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魔王又出手了 > 第217章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第217章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热门推荐:
    门外,新垣结衣的惨叫声停止后,刘仙女正想敲门,立刻又听到小仙女的哭喊声。

    “子安,我……啊~我都帮你了,你……啊~还打我?”小姑娘的声音很绝望。

    坦白从宽,举报有奖。

    小姑娘立即把新垣结衣有的没的,都抖出来邀功。

    “子安,结衣不止偷看,还动手了。”

    “我看到了,她溜出你房间的时候,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结衣拍照了,可能还拍脸。”

    “还有,结衣说你是傻子,不解风情。”

    “……”

    新垣结衣也绝望了。

    老娘动手个鬼,我有那么流氓吗?

    拍那种照片?

    我承认我想拍,但那只是想,没做,也不会这么做!

    要拍……那也是花开的时候,三三想拍就让他拍,实在他不想拍……

    我再拍。

    还没多想,新垣结衣又惨叫起来。

    今晚,自己绝对只能趴着睡觉了。

    良久。

    屋内安静下来。

    等刘仙女敲门进屋的时候,新垣结衣和栗可欣已经趴床上起不来了。

    王子安还怒气冲天的样子。

    家里的这些妞,一个个都是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主。

    “那个,表哥,你们刚才玩什么了?一个个满头大汗的,我也想玩。”刘仙女兴奋道。

    新垣结衣和小仙女趴床上不说话,谁也不想理。

    王子安冷哼道:“不知道玩什么就想玩?没见过这么傻的姑娘,比可欣和结衣还傻。”

    栗可欣和新垣结衣趴着,很沮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谁叫你拳头大,力气大。

    说不过人家就动手。

    刘仙女撇嘴,我才不傻,我就是知道玩什么我才说想玩的。

    王子安瞥了一眼趴着的栗可欣和新垣结衣,朝新垣结衣那边走去,帮她把有点凌乱,没盖好的睡裙裙摆拉扯下来:“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挨揍,你丢不丢人?”

    新垣结衣当下就委屈了,知道我这么大了,你还揍我屁股,到底谁更丢人?

    不过她不敢反驳,默默不出声。

    “既然身体不舒服,那今晚我讲,你听就行。”王子安拉过一把椅子,坐新垣结衣床边。

    刘仙女好奇:“表哥,你又要讲故事吗?”

    王子安先是点头,后又摇头,说道:“我讲的是阿碧这个角色,怎么说呢,书中对她的描写很少。戏份确实不多,都无法与钟灵、木婉清之流相比。当然,阿碧有那么多戏份的话,也不会留到昨晚,留到结衣手里。”

    新垣结衣虽然有些生王子安的气,但此刻打起十二分精神。

    她自认揣摩、领悟角色的灵魂、要点的能力拍马不及三三。

    这个得好好听三三的。

    三三不教她怎么去演,学校的老师们也一样,大多不会教学生怎么去演一个角色,只会说自己的经验,或套模版。

    对于新人,帮忙揣摩角色,分析角色,丰满角色形象,那是得关系多好才会这么做?

    “阿碧不是什么小婢女,她是寄养在慕容家的一个女子,而且身份还说得过去,不小,她师承“琴癫”聪辩先生首徒康广陵,文中说的很明显。‘阿碧左手拿着软鞭鞭梢提高了,右手五指在鞭上一勒而下,手指甲触到软鞭一节节上凸起的棱角,登时发出叮、玲、咚、珑几下清亮的不同声音。她五指这么一勒,就如是新试琵琶一般,一条斗过大江南北、黑道白道英豪的兵刃,到了她一只洁白柔嫩的手中,又成了一件乐器’,从这里可以看出阿碧很精通乐器的,为什么呢?因为阿碧的师傅是康广陵,也就是说阿碧是逍遥派第五代长徒孙,如果阿碧有那个野心,那么在虚竹之后,最有资格做掌门的就是她!”王子安为新垣结衣丰满阿碧形象。

    只有丰满,让形象立体,才能诠释这个角色的内在潜力和魅力。

    不然,只能当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婢女、角色。

    这不是王子安想要的。

    他给新垣结衣争取来的,就算是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色,他也想让这个角色在新垣结衣身上焕发光彩,别具一格。

    “为什么阿碧会被寄养到慕容家?结衣你可以自己丰润,写小传。小传的经历可能会影响到你如何去诠释这个角色。”王子安说道,并说出自己对阿碧这个角色的理解。

    “阿碧,温柔婉约、心地善良、冰清玉洁,相貌清丽,喜穿绿衣,雅擅乐韵,令人心生怜爱。‘碧’是最可爱的颜色,‘阿碧’是最可人的江南女孩。”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王子安一句诗将阿碧的形象在新垣结衣和刘仙女心中生动地立起来。

    “阿朱阿碧是一对,一红一绿。一个活泼,一个温柔,阿碧即那温柔到十二分的温柔。她暗恋的是谁?《八部众生》中虽然没有明确点破,但稍微仔细点看就能看得出来,她全心全意地暗恋的,正是她家的公子慕容复。她从来没有说出口,她只是默默退在后场,默默地看着。慕容复疯了的时候,在他的身旁服侍他和照顾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暗自神伤,有苦说不出的阿碧!”

    “结衣,你要记得,忘掉你自己的容貌。阿碧的绝美,不应该在容貌上。她娇柔无邪,歌喉欢悦动心,皓肤如玉,殷勤贴慰,委婉细致,尽是温柔,尽是秀气。一口甜腻腻的吴侬软语,改良苏白,天真烂漫,嫣然笑容,不胜娇羞的神情,婀娜多姿的体态,每一刹那中都浮现千般万种的风情,让人有不知此日何日,此地何地的无边的眩晕。阿碧的出场,应该是让读者心中烦郁之气一扫而空的。让人觉得对此良辰,对此美景,对此天仙一般的画中美女,可以开怀,可以宽心,可以陶然忘忧。”

    “阿朱、阿碧是服侍慕容复的小丫头,起初两人心里只记着慕容复,后来阿朱随乔峰而去,慕容复恢复‘大燕’的梦想破灭而发疯,即使慕容复疯后,阿碧也始终相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那以后的她,十二分温柔之中,有七八分变成凄苦。”