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大厨无双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开什么车?!

第二百六十三章 开什么车?!

 热门推荐:
    “凡,击杀鲜卑,乌桓者,赏千金,百亩良田!”

    “凡,对抗鲜卑乌桓有功者,其子孙后代皆可入学堂!”

    “凡,帮助大汉军队入城者,既往不咎!”

    “凡,帮助鲜卑乌桓者,杀无赦!”

    “凡,背叛大汉者,大索天下,追缴千万里!”

    刘备将话说了出来,同时则是通过传令兵将这声音传播出了很远很远,一道道的声浪,此起彼伏的开始朝着城中传播。

    声音之大,振聋发聩。

    每一个站在城头上面的人,都被这声音给震的倒退了好几步,他们脸上,都带着震惊的表情,似乎根本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但是这是事实。

    而事实,不容诋毁!

    大汉,何时有了如此一支军队?

    站在城头之上的人们,此时想的最多的,便是这么一句话了,他们实在是不能理解,当初他们觉得轻而易举就能拿下的人,怎么显得就变得这么可怕呢?

    就如同是,刚刚获得了重生一般。

    这个认知出现之后,他们还真是觉得浑身都是不舒服的。

    因为大汉的军队强大了,接下来将会遭遇劫难的人,可能就会变成他们了。

    乌延站在城头,脸上满是严肃。

    当他听到这一句句传播上来的话后,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快点跑,绝对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因为这里可真是太危险太危险了。

    第二个想法则是,快点从另外的南门或者是西门之类的逃脱,哪怕那边是群山峻岭。

    他最是了解大汉的百姓了。

    这些人,往常的时候,如同一头头的绵羊一般,可是一旦真的到了关键的时刻,他们则是会变成令人惊悚的饿狼,一个个将会眼珠子发绿的冲出来,对他引以为傲的军队,发起不要命的冲击。

    尤其是,第二个奖励。

    还有第三个奖励。

    第二个奖励,让百姓获得的将会是土地,而第三个既往不咎,则是明确的告诉了这里还能够站起来的壮年,之前哪怕他们是开城门的,之后也是可以被容纳的。

    这一刻。

    乌延的脑子都乱了起来。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完了,大汉天军已到!”

    “这是怎么回事啊,乌延大人,您倒是快点想一个办法出来啊!”

    几个慕容氏的大人,也都慌乱的不像样子,每一个的脸上,都带着可怕的表情,似乎想要将面前的乌延给吃了一般。

    可是说实话,乌延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办法来防备这些人啊。

    这可是全民动员了。

    因为大汉的百姓,对于钱,或者对于土地的执念,那是非常之恐怖的,就如同他们对于长生天的执念一般。

    但是这长生天到底有没有用,他们实际上……

    好吧,就算是不觉得有用,也还是会相信的,这是一种信仰问题,跟其他的没有关系。

    而大汉的百姓,对于土地的信仰,也是如此的,他们可能对于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一旦涉及到了土地,几乎可以说,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自己可以置身事外,或者说是……

    不想获得这样奖励的。

    这就是大汉的百姓。

    同样的,这可能是华夏几千年来的传统了,没有一个人是例外的,每个人,都对于土地有着极其强烈的执念。

    当然了,还有就是钱财。

    这两者,是其他人所最不能理解的了。

    或者说,如果他们想开了的话,倒是很好理解,因为华夏之人,对于这两样的纠结之所以存在,那完全是因为,他们的一种信仰。

    就如同是其他人的信仰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放出去很可怕,因为他们根本就竞争不过这些人,这些人为了钱,为了一点点的土地,可能会去拼命,但是其他人,却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首先他们的人,便有着各种各样奇怪的信仰,到时候,想要统合到一起,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其次则是……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来统合到一起。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么想过。

    “什么?”

    “有土地?”

    “还有千金?!”

    百姓们的耳朵都支棱了起来,他们的双目开始发亮。

    说实话。

    方莫到底还是对于华夏的百姓不够了解,所以他此时是在疑惑的看着刘备的:“大哥,你为什么要加上这么一句呢?只是千金的话,我觉得就足够了啊。”

    确实,他不够了解,可是刘备够啊。

    他这一次,很是淡然的看了一眼方莫,然后呵呵一笑,道:“四弟啊,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一点,对于我们的百姓所需,你还是不太清楚啊。”

    这一刻。

    刘备终于是找回来了一点自信,方莫也有不懂的地方啊。

    “你要知道,我们大汉的百姓,除了对于金钱比较喜欢之外,最为夸张的喜爱便是土地了,要是谁听到有土地可以获得的话,基本上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去做的。”刘备说到这里,脸色严肃了起来:“这其实也是对于中央朝廷的一种反抗,他们活不下来,所以就会去想着其他的事情。”

    明白了。

    方莫彻底明白了。

    所以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在刘备懵逼的表情下,则是对着大家喊道:“冲啊,我们就冲东门,还有南门啦!冲啊,冲啊!”

    “南门太大了,冲东门吧!”

    “冲啊!”

    “你们冲了以后,也可以获得土地啊!”

    他的话,让传令兵传了出去,然后他则是慢悠悠的骑着马匹向前,口号喊的震天响,其实上,他的速度却慢的吓人。

    这就是方莫了。

    一个很怪的家伙,对于自己的小命,更是时刻都会保护的异常可怕。

    “这……”

    刘备在后面,很是无语的摊了摊手,转而问道:“云长,你可知道刚刚四弟的那手势代表着什么?我总觉得,那手势当中,似乎隐藏着一丝非常不善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拿着食指,另外一只手则是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额……”关羽看呆了,他盯着刘备道:“大哥,你怕不是在疯狂的飙车啊,四弟说过,你这……”

    “是开车!”

    “开什么车,听他的干什么,我觉得他就是这么比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