只是好奇梅子夫人和女儿那边更重要?还是您的工作对您更重要?真的十分地好奇!”

    武山家业,“我会杀了你的!”

    风衣男,“我不怀疑,但是你来猜一猜,我既然敢来见你,并告诉我可能的行动,我会不会有其他的安排呢?你敢不敢赌,杀了我一切就可以结束呢?真的,这一点我也十分好奇。”

    武山家业,“你是疯的吗?”

    风衣男,“不要那么狭隘!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疯的状态是正常的呢?还是不疯的状态是正常的呢?为什么所有能够成就大事的人,都会有那么一点点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